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10-13 11:49:54| 人氣1,40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Enter Sandman

睡吧。閉上眼、安心地睡吧。
像這樣就能逃離現實的一切、就能再也不必面對你的恐懼。
安心地睡吧。如果你有自信,在天亮之前還能活命…


寂靜的夜裡,唯有漆黑的夜空中懸掛著一彎明月閃耀邪魅的笑。荒原中的岩窟迎著風,響起了如同笛音的低迴,他倚在石壁邊坐著,心中的不踏實感隱隱騷動。
「哪。」一只水壺遞了過來。他接下、轉頭看了對方一眼。那是一名身著與他相仿軍裝的少女,罩著披蓋住上臂的短披肩。他們方才一同逃避追兵、來到這座岩窟。
他喝了一口水,順著喉頭滑下的冰涼讓他一陣放鬆,直到現在才真切地感到疲憊。
「休息一下吧。」少女道,將手中的步槍放在一邊、從短靴裡掏出手槍檢查彈藥。他搖了搖頭。雖然累,但不知為何沒有睡意。在任務達成之前,他無法鬆懈。想著,他的手下意識探了探胸前,口袋裡傳來的堅硬觸感令他稍稍安下了心。少女像是看出他的心事,將手槍收起、拉過手邊的步槍,坐得近了些。
他們沉默地並著肩看著墨色的天空。
「看來他們暫時不會追上來了。」少女輕聲道。他同意地應了聲,不知道是打那來的信念。或許也是因為,他們此刻需要這麼相信。
風聲停了下來,整片荒原陷入一片寂靜。他突然感到彆扭,這幾天雖然與少女一同行動,但是除了代號之外對彼此一無所知,除了任務內容也並沒有多說什麼──事實上,也並沒有太多時間能夠交談。敵人彷彿無所不在的追捕,讓他們完全沒辦法思考逃跑之外的事。像這樣意識到兩人的獨處,這些日子以來是第一次。
空氣彷彿凝住一般,就連呼吸都帶著尷尬。他甚至可以聞到少女髮稍夾著汗水的微微清香漫著熟悉的甜味。少女微微地挪動了姿勢,肩頭碰撞到他的肩。他移開了些,又覺太過明顯,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
「你不休息一下嗎?」少女又道,「不知道能睡多久呢。」
他聽出了她嗓音中並不來自於防備的些微緊繃,也才意識到她的語氣雖然有著軍人的堅定,但音質在低沉中帶著一絲甜美。
「睡不著。」他說,半開玩笑地:「唱個搖籃曲來聽聽吧。」
「我不會唱歌的。」她不禁失笑。他瞥了她的側臉,心跳像是漏了一拍。少女放鬆地靠上岩壁,笑道:「也很難聊天,要是一個不小心透露太多個人資訊,被組織知道了就麻煩了。」
說得也是,他差點忘了。想著他的心底一沉。除了護送東西到基地之外,對於這次的任務以及搭檔都一無所知。S-1-18-D-17-a-18,這一長串的代碼,就是他對少女所有的認識。
「你聽過睡魔(Sandmann)嗎?」少女突然道。他有些詫異,直覺地道:「妳是說安徒生童話?」語畢自己也有些驚訝,因為他不記得有讀過這篇。
少女點頭,「安徒生的版本是:帶著兩把傘的Ole Lukøje,在晚上用牛奶射向孩子的眼睛、讓他們視線模糊,然後為他們講床邊故事。如果是乖孩子,他就打開佈滿美麗圖畫的紅傘,讓他們做個好夢。如果是壞孩子,他就打開什麼也沒有的藍傘,讓他們的夜晚什麼也沒有。」
他記起來,小時候母親曾經在床邊為他講述這個故事。一股親切感油然升起。空無一物的荒原,彷彿也因此增添了一絲暖意。少女像是要打破尷尬似地繼續說著。「睡魔的傳說是差不多的,除了他們使用的不是牛奶而是沙子。」
「所以才叫沙人(Sandman)嗎。」他恍然大悟。
「但是更早的作品裡面寫到的Sandmann一點都不親切喔,」少女的唇邊揚起一絲惡作劇似的笑意,「裡面的Sandmann將沙撒向不睡覺的小孩子的眼睛,眼睛就會掉出來,然後Sandmann就把小孩的眼睛帶回月亮去給自己的孩子吃。」
「真的嗎!」他嚇了一跳坐起身來,看著她調皮的笑,分不出是真是假。
「這些都是作家寫的故事罷了,」少女笑出聲來,「你想知道真正的、睡魔的傳說嗎?」
「好啊。」他聳了聳肩,再度一派輕鬆地靠上岩壁。

「你相信睡魔是真的存在嗎?他們生長在黑夜裡,靠著人們的惡夢維生。人心的恐懼是他們的餌食,他們將細沙灑向孩子的雙眼、令他們入睡,然後把孩子的惡夢吃掉。從此這個孩子就不再會作惡夢,有的只是香甜的美夢。就算有新的恐懼再形成惡夢,睡魔也會再來把它吃掉。」

「這麼說來,睡魔對人類還滿好的嘛。」他不禁笑道。
少女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可是呵,當這些孩子慢慢長大、不再害怕任何事物,有些人開始擔心他們會失去糧食活不下去。
「於是睡魔開始分成兩派。其中一派堅持與人類共生、另外一派卻不想再幫助人類,開始透過夢境激出人心底層最深沉的恐懼,以求得到源源不絕的糧食。爭執不下的新舊兩派睡魔無法達成共識、也慢慢地不再能容忍彼此的生活方式。
「於是戰爭開始了,」少女的嗓音透著一絲冷冽與悲傷:「人類的夢境成為戰場,新生派的睡魔利用人類的恐懼形成惡夢、獲取能量的同時,也引來守舊派的狩獵。守舊派的睡魔組成了狩獵隊,除了要鏟除惡夢,也要將新生派的睡魔趕盡殺絕。」

「…然後呢?」少女沉默了好一陣,引得他忍不住問。
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氣,嘆。
「沒有然後。這場戰爭還在持續。而且守舊派的睡魔也遇到了另一個困境。」
「什麼困境?」
「所有傳說中的生物都會遇到的困境啊。」少女笑。「相信他們存在的人類愈來愈少了。
「一旦沒人相信,他們都會消失。」
「好悲傷的故事。他們明明就在為人類奮戰的。」
「是啊。」

他抬頭看見那彎月還懸在天邊,想起她方才說的、Sandmann將小孩的眼睛帶回月亮去的故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突然想起一件事:
「睡魔跟月亮真的有關係嗎?」
少女轉頭看著他,笑了。
「睡魔都是在月亮上誕生的喔。不過自從新生派的睡魔獨立之後,他們就分別佔領了新月和殘月。」
「新月和…殘月?」
「嗯。也因為這樣,守舊派的睡魔在左手臂上刺上新月的圖騰,新生派的則是在右手臂刺上殘月。」

他突然感到大地一陣隱隱的震動。少女淡然地望了他一眼,拾起步槍起身上膛。他還來不及反應,地面突然冒出了一堆不知名的蠕蟲向他爬了過來。他驚叫著跳起,少女卻無視滿地的蟲子、一臉警戒地望著地平線。
他的心底滿是恐懼,突然發覺少女的氣色紅潤了些。他不禁向後退了一步,卻聽見少女冷聲道:「別亂動。」
地平線的那頭揚起沙塵。睡魔來了。不知為何他的心上只有這個念頭。
少女一把扯下披肩拋向他、提槍瞄準。他接住之前只看見無袖的傭兵裝露出的手臂刺著一抹黑色彎月。

是哪一隻臂膀、哪個方向的月,他來不及分辨。瞬間襲來的沙塵將他的視線掩埋,兩聲槍響之後,帶著一身冷汗他醒了過來。手機鬧鈴不知在床邊嘶唱了幾遍Metallica的歌聲:Exit light, Enter night. Take my hand, off to never never land…
他伸手按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只依稀記得昨夜的夢境有些傷悲,再看一眼時間,「幹!」他掀開棉被跳下床衝進浴室匆匆盥洗。
枕邊殘留的一抹細沙,隨著棉被掀翻的風被吹落床腳,什麼也不剩。

--

註1. 文中提及文學作品參考資料:Unser Sandmännchen I:小沙人傳奇
註2. 睡魔傳說除取材自上述網站中提及之作品外純屬原創虛構。:D
註3. 少女的代碼S-1-18-D-17-a-18,將數字轉換成英文字母後即為Sandman。

For Metallica - Enter Sandman

台長: 冠潔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402)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詩文創作 |
此分類下一篇:Love of my life
此分類上一篇:Summer of '69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