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9-15 07:12:11| 人氣35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書及妳.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很好玩的一篇小說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看不懂英文的小明喜歡作夢(。)

    雷光夏的柔美低喃石室裡的相互碰撞讓遠近四周環場的嗓音自收音機上中斷的時候,猛然地回神。

    亮著延長線總插座的開關還。

    驚醒時入目遍是泥濘,斜暉脈脈水悠悠,窗櫺篩過了柔和溫煦其中一棱桌角硬是扭曲錯移了時光偏差陰影投射的對位,無聲尖銳的突兀迎面襲來的蛇矛你眉頭一皺身子不自然地折腰戰場上面對面的專注幾乎都快要忘了背後還會有敵軍暗地裡帶著倒鉤的明箭。

    長廊盡頭(有光)。

    蟬聲啾啾,樹影闌珊不知道何時開始有香港腳的小明懷抱著洗衣精的清醒是入目時的地上爛泥,透窗的光企盼紛成櫸木地板的翹首。

    而設計者?

    電池牆上,石英鐘跳動著還只有。

    強化塑膠防彈玻璃表面石英鐘有著標點符號和一隻大頭有時候尾巴擴張的蝌蚪及麥當勞:

    (不同於展場中夫人臥房內,老式鐘擺的停頓。)

    像碼表的鐘,不斷地提示著現在像是副控室中或觀眾席上的call Q

    旁邊的牆上還懸掛著叼著煙斗的先生玉照。低首那是沉思的陷入彷彿注視著萬千人群走出村外手執銀燭臺望彌撒時見證了通緝犯自告解室內走出。

    低著頭,謙卑贖罪的姿態離去背們影的進入。教堂村民們入座。

    只有石英鐘,以及照片,以及停止低喃的音響。

    照片(海報?)裱面彷彿亮光漆螢光劑一切塗抹真相的顯上了現都在後果,很明顯的出色,時時勤拂拭的相框裱面是透明的壓克力板,凝眸雖然是萬古如一地單軌,其實並非停滯時靜電召來的塵霾而是不得閒供人展覽憑弔參觀冠上主題,已逝的相片中,不由自己。

    不由自己,不知道(不記得?)自己當時的表情了;回顧時才懊悔夢時沒有攬鏡自映,或哭或笑或怒或讚或嗔或癡或顰或嘆,其實都能清晰地知道瞇當時的走向(可是不知道自己在不在呦!)。

    凝固型塑的一剎那絕對零度,夢境和乍醒的邊界,時間點的劃位彷似弱水。

    小明作了一個不像是自己的夢,驚醒時夕陽正火紅,無預警中快速來到的下一幕換上驚覺,佳、人、早、已不才在身、畔、了~

    (長廊盡頭)有光。(驚回千里夢醒時分望著什麼作都不能事的牆上顯示十分鐘還有別人)嗎小明醒了。

    冠上篇名號,儀禮、士喪禮、死於適室。

    這三天來,不斷地作著只有瞇在的夢境,而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在那樣的,世界裡,是否也懷抱著洗衣精。

    不知道(不記得?)是燈光也不記得(不知道?)是陽光,夢中是背光的所在,因為看不到自己因為,隔著瞇見著了牆壁。

    夢醒時分的小明懊悔不已,尤其想起了現實世界中有香港腳的自己。

    背光的所在,近觀的油彩畫。

    尋聲暗問彈者誰。

    陽明山上的「林語堂故居」,有波西米亞式的咖啡亭也有供應簡餐的餐廳,小明獨自一人在此。

    真的是獨自一人,整個林語堂故居就只有小明一人,三天前的晚上目測是眾聲悄然四極的黯淡國家音樂廳「林沖夜奔」上演的山神廟觀眾席但見舞臺場燈微熨清晰的只有那另外的時空小明又是夢中驚從醒而四下張望茫然時。

    晚上了吧?

    三天前的下午,文化大學的童軍社,在林語堂故居的餐廳主題式的團聚,小明是他們雖然出席之一,仍掩不住疲勞睏倦而悄悄地睡去,悄悄地,無人發覺小明自己也沒有察覺地自動睡去。睡著了。

    睡著了,無須指令的動作,自動完成,睡著了。

    然後醒來。

    醒來的時候仍然是三天前的夜晚,卻四下桌上燭火錯落地搖曳著每一份已經開始享用的杯美盤釀被佳狼餚藉,但是四下無人,腳下的櫸木地板有的掙脫有的掙扎(靜滯的,就像是達利掛在樹上的鐘你仍然可以感覺海平到面在波濤著起伏。)反正都是猙獰的記憶的固執,有一種蔓延像煙火在夜~

    空他們都躲到哪裡去了?

    延長線附著音響歌聲卻電線嘎然而止。

    看了出去,沒有透窗的月光交織星,網夏夜晚佈風輕拂著,如此冷寂。

    他們都躲到哪裡去了?

    他們都躲到哪裡去了?那些夥伴們呢那些青春美麗的女侍們呢那些華而不實的陌生顧客們呢,而門口的風鈴正在低聲相和虹吸咖啡壺正在滴漏著深黝的褐色但是這裡就是沒有人。

    紗門外的世界,中庭一片黑暗。

    難道自己變成啊飄來到了酆都?牆(石英鐘?相框?)外的小明心慌慌地月光燭光什麼光都可以往桌下一瞧,還好,自己還有影子,自己還有自己的影子,雖然不見脫皮和黴菌華麗地崩解。

    洗衣精也還在桌下腳邊著滿地落下烽火外衣。

    門外廊柱上,依舊懸掛著林語堂先生叼著菸斗的照片,先生所題之詩句,牆上依舊鑲有巨幅的先生與夫人之合影,小明的口袋中依然有著書籤似的門票,(票上依然有著先生為了夫人而製作的家徽圖式),可是啊就是都沒有屑人群。

    他們都躲到哪裡去了?長廊盡頭看似轉角。

    (而現在是晚上了吧,見著了石英鐘。)

    亮著延長線總插座的開關還。

    (在夢中肆無忌憚地一直看著妳可以。),直到進入密室知道還有老婆在世。

    像是潮汐,可以清楚地確認時、光荏苒的軌跡像是軍隊演習的計畫書(和地圖放在同一文件夾中。),小明終於確認了所有的狀況,在新聞報導的時段卻沒有主播甚至也沒有FD的情況下,小明確認了所有的狀況。

    狀況就是這個世界。

    後來才從外婆口中得知,這個世界在三天前的晚上,小明正背著眾人悄悄地睡去的時候,被外星人攻擊了。

    不知道是火星或者是土星,外星人搭乘著地球人兩者都是們想像中的飛碟大舉入侵地球了;剛睡醒的一時暈眩小明別過了頭去,柴門外陽台,參天古松,黯然古意卻不會因老舊而引人厭倦的木造階梯順著石板而至,先生的墳墓,更外邊是圍牆,錯落的山景,展開的沖積扇平原,依稀可中辨淡水河任性的公主彆扭轉過頭去,千里暮雲鵝卵石地墳起。

    東方漸明,驚恐徬徨中時間過去。

    海岸線些許內移,飄降著夏天旭日時離別的雨。

    這世界一切照舊,被外星人侵略後的餐廳內,小明雙眼矇矓地正欲起身。

    街燈鬱悶著。

    一切都一樣,故居的餐廳內望窗外山下看去,照舊闃黑外紗褪去是陰闇曖昧中彷彿依稀可辨焚化爐冉起的膠膜讓遠方更形孤立;腐朽微酸的氣息充斥,悶濕,夜幕中的山下似大水過後的爛泥退,潮的遺跡斑斑可現;驚醒時暈染開了墨漬,樂音中斷。

    渲染法,山水在潑墨之前早就悄悄地在宣紙上。

    室內的一切如同往昔讓甫自夢境歸來的小明遲疑許久,不敢(不知道?不記得?)起身,不知道(不敢?不記得?)一切,怎麼了:小明

    在沒有人的餐廳中,自椅子上起身,拿起了洗衣精推開了門,在中斷的歌聲中入目中庭(過了這一進就是門外了)。

    陽光是柔和的,清晨灑過竹葉的間隙鳥鳴蟬嘶未入眠的蟋蟀被吵醒的蛙啼。陽光落下小雨,廊柱是巴洛克的迴旋,潔白,清晰可見虛無:

    走過中庭旁泛濫的魚池,小心翼翼地拾起地上枯枝哎呀地推開了鐵門。

    一瞬間透光的塵霧中雷射光是切開的如將宣紙墊在字帖上方勾勒出浮映的其型一樣焚燒的金紙爐游移焰火之上的對面街景。

    推開了鐵門,小明在原地嚇住了。

    就像是遠遠地看到了壞人執傢俬朝你奔來並大喊著你的名字指著你的人你的身子但是無助不知道不明瞭到底花生什麼事情的你卻停留原在地一動也不動。

    周文王不在,你卻依舊在原地注視著,千帆。

    提著洗衣精。

    亮著延長線總插座的開關還。

    一直到進入密室知道還有外婆在世。

    (在夢中靜靜地看著妳細緻似烏紗般亮麗的錦繡緞髮在皎白的秀頸上蛇灑,動人輕盈掌中翩的背影。)

    乍醒時的驚恐,夢中驚回長廊。(盡頭有光)和看似轉角。

    小明這些天都在作夢,作著「不像是自己白」勺夢,而暮靄在此時繖裂。

    可以確信,世界或許只剩下自己,和老婆了,裂帛如嘶嘶,一切都照常只是,沒有人了。

    陽光透過密密匝匝的枝葉,投下點點斑斕的碎紋林中彷彿。千百隻金螢在飄飛,野鳥在婆娑的樹影間跳躍飛鳴,嘰嘰喳喳歡快地吟唱著(只是都沒有人了。),草叢裡各種不知名的蟲子高低應和著。

    可是都沒有人了。

    除了石英鐘的標點符號:

    夏日,山間,無人。

    雖然沒有人了,還是下意識地拉了拉衣袖,整齊了領口的衣服,慣常而又自然地抱起了洗衣精信步地邁開推了推柴門走了出去,在前院的咖啡桌坐下,習慣只能在通風的地方抽菸。

    (當然了,小明今天依舊煮了壺曼巴。)把洗衣精枕在兩膝之間。

    知道這個世界還有外婆在,無論場景如何更迭,夢境中的瞇,已經是最初也是永遠了,生平第一次的愛戀,主題式的。

    已成換喻的夢境,背光地初戀地永恆地不斷地重播地不在場地離去地或迎面的,瞇很遙(遠的名字)。

    Collage,貼裱,敷采,捲雲皴,范寬《早春圖》中漸漸萬化合一的崎岩或山嵐;裝裱,迴廊上先生與家人的合影,或者是,早已沉寂多時卻見證了多久繁華世間人事漲潮退潮地叼著菸斗拄著下巴的左手沉思專心的雙眸見過多少身影來去匆匆,裝裱好的相被模框。

    未曾被外星人奪走。

    走過的身影或是停留久佇或是擦身一瞬煙雲,都烙印在相片深深地上,無論烙印是侵蝕佔據或者是無法抖落的包袱,都是烙印,而且背光。

    而取代是牆外的另一則故事。
   
層層地敷采著。

    看到妳,總是驚醒;或者是,驚醒時,入目的只有妳,在睜開眼瞼,世界卻尚未大放光明時。

    凝固型塑的一剎那絕對零度,夢境和乍醒的邊界,時間點的劃位彷似弱水。

    遠山半銜著斜陽,落日從海面上返照,自雲層中輻射出萬道金光,炫麗的光芒漫成一片,天空忽然又由暗變紅,由紅轉亮。晚風颯颯,枝葉簌簌,遠方的塵埃翻滾著山下的街景,沒有人的此時才驚覺城市的燈光,煙火般地四散亮起。

    前庭捧著咖啡杯,點菸,吐納的時候彷彿見到了倦鳥才霧裡的花。

    斜射的時候方知夕陽之所在是不繫的西方,緊湊的市招殞落成投閒置散的儲物間基里訶所繪的筆下,<憂鬱的謬思>,說明書似的燦爛,有一種更盈框的蒼涼。

    說明書的時候,才發覺日暮,沒有人。

    居高臨下地啜呵著曼巴,熱氣氤氳冉冉;洪水褪去後的仰德大道上,違規停放的車群輛。

    和倦鳥們。陰影的投射與籠罩在地上搬移車輛停滯的區,塊枯枝落葉與天線之射影斜映成草書的九宮格,磔的時候用側鋒收筆。

    倦鳥們的聲音彷似躲進了晦暗都咖啡廳中木質櫃台上停止播放的音樂盒了。

    又啜呵了一口曼巴,說明書的時候,正是日暮無人。

    居高臨下地望著,併排時而交錯的天線,棲著幾隻灰白的鴿子,飛出去的盤旋,低俯急衝卻又振翅培風,在原處落下,依序地。

    回到了原處,為下一次的憑虛蜷曲。

    無聲,鴿群們輕啄了自己的羽衣後,望了同伴一眼又獨自地飛去,獨自地回來。沒有走失的,成員,也不見,巢。

    拉長的陰影和遠方溶成一片溫馴的土黃,漸層的敷采凝視時出神才猛然地發覺,那麼乾淨和俐落。塵埃拭去的明鏡才見到杯底,飲盡,沒有任何倒映。

    才發現夕陽坍陷的遠方,竟然可以柔焦似地幻瞳,可著以那麼清晰彷似倒映,雪白糝點花繽,天邊是花色在醬缸溶解的那一剎那暈染開來的漫漫,勻舖,而遠眺的視線是花底滑。

    原來世界並非錯置小明的時空,坦基,<首飾盒裡的太陽>-水漬染開了裝裱時源源不斷的色差,溶解後的天邊是一緞素白,由深到淺,偶爾還會有來不及調色的漣漪在濃稠中泛起。你的陰影不是繽紛,壁堵崩落後的儲物間,門口孤伶伶地暗語彷似還在角扉落,深藏的頓時與世界面對,而距離拉長蔭影隨之投射在,鴿群返回的天線,的陰影上。

    無垠曠漠中早已廢棄、破敗、大盜們曾經盤踞的高樓,是海市蜃樓在迷途、迫降的飛行員眼中;我要在這個星球豢養著一株玫瑰,並且插在玉瓶銀壺中。

    像是夢境,習慣在彼此的眼中才找到的,勇氣。

    那一層層圍牆崩塌後拉長的世界,雙瞳,夢境一直把儲物間/現世的色彩加深,乍醒(,以為就可以見到妳)。

    像是夢境,那是妳,瞇,那是妳?

    驚醒,仿若追趕至妳的背後,伸手搭上了妳的肩,妳的眼前也是小明的世界。

    裝裱好掛在牆上的,相片。

    恍然回首,拉回的視線在落定前知道又天黑了,看著故居,發光的房間。

    原本是車庫的所在,原本是女兒們休憩的臥室,原本是最後終究得返回出發點的客房之所在,「史料特藏室」的告示牌橫掛上方,陰暗中沉默地發光,現在。

    洪水褪去前會像是深海底獨自明亮的扇貝嗎?

    或者是,鮟鱇魚?

    那又是馬格里特,<太陽王國>,狂奔的思念,在跑步機上,凝固的油畫。

    見到了前方深深地在暗寂裡面陷入了貼裱,沒有料想到夜幕的降臨如此迅急而且悄無聲息,轉身的眼前如夢似幻,籠罩在幢幢的樹影依稀可辨,也是一棵高聳入雲的古杉,發光的房屋,二樓的房間內蘊沒有絲毫外洩的昏黃曖昧燈光;背景接壤的對立被淡描成了,遠久年代粉紅長袖襯衫外套的袖口。

    沒有人跡,沒有越界的燈光,視是透明的玻璃逐漸逼近窗,你的眼前是柵欄,而相模從未讓你主動地察覺。

    天際是雪白的,漂白劑,人工的雪白特意,隨身帶著洗衣精的你這時才知道,一九二四年代以來,他們就試圖在夢中追求現實的統一。

    而認清是你。

    立在裝裱好的相片前,牆壁而身後是眾人行經來往不絕的,停車場。

    你的發光的房間,沒有輪廓你也看不,到逐漸拉長的世界全部的人都在原地,你的發光的房間只是顏色在畫布,上的不同油畫層層的渲染,外界的晦暗沒有輪廓沒有邊界,只有古蹟,是發光的房間。

    從那裏出來,你也要從那裏進去。

    你的發光的房間只是色調只是烘托。

    你大驚,你又回首。

    陰影的角落你以為世界(林語堂故居?)之外還有人殘留著,區塊的移動蔭影停車格就像是逃逸的樣子。

    逃逸的樣子,蔭影,沒有人的時候,停車格的空位,牆上懸掛的相片。

    過往。

    高樓其實也是晦澀的,被蔭影鍍成少女的背影,奔跑中的少女,彷若追逐著不在眼前的目標。

    發光的房間之外的仰德大道,基里訶,油畫,<一條街的神祕與憂鬱>,區塊是貼裱的蔭影,時間逝去如日晷。

    日晷,刻度,時間的推移你不知道為何會有的香港腳回到了,現實世界的停車場,帶著洗衣精。

    三天前醒來的晚上,都沒有人了,可以追述的夢境如斯清晰(啊終於看到了瞇呦)!,音容苑在的現場卻只能有滿地的汙泥龐貝城無法言語未及言語的索多瑪城就算是你悄悄地隱身背離以為真的沒有人看在到的時候回首當年,就已經定型了,蝴蝶效應,你也身在其中了;至高無上的本讓世界如此,你,避不了。

    你避不了,你無法挽救受難的眾生,你只能眼睜睜;而本的神聖是如此地寬厚,以及專一,就連獨生子都不能假本的名。

    你們,都一樣;你們都一樣。

    置身來到了現實。

    過往。

    時間過後,從異域回到了現實發覺。除了自己頓首假寐餐廳中的桌椅所在,所有自己走過或見過的地方也都年久失修像是名分未定的古蹟一樣了。

    啊你在古蹟中啊。

    啊你的觸目所及都是古蹟啊。

    啊怎麼都沒有人了啊。

    啊除了你以外啊。

    啊你是這裡的見證者啊。

    啊當然只是這裡了啊。

    啊一切都照舊陽光依然透窗吊扇依然轉啊轉的啊。

    啊陽台外的出海口沖積扇怎麼被水淹沒了啊。

    啊你以為洪水來了你以為南極北極東極西極柏拉圖全集冰山融化了全球啊。

    啊裡面到底有沒有人啊。

    過往;大亮!

    日光燈全開,洗手台的潔白,牆上有著拭手紙的捲筒,當然還有輕壓就會自動流出黏稠粉紅強烈撲鼻薰香的洗手液,洗手台,梳妝鏡,公共廁所鼎沸的人聲從迴廊之外傳來了減弱的感覺這裡,沒有時鐘而等待的另一個季節是夏天,在斑馬線的那一頭離去的背影,車水馬龍。

    你在百貨公司內的廁所等處待,你內急你拉著褲子你不敢鬆手你反轉手肘碰了碰門扉大聲地開口有人發問嗎,可是,廁所的門緊閉著不動絲毫,冷氣和除臭劑的人造芳香。

    這一層樓是女性的賣場,為了情人(瞇)你來此,可是你突然快步地迂迴地踅過了化妝品的卸妝油專櫃香味以小溪的潺湲蔓延四溢,粉撲的顏色像是洗衣精粉紅地柔美。

    走向角頭盡落。

    來往的人很多聚集,的人也不少但是你離去。

    你離去,你拐了個彎你進來走到了盡頭處洗手間,不敢鬆手你只有出言發問;國語、台語、拙劣的英語,砍倒了樹而斧柄沉默不語。

    命運是一樣的,月下老人微笑著;「你也來了」,城隍的背後爺無聲。

    原地,心急,搓著香港腳。

    時間分秒的區塊過去你自己覺得雖然無法察看手錶,但是可以感覺如同萬千置身人潮中,燈火闌珊處的背影一眼就可以認出那是情人啊儘管穿著貂皮大衣,繫上圍巾而脂粉輕施的畫面是你踏上斑馬線走過去。

    (你的左手一直都在褲袋中,緊握著禮盒。)

    遠遠地,就可以知道是她了。你推了推眼鏡,調了調領帶,下班時刻的今天,是許多年前你們初次約會的日子;其實是分分合合的十二年了,時間終於也到了你以為的盡頭。

    驚回千里夢,已三更。

    綠燈亮起,穿越街道斑馬線你向對面們走去;時間還沒到盡頭,斑馬線也還不到盡頭,水之湄,所謂伊人,誰都不能來但是你快步地向前,退潮時海岸線的無情。

    防波堤,你只能遠遠地看著海、水。

    你快步向前,你快步向前的時候戴著,手錶的左手伸入褲帶確認了禮盒的重量。你早就在無人的時候演習數次過了,你早已明白禮盒的重量了,裡面,有一顆鑽戒。

    你、打、算在今、天向她求婚婚婚;婚這是時間的終點,三天前,她因為基里訶的油畫,<紅塔>而啜泣,撲進了你的懷裡,什麼話也沒有說;那是雨後的傍晚,天空很低,你什麼說都沒有話。

    稍後的你們到了晚餐時間,輕裝地外出走向飯館準備的時候瞥見。夕陽匿在大樓的另一頭,而天空很低,你們家門前的路只剩陰影,沒有行道樹,不遠處平房樓頂加蓋的違建鐵皮屋和陰影連成了咧嘴的怪獸,天空很低,出去就是盡頭了。

    她哭了,時間已經到盡頭了,她哭著。

    不管這句話語的指涉、暗示、提喻、換喻,你彷彿緊繃的彈簧突然鬆開了,跟著些許眼眶泛紅,背過頭去。

    背過頭去,偽裝自己像在終點(轉折點?)。走出寢室。

    獄卒今天延長了死刑犯的你的放風時間,多給你三根香菸,Davidoff,小包細長的,微笑地你們什麼也沒有說;小明,今天不喚你的編號(24601),而是親暱的代名詞,齰虯刮一下,獄卒如此地吩咐著,愛翕相啊。

    多謝,然後背過頭去。

    時間已經到盡頭了,圍牆的另一頭卻還在冬天。

    斑馬線上你快步地向前,她還沒有察覺,你大喊著她的名字,她和所有的行人同一時間回頭了都在。

    機車待轉區白色方格內,紅綠燈柱下,你掟了掟口袋中禮盒的重量,演習你作出最後一次的確定,你也確定所有的人都在斑馬線外同時看著你。

    嫁給我吧。話語完畢,在巷口被一輛由販毒前科的人駕駛的小貨車撞倒在地。

    你話講完了,小貨車滿載的胭脂水粉落滿一地,有些瓶子碎了,與血跡合流。

    你在死前以為,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你。

    斑馬線上,破碎的瓶罐滾出了機車待轉區界外,領帶稍許鬆脫,卻還是像圍巾一樣地凝眸深盼著斑馬線,盡頭好像有Pay電話。

    看到她,吃驚的樣子,杏目圓睜,仿若是要死掉了。

    真的,你感覺快死了,廁所緊閉的門內那一端或許是華麗的未知空間,冷氣和芳香劑,拂來百貨公司的這一層樓播放著小提琴的樂音,緊繃的琴弦像是流逝的時間,緊握琴弓的手勢突起的靜脈像是拉著褲子的現在。

    時間已經到盡頭了,你覺得你快要死了。

    走開,你快步地走向隔壁-坐式馬桶,殘障人士專用-沒有攜帶馬桶墊的你這時候才恍然大悟,廁所的門,是用拉的,左右開啟關閉,紋風不動。

    洗手,拉開門走了出去迎面,而來的卻是一位帶著鄙夷眼神看著你的女性,雙手撐在助行器上門外的等候彷似悲劇史詩或鄉土賺人熱淚電影落幕從門口紛紛走出戲院的人群微笑,中帶有回味咀嚼的無奈;而你快步離去,差點就撞上即將進入旁邊女生廁所的清潔人員迎面。

    你快步離去。

    冷氣、芳香劑,和小提琴。

    遠山翠黛,秋水凝波,而小明身在山間的古蹟中,如同你,雜沓人群之外,孤高玉潔地離群索居成為一幅,孤孤單單晾在牆上的照片。

    冷氣、芳香劑,小提琴。

    點了未意識到「時間」的過往,香港腳。

    和石英鐘。

    自動亮起夜光功能的石英鐘(夢中的世界沒有小明。)和亮著指示燈卻早就不靈了的延長線。

    驚回千里,夢醒的小明,見到了海岸線的淹沒被速度彷似潮汐。

    那一天,小明從古蹟的圍牆處見證到了潮汐的速度,被淹沒的海岸線,小明幾乎以為世界就快要被毀滅了,三天前醒來的晚上,街燈昏黃,古蹟內,沒有人見證了小明的見證。

    著急是一整個冬天,等待是期盼夢遊,記在沒有風的雲端。

    水,淹沒了海岸線,小明清楚地確認了這寂寞紛擾島嶼在國界內,出海口的翻騰。

    而千帆過盡,不知道要通知誰。

    雲朵,在原地,鏤刻著你重複曝光的期盼;時間如同海岸線。

    世被界就要淹沒了快。

    那時候的懊悔,是無法在夢裡出聲,提醒妳,瞇,小明快要見不著海岸線了。

    (趕快跑離這裡!不要回頭,大水的漫漶隨即就是崩裂的救生圈了。)

    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三天前的晚上到兩天前清晨荏苒到下,午的是莫內<印象.日出(落?)>,小明這時候才知道原來驚恐的不可置信,可以原地這麼久像是尾生,驚恐的,不可置信的。

    其實那只是游泳圈。

    原地,沒有外人的原地。

    而感覺很快,如千帆過盡;佈景的換幕是油畫,也是貼裱的斑馬線從街角踅過,而紅色限時專送的郵筒佇立。

    想告訴全世界,可是人都不見了,參天古杉往下只見焚化爐的高聳,和消失的海岸線。

    越過海岸線的是什麼另一端會在?

    沒有人在,沒有人在這一處古蹟;小明早就見識過了前院的遺跡斑斑像是戰爭不久前才落幕的古戰場而敵軍和敝本此僕拙斯茲方遠遁於牆的另外一頭了,外面也沒有人。

    替代(replace)是如此地迅即,欲將心事付瑤琴。

    一個轉身,林語堂故居的辦公室,原先下人所棲的地下室,入目夕陽從身後拉長了小明沒有形容的身影在門口與高聳入雲的古杉,停在門前,松濤輕音是獨坐幽篁裡。

    小明還是敲了敲門,雖然早就察覺沒有人會察覺他的到來,小明依舊敲了敲門,孤身進入密室。

    弦斷有誰聽?

    扣扣,誰把雕鞍鎖,身影落在腳步之後,密室內的燈光依然,咖啡香氣的浮盪是錦鯉的相濡以沫;電腦的螢幕保護程式,是流行的海底世界。

    螢幕保護程式仍然在運作,水草在婀娜間穿梭出了不知名的魚群,海馬在扇貝旁一直原地,水流的樣子像是海底也會起風,只是不見波濤,不見浪湧。

    密室內的地上就和樓上的餐廳一樣,泥濘不堪,更多的是散落的書籍,大水曾經褪去的跡象更是顯明;只是,泥濘上多出了足跡鞋印,從角落蔓延暗語,看起來有逃難的樣子。

    或許是童軍的訓練,也或許是本能,一眼就確認了倉庫,在通往樓上餐廳的階梯旁。

    這是兒時與同伴玩捉迷藏、扮家家酒時,最棒的角落-堆放著吸塵器除濕機捕蚊燈電鋸鋁梯的浴室-再看了一眼逶迤自餐廳的廚房盤旋而下的階梯旁邊牆上鑲嵌著已停頓的打卡鐘,安心地拉開椅子,大力地撳按保全公司的防盜器。

    請發現我。沒有人卻顯著地暗示著,有人,古蹟的現在進行式。

    坐下之前,慎重地將洗衣精放在電腦螢幕旁;而那是液晶的螢幕,單薄地如同無人所在之古蹟,顯現的畫面布置是維高斯基與皮亞傑,光學滑鼠在側隨侍,不同介面的界域掌理,卻不可偏廢其一的光影。

    請發現我。

    世界還有其他人嗎?

    電力還在供應,網路照常營運,可是,要確定世界先或者警告世界先?

    延長線上的音響,和捕蚊燈。(可是開關亮著明明的啊?)

    就算是日光燈光粒的充斥將密室內偽裝成了白晝,爛泥腐朽的紙張,枯枝落葉,凌亂的桌椅,翻滾至走道中央的垃圾桶,溢出的雜物,密室裡,看起來就是有人,有人逃離,曾經有人逃離的樣子。

    過往,像是沒有場復的當場。

    和雷光夏中斷的單一音節,以及隨之而來的整個廣播電台的節目,空靈。

    自從孤寂地置身於密室,夢境就像是相模般的柵欄一直逼近之囹圄,追憶的時候在乍醒的邊界迷途,眼前只留有一幕最後的定格,追尋則是牆外。

    密在室中,知道了還有老婆在世之後,才真正地意識到自己的孤單,無法在字典中找到暗喻的辭彙,是迴盪在山穴的回音。

    《尚書.武成》。

    真正的害怕,真正的哆嗦,和哭泣。

    網路電台播放的聲音,雷光夏的單音未完成節無法辨認,此時忽然突兀地接上了一句熟悉的心內吶喊外現擴音:

    (請發現我)

    參差的茫然黯淡羅網蹣跚了小明逡巡的視線。

    燈光就讓古蹟的現場辦公室晦澀曖昧了,像是故事情節正在上演。

    迷離的故事,原型你以為如你。

    聽到了自己用盡形容詞的夢想祈求,被廣播,像是尋人啟事;意外地被廣播,意外地印證(對照?)了自己的祈求夢想,像是報紙密密麻麻紛呈的求職欄工作機會,(不知道還會有誰同時也都屬意了這份工作。)啊,很多人可能是熟人也可能是陌生人雞和兔子在同一個籠子裡面。

    聽到了自己所願,未曾說出口像是暗戀般深藏的秘密竟然被陌生人公諸於世,就像是有販毒前科的貨車司機。

    一開始的時候震驚,草木皆兵地環顧四周,而燈光的電力彷若應景似地在此時用罄,陰暗中自己的心願傳來,過往像是對照,密室中空靈地傳開來自己被他人代言的心願,漣漪地泛開。

    像是有販毒前科的貨車司機,出獄後改過向善,警察和舊識仍然卻因為其過往而一直在生活圈內打轉其。

    啊為什麼自己已死的昨日不能像是釘掛在牆上的一幅照片過去已逝,雖然成型但是已經被膠模框定型了;為什麼自己的過往不能只限展覽參觀而已,已經定型啦波瀾不驚啦;幹你為什麼們要撩撥自己的過去!

    於是你不願意就算也得草木皆兵了,你還有現世要照料,你蹲牢入獄的時候,你的情人(瞇)不離不棄地在外等候。

    就算冠上了主題:你的名字你的身分你的價值等於你的罪名,瞇依舊不願追隨李陵不願步跡楊延輝。

    而且懷有身孕。

    晚出早歸地在收攤的士林夜市作起了打掃清潔的善後工作。

    你終於出獄了,隨即就找到了工作,你沒有搬離原地直接就當起了貨車司機;    因為你知道路權的取得,哪裡會有攔路虎哪裡會有號稱開路的……舊識。

    熟悉往日的街衢中,路燈的間隔和收費停車格,人事多麼地清晰,一切都攤在光照下,連身影都無法隱藏。

    於是,你草木皆兵,你所有的行事都小心翼翼。

    於是你自動改道,為了不被警察們的臨檢佔去和顧客約定好的時間(車上滿載化妝品和香水,各式琉璃雕罐,蠻牛和黑馬同在一個皂裡。),你自動改道小心翼翼地在巷弄中的巷弄中行駛,你從單行道逆向地外出確定,不會有任何的尾隨。(其中的粉紅清香似海芋、山茶花,是要向瞇求婚的。這些日子如夢似幻,咬牙渡過來了。)

    如舞台上蜷曲的舞者獨你在觀眾席坐定子宮內。

    見證像是你日夜都牢記著要給沒有怨言發出的瞇完美的名分。

    遲遲無法實現讓你一想起就心痛,劇烈地,如同當年從法庭移送你到監獄的警鈴沿路昭然若聲。

    從單行道內逆向駛出,你撞著了一個人,化妝品同他的血液漫流,香水的芬芳掩過了死亡的氣息,你的粉紅是汽油的外洩浮漾在死者的血液上,陰影的濃稠沒有輪廓的分別疆界。

    你又入獄了,而在出庭後被記面者對,你才霍然知曉另一段已書之未來:顧客的販賣品,是走私貨是非法的。

    你牢記著你的心願,一觸及就會心痛萬般無奈。

    你的心願一直重複地被廣播,而你無法對話;離鄉多年的遊子,孤立在悠久長遠年代築成彷似古蹟的車站大廳。

    (請發現我。)你在古蹟內的吶喊成了傳染病。

    這裡還有人,侵略者遠去的這裡。

    (昨夜寒不住鳴。)

    整個網頁只空留有一堆,廣播的內容的文字,及電台的電話號碼:

    02040806449,人家在這裡等您喔

    「祝福您幸福健康。」

    (坐如尸?)

    「請發現我。」

    (怎麼辦?)

    This is是地球人,名字是陳欣姿,大家都叫『瞇』。」

    (陰暗的燈光,你幾乎看成了「陳老婆」……;而且,怎麼也是……瞇?)

    「外星人已經離去了,現場只有瞇,請和瞇連絡,瞇好害怕。」

    (外星人?什麼跟什麼?你以為自己在夢中,廉價的科幻故事正在上演。)

    「洪水也已經褪去了,所有的現場都瀰漫著孤寂,從高樓的落地窗望去,瞇親眼目睹退潮的痕跡,以及外星人的離去。」

    (右契?)

    「從高樓望下一切清,晰可數像是玩具等待被重組除了你,那邊怎麼了呢?你還在那邊嗎?」

    (瞇那邊,也怎麼了?)

      02040806449

    (人家在這裡等您喔。)

      祝福您幸福健康。

    (不要饒舌廣告地重播共識膚淺已知!)

      請發現我。

    (怎麼又來了?)

      This is是地球人,名字是陳欣姿,大家都叫「瞇」。

    (陰暗的燈光下,你幾乎……什麼啊!你幾乎錯看成陳「外」婆,外面的老婆:與重複的過往聞雞樣的鬧鐘起床了。)

      外星人已經離去了,現場只有瞇,請和瞇連絡,瞇好害怕。

    (什麼外星人啊?沒有貳的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洪水也已經褪去了,所有的現場都瀰漫著孤寂,從高樓的落地窗望去,

      瞇親眼目睹退潮的痕跡,以及外星人的離去。

    (不要再廣播了!請發現我!)

      ……陳欣「姿」,我是瞇。)

    你錯以為「妾」。

      ……你還在那邊嗎?請發現我。

    像是玩具等待被重組,除了妳。

    (妳會是夢中的瞇嗎?「夢」羅網了柵欄國界暗喻的「四」,妳不會逃走的,在夢中。)

    旋開洗衣精瓶蓋,光影散去的密室閉鎖中,芬芳的撲鼻人造香氣蔓延的軌跡似在密不透風的山穴內點起蚊香,裊繞的煙霧瀰漫的路線如斯清晰,往山洞內的深處不斷地蔓延;不在眼前,卻明白地覰見。

    像是你急忙擋袂調兮時袸,一時不察佔用了百貨公司內殘障者專用的洗手間;然後起身,揖門而出,驚見門外站立著面無表情的殘障朋友。

    不知如何是好。

    對望的視線,沒有交談的言語把空氣四周推擠壓泵成洪水過後的腐酸氣息,你沉默不語視而不見地仰起臉龐角擦身而過。

    意外的見證者,有位身著清潔公司制服的服務生從門口進來。

    離開,如大元看不見的城市運籌帷幄,你知道一切卻不願多想什麼相關沙盤之外的,戰火之下野有大啖凍死骨的餓莩,你一切知道,家書抵萬金你卻什麼也不願意想起地帶財富回亞洲。

    你不允許所有軍情出現任何提喻、換喻、借喻,當然更不允許明晰的暗喻存在,像是,像是偽裝自己永遠都在鏡頭內的戰地記者。

    你是稷下先生,不治而議論。

    舊約,聖經;新約,復活。

    石英鐘有道,不可名之。

    你躲進了告解室,掩耳盜銀燭臺,(這裡沒有人。)

    這裡沒有人。

    你準備發出的新聞稿如同,軍官們討論著斥候傳來情報的秘密會議:沒有人。

    然後,出發的你比糧草行地來到了這裡日後先。或許會被美譽為古羅馬競技場的大草原崇山峻嶺環成的盆地牧場還沒有成為古蹟尚未是觀光地此時,輕風拂來,夕照斜映,小河邊的小徑輕悄靜甯,不見人影觸目所及。水流窸窣地潺湲,蒹葭,宛在水之湄,誰都不能來,此時。沉沉的綠光浮漾天邊的彩霞,翠綠的質感隱隱有人事已非的落葉泛起漣漪。

    更遠處,小河蜿蜒不見的那一頭有牆蟠踞似長城萬里,冉冉地升起一陣仿若是炊煙裊裊,午後的寧靜,雀鳥啼。

    卻越不過始終靜謐的遠山翠黛,夕照讓青山白首,那一道界限陰影籠罩下的晦澀如斯昭然。

    此時。

    此時,不遠方發現了人影,淡漠的顏色黯然似古質流逝在悄然間不會引起注意之穿著,繼承自不同時間的史詩蔭影而成的顏色裝扮。

    那是國界的另一方,你不能稱為敵軍,因為你未逾國界;但是也沒有牆外發行的採訪證你明是好人良民。

    啊我軍在(秘密的)情報指示下快來了啊,快要進駐此地的山頭了啊,你在心底對另一頭沒有形容的蔭影之吶喊:

    (你要趕快離開啊!)

    你要趕快離開啊,這是你最想說的話。

    你拿起了攝影機,高舉就像是要表白自己無害的身分一樣,雖然身著迷彩裝,那國際通用的顏色。

    你高舉攝影機,你浪頭似地搖晃另一支手,趨之別院回到(牆外的那一邊去吧!)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你在戰場上你救不了你自己,有幸的是,這裡還不是戰場,這裡尚未淪陷,你可以像是個畫地自限的吝嗇地主一樣,你可以像是個狼心狗肺不顧過去恩情的負心漢一樣,你可以把你驅逐,你自己可以名正言順地驅逐你。

    於是,你向前走去,高舉像是狙擊槍的戰地攝影機,向你大喊。

    不同顏色穿著的你,蔭影站在牆旁的「敵兵」,遲鈍到現在才發現你,才發現到你的來到置身。

    高舉武器,子彈上膛,準星瞄準你扳機,正要扣時爛泥似地,成為草綠色的醬汁整個貼抹在牆上,鋼盔滾進河裡,小澗穿過,錚錚淙淙,似琴鳴箏奏。

    迸。

    些許粉紅淌落。

    點描,雨點皴,范寬,<谿山行旅圖>,最後你才在隱密的樹蔭葉隙間見證了自己;新印像式的光影褪去,烘托成斑斕壯闊的現場,點瞄準了你;喬治.蘭姆所繪<黑斯特海灘>,見證和參與,你目睹你自己竟然如史詩矗然,褪去外紗。

    你死了。

    過了一陣子,耳朵才恢復了正常聽覺,望向身後,你在戰場上認識的那位大兵正放下火箭筒,對你露出一副「還好可以趕及救你」自己的苦笑。

    回首,褐色深黝夕陽斜照映起清楚斑斕青苔蔓衍石塊突出錯落小花迎風搖曳的石牆,突然倒塌,越過那一抹醬綠色,看到牆的那一端,草地的蔓延。

    這時候才想起手機放在有石英鐘的樓上。

    光影的區塊回到了原處,許久過後了。

    時間像是階梯盈虛而後進,階梯的轉角處,有枯枝橫亙上下兩階,隨著舉步迎面有展翅滑翔生機盎然的小強,飛來。

    閃躲的小明踩了上去。

    樹枝斷裂,小明滾下樓梯,撼動了並放著《瞬息京華》、《京華煙雲》的書架。

    精裝版的農民曆落下,重重地砸在小明頭上隨即,滾落一旁。

    昏頭晃腦小明起身時撞上桌角。

    汩汩的腦汁流出,浸透了在一旁的報紙。

    (和兀自發光的延長線。)

 

初稿於8/20/2007 8:58:48 PM「忘塵軒」九月一日起也沒有吸菸區了;空中事故,慶幸無人傷亡;<把妳藏在外面>的完成版;在「忘塵軒」中擬定了大綱,這是第一次的有計劃啊;老吳回金門了,臨行之際說了一聲「兄弟」;小明搬去了草山;竟然不敢用人名了;妳、好、嗎(其實想依舊以頓號作結)。終於振作於8/22/2007 3:28:48 AM無法使用<大誥>及<微子之命>;二者皆有之的困惑,無法清源;又去了城隍廟,觀音大士的斂目;回故居;見著了妳;妳是笑著選擇離別的。三稿於8/22/2007 9:40:32 PM情節推展至進入了地下室,卻在猶豫是否歧出地完成偶然得之的假相;好久沒有如此的趕稿,<把妳藏在外面>的形式困惑:夢境是否需要推移?四稿於8/23/2007 4:34:52 AM攬鏡自映,終於又出現了妳說的猙獰;名字終於可以開展。五稿於8/26/2007 5:37:42 AM停頓多日,開始接續,期待晚上的相聚;同樣的問題在於時間點的設置。六稿於8/27/2007 8:16:44 PM寫到了「我要在這個星球豢養著一株玫瑰」,頓筆沉思許久;日昨同學會,而我期待了四年;原來所有的腔調依舊是「實驗」,而我苦笑。七稿於8/28/2007 1:02:28 AM恍神中遺失了最重要的<給親愛的廣末涼子>,心痛;終於來到了火炬;所以繕稿,找到了「未知名的倒鉤回首」、「未被名的倒鉤回首」、「柔焦/定格」、「足跡」;休息片刻後補強命名、<一條街的神祕與憂鬱>,正式進入了語言。八稿於8/29/2007 2:42:46 AM補強了「地上的斑斑殘留……」;找回了<給親愛的廣末涼子>;月蝕,宇宙有「空洞」;複習舞鶴、邱妙津;寫到運送非法品。定稿於8/30/2007 3:46:13 AM時間到了臨頭才猛然地發現,找不到妳的電話,以及,問候的理由。

出版日期是2021年03月

不是網路所謂愚人節4月1日

博客來網路書店‧《書及妳》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7785

三民書局之網路書店.《書及妳》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8978145

秀威書店.《書及妳》

https://store.showwe.tw/books.aspx?b=131278

金石堂.《書及妳》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8630269221/?lid=search&actid=WISE&kw=%E6%9B%B8%E5%8F%8A%E5%A6%B3

TAAZE讀冊生活.《書及妳》

https://www.taaze.tw/products/11100933337.html

樂天書城.《書及妳》

https://www.rakuten.com.tw/shop/rbook/product/2018630269221/

誠品線上.《書及妳》

https://www.eslite.com/product/1001310702681996404003

另外推薦佚凡沒有目的性的私語文集

博客來.《致夏書簡》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31912

九月二十號過後,謝謝高雄獨立書店「城市書店

https://bookstore.khcc.gov.tw/story/073384168/

將會收錄佚凡寄賣的《書及妳》、《致夏書簡》

再度感謝

佚凡敬上

台長: 佚凡
人氣(355)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我們繼續開始(《書及妳》) |
此分類下一篇:〈知樣〉
此分類上一篇:《書及妳.書及妳》(20230822 06:24二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