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28 03:42:31| 人氣5,41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海鷗》Dramaturge第二次報告─角色分析(10.27.2004)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海鷗》Dramaturge第二次報告─角色分析(10.27.2004)


1.道恩

  道恩是一位醫生,他就像Chekhov自己一樣,因此在劇本裡,對劇作家本身而言,他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角色。他是一個對於這個世界感到相當疲倦無力的人,既不想多管些什麼,也不會去抗論什麼,維持中立似乎成為他行為的潛意識準則。

  在多年的行醫生涯裡,他將大部分的積蓄花在旅行上,他似乎想逃離這個生活,但卻找不到出口,只好藉由花費驚人的旅行,說服自己的生活依然有個可以喘息的時候。但是只要旅行一結束,他便會覺得自己的生活就是如此,什麼都沒改變。於是對於自己的職業的忿恨,讓他幾乎不願意再試圖幫助病患,特別是索林。

  在他的生活中,他依然有毫不費力吸引異性興趣的條件,在這個事實之下,大家的眼裡,到他這個年記有這樣的成就和迷人風姿,似乎取代一個醫生的專業,反而成為大家比較專注的焦點,在這一方面,他與總是抱怨自己跟女子無緣的索林形成對比。
  
  道恩是特列普勒夫少數的崇拜者之一。對瑪莎和特列普勒夫而言,他有點父親形象,在他們痛苦的時候安慰他們,而且關於每人的特殊習慣總觀察入微。


2.瑪莎

  在劇作裡,承擔憂鬱的態度的一名年輕少女,與其說她的憂鬱是真正發自內心,倒不如說是跟隨流行(因為那個時代的背景或出名的文學作品,如特列戈林的作品,都帶有莫名的憂鬱氣息)。

  劇本從她和梅德威丹科的對話開始,她在此道出她穿黑色衣服是源自於內在的悲痛,此時,從梅德威丹科的對話裡,透露了這樣的痛苦在他身上的反射作用。對於梅德威丹科而言,瑪莎給他的種種疑惑像是一面反射板,當瑪莎把已身的苦痛說出時,透過這面板子的反射,便打在梅德威丹科的身上,因為他早已把瑪莎的痛苦融進自己的生命裡。

  瑪莎生活中所有的難解之結,來自於她對特列普勒夫的愛。但是卻永遠得不到特列普勒夫的回應。跟其他幾位重要主角相比,瑪莎是一個相當柔和但缺乏想像力的人,這樣的一個人,生命中重要的抉擇都跟特列普夫有關,一是她願意為他結束自己的生命;一是為了忘掉他而下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劇作中以瑪莎的柔和個性,對比出她與特列普勒夫的緊密關聯。

  與梅德威丹科對於她的依賴不同,瑪莎是相當獨立地。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生活在自己構築的異想世界裡,從未真正地喜歡自己的生活情況。這樣一個角色,不僅以自我中心,更充滿自我憐憫。


3.梅德威丹科

   一個相當不擺架子且溫和的小學教師,他對瑪莎的情感,在自己看似自然,但在外人看來卻怪僻的模式下,反而對於瑪莎在劇中的角色性格造成了一種壓迫性。他永遠無法理解,自己需要的是如此的世俗和簡單,而瑪莎為何總是思索許多事,徒增自己的悲哀。他觀察到她比起自己而言,幾乎不缺少生活享受,她的悲哀可能起源於愛的輕視,或者是一些其他非物質的觀感,使得她不時地想從他的渴望理解和同情中逃走。

  雖然瑪莎不愛也不欣賞他,但是她仍與他結婚,卻對於他和他們的孩子表現得非常不好。即使如此,他依然沒有抱怨,任由瑪莎以敷衍和不情願的態度對待自己,甚至冒著有可能失去她的危險,但是,對他而言,只要她還是自己的摯愛的妻子、孩子的母親,那他就找不到對她不滿的理由。

  他將自己完全獻給了瑪莎,並且像一條小狗一樣在周遭跟隨她。但台詞的構築同時強烈地暗示著這一次的錯不在瑪莎身上。如在第四幕,瑪莎想要停留在索林家玩牌,但是他卻選擇了回家去與嬰兒一起;最後,瑪莎的父親不願借他馬,他甚至為整個事件道歉。一切似乎也沒有誰錯,只是他的個性讓原本合理的發展,變得在觀眾眼中有些突兀。


4.山姆拉耶夫

  一個退休的軍隊陸軍中尉,性情暴躁的管家。他對於索林莊園的打理,其實是索林允許的,因為索林對於鄉村生活,似乎看成一種令他厭煩的財產。因此,山姆拉耶夫有時會侮辱他喜怒無常,但是索林卻依然將莊園交由他打理,自己一點也不想碰。

  有時他也對索林的客人粗魯,特別是當他感到自己被欺騙時。他彷彿是不滿於自己一個侍從,而非跟他們的社會地位同等,因此會倚仗自己所能依賴和控禦的事物,去牽制那些他眼中的大人物,藉以達到內心的平衡。


5.索林
  
  是60歲出頭的退休行政長官。在劇作裡,他的地位也象徵著國家財產的主人。 雖然工作逍遙自在,但他卻經常抱怨國家的沉悶。他認為他自己應該是一個都市人,但在他退休後,他卻成為一個莊園的地主,一切在他看來是那樣的不合適,但事實又讓他無可奈何,所以他只好在鄉村和都市間來去,卻總是找不到自己此刻停留在任何一處的理由。

  在戲劇的進行中,似乎他所厭惡的一切不停地在耗損他的能量。在戲的最後,生命在他周遭持續行進時,他卻被限制在輪椅和他瞌睡的鼾聲上。即使有人在他面前體現權力,他也不再能控制或違抗其命令。


6.特列普勒夫

  一位25歲熱切追求創作的作家。喜怒無常且經常沮喪,和他的母親保持敵對關係。 他是一位對於傳統的戲劇形式鐵面無私的批評家,他覺得自己的新形式需要被宣揚,而她的母親卻是以一個當今劇場名人的姿態,護衛著榮耀她的傳統光環,不惜與自己的兒子對立。

  對於文學的新形式,他一開始相當堅持,甚至將自己的姿態,置於一個與殉道者一般的地位,但是到了第四幕,他卻出現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話:「我一直在談新形式,可是現在我覺得自己卻漸漸落入傳統的窠臼。……我越來越覺得這實在不是形式上新與舊的問題,甚至不必去考慮形式,只要從靈魂深處傾瀉出來的東西,按照這個去寫即可。」正因如此前後矛盾的想法反映到了他的自白中,他最後才會黯然的對妮娜說:「你已經找到了你的道路……我沒有信心,我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麼。」因為生活看不見目標,在術方面所做的革新脫離現實,最後終於自殺。



7.阿卡汀娜

  42歲的成功女演員,她自身的美麗,讓她看起來依然年輕,這也是她巨大的驕傲之一。即使他是熱情洋溢,但片刻又傾向的傷感的婦女,但她卻是一位可悲的母親,她的吝嗇且不願意為自己的兒子付出什麼。實際上,特列普勒夫的存在,對於她的崇高地位有著很大的影響,他的存在會使大家想起她的真正年齡,對於一個事事求完美的女人而言,這樣有損一個高貴美麗的女演員的事,是不能發生的。所以雖然她能與他親切片刻,但是在他們之間,那強壯的對抗性某部分可以被解釋為戀母情結的基點。

  劇本中用了類似於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中,角色用來幫助確立自己與他人關係的線。特列普勒夫對於阿卡汀娜所迷戀的特列戈林的厭惡,就像是哈姆雷特不喜歡克勞迪厄斯時,他強烈地不喜歡有人生他母親的氣。一種人類對於母性原始的依賴,不容侵犯,而海鷗在特列普勒夫和他的母親之間的關係,開放了另一面向的解釋。


8.特列戈林

  一位成功的小說家,是阿卡汀娜的愛人。他的與她的關係和世人給予他的藝術讚賞,不停地咬噬著特列普勒夫的內在想法。

  特列戈林實際上是一個相當逍遙自在的人。他的成功已經使他既不傲慢也不冷漠,因此,儘管他最後對妮娜的忽視,但在性格上依舊是相當令人喜愛的。

  
9.波林娜

  山姆拉耶夫的妻子,她與道恩醫生之間的曖昧令人揣測,而她熱烈的愛,是能得到道恩的回報,亦或是一種表面上的回禮,是戲劇令人趣味發想之處。

  但無論如何,就單方面而言,她在心理上早已出軌,與其說他要道恩帶她離開,是為了逃離婚姻,追尋更美好的情愛,不如說她是為了逃離這個令她厭煩至極的生活模式。


10.妮娜

  她希望變成一位成功的女演員,卻從沒有達成。而在兩年之後回來。她認為她自己是一隻海鷗,甚至在給特列普勒夫的信上署名海鷗。在離開他時,又問他︰ 「你記得你射殺了一隻海鷗的事嗎?一個人偶然來到這裡,看到這隻海鷗,沒有別的更好的事情可做,就將牠殺了……」。這段話似乎表明了妮娜是怎樣看待她的生活。不管她做什麼,不是帶著錯誤的模式就或者根本不被接受,她的一切完全被破壞:她與人的關係、她的嬰兒、她的感情、她過去的所有美好。

  但同時,她在經歷生活無情的考驗之後,瞭解自己身為藝術家的使命,勇於接受生活的挑戰。她在第四幕裡說:「現在我是個真正的演員了,我帶著快喜悅的心情去表演了,在舞台上的時候我很陶醉,我覺得自己演得很棒。……一想到我所從事的工作,我對生活就不再那麼害怕了。」,這方面和特列普勒夫的結局有了很大的對比。


未來方向:

1.導演要求找俄國飲食的資料,以及音樂 
2.特列普勒夫與哈姆雷的戀母情結?
3.各大角色的性格分析進一步補充
4.為何被定義為「四幕喜劇」


參考資料:

1.〈走,到文學殿堂裡看一看〉;彭鏡禧主編;聯經出版社;2002
2.The Seagull Pass

台長: 女伶

美國黑金
是男人必須有的 http://www.yyj.tw/
2019-12-12 22:31:4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