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8 19:47:18| 人氣54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以毒攻毒(1~5 青蔥土冲)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男人帶著一位少年走進昏暗的房間,他輕輕的把燈切開。

“從今以後你就待在這裡。”男人語氣低而柔。

“沖田總悟。”

//////////////

土方家,在多代以前建立起一個遠近馳名的大財團,名曰”真選組”,而今的董事長,土方十四郎接下了這雄偉的企業。

“董事長,明天下午四點時羅尼亞的大股東會來跟您約談合併一事,地點已經幫您安排好在十八樓會議室。”女人推推眼鏡說道。

“我明白了。”土方微頷道。

揉揉眉心,今晚又為了最近擴大財團的事情忙晚了。土方心想,邁開腳步往這棟大樓的某個房間走去。

土方打開門。

“土方先生,你回來了........唔...........。”一進門就朝迎面而來的少年一記深吻,幾乎快斷氣了才放開他。

土方為了工作方便,買下辦公大樓附近高級地段的大樓樓層,設計了一些房間,而這裡,是他專為沖田總悟所弄出來的。

“總悟,你沒有偷跑出去吧?”土方輕聲說,如蜻蜓點水般不斷吻點著他的唇瓣。

“嗯........土方先生說過不可以出去..........而且這裡,我都不認得路。”總悟被他弄得暈暈的,聲音有些迷濛。

“好乖,給你獎賞。”揚起一抹微笑,土方把少年整個摟進懷中,騰空抱起前往臥室。

把他放到床上,自己身體也欺壓上去,單手蹭開他的釦子,伸進襯衫裡撫摸那片潔白的肌膚。

“唔...........”總悟只覺得搔癢難耐,忍不住扭了扭身體,換來一記熱吻。

“把嘴巴張開,舌頭伸出來。”土方輕聲誘惑,另一隻手掌撫著他的臉頰。

“唔嗯..........。”安分的照做,總悟全身虛軟的攤在床上,任憑對方撫慰著自己的身體。

“哈,土方先生……….”

////////////////////////////////////

“那件事……..做的如何?”一位金髮男子坐在土方辦公室的沙發上詢問。

“進展很順利,他現在還是甚麼都沒有想起來。”土方坐在辦公椅上,雲淡風輕的點了一支菸。

“喔,那太好了,這樣我們能順利的進行下去。”男子露出興奮的笑容,端起玻璃桌上水晶高腳杯,紅酒一飲而盡。

“喏,這個。”他站起來,走向前朝土方丟過一份資料,土方一手接過。

“這是沖田家旗下所有公司及企業的名稱資料,以我們的收購速度,不會需要多久的。”男子輕笑出聲。

“呵,沖田總悟,獨生少爺現在世界上下落不明著呢,反正他也甚麼都沒了,沖田家僅存的唯一香火,聽說,那個長女沖田三葉也在那場祝融下死去了,真諷刺啊,那個呼風喚雨的沖田氏,一夕之間燒個連灰燼都不剩,我猜這世界,大概不久就將這個姓氏遺忘了吧。”

“紀田君,如果很閒的話就快去把我說的事情辦好吧。”土方打斷他。

“是,是。”紀田放下高腳杯。

“土方,我們紀田家能和你們合作真是太好了,這目標可是很大的。”

“你應該有把握吧,在完成這件大事前,讓那小子乖的像你的貓一樣。”

“他現在甚麼記憶都沒了,構不成威脅。”

“可醫生說那只會是暫時性的喔。”

“那更好不是嗎。”土方停下手邊批改工作,抬起頭

“在姓沖田的恢復記憶時讓他嚐嚐失去所有的滋味。”

“呵,沒想到你還真惡劣。”

“不是惡劣。”他頓了頓。

“只是要向沖田家復仇罷了。”

//////////////////

“土方先生怎麼了?都不說話呢?”總悟抬頭看著把自己鎖在懷中的男子。

“沒甚麼,總悟。”土方閉了閉眼,低頭吻了懷中的少年。

“土方先生。”

“嗯?”

“土方先生以後可不可以早點回來陪我,整天就只有我一個人在房間............”

土方輕笑出聲,望著眼前因為失憶而變的黏人的孩子。

“對不起,總悟。”他摟了摟他。

“很寂寞的話我找人來陪你好不好?”

“可是..........”總悟顯露出不安。

“別擔心,我找的人,一定是個好人,好嗎?”

總悟還有些遲疑,不過最後仍點了點頭。

“土方先生............謝謝你。”

“我甚麼都不記得了,可是你還一直對我很好。”

土方頓了頓,半晌:

“當然了,總悟。”他陪著少年漸漸轉為均勻的呼吸聲入睡。

//////////////

“總悟,這位是山崎。”

沖田總悟看著男人帶了一個人到他面前。

“總悟,以後他會在我不在的時候陪著你,這樣你就不會寂寞了。”

“可是.........”有些猶豫。

“放心,他是好人,是你可以信任的好人。”知道因為失去記憶的不安,他很難去接近任何他不熟悉的人,土方哄哄他。

“...........那好吧,如果是土方先生說的話。”既然他都說沒問題,總悟稍微安心。

“山崎。”

“是!”

“不管他想要甚麼都給他,你只要順著他的意讓他開心就好。”土方吩咐。

“好的。”

“總悟,”土方走向前低頭親吻他的臉頰

“我晚上回來。”

總悟輕輕點點頭,目送土方離去。

“呃...........沖田先生。”房間裡只剩下他和總悟兩個人,氣氛安靜得有點尷尬,山崎打破寧靜想試著尋覓些話題。

“沖田先生喜歡些甚麼呢………你想做甚麼我都會陪你。”山崎嘿嘿傻笑。

“我不知道,我失去記憶了,現在甚麼都不記得。”總悟搖搖頭。

“就連自己喜歡的也………”忘記了,想着心裡有些落寞。

“這樣啊…………”

“那,我們就來做很多事,說不定就會想起自己喜歡些甚麼喔。”山崎合了下手。

總悟先是一愣,然後笑了。

“好。”他的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好人。

///////////////////////////////////

“我說你,難得會在這看到你真稀奇。”銀髮男子勾著嘴角,輕啜了口伏特加。

“囉唆,大白天就在這喝烈酒的人沒資格說我,而且明明是你說要約在這見面的。”

“加過烏龍茶了。”他點了點酒杯。

“還不是你要的東西,哪,這個。”銀髮男子輕輕把一份用牛皮紙信封裝著的文件推到他面前。

“近期各公司黑金流向。”

“謝了。”                           

“謝我的話我今天喝的酒都算你的。”

“你個閒到發慌的大酒鬼!!”

“沒辦法。”銀髮男子伸伸懶腰

“誰叫阿銀我是做黑市企業的,很自由啊。”

坂田銀時,專做地下黑市的大少東,雖然坐著非正流事業為人卻比外頭那些冠冕堂皇的偽君子正直許多,在這交相利的時代少數還能保有日本美德武士道精神的人,也是會成為從不輕易對人打開心房的土方十四郎少數交心好友的原因。

“對了,那個少年怎麼樣?”

“啊?”

“少裝了,我是說你前幾天收留的那個沖田家的餘火。”

“聽說長的還不錯。”

“喂,你要是敢打他的主意我是不會饒你的。”

“沒有沒有,大少爺的東西我哪敢呢。”銀時坦坦雙手。

“沒想到土方大少爺還有這種特殊嗜好。”銀時向他調侃。

“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只是我復仇的對象而已。”他回答。

“………..說來聽聽?”

“嗯?”

“你可是那種對任何人都冷漠如冰的傢伙,這世上居然還會有你說要復仇的人……..這之間,一定發生了甚麼吧。”再次喝了口手中的伏特加。

土方嘆了口氣,神情似乎有些不情願,望著酒吧中過於昏昧柔和的光線,最後還是開口了。

“你應該知道,土方這個姓氏雖赫赫有名,但他卻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應該說,是到了這幾年才又名聲大作的。”

銀時點了點頭,的確,這廣為人知的姓氏曾消失再這世界好一段時間。

“嚴格來說,是到了我手中,它才又恢復顯赫,是我一手把它扶起來的。”

“其實我並不是很在乎這些,名利甚麼的,我可不是個野心那麼大的人。”

“可是當我哥失去了這片江山時,他的表情是令我多麼難忘。他認為這整件事都是他的錯,是他無法保護好這大片江山,擁有最多的人所承受的壓力也就最重,他從不在我面前面露脆弱,但那次他卻倒下了。”

“我從小是我哥一手拉大的,他對我而言就像父親般,他和大嫂,是我這生的恩人,也是最重要的人,然而他丟下大嫂離開人世,而大嫂也不知去向,那瞬間我甚麼都失去了。”

“後來我得知,是沖田家收購我們百分之九十的產業,沖田家的當代董事,沖田藤山,也就是沖田總悟的父親,我發誓,要向沖田家復仇,好慰祭我哥的亡靈。”

“我知道沒有力量是無法復仇的,我費了好久才又壯大土方家的勢力,可是當我有能力去復仇時,沖田藤山居然死了。”他輕笑。

“於是我就決定,要向他下一屆的繼承人,也就是沖田總悟,向他復仇。剛好在前幾天,不知道為甚麼沖田大宅竟然慘遭祝融,唯一存活下來的只有他,而且還失去了所有記憶。”

“我收留了他,作為他在陌生的世界上唯一能依賴的人,直到奪取完沖田家的事業後,我會讓他恢復記憶的,我要他也嚐嚐失去所有的那種苦楚。”

銀時只是靜靜的聽完,然後伸手到了杯伏特加,遞給了他。

他一飲而盡。

“我知道我不該遷怒於一個或許不知情的人,但我也無法原諒沖田家。”土方的聲音很輕。

“我不會說甚麼的,這世上本來就沒有是非對錯。”

“只要你,不後悔就好。”

聞言,土方輕笑,然後站起身子。

“我走了。”留下銀髮男子,他一個人離開了酒吧。

“不會後悔的,既然做了,就有了不能回頭的覺悟。”像是說給誰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

//////

夜幕低垂,土方整了整一整天繁忙的情緒,回到家中。

“啊,土方先生!”總悟正拿著畫筆,臉上還吊著不小心抹到的色彩,轉過頭來。

“山崎在陪我畫畫。”放下畫筆,沖田總悟走到他面前給他一個擁抱。

“山崎,你可以回去了。”土方輕推後腳跟把門關上,也回擁著他。

“是!!”山崎微向他行了一個禮便離開了。

待外人離去後,土方忽然把臉埋入少年肩窩,用力一推,沉重的體重讓沖田總悟望後踉蹌了幾步,跌坐在長沙發上。

“土方先生?”

“抱歉,讓我休息一下。”吸取著少年身上的氣息,竟讓他安心。

或許有這樣一個玩具在身邊好像也不錯。

“你畫了甚麼?”稍稍恢復後,土方並未立刻起身,只是抬起了眼眸望向桌上那一張未完的畫。

“隨便畫畫而已。”總悟笑笑,記憶一片空白的他能想到要畫甚麼呢。

土方仍定了定神看了一會兒,水彩畫上橘紅色的色調令人溫暖,畫工居然還挺出色的。

甚麼嘛這傢伙難道這麼天才啊,明明甚麼都不記得了還這麼厲害。土方暗想。

再看看潦草的筆觸,依稀勾勒著一個模糊的身影..............

這是………我嗎?

那樣一個淺灰色的身影,依稀能判讀,雖然是背影,但神韻甚麼的都有像到。

對喔……….這傢伙,已經不剩甚麼了………。

現在自己就是他的全部啊。

土方眼神暗垂,那曾叱吒風雲的沖田家,唯一的香火卻成如今模樣…………他覺得有些可悲。

“土方先生在想甚麼?”

總悟輕柔的聲音將他的思緒拉回,土方對他微微一笑,起身反將他拉進自己懷裡。

“明天我放假,想不想出去走走?我陪你。”他倚在長沙發椅上,撫摸著少年柔軟的髮絲。

“欸,好啊,不過………”少年的表情由些遲疑。

“別擔心,有我在。”男人的眼神柔著。

//////////////////////////////

這是他失去記憶以來第一次踏入外面的世界,他雖然感到陌生,卻不害怕,因為有土方先生陪著他。

“這些地方………..”總悟像是剛出世的孩子,好奇的四處張望著,不同於在房間哩,這次,他在外面。總悟心裡有些雀躍。

“怎麼,想起甚麼了嗎?”土方一時有些心驚,其實這趟帶他出來,他有些冒險,因為他不清楚外面會不會有令總悟熟悉的東西,喚醒他的記憶。

“不,只是覺得很有趣。”總悟搖搖頭,他還是沒能想起來甚麼,但這讓土方暗暗鬆了口氣。

“我先帶你去買些衣服吧。”牽過少年的手,兩人來到一間看起來很時髦高檔的服飾店。

“去挑你喜歡的衣服吧,老是只有幾套不夠穿的。”

“歡迎……啊,董事長。”服務檯小姐們趕緊行了個禮,這顯然也是土方集團旗下商店之一。

“土方先生,這裡衣服好多啊。”總悟在裡頭翻了翻,找了找,琳瑯滿目的服飾令他目不暇給。

“少爺若難以抉擇,不如我來為您推薦一些服飾吧。”服務小姐欠身說道。

“啊,好啊。”

進入更衣間幾分鐘,總悟終於出來了。

乾淨潔白的襯衫合身,貼合他的身上剛好完整襯托著他清瘦身材,外頭照著一件短式的黑色背心,上面勾勒出的銀色絲線顯得時髦有形,沖田總悟的腿很細很長,藍黑色的緊身牛仔褲穿得很好看。這樣的服飾真的很適合一個青蔥年紀的少年。

“怎麼樣,土方先生。”總悟問。

土方一時間也看傻了,他看過很多身材姣好的模特兒,他敢說這傢伙的資質絕對不遜色,他就像是雜誌封面的模特兒般。

“啊,很,很好看。”猛然回神發現自己剛才居然看傻了,一時間也禁不住臉紅。

土方十四郎,你又不是沒看過長得好看的人。他自我鞭策了一下。

“這位先生的腿很長,有很多衣服穿起來都會很好看的。”店員小姐顯然也被電到了,臉上有些微紅。

“我也喜歡這件。”總悟稍微照了下鏡子,點點頭。

“包起來。”

兩人在店裡又選了多套衣服和數件褲子,提了大大五個袋子走出店家。

“我說土方先生,會不會買太多了?”手上提了兩個袋子的總悟說道。

“你喜歡就可以了。”帶著他,前往下一個地方。

兩人走走停停,逛了很久,或許身體自然的反應比靈魂主動吧,雖然忘了自己之前喜歡甚麼但總悟買的很多奇怪的東西,詛咒娃娃甚麼的他居然覺得很可愛?

“你…….喜歡這種東西?”土方皺起眉頭,難以言喻。

“啊,就覺得這個很可愛………土方先生不喜歡嗎?”握在手中把玩,總悟自己也說不上來,就覺得對這種東西頗有好感。

這小子…..到底以前是怎樣的獵奇個性啊…….。土方扶額。

“……….你喜歡就好。”土方還是讓他給買了。

也逛了一個早上了,光陰流逝一下子便來到中午,土方告訴他要吃飯了剩下的等會再逛,兩人便選定了一間咖啡廳坐了下來。

或許是個不是怎麼美好的一餐,土方看著眼前少年把自己的餐點加到一片鮮紅,他幾乎是傻愣在原地,冲田總悟喜歡吃辣.......看來他又要多記一樣這少年令人汗顏的奇妙嗜好。

“土方先生剛才在料理上面加的那些白白的是甚麼?”

飯飽後兩人散步於河邊公園,總悟有些故意的踩在微陡的堤防上行走,一面問著。

“那叫做美乃滋。”

“土方先生喜歡吃那個?”

“嗯。”

“那下次我也吃吃看。”

土方聞言,莞爾一笑。

“你不會喜歡的。”

“試試看嘛.......啊......”

不知何時飄來一陣泡泡,該是河岸旁不遠處的那群小孩子們吹的,風一吹就飄了過來,總悟跳下堤防,靜止在原地。

“土方先生,好漂亮啊。”

眼眸鮮紅卻如寶石般透澈,如夢虛幻的肥皂泡泡圍繞著沖田總悟起舞,站在前方的土方看著,那如同畫冊般美好夢幻的場景使他呼吸漏了一拍。

此時此刻的他......全然是個天使。

他瞇起深邃的鳳眼,向前走向笑得天真用手指點破泡泡的少年,執起他的手走離那虛幻的圍繞。

“啊,別走那麼快啊土方先生。”總悟朝向泡跑泡飛離的天際遠望。

“別戳破,讓他們自由飛走比較幸福。”土方在他耳畔溫柔。

“是嗎。”

兩人等著,直到虛幻漸行漸遠。

台長: 桔子
人氣(54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以毒攻毒(銀魂土沖) |
此分類下一篇:以毒攻毒(6~9 青蔥土冲 微慎)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