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7 23:59:54| 人氣27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 培訓長照志工做愛心

【記者鄒志中報導】  為關懷台灣弱勢團體,協助政府建構「幼有所長、壯有所用、老有所終」之良善社會,依法設立、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團法人「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202127日上午十點鐘在台中市中區光復路37號舉辦成立大會,並投票選舉出新任的理監事服務團隊,其中,前台中市衛生局長林登圳獲最高票當選為新任的理事長,並完成所有議案的討論,在新任的理監事服務團隊對協會的殷殷期許與祝福下,會議圓滿落幕!理監事會議熱烈討論的各項建言與期許,都將化為「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未來永續成長的動能,協會將會為台灣長期照護的福祉而努力。

據了解,「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新任的理事長林登圳醫師,現任臺中市全民醫院院長,曾擔任過台中市衛生局長,林登圳醫師原為台中市西屯區衛生所醫師兼主任,曾任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醫師、台北市立仁愛醫院醫師、台中順天綜合醫院家庭醫學科總醫師及台中市西屯區衛生所醫師兼主任,熟悉各項衛生行政業務,對於長期照護相關的業務非常嫻熟。

「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表示,協會以臺中市行政區域為組織區域,協會未來發展重要的發展任務,包括:配合政府推動有關老人長期照護各項福利措施,並接受委託承辦或協辦相關業務,長期照顧服務人員訓練(照服員訓練、失智症照護相關課程、AEDCPR 訓練)及日照及長期照護人力的派遣。

 

其次,協會配合政府推動有關婦幼照護各項福利措施,並接受委託承辦或協辦相關業務,托育人員(保母) 的專業訓練。

第三,協會將主動尋求需長期照顧家庭及受照顧者所需之各項設施、輔具設備及相關器材等之開發、諮詢、服務。

第四,協會將不定期舉辦社區、家庭照顧教育課程訓練及服務老人、失能、身心障礙、安寧之相關活動安排。 提供電話問安、陪同就醫、居家陪伴、住病慰問、交通安排、資源轉介、輔具申請、緊急安置、無障礙規劃、人力培訓、保健講座…等等關懷諮詢服務。

第五,協會將不定期舉辦舉辦或捐助有關兒童,青少年,學生,婦女,老人,身心障礙及弱勢族群福利。

第六,協會將設立急難救助基金/獎助學金,即時提供遭遇急難之受虐、貧困及失親兒童緊急/努力向學援助。

最後,只要符合協會設立宗旨或有益國家社會與人類福祉之公益慈善等相關業務,「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都將努力提出貢獻。

根據內政部人口統計,到2020 年底為止,台灣戶籍登記人口為 2356 1236 人,總增加率為負千分之 1.78,首度呈現人口數負成長。根據國發會報告指出,2020 年,台灣平均由 4.5 位青壯年人口扶養 1 位老年人口,但是到 2070 年,平均每 1.2 個青壯年人口就須扶養 1 位老年人口,也就是「你扶養的人變多、扶養你的卻變少」。

新冠疫情日益嚴峻,台灣暫停印尼移工來台,造成近幾個月來移工大缺工,種種亂象令許多需移工照護的家庭備感困擾。台灣長期照護十年計畫2.0版本已上路五年了,但申請外籍看護工的人數卻仍節節升高,曝露長照計畫還是無法解決台灣多數家庭長照顧的需求,亟需與台灣的移工政策一併重整檢討。

由於印尼籍移工占台灣外籍看護工七成以上,是台灣最大宗的移工來源,使這幾個月台灣需要照護的家庭苦於缺工、搶工,甚至被變相漲價,造成看護家庭需要付出比以往更高額的費用、更長的等待期、更頻繁的逃跑或轉換雇主,讓台灣的照護人力與品質更不穩定。

據了解,目前長照2.0服務型態,除了申請流程繁瑣外,設定的宗旨是協助家庭照顧的「幫手」,而非全天候的照看。家有中重度病患的家庭都反映,長照的項目制式,缺乏配套與彈性,而晚上、周六日與國定假日都鮮少服務,難以配合各種不同情況的照護項目,讓長照2.0淪為「看得到卻用不到」,仍然必須找外籍看護工解決台灣多數家庭長照顧的需求。

國家發展委員會研究推估,二○二五年台灣就可能邁入超高齡社會,也就是指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將占台灣總人口的20%以上,相當於三.四名年輕人就要扶養一名老人,使得長照需求也大幅增加。

在《長期照顧服務法》第九條有提到,長照提供方式分為:居家、社區、機構住宿三種,為因應長照服務需求多元化,台灣推動長照2.0政策,希望能藉由提供專業照顧、交通接送、輔具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喘息等服務,以減輕家屬照顧壓力、減少長照負擔,建構以社區為基礎的健康照護團隊體系。過去長照1.0政策花了十年才照顧到九萬多人,而長照2.0政策實施約四年就照顧到近三十二萬人。

可惜的是,一開始的長照2.0政策宗旨是:希望藉由家庭、社區的力量來協助需要照顧者,也就是家中還有主要照顧者的家庭,因此在2.0照護網中未將住宿式長照機構納入其中,這也使得家中沒有人力可擔任主要照顧者的家庭,無法使用台灣長照2.0政策提供的服務,必須得仰賴聘請外籍照護工或是住宿式長照機構。

但畢竟年代不同了,過去家庭的人力資源多,沒有照顧人力缺乏的問題,長者大多不願意去住所謂的養老院等住宿式長照機構,但現在的父母頂多生一兩個,孩子也許都過得比父母苦,哪還有多餘的心力去照顧父母?這時就是住宿式長照機構派上用場的時候了,但台灣卻沒有完善的補助或配套措施。

衛福部推估台灣目前有長照需求的人應有八十二萬左右,起初的長照2.0政策僅照顧到接受居家與社區照顧的三十二萬人,約39%左右,其餘未受惠的則分為:聘請外籍看護工的家庭約二十四萬人、未申請長照2.0政策並自行照顧的家庭約十六萬人、居住於住宿式長照機構的十萬人。

此外,目前台灣現有的住宿式長照機構約一千六百家左右,約可提供十萬個床位,但若以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指標數據為標準,住宿式長照機構的供給應該至少要有需要照顧者的兩成才行,也就是說目前住宿式長照機構應該要有16.4萬個床位,其實還相差了6.4萬個床位,若再遇到像是二○二○年一整年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使外籍照護工無法來台的情況時,原先聘請外籍照護工的這些家庭,就只得將需要照顧者送到住宿式長照機構中,此時台灣的住宿式長照機構供給就更加嚴重不足,且長照需求每年約成長三萬人左右,相當於每年還須增加至少六千個床位。

「現有供給應付不了需求,政府推動的長照2.0政策也不夠全面」,隨著年代改變,經濟條件較一般的家庭,可能面臨沒有人力可照顧需要照顧者,而經濟條件較富裕的家庭,長者也可能不想和子女一起生活,因此住宿式長照機構的需求勢必會逐年提升,其供給如何追上需求?現行的《長期照顧服務法》第二十二條有規定住宿式長照機構應以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設立之,也就是說以現況來看,住宿式長照機構的設立門檻很高,而人力資源也相當不足,且從事長照工作者普遍社經地位低,也就更難吸引人才流入這個產業。

「臺中市仁愛關懷協會」副理事長兼執行長何維原醫學博士指出,政府目前將長照產業認定為社福政策,導致相關收費被強制壓在一個很低的天花板上,若住宿式長照機構經營者想提供給長照工作者更好的待遇或是將機構服務品質提升,都勢必會導致成本增加,但這些成本無法轉嫁到使用者身上,經營者只能自行吸收,因此當然不會有經營者願意去提供給長照工作者更好的待遇或是提升機構的服務品質。

何維原博士說,目前台灣強力推動長照2.0政策,產生了磁吸效應,「相較於需要二十四小時輪班的住宿式長照機構,長照2.0政策中的長照管理中心僅需要提供平日日間的照顧服務即可,第一線的照護員人才當然會優先選擇去長照管理中心工作。」

何維原博士認為,台灣的長照應該轉型產業化,取消收費標準的天花板,使提供的服務可根據不同的收費標準而定,像是經濟條件較佳的家庭,就可花費較多的金錢來換取品質更好的照顧條件,而經濟條件較一般的家庭,也有可對應到一般收費的照顧機構,讓機構經營者可有更多的收入來源,使長照工作者的薪資福利提升,才能讓更多人才願意踏進長照產業。

何維原博士說,如果台灣能夠將長照產業結合ICT(資訊及通訊科技)IOT(物聯網),引進智慧化照顧模式,不僅可以緩解人力資源不足的問題、減輕照護員的工作壓力,且可透過高科技智慧應用,改善社會對於長照工作者的刻板印象,進而提升台灣長照工作者的社經地位。

台長: 0982079985
人氣(27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