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09:55:51 | 人氣(6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儘量不做虧心事,懂得懺悔發願☆☆-*釋首愚*法師-*文化崛起之路*-美文-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儘量不做虧心事,懂得懺悔發願☆☆-*首愚*法師

                        *文化崛起之路*-美文-   

一般民間,經常會有人提到,他身體有什麼「外物」附身;各位,你們相信嗎?

一個人心智比較脆弱的時候,精神比較恍惚的時候,感覺上好像有人在耳邊講話,其實這些都不需要自己嚇唬自己,我們本來一心可以多用的;當年南上師在九樓辦公,很多人來跟南上師報告,南上師道:「你們同時講」,同時他手裡還在寫東西,講了之後,他把每個人都打發的清清楚楚;這是南上師的禪定功夫,是他的神通智慧,非常自在。

當一個人精神比較恍惚的時候,或者意志比較消沉的時候,他的下意識、潛意識會自問自答,在這種自問自答的時候,感覺上耳朵邊有人在跟你講話,其實真相就是如此。一般來說,比較有神經質的,也會有這種心理現象,神經有問題的都會自言自語,因為他活在自己的身心世界中。

針對這種狀況,其實我們應該多拜佛、多懺悔,讓身體慢慢地鬆開來,讓身心不會繃得那麼緊,這種現象也就慢慢就化解了;或者用很專注方式,好比我們修准提法,把咒語的每個字念得很清楚,你還有時間自言自語嗎?既然沒有空隙打妄想了,那內心裡存在的這些問題,自己就把它解決了;打妄想本身也是自言自語,自問自答的。

當一個人有神經衰弱的時候也會有這種現象;你晚上睡不著覺,因為你的內心有好多的想法,莫名其妙冒出很多妄想,好像有人在耳邊講話,告訴你應該這樣應該那樣;對治這種情況,只要我們專注於修個法門,拿我們修持准提法來講,把咒語念清楚聽清楚,把握到念念分明,到了念念分明的時候,這種現象就化掉了。  我們很多人都是自己嚇自己的,也可以說是對號入座的;意志堅定的人不會有這種現象,意志薄弱的、神經衰弱的人就會有這種現象。

所以要跟佛菩薩懺悔發願「佛菩薩呀,你給我多加持加持啊,我想要做一位好的修行人,我將來能夠弘法利生啊」,你要跟佛菩薩發這個願,這種願力一起來,生命就有方向了,就會燃起生存的鬥智,跟生命在搏鬥一樣的;願力可以化解業力,願力堅定、堅強,業力就會慢慢的消除。

中國佛教史上也有特殊的案例,有名的悟達國師,大概過去式跟人結了很深的孽緣,他幾世當國師,別人找不到他的毛病,想要報復,卻報復不了;後來悟達國師的業障現前了,好像是皇帝送給他一個很好的沉香禪座,他喜歡上了這個,一喜歡業障就來了,找到報復的機會了,就在他的腿上長了個人面瘡,這是「三昧水懺」的緣起,是中國佛教界非常有名的案例,不多見的。 

我們儘量不做虧心事,儘量不去做害人的事情;我們修行一定要按照佛陀的告誡,要「諸惡莫作」,不好的事情堅決不做;「眾善奉行」,對人有利的事情要多做;內心乾乾淨淨的,不怨天尤人,有的是一顆想利益眾生的心,因此「自凈其意,是諸佛教」;古人的名言:「物必先腐而後蟲生」,你心裡有很多不健康的,意志又很薄弱,見地又不清晰,這也是三世因果;所以要趕快打起精神來,好好地向佛菩薩懺悔發願,人有誠心菩薩感應啊!這是一定的道理。

當我十幾歲的時候,總覺得在鄉下好像沒有多大的出息,內心裡有很多的夢想;看了武俠小說就想練武功,想去拜師學藝;也不願意老實呆在鄉下,希望將來有機會,一定要跟天下一流的有學問的人在一起;後來當了兵,看《壇經》,因緣就來了。   

我這一生,我這十幾歲時所發的願,讓我真的實現了,圓了我的夢想;後來我遇到的都是當代頂尖的、第一流的,還不是一般的學問家,都是高僧大德,我這一生遇到太多的貴人了;感謝佛菩薩,真正是「人有誠心菩薩感應」。

我小的時候,內心就有一股很強烈的探究生命的慾望;看到婚喪喜事,別人無論高興還是悲傷,好像跟我都不相干;我們鄉下有人往生,家家戶戶都要出個壯丁,我也經常去幫忙抬棺木,看到大家哭得稀里嘩啦的,我眼前卻是一片空白;這是我過去世修行的種子起現形了,所以,我一看《壇經》,對了,「本來無一物」,總算找到了,這是我要的。

☆☆以上來自*首愚*法師2017年2月17日,在十方禪林台北道場金剛法會上的開示☆☆



*
首愚*法師,一九四七年生,台灣省台中縣人,俗家姓柳。一九六九年﹙二十三歲﹚服兵役期間,因閱《六祖壇經》忽爾有省,乃知行住坐臥處處顯示迴光返照之道,頓萌菩提宿願,欲重振禪門宗風。

一九七一年出家,依止仁俊、廣善兩位長老為剃度師父,法名「宏善」,法號「從智」,日後得南懷瑾老師嘉勉,特以「首愚」為自謙之號。一九七二年至七七年入學東方佛教學院高級部一年及佛光山叢林大學,就讀唯識學系四年,其間閉關專修般舟三昧四次,並得南懷瑾老師之指導。

一九七九年南懷瑾老師成立大乘學舍,
首愚法師擔任監院參與共修,受南師「顯密圓通準提法門」灌頂,日後更得南師認可為傳授準提法門阿闍黎。

一九八O年六月「十方叢林書院」正式成立,由洗塵上人自任院長、南師以導師名義權理內外,實際主持院務,首愚法師擔任總務主任並兼訓導副主任。書院開辦四年後,因創辦人兼院長洗公上人法體違和,而於七十三年夏停歇。設立期間雖短,卻造就了許多目前仍在奉獻教界的法門龍象,十方禪林弘法道業與文教活動亦漸隆盛。十方禪林籌建會另設「中國禪道學術研究班」繼續書院業務,由首愚及日常法師共同主事,仍請南師及顯老擔任導師。課程內容:「見地、修證、行願」三者並重,務期身心同受鍛煉,志氣博大弘毅,能成為中興佛教之行者,共同為開創十方禪林儲備人才。

一九八一年,
首愚法師協助南師創辦「知見雜誌」,一九八二年創辦「十方雜誌」,之後「十方念佛會」、「十方禪林文教基金會」、籌建會、護法會、準提法共修會等亦相繼成立,推廣一系列之文教弘法、佛學講座、佛七,以及準提七等密集專修活動,二OO九年又指導創辦「中華十方准提學會」。

一九八五年蒙南懷瑾老師關照認可,並得佛門七眾弟子協助,陸續購得新竹峨眉基地十五公頃,開展領眾實修與開山弘法等各項佛法事業,相繼建立台北道場、峨眉道場。創建現代十方禪林,是首愚法師的心願,就佛教界來說,是一件大事;就文化界來說,也是一件大事。創建初衷,即:「為傳統佛教樹正脈,為海眾清修建道場」。然處當今之世,如何斟酌得宜,切合現代需要,而不悖離祖制精神,弘揚正教,
首愚法師認為以圓通禪、淨、律、密的準提法最為適宜,直追佛祖心源,簡潔真截,下學上達,普應群機。

一九八九年
首愚法師在新竹峨眉開山寮關房中擬訂十方禪林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下旬首愚法師奉南懷瑾先生的吩咐,向中國佛教會請購『房山石經』一百套,並迎回十方禪林,應命充作促進兩岸佛教文化交流的先鋒,準備盡心為兩岸佛教界、文化及學術界作些實質的貢獻。一九九二年,十方禪林又向海南三亞南山寺作了頭期款捐贈,為大陸佛教的複興盡些綿薄之力,隨後由南師安排在海南三亞與成都各辦一個準提七。

二OO五年三月又安排到上海閉關一年,翌年轉往福建武夷山閉關二年,並創建如來蘭若禪修中心,樹立「簡、樸、親、真」之道風,也漸漸展開大陸各地之弘法事業。二OO八年四川汶縣大地震,首愚法師呼籲:

「凡我海內外佛教三寶弟子,本著準提觀音慈悲救苦救難的精神,號召親朋好友並同道們,慷慨解囊救困;救災款項可直接匯入中國紅十字會帳戶或其他官方指定的帳號,有款捐款,有物捐物,有人出人;對傷亡及陷入困苦的眾生伸出援助之手;盡快幫助災區早日恢復正常生活。」

其國內外的弟子們紛紛響應,首愚法師首先帶領捐善款,準提法弟子匯集捐款3600萬元和50噸生活物資,分期分批運往四川重災區,並在福建武夷山道場舉行大法會,為災區人民求安祈福、消災度亡。

台灣十方禪林開山方丈首愚法師本著“莊嚴世界,實行正道”的理想,致力於弘揚正法於寰宇世界,曾任美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紐約大覺寺及莊嚴寺方丈。

他法履及於美國的東岸、西岸,以及加拿大、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加坡、紐西蘭、台灣、香港、澳門等地,宣揚中國佛教文化,特別是失傳已久的融合顯密、大小乘的唐密「七俱胝佛母所說準提陀羅尼法門」。

首愚法師期己能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業,創建慈雲普護、澤及蒼生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道場--十方禪林,復辦十方叢林書院,接續南師弘揚儒釋道諸子百家、中國文化斷層之志。以南師早年提出之「見地、修證、行願」六字心法,奉為教育綱領,並期以教育、弘化、慈濟三者共舉,貢獻社會,造福人群,進而利樂有情,同登大化,是為本懷。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