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F4即將開賣快上東森 送來回機票16個城市任你選情侶遊泰國,女按摩男洗澡
2016-03-03 10:21:13 | 人氣(4,49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洪深《少奶奶的扇子》閱讀筆記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洪深《少奶奶的扇子》

根據英國作家王爾德《溫德米爾夫人的扇子》改編而成的四幕話劇

 

第一幕

 

徐少奶奶 vs. 劉伯英

 

劉對徐是有意思的,徐雖不至於太直接的拒斥劉,但至少也總得在分際上拿捏得清楚,不宜過分逾矩,只是徐對劉,應該其實也是有意思的,但現階段礙於身分,理應保持一點距離,以護雙方的名譽與身分。但未來即將如何?是否仍能謹守?則不敢保證。兩人之間的言語互動,倒是戲感、張力十足,可以看出原著王爾德的語言處理功力,洪深將其改置於中國民初上流世家的情境之中,看起來倒也還算合暢。

 

劉再進一步(其實他一直在徐還願意接受的範圍內,得寸進尺)以徐先生(可能在外拈花惹草為柄)向徐慫恿出軌,並以假借男女平權之名,女人也可以追求情感自主,不必要僅為夫婿附屬,居宅不出。如此歪理,當然都是為了自身利益而出發。徐基本上認為劉是「口壞,心不壞」,愛耍嘴皮。旁人(如陳太太)對劉,可就提防得緊,要自己的女兒秀雲別和他走得太近,反而要促成秀雲和王昭在一起,總之,秀雲凡事都聽從媽媽的指示,沒有自我思考的主體,幾乎只會說「是,媽媽」,家庭教育,代代相傳,並再度發揮角色對照組別的功能,有點喜劇化與刻板化的人物處理。

 

徐少奶奶 vs. 陳太太

 

陳年紀應該比徐大上至少十多歲,兒子都已經上大學了,還有一位待嫁閨女秀雲。陳做為通風報信者,來轉告徐先生(徐子明)在外頭勾搭金太太的消息(算是轉了幾手的間接消息:張小姐→王太太→陳太太→徐少奶奶),動搖了徐對其夫婿的信任。陳的設定比較像是messenger的功能角色性質,並且代表傳統婦道的價值,對於丈夫在外招花引蝶,只能採取消極的逃避與委曲求全來面對(裝病、到偏鄉休養等),以顧全家的完整與顏面。徐算是個「文明自由」的新時代女性,做法應該會有所不同,先從查賬開始。

 

徐氏夫妻(子明、瑜貞)

 

因子明暫時還不能向瑜貞透露金女士的身份,以及她與瑜貞的關係,因此導致瑜貞對子明、金女士非常氣憤,揚言要在跳舞會上致其難堪。這段兩人爭執,一人懇求發出邀請函、暫不能說出實情(子明),一人氣怒非常(瑜貞),戲劇節奏明顯加快,但觀眾應已看出有所隱情。

 

第二幕

 

徐府跳舞會

 

這是一場群戲,所有受邀的賓客來到徐家出席參與跳舞會,洪深先讓部分賓客已經在場(像是陳太太、秀雲、李不魯、魏小姐),接著透過家僕高同的招呼,幾位角色陸續到場,包括朱太太、何小姐、王昭先生、王老太太、吳遂庵(吳八大人)、劉伯英(劉三爺)、張亦公(張大爺)等,而將金女士安排在最後進場,並將全場焦點聚集在她身上,服飾、儀態、容貌、談吐,通通都令人尊之敬之愛之。

 

在這樣的場合裡,一開始的語言安排都比較是口頭上的社交語言、場面話,充滿了一些機鋒、智慧、趣味與幽默,而且必須在短短的一兩句話,就點出對話雙方的關係與好惡,這不但沒有難倒洪深,他還有餘裕玩起一些語言遊戲,讓應酬交際的能手李不魯,在面對陳太太時,陷入微窘。

 

這一場戲的重點,應該是劉伯英直接向瑜貞表露心跡卻遭拒絕,這可以說是延續第一幕劇情的敘事線,即使金女士都已經接受子明的邀請上徐府來參與跳舞會了,而且子明都還是得花比較多的心思在陪伴金女士,對瑜貞而言,幾乎已經讓她氣憤難容,連劉伯英都順勢對她告白,瑜貞都還是沒能當下就答應劉伯英隨他而去,幾重情緒上的交疊衝擊,對她而言,無法一瞬間決定是否棄子明而就劉伯英。但最終瑜貞不意間卻聽到子明與金女士的一段對話,又牽涉到資助金女士的嫁妝,令瑜貞憤而留信離去就劉伯英。

 

其次,則是金女士透過拆閱瑜貞寫給子明的信,而發現瑜貞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的這個事件上,但金女士暫不揭露,只希望能盡快跟瑜貞認親(這成為第三幕的主戲)。

 

另外,像是王昭和秀雲的私相意合,或是甚至是吳八大人對金女士表達續弦之意等,則是一些次要角色的逗趣側寫,算是類似的「舞會」戲常見的手法。

 

可以看得出來,洪深在處理這場跳舞會的群戲裡頭,層次分明,主戲與副戲相互交織,有條不紊,同時還能顧及角色性格的發揮,在中國話劇創作的初期發展階段裡,應該可以算是很不錯的了。

 

第三幕

 

一開幕,就是瑜貞與金女士的激烈衝突戲,瑜貞憤恨難消,火氣很大,對金女士潑口大罵,金女士則是長篇大論,苦口婆心,規勸瑜貞回家,但並不說破她與瑜貞的關係,說實話,感覺有點拖戲,但想像在當年的劇場觀眾,也許是願意接受這樣的戲劇語言的,不宜輕易以今日之審美心理鄙貶昔日之觀演關係。

 

一大段男人(尤其是吳遂庵、張亦公、李不魯)的俏皮話、閒話,對世間男女感情,做各式諷刺、歸整、調侃,有些總結式的雋語,也有些失之偏頗的歪論。劉伯英(不說破他對瑜貞的告白被拒)及徐子明(不知瑜貞躲在劉伯英旅館房間,亦不知劉伯英曾向瑜貞告白)出於真感情,倒成了捍衛與擁護愛情之士。

 

躲在幔後的瑜貞,以及躲在浴室的金女士,聽到這五個男人的言談,做何心理感受,在此幕暫時不得而知。

 

第四幕

 

徐子明 vs. 金女士

 

徐子明因為旅館之事,對於金女士的好感態度大為轉變,反而認為錯看了她;金女士不在乎這些旁人對她的指指點點與褒貶數落,只要求讓瑜貞永遠不要得知她們是母女的這個真相。金女士總是委曲求全,也以這樣的策略,靈活地化解了她與眾人的緊張關係,她與瑜貞的,她與徐子明的,甚至是她與吳遂庵的,最後她則是四兩撥千斤地將旅館之事,說成是為了吳遂庵的,結局也算是各自隱藏了一些善意的謊言的皆大歡喜。

台長: 于善祿
人氣(4,49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