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16:29:43 | 人氣(59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心情

 「這是誰?」看著車後座坐的人,我問警員麥約翰。

「他是打緊急求救電話的人。」麥約翰用筆指了指被銬起坐在其中一輛巡邏車後座的男子。我透過車窗看了看他,四十多歲吧,白人男性,禿頭,身穿一件大至可歸類為白色的汗衫,胸前點逫著分不出是退色咖啡或是番茄醬的黃泥色。雙眼閉上,頭向後仰的坐在警車的後座。臉上靠左邊顴骨是三道看來新鮮的劃痕。

「他說了什麼?」

「他說他回到家跟他老婆吵了起來,然後他老婆上來就給了他三橫。」

「誰在裡頭?」

「妮蔻普頓在裡面還有他老婆還有兩個小孩。」

「好,謝了。先在這裏。我去看看。」

一間潦倒失修的獨立平房。房子徬的車道,應該說是很久以前是車道,現在堆著破舊床架,室外燒烤架,整袋的啤酒汽水破罐,嬰兒尿布槊膠袋等等的廢棄物品。門前的乾涸草地散放著兒童的玩具。我跨過虛掩的退色油漆剝落大門。警員妮蔻普頓正跟一個身型龐大的白人女性說:「讓我嘗試著明白今天所發生的事。你丈夫回到這,然後座那喝酒,你跟他吵了起來,然後他打了你,你也回敬了他。是這樣嗎?」

「是的警官。」

「他打你哪?」

「我忘記了,噢,是這。」然後她指著自己的喉嚨。

「他怎麼打你?」

「他用手抓著我的喉嚨。」

「你打他哪了?」

「我踢了他一下。就一下。」

我看著屋裏斜掛著的窗簾。一台電視機無聲的轉播著廉價珠寶手飾電購節目,一張五人座的破舊沙發,地上跟沙發前的矮小檯放著幾個意大利薄餅的盒子,地上散放著是汽水跟啤酒罐。兩個年僅不過四五歲的一男一女的小孩靜靜的邊喝著汽水邊眼淚未乾的看著我們。我隱約看到小孩的手臂有瘀痕。

我靜靜的走出門外。「你名字。」我打開車門低頭問那男性白人。

「邁克。」他眼帶淚水的望著擋風玻璃的前方。

「邁,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我今天上貨的時候扭到了手腕,跟老板請了半天假回來就看到我老婆在喝酒。我們以前都為這吵過架,我跟她說不要在小孩前喝,所以今天我回來看到她又在喝酒我就罵了她還有踢了地上的啤酒罐。」

「現在你要老實的回答,你老婆脖子上的傷是那來的?」

「脖子上的傷?警官先生。我發誓我沒碰她啊。」

「那她踢到你臉上了?」

「她沒踢我。是我不小心撞上的。」

「出來,小心頭。轉過身去。」

我為他開了手銬然後帶他走進屋裏。

「爸爸!」兩個小孩高興的抱著爸爸左右的腿。邁克用雙手輕輕的摸著他門的笑臉。

「你名字。」我對那白人女性說。

「麗麗。」

「給你個機會,要不你盡你的努力去做好做妻子的責任,要不現就讓你回警局,等你想清楚再給你驗脖子的傷。邁克,是你打緊急電話報案的,你現在還要把案繼續嗎?」

邁克還有他老婆一個忙著搖頭,一個猛點著頭。

麥約翰,妮蔻普頓跟我看著電視裡的勞力士才一百不到的價錢也開始跟著搖頭。

台長: uni2019
人氣(599)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