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1 11:04:39 | 人氣(80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慈濟「正史」慈濟的故事|貳|善護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個人沒什麼意見,偏偏那一種感覺的確相當明顯的存在。
 
在《靜思》的末了已經讀到,證嚴上人徒步前往機場接機(頁次三百),此刻「上人的阿嬤」並未出現在文章中。事實證明個人二十年來的記憶是沒有差池的,只是相當可惜的是,接機的那「時間點」並未提及德慈師父已追隨上人出家。個人從內文直接判斷,當時還使用「修參師」名號,是故德慈師父尚未在證嚴法師門下。
 
「回眸來時路」影片中,德慈師父在片中說,師媽與阿嬷要來到花蓮看上人,這又是如何呢?但慈濟的故事|壹|靜思,編者序文中已說明使用第一手資料,同時還有「當事人」的口述歷史,是故個人偏向認定證嚴上人機場接機的對像中沒有「上人的阿嬤」是確定的。
 
昨晚開始閱讀,慈濟的故事|貳|善護。直覺筆路流暢清晰沒有找到語意不明的所在,半個小時不到已閱讀至一百三十七頁次。按奈不住內心的「匪夷所思」直接就翻到頁底,果然如此這般,撰述群中多了位陳美羿。
 
上個月閱讀那一本「播在星種月下的種子」時就分享過,當時曾因緣具足的在高雄靜思堂親身聽聞胡光中師兄的分享,前文「人間菩薩道上的穆斯林」中個人提到…完全不同於當年滿臉疑惑的胡光中,真誠無添加的敘述過往說他所做,這正是今天胡光中說法最動人的所在。
 
該文個人為何指出「無添加」呢?因為,當日胡光中所言和「播在星種月下的種子」中文字是幾無差別的。同時在別的節目中聽過胡光中的分享,其表情言詞用語也都幾無差別,這正是「口述歷史」追求的最真的理想所在。
 
慈濟的故事|貳|善護中,頁次一百零六中已明顯指出被煮掉的高麗菜是兩顆。正如個人思考的,兩顆或三顆不是重點,重點是先生辛苦買來的高麗菜一餐全煮光,挨罵的女主人用一條繩子結束了自己短暫而勞苦的一生。也讓慈濟對照顧戶的關懷更提升到「心」的照顧,也就是今日「居家關懷」的啟萌所在。
 
地上的一灘血,在那一年讓證嚴法師進了法庭面對司法。其實二十多前進入慈濟聽到這個故事,加上老弟王建勛作詞莊奴作曲那一首「鮮紅的記憶」;
 
「鮮紅的記憶
 鮮紅的記憶
 痛苦烙印在你的心底
   
 地上的一灘血跡
 垂危一婦女求醫
 只因缺少那八千塊錢
 留下了一灘血跡
  
 這一刺激
 激起了你愁腸萬縷
 建立醫院的動機
 
 這一打擊
 堅定了你尊重生命
 才有今天的慈濟
 
 完美的醫院 善心的慈濟
 一切都因為在那當年醫院的
 一灘血跡
 鮮紅的記憶」
 
雖然才女培玲曾提醒過,但個人的思考想法總是將這「鮮紅的記憶」止在慈濟建醫院的緣起點。
 
如今《善護》中對這「鮮紅的記憶」以不同的文法描述也讓個人「打通」了個人心中的淤塞,睡前閱讀至此,夜裡果然好夢連連一覺到天亮呢!(2019.10.21 10:38:38

台長: Tellme
人氣(80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攝影寫真(作品、技術、器材) | 個人分類: 隨想隨筆 |
此分類下一篇:慈濟樹延伸到中部
此分類上一篇:堂兄妹結婚?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