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8 19:02:26 | 人氣(5,88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血之中她跳著快樂的舞──默看《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有種被打敗的感覺。看完《吸血鬼少女大戰科學女怪人/Vampier Girl vs. Frankenstein Girl》(以下簡稱《超》)後,除了肚皮被笑得幾欲脹破外,更有著怪異的荒涼感。彷彿你目睹的是一種將悲慘與荒謬性揉合的,巨大幻境。

 

  把兩種怪物,恐怖小說的超經典《卓九勒伯爵》(或譯《吸血鬼德古拉》)與《科學怪人》拼結在一起的這點子當然不是沒有人做過。譬如好萊塢就有《凡赫辛/Van Helsing》、《異想天開/Igor》(伊果,製造科學怪人博士旁的助手,在《超》裡化身為吸血鬼少女的百年奴僕)等等。好萊塢甚至最近還流行把自製怪物統合,如瞎搞的外星怪物大戰《異形戰場/Alien Vs. Predator》或者《佛萊迪大戰傑森之開膛破肚》之類的。再過不久,可以預期到超級英雄們,蜘蛛人啦浩克啦還是鋼鐵人的都會在同一部片子亮相(其實他們已經在了,如果有注意的話),跟拼盤沒兩樣的亂鬥一場(啊,大亂鬥啊,彷若電玩世界的幾款強調多部主要角色都攬括進來的遊戲一般)。

 

  但《超》把女性填充進去,而且是美少女,並以一種極致的,近乎誇壯的可笑手法去描述,從片頭在黃沙漫漫裡、猶若西部牛仔的對決畫面倒述,直到兩種怪物的鐵塔大戰,都讓人感受畫面的離奇與刻意胡鬧的屠殺感。尤其是把斷手斷腳經由蠕動的鐵釘(沾上了吸血鬼少女的血的鐵釘。又是一對立面總是來自於本身的隱喻)結合並拴在頭頂上成為直昇機的機翼(啊,你衷心熱愛的周星馳的《鹿鼎大帝》的那個噗噗噗機),跟最後搞得像是大型鋼鐵蜘蛛的女怪人造型,還有她的父親最後變成了天狗。這種種真是讓你沒話說,沒話說。

 

  是的。胡鬧。將死亡與殺戮以壯盛的調度展現,猶若《追殺比爾/Kill Bill》般的華美、邪氣森森(但當然了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畫面更有衝擊性,強悍而冷冽)。那些段少女張嘴咬裂人的頸子噴出血的場景,噴血噴得之華麗,而且配樂輕快,甚至帶著甜蜜感,宛若在大量華麗的血液,紅色的雨花之下,少女進入愛情般的狂喜境界──不妨想想在愛情電影不乏所見的設計:男孩或女孩仰著臉,狀極欣喜的仰臉,迎著從天落下的雨,但那雨水卻是從斷頸處噴濺的血花。這種對置,相當奇妙的就有了令人一邊歡悅一邊憂愁起來的性質。

 

  編導友松直之、西村喜廣擺明了就是要惡搞到底。一個拿血、肢體的破壞與怪物們惡搞的玩笑。在這樣的玩笑之中一切都無關於生命、道德。只是種肆虐到底的對人體的任意處置與翻弄,包含歇斯底里的鏡頭,彷彿DJ刷唱片似的不停延遲、重複單一片段的作法,或是隱隱嘲諷校園體制潛藏的惡性(但這也只是淡淡帶到而已)。但裡面也有其直視性:副校長在女兒死了以後,驀然瘋狂大笑坦承,父親總是妄想對其女兒遂行切割啊…

 

  有好些段落讓你叫絕。譬如清水崇的中國老夫子扮像就挺逗趣,一邊大大地在黑板上寫下他的名作《咒怨》(漢字)進行解釋,同時還交代翻拍歷史,以及最重要的狠話(但他語帶驚惶的說):「看不起我會被詛咒哦…」要命,真要命。如不是看了片尾的演員名單赫然有他客串的大名,你還真不知道這位在你看來是刷新恐怖美學新境界的導演也能好笑到這種層級。

 

  當然不可錯過對日本社會風氣的戳刺:黑人社、割腕社。編導分別就在這兩個社團置入了兩三個橋段。黑人社就是把自己全身塗黑,致力於擁戴黑人的運動、歌聲等等成就的少女社團(你想起聽說過日本女孩對黑人大陰莖的崇拜),她們恨不得變身為黑人(所以對MJ的變白,她們有夠遺憾、不齒的)。而長得歪斜、跟鬼沒兩樣的割腕社社員,還要去參加全國割腕大賽,看看誰能夠拿刀片割腕割最快、最多刀(真是血肉模糊哪)。那些社團的口號更是讓人痛笑。這麼瘋狂的點子真虧他們搬弄得出來。確實是沒話說哪…

 

 

──98/11/13,午夜,2009金馬影展,《吸血鬼少女與科學女怪人》,信義威秀。

 

 

台長: 九十九我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