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XUS全系列出清特賣 軍用無人機改良成飛天汽車士林官邸菊展綻放動人花景 AV男優私訊約見面 女...
2006-01-01 21:03:27 | 人氣(1,11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和仔筆下的《武神鳳凰》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鄭健和:
提到和仔,身為台灣人對他最早的記憶是他在鄺氏出版社,與鄧耀榮合作的《拳皇96》:當年台灣由青文出版社代理,因為是第一部正式授權的港式GAME書,引起不少熱潮的同時,筆者也首次注意到和仔的名字。

對和仔的第一印象,便是他筆下的八神比草薙京這個主角頗具吸引力,暴力和邪惡味道十足﹔另外便是他的畫風,用的黑色線條相當粗野。然而對於不喜歡GAME書違背原始設定,以及當時仍沉迷在玉皇朝和天下書系的筆者來說,對和仔並沒有留下太多記憶,而之後也沒看過和仔有做過哪些書,漸漸也把這人給忘了(其實是筆者沒注意)。

直到傳出他開始主編《武神鳳凰》,加上肥良在《赤柱飯堂》的後記聲明要將《武神鳳凰》全權放給和仔。讓筆者產生疑問:和仔有怎樣的能力讓肥良如此放心?在這好奇心驅使下,筆者才想要重新的發現和仔。便尋找他在2003年的幾部短篇,如《風林火山》、《絕地天行》、《魔神傳》等,據說這是肥良為了和仔日後接手《武神鳳凰》,所做的磨練。詳細情況真實與否並不重要,被這些作品中夾帶的強烈風格所吸引後,使筆者對和仔有了新評價,肯定這個漫畫人的實力。並開始持續追看,每週都在期待的這部《武神鳳凰》。


回歸『漫畫』:
在『鳳凰失憶篇』的前期部份,很明顯還是保留著香港漫畫一貫的流水式作業,倚重大量第三人稱的方格旁白說故事,連人物的每一個表情,動作涵義都要加個方格旁白;『末世天火篇』以後,這種第三人稱的方格旁白開始遞減,角色的內心獨白,大多直接是以第一人稱的方式表現在畫面上,情景交融在一起:這代表著是從角色本身來發聲,裡面包含了這個角色的整體靈魂。也是主編本身情感,直接投射在角色身上。

原本港漫的工廠模式是如零件組合般,透過程序將漫畫組裝起來,因此旁白和畫面在分工作業的情況,往往會產生畫面和旁白有時會接不上,或是旁白自顧自的說書太囉唆,而忽視畫面表現的情況;如此一來,便將以往方格旁白和畫面同時出現的突兀降到最低。

當大幅度減少了旁白後,相對就必須要仰賴大量畫面來說故事。如海王上屋頂去見誅天,從解開了智慧環意味著斷海再次回復正常,一步一步的在樓梯間慢慢行走的畫面,最後呈現出斷海和誅天會面後的凝重氣氛;如果是一般的港漫表現手法,就可以用旁白很直接明瞭的交代:『海王忽然感到不妥,竟使他回復神智,身影立刻消失在房間中,瞬間出現在屋頂,見到誅天』之類的方式,但效果上就很明顯有很大的落差,感覺也沒有那麼強烈。

既然是漫畫,就應該是這樣的型態,大量運用電影分鏡,將動作逐步解構成小細節,將讀者帶入其中。和仔用這種手法,與過往的港式連環圖,產生很大的區別,也讓港式創作有另一個新的可能性。

日式搞笑、無俚頭幽默:
看過《魔神傳》或是《絕地天行》的讀者,應該對和仔刻意在作品裡面所穿插的一些趣味性片段感到印象深刻,例如《魔神傳》中,飛雲和月姬下棋刻意表現曖昧引起讀者誤會。和仔的作品本身就有很濃厚的日本少年漫畫風格(《絕地天行》的龍野男頗似永井豪的暴力男特質。),也因此融入許多日本漫畫中常見的趣味性。如豆大汗珠冒出,誇張的驚訝神情,或是來個出乎意料外的動作(如跌倒)。

月魂和阿西兩人在水中互丟垃圾刻意激怒對方,結果不打不相識﹔時而瘋癲時而清醒的斷海,傳授天空武學時忽然又回塘:「炒菜要加鹽!」;小露和月魂重逢感人的一幕,馬上變成小露打月魂的夫妻鬧劇。這種宛如日常生活型態的幽默,正是日本漫畫的慣例笑點,經常在角色的互動中出現。有時候會不自覺的,會將《武神鳳凰》當作日漫來看待。

除此之外,也有獨特的港式KUSO:在『爭雄大地篇』有一幕,便是加奧和希望一戰,出現了極為經典的對白:
加奧:『喝!希望,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磁場轉動13重天)
希望:『......』(磁場轉動15重天)
加奧的臉馬上垮下來,呈現如死狗般的衰相:「有沒有搞錯啊...又比我強....」
眼神轉望著鐵軍,小聲的說:「我可不可以...棄戰?」

這種類似星爺電影中,無厘頭形式的台詞常讓人捧腹大笑不已。又如在『希望之路篇』,阿西高喊著「不要迫我啊呀!我發起怒的時候,連我自己都驚呀!」,在月魂面前展現『阿西神腿』的威力後,接著舉著酒杯陶醉的得意狀。或是赤心張大眼睛虛張聲勢:「我很好打的,信我!」;亦或是赤心和梭羅之間的「狗」語對話,都在某一程度上有著星爺式的幽默風格。最無厘頭的代表性人物應該是『爭雄大地篇』的飛龍,烈風兩人 :

之一,在大地缺少一個出賽角色時:
飛龍兄:「那烈風兄,不如由你去吧。.........你的烈風爆炸拳也非浪得虛名的。」
烈風兄:「哈,飛龍兄,你又說笑了。我這些三腳貓功夫,和出賽那幾位高手相比,連螻蟻也不如啊!」

之二,當他們知道,下一場比賽要出場是大地最有名的屠夫"誅天’為免被波及:
烈風兄:「飛龍兄,..我有一個建議。...我們坐遠一點吧!其實太近反而看得不夠全面,遠一點才是真的好位置。」
飛龍兄:「同意!」
然後兩人便急忙的往後跑!(笑)

之三,他們看到赤心:
飛龍兄:「喂喂!!烈風兄,看!坐在那邊的是聖人呀!」
烈風兄:「什麼聖人?」
飛龍兄:「哇!你怎麼這麼老土的?聖人也不知?他是起死回生的神仙啊!」

在故事的進行中,這類飛來一筆的幽默橋段,在和仔主編的漫畫中經常看到,緩和了正經八百的氣氛。港漫式創作向來被批評,只是強者永無止盡戰鬥的迴圈。和仔在打書中多了這種輕鬆感,會心一笑之餘,能更融入故事中。

文白細膩、武戲仍有進步空間:
和仔異於全盛時期的肥良,若肥良善於以激情和粗口,將人性的愛恨情仇表現的淋漓盡致,和仔的文戲便是慢火墩熬,從人物的第一角度來直接作心靈上的對話:天空初登場化身為流浪街童,他擺脫小露的糾纏而逃跑,同時也是比喻逃避作為希望之子的身分和被期待,內心的恐慌感不斷呈現,使讀者對天空的心情感同身受。

甚至也是從這種方式,在過去、現在、未來的時間點上的直接對話。飛歷在米達拉斯看到誅天滅世的慘狀,一明(飛歷)一紅(誅天)、一靜(感受)一動(大屠殺),就是使用了這種時空交錯的方式。其他像在人物的回顧上,如刑無極小時候被父親迫害經歷,斷海和二弟劉鍋的前半生恩怨等。都是將現在的心態,拉回當初事件的發生,兩者間的交互穿插下所做的描述,強調『過去』對於『現在』的影響力,緊密在一起。

武戲方面,承襲了他以往的熱血揮灑作風。尤其在『爭雄大地篇』這段,蒼魂咬斷天泣的喉管,死亡一秒秒逼近到天泣身上,看他如何反轉情勢,將打鬥張力推升到最高點。但比起肥良的創意性和爆炸性,和仔的武打確實熱血十足,卻幾乎是單調的互毆。

縱使是火氣漸消時期的肥良,在《赤柱飯堂》這部不過不失的作品上描寫的武打,仍然在和仔之上:如張猛的凶獸絕拳,洛程以菜刀切開戰車,冷眼的魚生刀法等等﹔尤其上官老闆一拳打爆田虎,連背脊骨都被打出來的震撼,這是在和仔的武戲描寫中沒有的感覺。

少了這些吸引感官刺激的要素,相較下使得和仔的武戲顯得遜色很多。台灣的讀者在網路討論 ,開玩笑說了一句形容銀月四巨神的武學:「沒有強者震不破的聖劍、沒什麼特色的鳳凰拳、沒有紫電的暗獸拳、一出必殺的凶刀」。

短線運作、角色和伏筆的描寫兼顧不暇:
和仔的主編風格有一個致命性的缺點:那就是他只適合作短篇,一但把故事做的太長,就會顯得太過於鬆散。如『爭雄大地篇』和『希望之路篇』之間的時間一下就跳到四年後,主角飛歷與誅天一戰之後,幾乎呈現邊緣化(台灣的讀者暱稱之為路人歷)。更從《武神鳳凰》變成《武神希望》,故事的焦點集中在希望和小露,月魂,阿西等年輕一代身上;而『希望之路篇』之後又跳轉十三年,照理說以『希望之路篇』的鋪陳接續劇情,該以青年月魂為主角,卻又有集中在希望之子天空身上的打算。隨著主要角色的不確定性,讓讀者看不到究竟故事的重心在哪裡?

和仔這種單元劇的做法,似乎意欲擺脫前面橋段的束縛,每換一個新橋段幾乎等於重新洗牌。世界觀和角色轉變之快,造成前後的銜接上有些薄弱。而且角色設定越多,關係越複雜,有些角色的內心轉變就無法交代清楚。如明天被希望的真誠打動,光是武神大會之前的會面,說服力並不足夠;斷海打敗刑無極之後,行為舉止竟變得怪異反覆,殺害兄弟的惡質行徑和武神大會的海王,幾乎已經是兩個人,用『鬼上身』作交代實在說不過去啊,和仔﹔或是像誅天再次落入邪惡,吃掉懦弱和正義的人格也欠缺合理說明。

如果是一些過場性的角色也就罷了,但若是營造已久的主要角色呢?飛歷是一個主角被邊緣化的例子,另外一個是月魂:『希望之路篇』後,雖然仍有花心思去交代月魂被炸個粉碎之後,是如何再次的站起來並回復力量。但卻像是用來隨口應付讀者般,讓月魂的角色地位忽然下降成二線,略嫌草率些。這也是這種『大洗牌』效應所帶來的影響。
(內心語:其實是無法享受到小露的少女時代成長過程,一下子把她從蘿莉變成御姊很難接受啊,口桀。)

此外,和仔這種日本少年漫畫式的直線作風,既是優點也是缺點:首先很容易讓讀者猜著劇情:如夜星投誠赤武一段,預估到夜星假意反叛的可能性極高,後頭就顯得震撼性不足﹔如果最後夜星奉希望之命令假裝反叛,卻順水推舟正式背叛希望,那麼夜星又是個可以塑造成絕世賤人的經典角色,而不只是個希望的徒弟兼貼身護衛而已。導致夜星的地位和所能造成的戲劇張力大大減少,可惜。

其次,正如同前面所說的銜接薄弱這點,加上直線發展下一但開了副線,很多埋下的伏筆往往容易被忽略,如天泣將冰河沉入雪山之後下落為何?而天泣義子又如何處理?阿西,夜星等有發展性的角色被遺忘等等情況一再被累積。

建議和仔,日後製作新作品改走如《魔神傳》那樣的中篇形式,幾個重要的人物,集中在一條故事主線,除非沒必要不要再多做太多的支線,就可以成就一部好作品。餅若作的太大容易破碎,不見得是件好事。

結語:
2006年,和仔即將離開海洋,他所建構出來的《武神鳳凰》世界也將交到肥良手中。不管和仔在主編過程有多少缺憾,筆者認為他仍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讓向來制式作業下的香港漫畫,跳脫過往的『圖文插畫書』,而回歸到『漫畫書』的本質來表現人物的情感和戲劇性的描寫,使得《武神鳳凰》更為精緻,讓讀者能夠一再回味,不只是一本粗製濫造的『打書』而已。

也只有和仔才能夠創造這種感覺,到了肥良手中是另一番不同味道的《武神》故事,即使角色和世界觀的設定還在,那感受又有所不同了。帶著《武神鳳凰》的製作經驗,預祝和仔離開海洋之後的創業作成功!

台長: 龍發堂御主~狂君
人氣(1,11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