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直播主快把水晶體「... 陽明山一日農夫體驗川普的25%魔咒 同婚專法公布 蔡總統:...
2010-06-16 16:35:43 | 人氣(9,12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金門六二七事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984年7月6日,全台三大報的《中央日報》、《中國時報》與《聯合報》,頭版標題都是同樣發自國民黨中央社的新聞「匪船多批騷擾金馬防區」與「匪蛙人劉陳寧在金門灘頭被捕」,當時兩岸局勢緊繃,引起世界注目,而在金門被俘的這個倒楣水鬼「劉陳寧」,大名與照片立刻傳揚全球,成為世界知名的戰俘。當時台灣的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王淼少將說:

  「共匪為捏造謊言,在國際上造謠栽贓,最近不斷派遣帆、漁船及蛙人對我金、馬外島前線騷擾挑釁和滲透。6月12日淩晨,一名前來滲透的水匪劉陳寧,為我金門守軍在金門灘頭捕獲,現正由金防部偵訊中。」

  王淼少將還說:「據香港《工商日報》報導,共匪前福州軍區司令員楊成武,於6月1日視察褔建沿岸圍頭、角嶼等地時,曾指當地共軍派遺蛙人滲透金鬥及帆、漁船騷擾金門。根據金門防衛司令部的報告,從6月1日到30日,共有匪帆、漁船104批308艘次,闖進距離金門防區八百公尺到四千公尺的警戒水域中。」

  王淼少將論是:「共匪曾多次說謊栽贓,4月22日於美國總統雷根訪匪前夕,製造我馬袓守軍射擊外國商船的謠言;6月11日於趙紫陽訪歐、張愛萍訪美期間,製造我金門守軍射擊匪帆船的謠言;6月29日竟造謠我金門守軍炮擊匪踞的角嶼島,誣指我製造台海緊張情勢,企圖混淆國際視聽,希望國際間能認識共匪的這項陰謀。」

  坦白說,國共雙方軍事發言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謊話絕對要比真話多。至於王淼少將口中的「6月29日竟造謠我金門守軍炮擊匪踞的角嶼島」,竟是因為國軍要射殺金東師企圖泅渡叛逃的士兵莊輝亮,卻使用了射程太遠的105榴炮。偏偏國軍這些來自二次大戰美軍報廢而軍援台灣的105榴砲,因為裝備老舊、裝藥潮濕,「大炮打逃兵」的結果,竟然是105榴炮的炮彈沒打到海上的逃兵,反然射到了對岸共軍駐守的第一線離島角嶼,落彈造成傷亡後,共軍也發砲還擊,才引發了這次兩岸最後一場互有傷亡的烏龍炮戰。

1984年夏季,我剛從金門的105砲兵營移防台灣不久,正忙著在南台灣參加292師與333師對抗的「長順演習」,在金門的國軍卻於6月27日上午,與對岸共軍爆發了炮戰。當時也是砲兵的我們也很擔心,會不會又要移防金門了。而這場金門國軍砲擊草嶼引發的烏龍砲戰,也就是「草嶼事件」,或被稱為「六二七事件」。

  這次烏龍砲戰的起因,是金門離島草嶼的319師5營3連,配屬支援的砲兵無預警的射擊,對共軍最前沿的炮陣地角嶼發射一百餘發榴炮與迫炮,造成共軍1死2傷;而共軍還擊也造成國軍1死。雙方砲戰不到一小時後,國軍忽然停止射擊,而共軍也同步停止。次日台灣國防部宣稱,炮擊原因是「反擊大陸水鬼(蛙人)的滲透」。但真相究竟為何?當時還是一介小兵的我,根本無從知悉。

  解嚴之後,軍事強人郝柏村在《八年參謀總長日紀》(天下文化,2000年出版)裡,依然把砲戰起因說成:「顯因我27日射擊角嶼東北1500公尺處竹筏而意圖造謠栽誣。在國際間尤以對美國造成我好戰形象。今日特指示發布新聞予以反斥,並繪出我驅離射擊海域,以正視聽。中共近派漁船接近外島警戒水域,誘我驅離射擊,然後栽誣。此種詭計必須拆穿。」

  郝柏村虛偽到連日記都不忘「造謠栽誣」,作賊喊抓賊的本領,除了老蔣以外,應該無人能出其右。中國有什麼「竹筏」需要金門國軍來炮擊?郝柏村並未說明。但台灣的軍方既然已經把砲戰原因定位成「共軍挑釁」,那些為虎作倀的鷹犬媒體當然不能閒著。果然到了7月6日,國民黨經營的《中央日報》,以及中常委余紀忠的《中國時報》與中常委王惕吾的《聯合報》,全都配合軍頭說的「此種詭計必須拆穿」,在報紙頭版標題發布軍聞社「金門守軍捕獲水匪劉陳寧」的「舊聞」。就這樣金門逃兵引發國軍砲擊的「角嶼事件」,就被搞成「捕獲水匪」二十多年至今。
 2004年,國安局長退休的丁渝洲(事發時的金東師參謀長),口述《丁渝洲回憶錄》裡(天下文化出版),才說出六二七事件裡大部分的「真相」:

  「金西師有個被關禁閉的士兵趁著勞動服務時,由東海岸下海逃亡。當時我們所有的浮水工具都嚴格管制,他是從一處正在整建的據點拿了塊模板,趁著退潮時漂遊出去,直到遊出八百公尺,才被海岸哨及觀測官發現。敵前逃亡是很嚴重的違法事件,經報到師部後,開始對目標不斷射擊。

  師長指示我在師部指揮所坐鎮,他則到第一線據點瞭解狀況。我們先是用輕兵器及戰防武器射擊,但因目標太小且緊貼海面,難以擊中;防衛部隨即指示改以一○五炮射擊,電話一個接一個打過來下達射擊命令。當時的海流速每小時約二點五公里,目標已從東海岸漂到馬山與角嶼之間的海面,潮水已開始退潮,正往對岸漂移。

  當時有位國外貴賓在金門參訪,司令官宋心濂將軍送他到機場之前,突然來電指示我立即全面停止射擊,因為有兩群炮彈意外打到角嶼的共軍陣地並造成傷亡,才緊急喊停。宋心濂送完貴賓後又打電話給我,問我四、五種兵器的射程,我未經思考就一一回答,說明曲射武器要打海面移動中的點目標是很難擊中的,最好不要再開火。

  由於情況急迫,司令官下令把兩棲部隊的快艇從南海岸運到北海岸,選定距目標最近位置,由副營長帶領六艘快艇下水,一聲令下全速朝目標駛去,快接近時,突然發現前方也有四艘共軍小艇出現,正向逃兵接近,不過我們的小艇比較靠近目標,搶先到達後迅速把人撈起,對方小艇因失去先機就停了下來,眼看著我方將人帶回。

  我覺得宋司令官當時的決定與處置,果斷而適切。這個兵被押回來後,我們發現他僅在頭部受了輕傷,是八一炮彈的小碎片造成的,其餘無礙。他原來就是考管份子,後來送軍法審判。

  這個誤擊事件很嚴重,我們監聽到福建軍區司令員皮定鈞以電話向中共中央報告此事,而且角嶼共軍已把炮衣脫掉,幸好他們沒有還擊。至於怎麼會誤擊角嶼,事後查明是因為我們一向把金門周邊海域全部劃上方格座標,每個方格都有個代號,那天是因為炮兵指揮所在下達射擊命令時,炮陣地聽錯代號,才造成兩群炮彈落到角嶼共軍陣地上。

  以後中共在國際間大肆渲染,對國軍形象造成了傷害。金防部一度決定邀請國際媒體到金門來,要我做簡報;但我思考後向上級報告,這個簡報如果據實講而不提叛逃士兵,則為何發射這麼多炮彈,就很難回答;如果說是訓練,是什麼課目需要發射這麼多發炮彈,而且還打到對岸去,更難自圓其說。我建議,如果不能有個圓滿解釋,邀這麼多國際媒體是否恰當,宜慎重考慮。最後這個案子打消了。」

  。。。。。。。。。。。。。。。。。。。。

  《丁渝洲回憶錄》雖說出了六二七事件的部分真相,但為了替他自己與319師師長郭達沾、還有金防部司令官宋心濂護短,依然隱瞞了最重要的部分。尤其是把自己金東師(319師955旅步1營2連)的逃兵莊輝亮,說成是金西師(127師)的逃兵,是否要藉以逃避他自己(金東師參謀長)與師長的責任,就請大家自由心證。

  莊輝亮在金門碧山靶場被槍決時,為了殺雞儆猴、喝阻叛逃,有數千名國軍基層士官兵被拉來當觀眾,還寫了心得報告交給政工,這有什麼好隱瞞的?況且金西師的士兵要叛逃,為何要跑到金東來「下海」?這一點丁渝洲更難自圓其說。

  另外丁渝洲在回憶錄裡還說:「這個誤擊事件很嚴重,我們監聽到福建軍區司令員『皮定鈞』以電話向中共中央報告此事,而且角嶼共軍已把炮衣脫掉,幸好他們沒有還擊。」這一段話更加離譜。

  共軍的前福州軍區司令員皮定均,早在1976年7月7日,乘坐直升機視察東山島演習時飛機撞山,機上13人無人生還。丁渝洲難道是會「觀落陰」,否則怎能聽到7年前已死的「皮定鈞」說話?

  天下出版社已經算是台灣最頂尖的出版社了,但軍事回憶錄照樣也只能有這種水準。華文世界要找適任的文史編輯真的很難。(待遇低又沒地位,有這種水準的人都去教書,很少當編輯的)

  。。。。。。。。。。。。。。。。。。。。

  引發六二七事件的逃兵莊輝亮,根據同連士官的回憶,他是桃園平鎮人,沒戴眼鏡,身體瘦弱單薄,那時剛從訓練中心結訓,下部隊被分發到金門東海岸的狗嶼灣連第1排。每天早上,他與同梯次的其他六名新兵,都由第1排綽號「嚴重」下士班長林炎仲,帶隊從狗嶼灣連到鵲山的955旅旅部,參加新兵銜接訓練。如此早出晚歸,平常表現尚屬正常,絕不是丁渝洲所謂的「考管份子」。

  狗嶼灣連的正確番號是319師955旅1營2連,連長是官校專科班的張志成,輔導長是官校正期的趙國輝,而莊輝亮是在莒光日被送去鵲山旅的禁閉室。國軍把星期四稱作莒光日,這一天所有部隊都都會停止一切軍事操課,只上政治課。莊輝亮等新兵那天也留在連上,沒去鵲山新兵隊,與連上其他士兵一起,早上在中山室看電視播放的政治教學,下午開榮團會。

  莊輝亮那天被安排與另一名大專兵張正烽,站1排1班的雙哨衛兵,結果莊輝亮利用站衛兵時抽煙,好死不死又被剛步出中山室的輔導長趙國輝看到。莒光日是政治日,這一天部隊裡就是政工最大,趙國輝堅持要將莊輝亮送到鵲山旅部關禁閉,連長也不敢置喙。

  不料被送禁閉後心有不甘的莊輝亮,竟然趁機從禁閉室逃跑,金門全島發動雷霆演習搜捕也沒找到他,而他卻利用工兵工程用的模板下海,企圖循林正義(林毅夫)的叛逃路徑游往中國,結果引發雙方互有傷亡的六二七事件,他自己被捕後也遭槍決。

  。。。。。。。。。。。。。。。。。。。。

  莊輝亮被槍決還可以說是他咎由自取,但六二七事件卻害慘了另一個從廈門游泳來金門「投奔自由」的反共義士。當時兩岸關係已經出現重大變化,共軍在中美建交後,停止對國軍駐紮的金馬離島砲擊,而中國在文革結束後,福建沿海的漁民為了生計,也紛紛湧向金馬。由於金馬長期的軍事管制,附近海域的漁場因此逃過漁民的濫捕,魚群多得不得了。雖然國軍用砲擊掃射,依然阻擋不了前仆後繼的中國漁船。中國漁民甚至為了金門海灘礁石上附著的野生石蚵,不怕被當成共軍水鬼遭射殺的危險,冒死上岸來刮沒多少錢的蚵仔。

  除了中國漁船的不斷越境,讓金門守軍頭痛的是,國軍政工依然不斷透過廣播與空漂海漂傳單,對中國軍民鼓吹「投奔自由」;但是當時台灣的政策是,除非中國軍民是駕軍機或劫持民航機,個別游泳來的無論軍民都不收。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紀》與《丁渝洲回憶錄》也都曾提到,這些人即使游到了金馬,根本連台灣都還沒去,就直接用漁船遣返了。

  至於國軍發布新聞裡的「水鬼」劉陳寧,現在定居上海,當年他根本不是什麼中國蛙人,只是笨到聽了國民黨廣播,想遊來金門當反共義士,以為可以領賞。劉陳寧更倒楣的是6月12日淩晨一到金門,向駐軍表達要來投奔自由,參與反共大業,卻被送去政工那裡毒打刑求,確認不是匪諜後,本來要擇期遣送回中國,不料六二七事件卻在這時爆發。

  砲戰之後,老美極度不滿,因為817公報簽訂後,張愛萍訪美(共軍將領第一次訪美),中美正開始近一步軍事交流,金門卻在這時發生互有死傷的砲戰。因為是國軍先開砲的,老美就認為國軍是故意搗亂,所以軍頭們趕緊把「劉陳寧」老案新辦,在7月5日發布新聞,栽贓他是共軍蛙人,藉以逃避老美壓力,證明是共軍挑釁。

  劉陳寧被送到台灣後,關在台東外海的太平洋上,專門集中監禁政治犯的綠島監獄。那時恰巧台灣的軍事情報局局長汪希苓,因不滿筆名「江南」的華裔作家劉宜良,撰寫出版《蔣經國傳》,就找了竹聯幫幫主陳啟禮,在情報局陽明山的訓練基地松竹山莊受訓五天,再化名為「鄭泰成」與吳敦和董桂森二名竹聯幫殺手,在10月15日上午以手槍射殺劉宜良。為了怕被軍方滅口,陳啟禮錄製了執行江南案始末的錄音帶,交由竹聯幫份子「黃鳥」等人在海外保存。

  陳啟禮返台後不久,老美已經掌握了案情,小蔣恐怕案情曝光,會把傳說中真正指使汪希苓的蔣孝武扯出來,於是先在11月12日執行名為「一清專案」掃黑行動,逮捕陳啟禮送往綠島,其他數百名外省幫派份子與本省角頭,隨後跟著被捕送進綠島。陳啟禮靠著保命錄音帶而留著一命,所有外省掛與本省角頭都陪著管訓,大家都恨國民黨,但自己是流氓大哥,社會形象也不好,喊冤也沒人同情,大家就找本土報紙與黨外雜誌一起炒作劉陳寧案,突顯「一清專案」的荒謬。

  劉陳寧管訓結束後很想留在台灣,因為他回中國也會被關,搞不好判死刑,但軍方高層怕丟臉而極力反對,最後他被從香港遞交給中國紅十字會,並且在上海入境。聽說他在上海入境後,所攜帶軍方賠償的約200萬新台幣,全都被大陸方面沒收,但2萬元人民幣則還給了他。這也很可笑,有共軍蛙人來金門摸哨,還隨身攜帶2萬元人民幣?可見駐軍最先也是把他當偷渡處理,當時國軍二兵月薪一千五百元台幣,換算人民幣不到四百元,要是被我抓到,我當時就是兩倍的「萬元戶」了。

  中國方面實現了承諾,沒有再追究他,還安排他回上海,在上海某街道食品廠工作。(那時兩岸關係是蜜月期,劉陳寧的遣返,讓兩岸紅十字會有了來往,中國官方大概認為他也有「苦勞」,所以不追究他的叛逃。劉陳寧後來在陳啟禮、楊登魁、周迺忠等綠島大哥同學的協助下,出來自己做點優酪乳配送的小生意,也有了妻子兒女;但當初與他一起關在綠島的大哥同學們,如今在台灣卻死得死,跑得跑了。

台長: 無敵電槍鋼鐵人
人氣(9,1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歴史與實事 |
此分類下一篇:小金門女童姦殺案
此分類上一篇:人權團體是幫凶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