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9 21:07:44 | 人氣(31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惡搞˙友情】bad生日快樂--!!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乍看之下非常平凡的一天。

  「……奇怪了,在下明明就是按照版規黑人的,那根雜草叫什麼?!」浪跡拍桌,很不滿的對另外二人抱怨著。

  黎夜姊啜口茶,「你又不是第一天碰到白目,習慣就好。」

  我端著點心盤,走到客廳,「來,點心!」順帶每個人給了一杯果汁,藉著帶下午茶來,順便坐下,聽聽他們三人在閒聊什麼,而坐下後我才發現少了什麼,「咦?bad呢?」我向旁邊的黎夜姊問著。

  「說到這個,現在才想到,小b是去哪裡啦?難怪我覺得沒聽到他抱怨不習慣。」阿罪(罪(龍發堂))現在才發現有人消失不在。

  我很汗顏,那你們版務大會怎麼開的啊?布丁大人是因為公事繁忙,你們習慣他不在,那平常都在的人消失了竟然沒感覺?

  浪跡答道:「他去『贛林八卦市』研習。」研習什麼?黎夜姊看我還是不懂,又補充道:「美其名是研習版務能力,實際上是去那邊參加一個叫做『盡量發洩吧!積怨以久的版務們!』的活動。」這啥啊?我只有這個感想。

  塵姊(雨少塵)這時走了過來,蹙眉道:「那你們怎麼沒去啊?」

  答話的是幽靈(幽靜靈心),「因為啊,那個會議只給版務壓力指數超過九十以上的人物參加,而且呢……」還有下話。

  「他們說,要舉辦秘密會議。」死神妹妹(超級呆的死神)接話。咦?妳們又是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躂──的腳步聲在背後響起,這次又來一個?拜託一起上來好不好?人家會眼花啊……。「可是我剛剛聽了半天,和平常沒有兩樣啊。」啥?還聽了半天,這人是誰,這麼神通廣大,而且那群傢伙還沒發現?不對……他們連少一個人都沒發現了……。

  我回首,「啊!扇姊!(冰˙扇月)」馬上撲到她的懷裡。

  「蘊乖!」扇姊像母親摸小孩一樣摸我的頭,「你們還是說著豬頭、豆腐、草莓、和濫掉的酢漿草啊!(註:意味雜草)」扇姊,我覺得妳說的是菜市場。

  「不是不是!」浪跡別有意味的搖搖手,「其實呢……我們這次的主要目的是……。」那你們還忘記。我馬上翻白眼,但還是很團結的和大家擠成一團來聽悄悄話。


※  ※  ※


  「喔──!難怪連來也(_宇志波來也_)也不在!」我終於恍然大悟,雖然為時已晚。

  阿罪很得意的(你們忘了的這件事我暫時先不計較啦)笑道:「所以啊!現在影虫、草(草不倒旺幅)、瘋(crazy cat)已經在採購了。」

  黎夜姊準備收起設計圖,「那,大家都知道自己負責什麼了吧?我要先去趕稿了。你們慢慢忙。」隨著一聲鏗鏘有力的「知道了」,黎夜姊滿意的起身進入書房。

  「好!小幽負責使用無線電和阿也保持聯絡。」浪跡指派著每個人,「小扇,妳和小塵、小蘊負責會場佈置,至於死神妳和阿罪……嗚哇──!!」浪跡一語未迄,馬上被阿罪從後面抓住雙手,死神妹妹在他嘴邊放了一條手帕,下一刻浪跡便癱軟下去。

  「快快睡,我寶貝,窗外天還沒黑……」聽起來一點也不慈愛的邪惡歌聲自阿罪口中發出,「不好意思啦,浪姬,我們還有別的任務呢。」為什麼我會有一種阿罪被bad附身的想法?

  塵姊對死神道:「我和妳交換一下,妳去佈置會場,至於我嘛……。」塵姊看著睡的不醒人事的浪跡邪笑。

  「對了,蘊,」幽靈像是忽然想到什麼的補充:「那時妳在『綜合討論市』渡假,所以妳有些事還不知道。」

  原來有計中計?算你們狠。


※  ※  ※


  「啊──!不對啦!蘊妳放錯了啦!」扇姊手忙腳亂的對我說著,我們幾個已經夠忙了,還加上我這個麻煩製造機來攪局,當初他們應該給我分配個什麼「門外把風者」之類的輕鬆工作的……不對,那我也會打瞌睡……但這不是重點,「水姊姊,那個緞帶要掛在窗邊啦!不是門上!」死神看不下去了,乾脆拿出我永遠不知道她收在哪裡的鐮刀幫我掛好。

  客廳經過一個半小時的混亂……不對,是佈置,終於有點派對的樣子了,窗戶纏繞著粉紅、橙黃、蔥綠的緞帶,「鳴浪帝國御用二十人大餐桌」上面已經鋪上了純白的桌巾,雖然我個人認為應該不用一小時就可以弄髒了。

  「好了,現在只差影虫、草和瘋三人遠到『美食天地市』去定的比薩、蛋糕了!」死神妹妹擦擦額角的汗水,「還有就是罪和塵姊怎麼這麼慢?」照這麼說來,浪跡也真能睡,他們的安眠藥是不是調太濃了?

  「叮咚──叮咚──!」浪跡死不承認的「鳴浪帝國御用電鈴」響了,「我去開門!」反正我也沒什麼可以做的事。

  「她們回來了嗎?」黎夜姊自書房走出,右手叉腰,左手拿著干貝嚼著:「多虧了你們,我又要拖稿一天了,唉!我剛剛都在浪費趕稿的時間幫你們畫海報呢。」

  「黎夜姊萬歲──!!」死神立刻撲上,黎夜姊則是帶著拿我們沒辦法的表情抱她。

  乒乒乓乓的聲音響起,「回來囉!」我富有朝氣的領著她們三人進客廳,「哇!原來你們佈置的技術真不錯!簡直外面正式的場合呢!」草讚嘆著。
我聽見死神小小嘀咕了一聲:「什麼叫做『原來』……。」

  「阿蘊啊!」阿瘋誇張的拉起我的手,「我告訴妳啊,那個『美食天地市』真的好遠啊,我們繞了十三個都市,走進『生活家居領地』時,還要經過六個市區才到呢!」我的下巴瞬間掉下來,只能拍肩:「辛苦你們了……。」阿瘋再度誇張的嘆了一口氣,和草還有影虫跌坐在沙發上。

  「那,你們要怎麼補償我們的辛苦呢?」影虫笑盈盈的道。

  「放心,浪跡一定會讓你們的勞苦全部消失的!」扇姊回答。

  這時位於屋頂監控的幽靈跑下來道:「bad還有來也就快回來了!已經到『動漫交流』門口了,大家趕快弄好喔!」語畢,又衝回崗位。
正當大家趕緊做最後總整理時,「嘎啊──!」「鳴浪帝國御用化妝室」的門打開了,塵姊和阿罪興高采烈的拖著某人出來,「準備完成!」

  塵姊雙手抱胸,說著:「真可惜cos大王,牙涼不在,要不然一定要讓她看看我們的化妝技術!」

  阿罪則是努力把某人自化妝室中拖出來:「浪姬妳就認輸吧……。」瞬間連代名詞都轉變了,我大概猜的到發生什麼慘案了。

  「鏘鏘──!」塵姊向我們展示他們的成果,「美艷絕輪狀態˙浪姬版!」
伴隨著我們的「喔喔!」上了濃妝的浪跡露出一副要去「御膳房」拿菜刀的模樣,頭上綁著蕾絲,身著弔帶褲襪,配上黑色束褲迷你裙,竟然還穿著棕色的長靴,我很想跑進房間拿照相機,想必眾人都是如此,但是一看到浪跡那難看到快要打雷的臉色,索性作罷。

  「先說好了,要不是為了小b,打死在下也不會做這種犧牲的。」浪跡輪流瞪著眾人,怨恨的雙眼在阿罪和塵姊身上停留特別久。

  「他們回來了!!現在在樓下了!」拿著望遠鏡的幽靈衝了下來,眾人手中立刻有默契的拿起草搬回來的拉炮。

  「阿也你在幹嘛──?!幹嘛把耳朵貼在門上?」已經聽的到bad在門外的聲音了,我也聽的見自己的心跳聲。

  「bad大人,小的是因為……。」來也還未說完,身為鳴浪帝國重要幹事的bad已經掏出了自己的鑰匙開門,就在這一剎那──

  「bad生日快樂──!!」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大喊,碰碰碰的拉砲聲不絕於耳,弄得bad和來也身上滿是五顏六色的緞帶,黎夜姊和阿瘋聯合舉起了黎夜姊畫的那張慶祝海報。

  瞪大了雙眼(雖然有帶墨鏡看不清楚)的bad巡視客廳的環境,這一切的一切,可都是為了他而佈置的呢!他張大了嘴巴,「原、原來……。」原來連bad都會感動的說不出話啊!

  「原來阿也你就是為了這個一直欺騙小的?還故意帶小的繞路,導致我們迷路兩個小時?!」

  喂!你好歹裝個樣子,感動一下嘛!

  也許是感受到我的怨氣,「陛下您竟然為了小的穿成這樣?」bad忽然注意到身穿奇裝異服的浪跡,誇張的跪下,並且痛哭流涕,「小的真是太感動了──!」不過我個人認為他感動的不是浪跡本身,而是裝扮。畢竟bad超愛御姊。

  「啐、只有今天!」浪跡紅著臉說著,不過我看見塵姊和阿罪已經在偷偷商量下一次的化妝地點時間與樣子了,陛下您好自為之。

  「快來切蛋糕吧!」影虫開心的說著。

  「許個願吧!」我們催著他。


  「當然是……」bad開心、並用宏亮的嗓音說著,




  「櫻鳴王道!鳴浪永不滅──!!」

 
  我看見浪跡已經握緊拳頭了,看起來是打算等明天bad生日過後再慢慢處置他。



  
  bad生日快樂──!




《完》

台長: 蘊、扇月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