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擎吃機油如何解決... 用戶體驗最佳五款都會車香蕉造型雨傘!限量出清中 疑成越南幹員捉人回國路...
2018-05-16 08:00:00 | 人氣(30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時空之殤10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再次時空旅行

 

無論如何,他有信心再一次進行時空旅行的實驗。而且,他相信,這一次的時空旅行,必能突破過去的成績──以一個「實體」出現在所設定的「過去」某一個時空點上。

馬致遠偷偷潛進了時光機所在的管制室。

一部蛋形中間設置一個躺椅,外部連接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電線、電腦設備和一個「硤」能源爐的機器座落在正中間。

當然他貴為首席研究主任,儘可以光明正大毫無阻礙的進入所內任何最機密的場所。

但為了私人及保密的因素,他寧願低調去處理這次試驗旅行。

雖然,他仍不明白,是哪一個「高人」修改了他有關時空旅行的部份流程運算程式。

不過,那並不是他一時能解的謎底。

現在,有了這新的嘗試機會,馬致遠只想趕快知道這改良程序的實驗是否奏效?

「先嘗試五分鐘吧!」他想。

而他所設定的「目的時空點」──噢當然,那就是他二十歲時與小香的浪漫邂逅-—他亟欲追尋那回憶的缺憾,與小香再續前緣

可是他卻無法確切地掌握真確的日期與時間,最後只好半猜測地加以設定。

一切程序設定完成。

馬致遠仔仔細細地又複查了一遍,然後安心地進入時光機躺椅中,啟動開關。

時光機的自動語音系統發出聲音:「時空轉移程式啟動,開始倒數計時十、九、八、七…….四、三、二、一!」

如同前次經驗一般,馬致遠感到一下麻刺,隨即掉入了暈眩的時光隧道漩渦

 

再睜眼的時候。

「噢,我的天!我怎麼看不見?

馬致遠的神經一下子繃緊,整個人像觸了電一般。

一陣涼意滑過,起先感到一片白茫茫,須臾視線才漸漸清晰起來。

「原來是天花板,害我窮緊張。」

他感覺到手觸到了實體,用力一撐!整個人坐了起來。

「太好了!」

雖然他的心悸不停,但他終於有了在另一時空中的觸覺。

「這種身在其境的感覺,比上次時空旅行真是強多了!」

馬致遠一定神才發現:自己竟是一絲不掛地坐在一張金屬床上,一條白布正從他的腿部,溜滑到一側地上,難怪他覺得全身冰冷。

這會兒他才看清了自己所處的環境:四周沒個人影,頭上懸著一副巨大的燈盞,四面滿佈著各式各樣奇怪的器材,其中不乏醫療用的機具。

自己所坐的「金屬床」,說穿了更像是醫院手術用的推床。

「難道這是醫院停屍間?」

馬致遠這麼想不無理由?因為他發現離他不遠的一側,停放著另一個推床,而床被一張白布覆蓋著,底下顯然是個躺臥著的屍體。

這時,雖然他心中發毛,但他還是輕輕地把雙腳伸出,老老實實地踏上了地面。除了他,沒有人能體會這種感動。誰能相信一個來自未來的人,終於踏出了科學上最具歷史性的一步?!

馬致遠感到有點冷,但他並不介意。即使介意,也不知哪裡可以弄到一套衣服穿。

「反正只有五分鐘!」他想:「幸好四下無人。」他要確認的事情可多了。

首先,他下了床,四周張望查勘房間內的佈置。

現在他已能確定,這應該是一家醫院中的某一個醫療室或手術室沒錯。

不過不同的是,除了一般的醫藥設備之外,房間似乎又多了很多電腦及電子類的設備及零件?

牆上的日期提示板清清楚楚地告訴他,他確實回到了「過去」──查證與他事先設定的時間無誤。

馬致遠赤裸裸地走到一個光滑的器具金屬板前,因為他找不到鏡子。

他必須看看自己的容貌,以便確定時空旅行的「實體化」結果──自己是否真正的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這是相當重要的!雖然只是五分鐘的嘗試,如果實體化不是發生在屬於自己的軀體內,那麼馬致遠實在不敢想那種可怕的結果會不會就如同靈魂附身一般?

愈接近金屬板,馬致遠的心愈是噗通亂跳個不停!

當一張扭曲變形的臉,由底部漸漸挪移到他的眼前定型時,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看到了一張年輕且熟悉的面貌,而且那將臉上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可是,這喜悅卻非常短暫,取而代之的竟是有些異樣的「疼痛」……

忽然間,一種噁心的感覺襲來,鮮血驅走了笑顏從口腔搶了出來,噴爆在金屬板的影像上。

馬致遠接著胸部疼痛異常,低頭一看,發現胸前一個傷口正泌泌地湧出紅色駭人的血液!

「怎麼會這樣?!這明明是我自己的身體,為什麼???」

馬致遠已經開始有了暈眩感,此外,來自肉體的更大痛楚正不斷擊打,他不得不立刻回到推床上,一邊想著:

「還好我只設定了五分鐘,在這軀體未死之前,如果我能回到未來,說不定能逃過這場劫數!」

馬致遠一邊想一邊快步移向原來的推床。

當他經過另一個陳放屍體的推床時,匆促間擦撞了推床一下。

還好他終於在時空再度轉移之前及時躺回了床上!

這下他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確定,應該能順利地回到「未來」。

就在他完全陷入暈眩之前,他還是忍不住轉頭看了一眼數步之遙的另一具推床。

不看還好,一看卻幾乎把他搞瘋了!

他在最後一秒,看到白布正像退潮的海浪般,從那具屍體身上褪去。

先是一雙晰白勻稱的雙腳然後是微弧的爬著蜈蚣般縫合痕的小腹接著露出兩座冰潔的丘壑

當最後的簾幕從臉上滑落,所有的暈眩霎時化成一聲驚顫:

「小香!」

馬致遠才出聲,人已被拋入時空異變的虛幻之中

 

馬致遠意識再度澄清的時候,他已不再是有著年輕面貌的小馬。

不過這並不重要,當他從時光機走出的時候,心中正在滴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儘管他在自己的心中搜尋千萬遍,仍得不到一個正確的答案!

他摸摸自己的身體,又到鏡前看個仔細:自己明明活得好好的,怎麼會回到過去中自己的「屍體」之中?

依照他對時間「線性的量子理論」了解:過去只可能有「一個」!如果在過去某一段時間他死了,那麼就不可能有現在的他還活著。況且進入的如果真是具「屍體」,為何又會流血?

這五分鐘的時光之旅,實在太詭異了!

他竟然回到了自己的屍體?是否因時空旅行所產生的誤差?

那真是活生生的痛苦體驗:見到大量的鮮血從自己身體往外流淌,卻沒有一個人能伸出援手。最令他痛心的是:他在最後一秒,見到了與自己同躺在那「過去」的另一具屍體,竟然就是小香!?

「不!我們絕不相信小香已死!」

馬致遠在心裏吶喊:「也許,她還活得好好的,就像我現在一樣。」

 

這一段短暫的時空試驗,使馬致遠手足無措起來,最莫名其妙的是:這段過去的經歷,非但不存在馬致遠記憶,卻反而印証了馬致遠那場有關車禍的奇怪夢境……那最後刺眼的強光

這是誰也很難解答的問題:他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真還是夢?到底他有沒有和香一同經歷那場生死的車禍?不然為什麼還會從時光旅行中再度去體會那五分鐘的現場?在他的回憶中,小香明明和他的車禍不相干,邂逅也是由於一場陰錯陽差的緣份。

馬致遠用雙手死抱著頭,理不出一個答案使他感到頭痛欲裂。

他決定要再一次「回到過去」,把事情的真相清清楚楚地弄明白!

 

 

台長: 路痕
人氣(302)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科幻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時空之殤11
此分類上一篇:時空之殤09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