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1 00:22:14 | 人氣(52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敵機臨空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民國78年蔣文浩義士駕機降落金門投奔自由

      國中畢業就去從軍,在軍校待了七年,在基層部隊過了十餘年,滿二十年時退伍
算是半生戎馬吃軍事作戰戰爭飯的咖在金門服役時一次敵機臨空是我這輩子最接近戰爭時刻了。

從在陸軍官校入伍時,就常被班長們敵機臨空」!這其實是一個臥倒的代名詞,只要聽到了,大家就會邊大喊邊動作迅速臥倒。班長們總是會在有大片含羞草、曬的發燙的柏油路、碎石子路上或遍地牛糞時,來上一句敵機臨空」!讓大家撲上去這當口總會叫人心理恨地癢癢的,咕噥著他媽的又來了。當然,這通常只是起手式,隨後的沒有盡頭的匍匐前進,一次又一次的衝鋒前進,以及敵人施放毒氣,單兵必須戴著防護面具跑跳,是更令人恐懼的狀況。儘管如此,敵機臨空只能算是訓練中的一環,回想起來還帶有些趣味。

此外,敵機就是查哨時中測驗的試題。每回一到哨所,應答完口令後,就開始用槍時機」、「用槍要領」、「衛哨一般守則」、「特別守則」、「敵機艦識別」、「警鐘敲擊信號」、重要戰備規定等等,一個一個往下問,這時,那些不同種類的飛機和船艦,是阿兵哥最頭痛的題目。

民國794月,我任職於284師參三科,又擔任戰情官,中午過後,坑道外面槍聲大作,但因為在坑道中,根本沒聽到。

我當時循往例,吃飯中餐後,交待總機電話轉過來,暫時離開戰情室,穿過作戰中心,回到科裡面丟便當盒,處理一早上的業務順便看看新聞。

這時,電話響了,隨手接起。總機急急忙忙說,無多連那邊的衛哨在對空射擊,化學兵連支援營也傳來槍響。


                     各單位50機槍瘋狂對空射擊

我一聽,覺得不妙。每天海防營那頭都會打驅離射擊,夏興、陽明地區會爆破,這幾個司令部附近的單位怎麼會打起來呢?而且,還打的很激烈沒有要停的樣子。連忙飛速奔回戰情室。

人還沒有到,大老遠就聽到戰情室的電話急促的響著,參二、政戰那邊的人也不在。我喘著氣接到電話,是參謀長,我趕緊向他彚報剛剛總機講的幾個單位狀況。

話還沒說完,政戰主任切了進來,我開始重覆剛剛的狀況報告。才沒講幾句,副師長又切進來他只喊了我的名字總機抱歉喔,師長電話」,我終於完整講述已有的狀況。師長匆匆丟了句話,繼續了解掌握狀況。我這才有機會接到各旅、直屬營連的戰報。

原來,天空劃過了一架米格機,西洪旅的對空哨首先開打,大家一聽到槍聲,紛紛跟著射擊,一時之間,整個防區拼了老命般猛打,連太武山上的快砲都發狂地轟擊。


                           聽說西洪的反空降堡率先對空開打

電話從此沒有停過,我一直接著電話,登記各單位的射擊記錄,發現大家報告的飛機航向和高度都不一樣,氣的我一邊接電話,一邊破口大罵。有些單位對空的50機槍維護不良,打不出去,也拿著部槍對空亂掃。

這是什麼原因呢?其實是有故事的。

前一年9月,我剛進參三科不久,因為輪調和前面幾期學長沒人想去幹那苦差事,我一個小中尉竟然就去接了大訓練官的位子。那天我也是擔任戰情官,下午回科裡丟便當,在新聞上看到反共義士投奔自由,架米格機在金門機場降落。

我當時還很菜,不太熟悉戰備規定只當它是件新聞,不料科長臉色大變。原來,外島前線是不允許敵機降落的,若要投奔自由,得引導到台灣去。那回聽說米格機在金門上空轉了幾圈,沒人理它,它就直接降落了。

雖然表面上,防衛部還是表揚了幾個對空射擊的官兵,但整個事件的處理,高層單位並不滿意。隔年元旦,依往歷都會晉升上將的金防部司令官,卻沒升,相關單位及人員都被電爆了。

大家戰戰兢兢深怕一不小心就被拿來開刀。這也就難怪,當有人說看到米格機開槍時,其他人也就跟著瘋狂亂打了。

那天下午,我一直記錄核算著各單位的射擊彈種數量,師長辦公室一直來電催促,最後在師長出發去防衛部開會前,才報了一個數字出去。

這場敵機臨空的大戲,終於落幕。但聽說金東師有挺50機槍在射擊時,發生了膛炸,炸死了一位弟兄。也聽說當時有陸官的學生在金參訪,大家都被狂亂的槍聲震撼了一下。還有人說,那天飛過的不是米格機,是自己人的飛機。但這些都後來喝酒之餘的閒話了。

台長: 梁成明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