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證這樣做多才會賺6檔好股票放一年賺5成小心!13檔電子股空頭成形「一碰就摔」是假車禍嗎...
2004-03-05 21:20:00 人氣(5,706) | 回應(1)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談蘇偉真<陪他一段>中的男女形象

0
收藏
0
推薦

我既不能做一個隨心所欲的男人,

只好做一個傷心的女人死去吧!

- 莎士比亞



前言

崛起於七○年代的女作家之中,蘇偉真的作品以女性為愛情獻身、陷身為常,尤其是在她的經典之作《陪他一段》之中,女主角費敏的形象,更是後來蘇偉真小說之中女主角的原型,而這些故事中女性共同的特質便是:如同古代故事之中為情付出無怨無悔的女鬼,至死方休的糾纏於情愛旋渦之中,永世不得超生。王德威曾在<以愛欲興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試論蘇偉真的小說> 中如此說到:

我曾推介蘇偉貞的小說,並視其為女作家寫「鬼話」的重要表徵。……她的鬼氣,來自對世路人情的冷眼旁觀,對愛恨生死的幽幽辨證,還有最重要的,對女性的獻身(或陷身)或書寫情慾的深切反思。
  
死亡、病 、瘋狂、遊蕩是她故事中角色,尤其是女性……愛恨之間,透露著一股「視死如歸」的氣息,死亡有什麼可怕?它根本就是這些角色談戀愛的基本條件。她們可真沒個人樣,她們是鬼。

在此段話中,王德威精確的將蘇偉貞小說中的女性形象,明確的指出來,那即是,與其說她們是獻身(陷身)愛情中的女人,不如說她們是獻身(陷身)愛情中的女鬼,她們不是人,而出乎人間規範的鬼。於是乎,我們會發現,她們既然是鬼不是人,我們就不應該用世俗的眼光去界定她們的所作所為,對於她們來說來說情愛中的得失,似乎另有意涵。

  其實,先暫且不論蘇偉貞的小說,我們把眼光放回故事及童話之中,便會發現,女子透過無私完美的愛來拯救男性,這種男女在愛情關係中不平衡的主題,早在許多童話、文學之不斷出現。襄王無意,神女只能淒淒惶惶的扮演可憐的角色;化成泡沫的美人魚,也只能悠悠地望著幸福快樂的王子。女性為愛情犧牲、付出,似乎是在傳統故事之中的定律,而男性在情愛的路上,卻似坐享其成的受惠者般。但是,蘇偉貞的小說乍看之下和這樣的傳統故事極為相像,然而深究其中,我們會發現,蘇偉貞小說中的「女鬼」其實是別有意圖的。所以本文,希望藉著分析她早年的作品《陪他一段》,更進一步的解析出蘇小說中的真意。


一 她說=我說

  在《陪他一段》之中,蘇偉真運用了一個特別手法來陳述這個故事。在這部小說中,實際的發聲者其實是女主角費敏的好朋友,運用女主角的日記及朋友的回憶(因為費敏自殺,朋友藉著日記來回憶她。),來串起這整件事的發展始末。一般來說,使用第三人稱作為敘事觀點,應該能呈現較客觀及中庸的立場,然而,這樣的說法並不成立在這部作品之中,原因有二:

一 陳述觀點立場的不中立:

雖運用的是第三者的立場,然而這個第三者卻是女主角的好友,理所當然的會處於較贊同女主角的立場來看。就算並非如此,也因為第三者並未與男主角直接接觸過的經驗,故對他沒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比較難設身處地的去看待男主角的行為,只能藉助女主角費敏的日記,經由女主角的視野去觀看男主角,於是,與其說是用第三者的眼光來看,不如說是用女主角的眼睛來看才對。

二 單獨發聲

就如同前上一點所言,因為第三者是用女主角的眼光來看,所以所謂的第三者其實並不存在,也就是說整部小說是:她看等於我看,她說等於我說,《陪他一段》實際上是一篇非常主觀的自述式的愛情小說。而這樣具有喃喃自語式的自述愛情小說,正是本部小說中的特點。怎麼說呢?其是是這樣來看的:蘇偉貞運用這樣的技巧,使女主角成為整個愛情事件中的主角,而真實之中也只有她才是主角(後面文意解析會再解讀),沒有所謂的雙方只有單方。男主角經由這樣一個特殊的寫作筆法,被設計成一個被動、沒有出及能力,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的「配角」(如此的做法在王安憶小說《長恨歌》也可見到)。於是就如<大紅燈籠高高掛>的拍攝方式一般 ,自始至終,惟一的主體也只有女主角-費敏一人啊!

於是,總結前上兩點,我們會發現,作者運用這樣的技巧讓大家不知不覺的用女主角的眼光去看待整個故事,藉此她不只讓女主角的地位大為提昇,更使得男主角形象的虛設化,讓讀者體會到費敏真正愛戀對象其實是自己,而「男強女弱」的愛情神話在此得到第一步的顛覆。


二 賺賠理論的顛覆

前上我們運用分析蘇偉貞的寫作方式,發現到她有意顛覆愛情神話的企圖,其實,如果再深究內文,我們更可發現到蘇偉貞用自願「受難的方式」,來突顯女主角有別於其他人的「高尚」之處,她是『陰暗中的發光體』 ,以地獄的黑暗反襯自己的光明。所以以下,我就幾個部分來分析蘇偉貞所形塑的女主角形象:

一 主動積極的拯救者:

雨果在《呂意布拉斯》中曾言:「女人最喜歡拯救那些遇難者。」其實這樣的說法,放在費敏的身上一點也不為過,因為這段悲戀實際上也是費敏自己願意的:


她找他出來,告訴他,我陪你玩一段。

而費敏最喜歡的她的就是他的兩面性格,和他給她的悲劇使命,讓她過足了扮演施予者這個角色的癮。

原來,從頭到尾費敏都知道將要面對的是一個多麼苦難的情愛,然而,經過一個短暫假期的思索,費敏易然而然的將自己投入其中,奮不顧身,其緣由便在於男主角讓她:過足了扮演施予者這個角色的癮。更由於費敏是積極主動的,在這個愛情之中她具有一種主導的權力:

費敏需要休息一陣子,他自己知道,(她想)他一定知道。

她習慣獨自擋住寂悶不肯撤離,現 在, 沒有什麼理由再堅守。
她真像坐在寅目前看一場自己主演的 愛 情大悲劇,拍戲時很感動,現在抽身 出來,那場戲再也不能讓她動心,說 不定這是她的代表作。

於是乎,在表面上費敏似乎一直被男主角的情緒拖著走,然而,實際是她自己願意接受這份感情,而且是她在某一個程度上執著於如此的方式去處理情感。所以,當她在這份情感不在能給她所要的東西之後,她比誰抽身都還快,因為,那場戲再也不能讓她動心了。

二 高尚潔淨的靈魂:

除卻在她對愛情主導權上的著墨之外,蘇偉貞也對於費敏的個性上的特質作了極多的描寫:

費敏是一個很精緻的人。

費敏長的太靈透,不是福氣。但是她笑的時候,真讓人覺得幸福
不過如此,唾手可得。

從蘇偉貞的描摹裡,我們可以見到的是一個彷落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她是如此的高尚潔淨,而不受外界世俗的塵染。而惟一讓她與現實搭上關係,便是她與男主角的苦難愛戀,然而這個愛戀卻好像只為了讓她更的接近高尚潔淨的形象:

她用一種最古老的方式對他,是 黑色的、人性的。

情至深處無怨尤嗎?這件事,費敏她隻字不提。

用這樣磨難,更是加增了費敏形象的高潔,而在另一方面,男主角的行為及風格當然遠 遠的落後在女主角之後,他好像只是星空中背景的黑,存在只是為了証明星星的閃亮。

所以,由前上的論點我們會發現,在這場愛情之中,一般的賺賠理論是不合這場遊戲的邏輯的,因為美人魚化作泡沫之後的結局不是消失與毀滅,相反的是昇華與再造。
就如王德威 運用巴達以的「愛欲經濟學」所言:

所謂的『賺賠理論』對她們另有意義。費敏愛遇的潛能深邃難測, 連她自己都迷惑了。惟有藉著「失去」-情人、身體甚至生命,她反能定義她所「要」的愛是如此多,以及她所「有」的能量是如此大。她從出血的『賠本』中反正她豐富的欲力。

而在更進一步來說,這樣子的表現是和女性意識的覺醒有著密切的關係,蕭義玲曾如此評析到:

蘇偉貞筆下的女性雖不脫「賠」的境地,然其「女性意識」之基調已充分顯現出來。……在女性的發展脈落之中,在於女性對於自我邊陲地位位置中的覺知……..,便是父權傳統權力本質得已被揭示之基點。

由此看來,在本篇小說之中,費敏的付出其實是一種顛覆的行為,她在傳統無可破壞的情況之下,運用一種變相的策略,來展現情愛自主的權力。


三 一群小飛俠

在前上我們已經大該分析關於費敏形象的問題,本部分則試圖去解析在本小說中被刻意消音的男主角。其實,前上所說男主角是個「沒有名字」的人外,其實他最大的特點便是一個「沒有情緒」、「沒有方向」的人,我們可以從文中的字句看到這樣的描寫:

尤其是他是一個想要又不想要、像男人、又像孩子的人。

他愛他父親,用一種近乎崇拜的心理。所以,把自己疏忽掉了!

他的情緒不容易激動。

從這句幾話的描寫,我們會發現比女主角費敏這樣具有自主性,對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都清楚的個性,男主角顯然是較不成熟的。

其實,用心理學的角度去解析,我們會發現其實男主角的個性,和心理學上的小飛俠併發症極為相同,它主要的特徵有下:

一 感情麻痺患者的情緒受挫
二 社會性的無力感
三 父親的困擾

我們發現,對照文中的對男主角陳述,都符合以上的情況,男主角有小飛俠併發症的傾向應該是沒有錯的。綜觀蘇偉貞的小說中的男主角,或多或少都有這種小飛俠併發症的情況,只是程度高低之問題而已。然而,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小飛俠併發症(只限男性)的患者與異性相處的關係有其特別及制式之處,因為,據心理學的分析,此症主要吸引的是兩種類型的女性,一種是深具母愛的「溫蒂」型,另一種則是「亭克」型。而費敏正好是溫蒂型的女子。而溫蒂型女性的特色,便在於她們會退居成母親的角色,希望藉由對方的需求而得到她所想要的安全感。表面上看來,患者與溫蒂型的女子堅強弱關係似乎很明顯:男強女弱,其實,深究其中的支配關係,我們會發現真正溫蒂型的女子並不是受難者,而是這種關係真正的主宰者。

由這樣的心理分析,我們會發現到文本內容解析相同的結果,便是受難的女方不是真正的被害者,她反而在某種程度上才是真正勝利的一方。

四 結語-救贖的光輝

其實,本篇小說發表於民國六十八年,而這段時間正是台灣發展轉型之期,社會正在經歷著快速的轉變,雖然物質豐裕了起來,但是精神層面正遇到極大的轉換期,所以,有些論者以為,蘇偉貞的小說中的女性形象是具有救贖性的, 陳樂融的《賠他一段,紅塵已老-論蘇偉貞小說愛情觀點》中說到:

蘇偉貞則實際上白描出現代人萎頓,現代化心靈的困局,在現代社會高度變化物質下,人際關係之中男女之情,原本是人類最相濡以沫的情感,蘇偉貞看出這樣的情感要被吞蝕了!所以才創造出費敏這樣的人物。

賀安慰《蘇偉貞短篇愛情觀》也認為費敏的形象,是具有救贖作用的。

於是,我們發現,在蘇偉貞這篇短短的小說之中,融合了不只是女性對自我意識的省察,更進一步的,他還反映出當時的社會型態。於是乎,解讀蘇偉貞前期的小說時必須要注意的此一面向的思考,否則可能流於認定蘇小說不過是傳統言情的再重複罷了!

總結前上,我們會發現蘇偉貞在<陪他一段>中所塑造出的男女形象,表面上看起來是傳統的男女關係模式,不過,實則去分析,會發現作者真正的用意則是在進行一種另類的顛覆,雖然這種寫作對策在某一各層面仍脫不了父權的思考模式,然而,我們毋寧說這是因為時代的侷限的關係。而在蘇偉貞後來小說中的女主角,也大體沿著費敏的原型流變而展現出更強大的女性意識、

相關網站

品味蘇偉貞
http://www.bookfree.com/stackroom_n/tenauthors/su/10_su.htm




參考書目:

《蘇偉貞 封閉的島嶼》蘇偉貞 麥田 民85

《女性觀照下的男性》李仕芬 聯合文學

蕭義玲 <女性情預之自主與人格之實現>-論蘇偉貞小說中的女性意識

《長不大的男孩-不成熟的成人『小飛俠併發症』》 Dr.Dan Kiley 著 遠流







  

台長:enci
人氣(5,70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Shinyng
好用心的分析...
2007-06-19 23:43:2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