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推居家復健操 有效... Honda CR-V首賣無線吸塵器!限量出清中 【匯流民調】初選後韓國...
2015-05-28 15:53:59

春情在體內


清晨,距離端午不到一個月的當下,約莫接近6點鐘時刻,這30多天存在的我,通常已無法熟睡,頂多使性子、不情願張開眼、躺在床上當個活死人。一聲雷,轟隆巨響,只聽睡一旁的小意,迷迷糊糊、淡淡的說:哪裡爆炸了?是...

2014-09-19 10:08:42

你能告訴我,全球化只是蓋房子嗎?


長時段苦澀元素總串流於華人音符裡。五條人樂隊哼唱「十年水流東 十年水流西」時,也是如此。這樣的苦澀不是想像的、浮現出老人的臉龐,而是一團火球似的情感藏在心中,以至每人臉上都浮現那樣苦澀的輪廓。十年水流東...

2013-11-07 10:12:49

鴨不是用來哀悼的


現下彷彿整個東亞都在瘋狂那隻黃色小鴨。它乘風破浪,在工業革命大規模生產之後,世界的海就不時出現小鴨的影子,直到東亞成為世界第三個中心,那些從東亞製造、串流而出的黃色小鴨,更為廉價、且更容易取得。兒他叔...

2013-04-24 17:04:02

仰望圓圈彎的燈籠--這世界多了一個人


東海有塊小福地:圓圈彎。這地方不起眼,外圍馬路上是狂奔的車輛,周遭景緻則灰濛濛一片,不遠處還有垃圾回收處理場,不過一旦進入圓圈彎裡,你可享受清淨。這清淨似是擺脫。云何為「離」?離我我所。你在圓圈彎裡,...

2013-03-07 13:14:40

左輪打在奶粉罐上


長時段歷史之所以能串連,始終是人為加工的結果。實際上歷史對於人類來說,較為實際點,只是一點一點的記憶。有時記憶的影像會怦然而出,讓你似乎該去想想有什麼意義;好像夜晚的夢,如果人類能稱得上具有理性的話,...

2013-01-14 20:30:10

π(少年PI):沒意義就是有意義

女孩成為母親,以徐小意的說法:算是死過了。這句話,意味女孩身心無法回復往昔的感慨,像是骨盆撐大、無止盡的被吵醒、淺眠、以及永遠無法再走一遍的青春。變了,就是變了。關於人與情境的遭遇與改變,需要緣份與因...

2012-11-22 12:34:16

島嶼上的168


在一不太寧靜的夜晚,從兒的母親背後拍下她亟欲朝向普林斯頓大學的渴望。儘管那是很遙遠、遙遠、隨口一提的事。之所以稱夜晚是不寧靜的,也只是心亂。記事感不斷湧上心,老覺得已睡熟的兒將放聲大哭、將突然驚醒。畢...

2012-11-07 16:51:38

識錯你


那夏日冰果室,是我跟你母親愛去的地方。大概是…也沒什麼多的選擇吧?在冰果室旁有一專賣古早玩具的…應是我那年代、小時流連忘返的…一個經常掛著「休息中」的小商店。最近,我越發愛上那小商店。不知是不是童年沒...

2012-10-25 12:44:39

Non-bull shit boys, two men


我喜歡藍海。要不,退而求其次,當你渴望的景象成為一片綠,是不是好歹要有海浪般的「颼沙」聲?竹林。颼沙颼沙…像是按摩,沒什麼冠冕堂皇的昇華高調,而是感覺;像是唱歌,沒什麼知性的婉轉體會,而是嘶吼,不斷在...

2012-10-17 16:17:09

土地


在土地上,我還是個小點。阿爸想要刻意彰顯我的渺小。但渺小如我,卻有一顆炙熱、偉大的心,你們似乎都不懂我的--會不斷跳動、勇往直前的衝勁--越來越想逃離好多的方框。一歲又兩個月的我,在一年生活裡邊,我漸...

2012-09-06 13:37:23

讓我們進入粉彩色系--你的T


黑與白是世間當道已久的顏色。充滿道德判準、卓立超群,並與其他越來越怪異、變化越來越多端的、相對「粗俗」的色彩相對立。你是黑,是尊嚴,你是白,是高尚。黑與白在伸展台上炫耀自己由來已久的成就,他們說:我就...

2012-07-25 15:06:19

站立與解放


到目前為止還不到一年的存有生涯中,我是不是還必須歸類為爬行動物?但可確定的是,我正在蛻變。在相信周圍的、高大的那些親情範圍裡,他們也期待我的蛻變。雖然事情的運作並非一般人想像的那麼複雜,但透過站立而獲...

2012-06-21 11:32:05

肢解或接觸--保持不一致化以揭露豆汁的秘密


記得在北京一遊那日的下午,剛從慕田峪長城回來,本要去吃涮羊肉。同樣是法式港仔教授的強烈建議,如同他老人家叫我去看看長時段意義下的大牆一般。北大教授說那是家有名的餐館,但我卻想去食些北京小吃,一方面我也...

2012-06-13 12:48:02

有毒的男性友情之旅


一對戀人、或一對夫妻、亦或一對異性友人,一定很難完成那深藏在每人內心的、無解的、必要之惡的、特別是專屬男性/女性的生活想像。當我望向九份的遠景,我滿足屬於我的生活想像嗎?好比逛百貨公司,女人可在緩慢節奏...

2012-05-05 23:21:47

日宴夜舞的大力水手


現下每當阿爸離我而去,他會跟我招招手。在招手過程中,我好像體會什麼叫做「再見」。其實阿爸似乎有時不太願意當著我的面離去,他曾偷偷地跟我說:阿爸不願見到相互道別時的「你的眼神」──那雙大眼有些「藍」,然...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頁›      最末頁
第 1 / 6 頁 , 共 90 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