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學股票 明天就進場 外資:台灣最好的5檔股票藏匿絕美境地的夢幻之湖∼ 柯遭控強摘器官 醫界掀...
2007-03-12 11:38:32 人氣(1,790) | 回應(3)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型的正義與非正義 – 竊聽風暴

0
收藏
0
推薦

倒也並非刻意挑選,二二八這個挑動所有政客敏感神經的紀念日當天早晨,我不為任何紀念的理由去看了這部《竊聽風暴》,原文片名Das Leben der Anderen或直譯的英文片名The Lives of Others,都能更忠實、傳神的表達那無孔不入、被侵犯隱私的恐懼。片尾短暫的停格在飾演國安局特工衛斯勒的Ulrich Mühe臉龐,字幕捲動、音樂響起,我坐著捨不得離開,沉浸在深沉的感動中,並且思考著怎麼為這部影片下個註腳,很想告訴那些曾經對人性失望、曾經被壓迫或受侮辱者,可以在這部電影裡找回一絲信心。

該如何來看待這部剛剛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電影並非易事,許多不同的觀點都可以同時切入,譬如東德情報機構「史塔西(Stasi)」的神秘面紗、極權共產體制下對個人隱私生活的侵犯和無所不在的監視、或是列寧高舉的口號「藝術是為人民服務、作為黨的先鋒和盾牌」。但這些肅殺凝重的議題都被舉重若輕的支開,整個故事其實僅僅架構在對愛情 - 或權力驅使下的慾望 - 的搶奪上,只不過橫跨的時間恰位於東西徳合併這個歷史的大轉折,讓人唏噓前後人心的變與不變。記憶猶新的我應該稱作幸運吧?1989年在電視上目睹了柏林圍牆的倒塌,那些無以數計的老老少少如同參加慶典一般,在牆上敲打搖晃塗鴉,跨坐著揮舞旗幟嘶聲吼叫,遠在7個時差區的我也被那股參與歷史事件的熱情撼動,心中不斷鼓動熱潮,雖然並未親身參與,至少在20世紀末象徵著冷戰結束、共產國家失敗和民主制度的絕大勝利,從此冷戰結束,藩籬撤除,而世界和平似乎不再遙不可及?

天真歸天真,看不清的底層仍隱隱流動許多問題,即使1992年歐盟成立,多年的地理與歷史糾葛依舊難以化開。片尾東德的政權和制度轉移後,劇作家德瑞曼到圖書館搜尋資料,發現當年逃過一劫的原因,也找到監視他的特工衛斯勒,代號HGW XX/7,他並未趨前相認致謝,而是寫了一本書"The Good Man’s Sonata"獻給HGW XX/7,全片停止在當衛斯勒發現了這本書,拿到櫃檯結帳時,店員問他是否需要當禮物包裝,他回答:"No. It’s for me.",這樣的結尾,一位影評人寫得好:「如果有觀眾沒有為影片的最後一句對白而動容的話,他/她可能有必要重新學習認識人性(http://hk.movies.yahoo.com/news/ent/0070126012020qpv.html)」。我思考這一段讓我動容的片段,恰恰找到了「轉型正義」這句台灣政治流行的話題作為我觀看電影的角度。

轉型後的政治實體或社會必須追求正義,這是一個是非問題,主要目的在於辨別誰是誰非、誰欠誰的公道、以及誰該負責。獨裁政權對人民所造成的傷害,大多會以當時經濟發展或社會穩定的理由來合理化,但放在公理的天平上卻絕非正義,而如果放棄追究或選擇遺忘,不僅道德上無法撫慰受害者,相同的悲劇也可能一再上演。從這個角度來看,歷次大戰後的世紀公審,無非便在實現這項公理和維護正義,但我們從電影裡看到了什麼?東西徳合併後,當年覬覦並利用權勢搶奪德瑞曼女人的當權部長,也是造成整齣監視行動的主因,依舊衣冠楚楚的觀賞戲劇;被監視的受害者德瑞曼,東德時代其實也屬於既得利益的御用刀筆,因為首相的支持而享受奢華的禮遇,變動後不改身處藝文界的上流生活;至於衛斯勒呢?無疑的他是國家機器底下忠實的螺絲釘,毫無憐憫也缺乏個人生活的執行國家交付的任務,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違背信條,讓他從此被打入冷宮,圍牆倒塌後從事簡單的送信工作;沒有被提到的只剩德瑞曼的同學,也是當年的文化部長,東西德合併後不知身落何處,至於同樣受監視的女伶,苦命的以紅顏薄命收場不在話下。

以公理正義而言,這些人都該付出轉型後的代價,但顯然兼任編導的Donnersmarck無意去論述這些,他講的是比正義更普世的標準、屬於人類更高的價值,他講的是人性、寬恕與憐憫,因為轉型正義確實是很重要的價值,但絕不是唯一的價值。人類社會的諸多價值中,轉型正義不過是「正義」價值底下的一個分項,既無法完全代表正義,也無法凌駕於自由、平等、和平等等其他並列的價值。從電影來看,如果為了實現轉型正義,就必須追究這些人所曾經犯過的惡行,過去的當權高官當然得公審,違背良心的文藝工作者必須被唾棄,國家的秘密劊子手絕對要貼上標籤,如此一來,我們還能看見在幽黯的底層,仍隱隱發光的人性嗎?

不同的價值可能存在衝突,這與台灣最近每逢二二八、族群衝突或是其他政客有利可圖時,高喊的「沒有轉型正義,就沒有未來」並非一致,基本上兩者之間並不存在邏輯關係,沒有轉型正義,我們還是可以追尋其他的正義,或是其他的價值,我們依舊可以選擇寬恕,讓人性發熱發光。不過重要的前提是要讓真相大白,有如電影中每個人都可走入圖書館,尋找個人所有的檔案,而後作出個人選擇的決定。如果不了解這一點,對於正義的極致追求將會導致另一種層次的迫害,便如同《慕尼黑Munich》一片中對巴解恐怖份子的追殺行動,讓我們想想,這般的正義驅使行為到底是正義還是非正義?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電影開演」

奧斯卡竊聽風暴影評電影轉型正義二二八
我要檢舉 台長:Dave
人氣(1,790)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看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可憐溫泉關邊骨 - 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
此分類上一篇:天佑台灣 – 晚安,祝你好運

1981男孩
Dave
前幾日我也去看了這部電影,離開電影院時,想的也是轉型正義,我想像有一天如果台灣也像東德公佈監聽迫害的資料,如國民黨黨史的二二八史料,如戒嚴時期警備總部的資料等圖書資料供被害者家屬查詢那該有多好,我相信這些被害者家屬也是秉持著寬容的心去面對歷史,被害者家屬真正想得到的正義是知道真相是什麼(這也只是我的見解),但是可悲的是可惡的在野黨與無能的執政黨並無法讓他們真正知道歷史的真相;至於〔沒有轉型正義,就沒有未來〕我的認知是也許將來我們的孩子問:這群人在抗議什麼?但我們無法確切的告訴他們前因後果,因為怕他們也會以為正義是無法被伸張的;聯想至此,我相信台灣人與東德人是一樣懂得寬恕,只是我們少了知道歷史真相的權益,這也是為何這麼多人喊出我們需要轉型正義。
btw你的文筆真好
2007-10-09 01:49:30
版主回應
這部電影仍在放映中嗎?半年多前的文章了,已經喪失了部分記憶,但重新撿回來閱讀,還蠻訝異自己當時的義憤填膺,端著唐吉柯德的長矛,期盼可以看到一些改變,只是這大半年來改變了什麼?正義盡淹沒在濤濤口水裡,我的失望,可以在「旅人兩難、美元拍賣以及膽小鬼遊戲」中找到。

沒有轉型正義,其實我們還有歷史,未來回過頭觀看這一段時間的發展,看到的絕對不是只有轉型正義。我不是說轉型正義不好,但如同文章中所論述,這只是普世價值中的一部份,如果害怕歷史無法將所有經過描述清楚,那麼也得同時害怕轉型正義並不是完全的正義。不過你說的沒錯,台灣人民與東德人民一樣懂得寬恕,事實上台灣人民的本質非常善良,善良到被政客利用都還要替他們辯護,這真的是讓我感覺非常哀戚。

多謝你的誇讚,我只是努力陳述我的觀點,並不一定要獲得所有人的認同。
2007-10-09 14:53:06
理查
十分欣賞站長的觀點,轉型正義是普世價值之一,但不是唯一,尤其是當人性、寬恕和憐憫比轉型正義更具普世性時,何苦為小愛放棄大愛呢?

只是可惜的是,目前檯面上的兩黨只從各自利益為出發點,運用轉型正義為議題做為選舉攻防的武器,如何運用武器擊敗對手贏得選舉;並且獨佔各種政商利益才是他們所關心的,至於追求真相?那個可從來不是他們心底裡在想的事情。

很多人都對檯面上政治人物失望,但卻又無法用選票把這些人換掉,更無法用輿論或道德的力量讓這些人羞愧地退出政壇以示負責,台灣社會的自我治療機制似乎失效了,站長您有著典型知識份子的性格與能力,不知您有沒有任何見解來打開台灣社會這樣的死結呢?
2007-10-17 09:59:06
版主回應
沒錯,理查兄所言正是我想說明的意思,不過問到我是否有任何見解來打開這死結,哈哈,或許還真是太抬舉了!我一向最不喜歡碰政治,連談都不想談,可生活在這裡無論如何都難避免,最後只不過書生空議論,或有幸得影響一二,但大多流作抒懷,頭顱擲處、血跡斑斑啊!

恰今日到台北光點看了費里尼的「樂隊排演」,還真的讓人感慨萬千。
2007-10-18 22:57:59
木迪
這二天看新聞,真是有說不出的酸楚,對領導人的嗆聲已經變成全民運動,可是總會被說成是有心人士買來打手,故意博取新聞版面。就算現在的在野黨執政,我們能夠有多光明的未來?對於這一點,我也存疑。我們到底還有什麼可以相信?一個事事只能自求多福的社會,計程車司機活不下去,約老婆一起自殺,這種死諫,總不會是炒作了吧?我們這些升斗小民,只是覺得日子很難過而已,沒有高層們的權謀。泣血!
2007-11-12 09:17:35
版主回應
且容我用「天佑台灣–晚安,祝你好運」這一篇中的文字先回應如下:

「麥卡錫主義」早已被蓋棺論定,但我害怕的不是這種恐共主義的復辟,而是在任何時代,都將存在這種「非友即仇」的二分恐怖壓力。掌權者極容易發現這種力量的好處,只要激發大眾的情感和對立,便能夠隨意操弄,因此意識型態被用來決定敵友,所有的異議聲音都被扼殺.....或現在的本土、愛台灣,無論抹黑或抹紅,主流聲音就如同神主牌一般神聖不可侵犯,誰敢有異議馬上被妖魔化.....

如今觀之,已相當類似於麥卡錫主義在台灣的復辟,或是這些人曾力批的白色恐怖,而根本的癥結在權力,以及為維持權力所形成的傲慢,我尤其不能忍受所謂「紅衫軍假冒一般民眾」的說法,因為不論穿不穿紅衫,他們的本質都是一般民眾,而原來在紅衫軍圍城時持反對立場的我,便衝著這一句話,願意以「一般民眾」的身份來用力嗆聲異議!
2007-11-12 16:13:0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