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震撼價!殺破49萬起6檔好股票放一年賺5成男女帥美定義大不同副駕駛姊大罵:誰可以賠...
2004-03-19 19:45:48 人氣(2,358) | 回應(2)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白娘子之前世今生

0
收藏
0
推薦

    【馮夢龍.白娘子永鎮雷峰塔】

  話說三言二拍為明代著名的小說,馮夢龍「白娘子永鎮雷峰塔」,仍不脫當代的社會風氣思潮。大一下時全班投票表決出來閱讀的古典文學為「拍案驚奇」,原以為像電視連續劇那樣精采,但是其實電視劇只用了它的題目,而內容根本毫無關係。讀完整本的拍案驚奇,可簡略歸類出其中的思想,均充斥著:(1)宿命論。(2)因果循環論。(3)因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所以人不可以為惡;尼姑和尚不是好東西。而長達四十回的故事不斷讓這些主題循環著,有些故事更是為了去符合他的思想而去創造,所以在情節發展上常會有不合邏輯之處,讀到後半,千篇一律的說辭更讓人無「拍案」之奇,反而有「翻桌」之實。

  同樣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在道德價值的貢獻上,的確也富有「教化人心」的功用,也確實是繞著這個主題在做闡釋,不過小說的張力夠,很容易引人入勝,產生「移情作用」,深陷入那幻美的故事而替女主角抱不平。故事中,許宣感覺上嚴重貪生怕死,把白娘子的一往情深在會危害到他的身家性命財產時便加以犧牲。以當時的眼光來看,以妖化人的形體就是不對,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有所破例,非人類終要受到應當的懲罰,而執行者便是自己深愛的人,這是何等辛酸?但文末並未帶出白娘子當時的心境,亦無表述許宣的反應,只留了類似偈語的再次叮嚀世人。這在當時,也許眾人會覺得這個結局真是大快人心,但以現代女權抬頭的世代來看,許宣簡直是個懦夫的形象,是這整件事的主使者,而法海為其推波助瀾,自認為懲除奸邪,實際上卻是壞了一樁姻緣,令讀者不免有悽悽之情。

  又,白娘子故事的「原型」,讓我想到清朝蒲松齡《聊齋誌異》一文中的〈聶小倩〉,應該也算是一種「原型」,在現代不斷地被改拍成如「倩女幽魂系列」的電視劇、電影或其他,而原著的結局是聶小倩久近人氣,而使得自身以「魂」存在的形體有了常人的「實」,在寧采臣的元配死後,可以和他生下小孩。而現代的改寫多半只以到寧采臣把她的屍骨運回家鄉後之前的故事做延伸,讓人有餘韻不覺之味。曾經有幸看到樂蒂主演的電影版「倩女幽魂」,感覺還滿微妙的,保留原著的味道,卻也是充滿「教育性質」的一部作品,不斷透露出人要做得正、行得端,才能免禍。順道一提的是,裡面關於人、妖武打的鏡頭,由於技術尚未引進,就會造成一種現代來看好像是「不小心後設」了的感覺,所以感覺很特別;而徐克引進的「空中飛人」技術,大大增進了武俠片在打鬥上的精緻度,看起來也乾淨俐落多了!


    【張曉風.許士林的獨白】

  「獻給那些睽違母顏比十八年更長久的天涯之人」──副標如是說。
  以第一人稱的口吻,理直氣和地反諷控訴,來還給白素真一個公道。狀元袍覆蓋下辛酸的身世,娓娓道來十八年份的孺慕之情。由當下回憶往事,追根溯源,敘事抒情交融,巧妙地象徵對台灣三、四十年代由大陸來台,由於政治環境的變異及當時的處境,導致數十年無法回到對岸懷抱的人民,寄寓深遠的同情。獨白加上意識的回溯,景物依舊嵌入人事已非;重構記憶,揣想女子對於自身理念的執著,寧願讓深情,散進散盡於淒迷的十景西湖間,迴環裊繞而不絕。於是,我們只能將這滿腔的熱血,化作詩歌的型態重新詮釋,以朗誦的抑揚頓挫來表達激越的心情。以下便是本小組所有組員的創作:

《許士林的獨白.再詮釋》
〈駐馬自聽〉
娘,我回來了!
那尖塔 是我童年唯一的風景
如今帶著一身喜氣的狀元身
使我憶起十八年前全身通紅的赤子
流著您的血淚
卻只得忍痛
被分割為
塔底 塔上 塔裡 塔外
破碎的靈魂
娘,我回來了!
妳聽到了嗎?

〈認取〉
他們不說 我也知道
凡間辛勤的女子
都有妳的身影
而妳早已明白
世上清朗的山水
都將成為我的骨和血

〈湖〉
妳由山嵐裡來 來到煙霧濛濛的西湖
湖濱遊人千萬
然而誰真能看到此處風景
風吹出湖面的水紋
一隻懂得做人的蛇
愛上了 不懂得做人的人

世間人情大道
難道隨著寫入書裡的墨漬
一併乾涸……

〈雨〉
翻閱記憶的古老
城裡 城外
當西湖的翠綠
漾成金山寺前的
萬眾漂流期間的
果膠似的
血紅青春 斷裂
而妳 親愛的妳
佇在傘架下
傘上的水流早已被
千萬個唸誦蒸乾
骨架的末端 卻淌出
一湖微鹹的淚

我是一場消失的證人
一枚飄零的郵戳
不停追溯羊水氣味的旅者

〈合缽〉
妳望進金缽中黑暗的穹蒼
綿延不斷的白色身影圍繞
那深情飄散 如暮春飛絮
於是用雷峰塔鎮下
那等在如血的夕照中
重逢十八年的塔
鎮得住嗎
只榨出妳的血、骨、肉

〈祭塔〉
十八年
十八年乖離
十八年乖離的千種委屈
十八年乖離的千種委屈萬種悽涼









〈娘!〉
皇天
 崩了……
后土
 裂了……
雷峰塔
 頹了……
那驚心的紅袍
不是狀元紅袍
是我額上嚮往襁褓赤子的呼喊
傷口撕裂 哼不出的痛楚
娘,
您,聽見了嗎?


    【蔡志忠.雷峰塔下的傳奇(節錄)】

  在蔡志忠「筆」下,許宣怯懦的行徑一覽無疑,和白娘娘執著的堅貞相形之下是大相逕庭。熔古典傳奇的韻味在現代的另一種漫畫藝術中,每每在情節動人處拼貼屬於現代、切合實際的思想,於是便作耐人尋味或是哭笑不得,有傷古之情亦有悼今之實,雷峰塔下的故事,不僅僅屬於白娘子,似乎也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最後,白娘子修行完畢,翩然離去,而許宣習以為常,看電視的小孩說道:「至少我比夢蛟幸福。」,這是否暗喻著現代社會夫妻離異及單親家庭的問題應該正視、尋求根本解決之道?


    【張曼娟.白蛇出世.重入紅塵(節錄)】

  也許白娘子要的不是個狀元兒子。
  她要的或許是比孩子「初度之喜」更甚的、屬於自己的「重生之喜」。
  法海與白素貞之間的不兩立,讓我想到台灣版無間道的結局(這聯想或許有些詭異吧!),劉德華對梁朝偉說:「我想做好人。」雖然他是真的想要做好人,但是身為警察的梁朝偉卻冷冷地回了他一句:「你去跟法官說吧。」這樣的一個橋段。
  白素貞期待重生為人,好好地走過生老病死;小美人魚拿甜美的聲音換取成為人的下肢,只為與王子相遇。每個人的心中,都像是有著自己的一個執著,但不一定要是感情,而我們,用生命去維繫它,努力的這樣的一個過程,是值得人去尊敬的。
  「白素貞卻裊裊婷婷,穿花越柳,赴約去了。」白蛇重入紅塵,不再是傻氣的執著,而似是充滿自信的。許宣不行,那就換一個,總有一天,會找到她要的那一個。


    【許悔之.白蛇說】

  對於此篇,有同學提出「同性戀」一說。再讀此文幾遍,從這個角度切入好像也未嘗不可。我在一開始看的時候,沒這種感覺,但是聽說了這個看法之後,就受到影響,結果好像不從這個角度看也不行,因為實在想不出個其他的所以然來。前兩段寫的似乎是蛇們之間的動作,第三段第三、四句:「那相視的讚嘆、觸接的狂喜」像是露了些蛛絲出來。倒是「教怯懦的許仙永鎮雷峰塔底」一句和原典主客易位。以社會道德規範來看,異性戀似乎較同性戀來得合理化,但是其實有時候同性之間的感情,雖然仍不能完全被世俗所接受,搞不好卻比異性戀要來的穩固不渝。在此,許悔之是抱持著肯定態度的。

白娘子雷峰塔白蛇傳許士林的獨白雷峰塔下的傳奇白蛇出世重入紅塵白蛇說
台長:blueful
人氣(2,358)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Franx
請問我能把這篇轉回我的BBS個人版嗎?我會附上出處的^^
2007-06-12 23:59:09
台長
可,請慢用
2007-08-04 00:41:0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