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0 15:57:10| 人氣686|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揮刀自宮練神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說:卡內基自然歷史博物館。俯視著我們的女神能否協助我們擺脫知識的蔽障?



20071119



在好不容易把學生的作業做個了結之後,一個朋友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我的視窗,問了我一個問題。她問我,在做「Reframe」的過程中是否會面臨使用英文上的困難。

很久沒有接觸到那些治療專有名詞的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她在問我些什麼。只是,下意識很本能地問她,所謂的「Reframe」對她來說是什麼意思,所謂的面臨英文使用上的困難又該如何解釋?

於是,她簡單說明了她問我那個問題的原因,也想要知道我之前在做治療的時候,是否如她一樣在協助客人「幫問題重新裝上框架(reframe)」的時候也會有找不到合適英文用語的困窘經驗。

想著她的問題,回想了自己做治療的過程,搖了搖頭,告訴她,因為自己的英文實在不怎麼樣,所以用最簡單直接的敘述來傳達我想表達的訊息是我採取的方式。也因此,常常我會用著好多的例子,好長的句子才能將自己的意思傳達清楚。

「這樣的話,妳的表達難道不會太鬆散?」屏幕那頭傳來她疑惑的表情。

笑了笑,其實,我很清楚自己的英文程度,所以,就算鬆散,也沒辦法呀!那就是我所能夠提供的服務,鬆散卻簡單的英文句子背後,一個可以引發不同思考空間的服務。

「那妳覺得妳的治療能夠提供給客人的是什麼?」正在接受密集訓練的她,把我重新帶回了那個直接提供服務的情境裡。

快速地回想了一下上天派下來給我,以客人的面貌出現的許許多多天使們,我跟她說,「希望!一個相信事情會有所改變的希望。」

朋友確認了我所說的是她所看到的之後,似乎,心滿意足地從屏幕之後逐漸淡去。

然而,她的問題,卻激發了我的另一層反省:因為在美國,因為知道自己英文不夠好,所以,語言在治療的過程中,一直不是我所在意的重點。那時候的自己,專心專注,想要聽出來的,想要看見的,是那藏身在語言之中的真正含意,是那隱匿在表情之下的確實感受。而我,應該在某種程度做到了,因此,我的客人們多半都可以含笑離開。

只是,回台灣之後呢?在中文的環境中,我絕對是優遊自在的。信手拈來都可以是一堆美麗卻虛幻的詞藻,當我需要幫客人重新框架他們的問題的時候,我相信,隨便一個用語都有可能讓客人點頭連連稱是,「對對對,妳的用字真精準!」不過,一個治療師,重點是在用字精準嗎?一個用字精準的治療師,是不是就是一個稱職的治療師了呢?

或許,對某些客人來說,是的!一個用字精準的治療師,一個能夠用簡潔有力的專業詞彙抓住客人想要表達的意思的治療師,對某些客人來說,是治療師專業程度的體現。而這群客人,基本上,也仗勢著自己的某種專業,所以需要相信別人也能夠像他/她一樣的準確。

但是,對另一群客人來說呢?治療師的專業形象對他們來說,是不是另一種成王敗寇的比較?因為妳的程度好,所以妳是治療師,然後我是那個有毛病的人需要妳的專業指導……那如果妳說的其實我不太能夠聽得懂,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了當地告訴妳我聽不懂妳到底在講啥咪東東?講了會不會更凸顯出我的無知?如果我告訴妳其實我只知道自己不快樂,卻不了解妳所謂的社會結構對女性的剝削造成了兩性權力不平等引發了男女在婚姻關係上的緊張衝突到底在講什麼,妳會不會覺得我很沒水準?所以,即使我不知道妳到底在講什麼,我也要很努力地假裝我聽懂妳說的話,雖然每次來妳這邊看妳,都讓我皮皮挫到冷汗直流……

其實,不管是面對哪一群客人,治療師的作用,都不應該只是技術性地幫客人指出問題或重新詮釋問題呀!重點應該是在討論生活困境的過程中,協助客人找尋出屬於他們自己的那一條路,讓他們找到也學會解決問題或者重新看待問題的方法,讓他們在既定的社會框架中,創造出最適合的方式,活出他們自己的自在。而那,就是我自已覺得的「希望」。

前幾天,長輩送來一個訊息給我,她要我千萬不能忘記自己的初衷,那些名聞利揚或許會因為發心做事的過程中自然黏附到我們的身上,但卻不要因為那些塵世的謬讚,而忘記應該要做的事情。

她不只一次地問我「有沒有聽到?有沒有聽到?有沒有聽到?」聽著長輩的殷殷囑咐,老實說,汗顏。參加研討會之前一心想要拿的那個獎,不就是讓自己不小心出軌的鐵證如山?點頭,點頭,再點頭,聽見了,聽到了,記住了!

只是這些,跟那個很奇怪的題目到底有什麼關係?

這些所有的體悟,在朋友的朋友的文章中(註),有了一個再恰當不過的總結。

朋友的朋友說他最近對葵花寶典的第一句「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有了一個新的感觸。他覺得自宮或許並非真的是外在形象上的自殘,而是另一種陰陽合體的隱喻。他援引了奧修的看法,並相信,只有當我們將那種雄性掠奪向外爭掠的競爭心態收起來,以一種雌性海涵合作容納的姿態來面對一切,能量(神功)才能因此產生。

只是,那跳脫知識障,讓有形成無形的一刀揮下血流如注,我們,辦不辦得到?






------------------------


註:原文請參閱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tjlin/3/1298810369/20071117235616







台長: andie
人氣(686) | 回應(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沉澱 |
此分類下一篇:滿足一千個慾望,或者克服一個,何者為重?
此分類上一篇:該救誰

Pei-Fen
Thanks for your nice & professional response.
I already start my clinical work here.
I think it probably takes me time to get used to it by using English.
But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that...sometimes...
the best thing for me, as a therapist, is just to express myself clearly in a simple word....
Even though I use simple words,
I bet they still can sense my sincereness...
In this way,we still can help them ...
t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t is not for us to show off how good my English is...I think.....
2007-11-21 01:45:24
版主回應
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我總覺得妳是上面那個誰誰誰派來讓我想更多的天使...

妳的每一個問題有時候都讓我有不同角度的反省...或許我現在沒有面臨到妳的困難,但卻也不表示我不會有我自己的盲點...

謝謝妳!

也謝謝上面的那個誰誰誰...
2007-11-21 01:58:48
李小鴨
嘿 看到這篇文章 我很有感觸
跟我現在所處的情境很像
老師這個身分其實也象徵某種權威
老師說的某個艱澀的語彙 也許不一定恰當 也不一定適當傳達意念
卻也讓台下的學生很努力地假裝聽懂老師說的話

我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也犯了這種毛病
是不是其實自己表達能力不佳
卻企圖用美麗辭藻堆砌包裝自己自以為的專業形象?

謝謝你這篇文章。

還有,我很喜歡你說的那句「希望!一個相信事情會有所改變的希望。」
2007-11-21 01:52:29
版主回應
哈哈哈,那麼,是不是邀集大家都來揮刀自宮一下?

我想,不論在哪個領域,上到某種高度,都需要隨時地回過頭想想自己上來這邊的最初本意...我很幸運有著許多長/前輩在身旁不斷地提醒,也很高興自己的反省能夠引發願意來看我獨白的朋友的一些思考...

老師,那天妳發現了我忘記了我到底要幹麼的時候,請不要客氣,那把砍折人世虛名的刀也可以往我身上招呼喲!

我怕太多太快的標籤一上身,我會忘記自己的刀掉在哪裡了...
2007-11-21 02:05:27
光點
andie:

這真是好思考。

要常常提醒自己莫忘初衷,別變得匠氣十足。

不過因為我很馬大哈,一天到晚忘了自己有什麼,也是很搞笑。能用新眼光來看待自己的工作,是很棒的refresh。

也慶祝Fen開始接案^_^
2007-11-22 20:30:22
版主回應
或許我的運氣真的很好,從一開始跨入這個領域,每個帶領著我的老師就不曾在所謂的技巧上著墨,她/他們一直要我記得,助人工作是藝術,不是技術。藝術,存乎一心,無可取代;技術,熟能生巧,多加練習就好了...

忘記自己有什麼也很好呢!忘記就比較不容易揹包袱的啦!應該是吧...^_^
2007-11-24 00:49:14
光.點.
今天早上帶團體之前,突然腦海中浮現你這篇文章,然後突發奇想:『女人,要自宮嗎?』

純粹針對字面不是針對文章內容,我突然開始想這句話。

如果男人欲練神功必先自宮,那女人呢?

女人已經不需要自宮啦?(難道要拿掉子宮嗎?)

那女人練功需要啥呢?

總不會是要長出陽具來吧!~ㄎㄎㄎ
2007-11-24 14:17:28
版主回應
哈哈,看來妳看文章看得很認真呢!謝謝妳工作之前腦海還會突然浮現我的文章...

或許,以前的女人並不需要自宮的呢!也因此,以前的女人似乎比較容易練成神功(像是小龍女的師父,她們練成之後應該也比較不會到處要去跟人家打架,打到後來還很欠揍地說自己獨孤求敗吧!)...如果去看夢境庵庵主的闡釋,臣服,或許是達到更高境界的必備條件。

其實不管是字面或者是內容,我自己覺得自己身為現代的女性,在某種程度上,因為著一些因素,有意無意之間,否定了自己某些女性的特質,而彰顯了某些男性的特徵,要砍的,可能就是那個部分...

只是,當我說著揮刀自宮的時候,其實,那個揮舞的動作,又在某種程度上聯繫著陽剛的暴力...

話說回來,女人自宮,要拿掉啥咪?相對於男人拿掉睪丸,女人應該就是拿掉卵巢吧?宮刑拿掉的應該是睪丸,不然男人怎麼尿尿?

女人練功需要啥?回歸女人原本柔軟的母性?

看我又寫下這麼多感想,應該就可以推測到我已經是個趕論文趕到瀕臨解離狀態的女人...
2007-11-24 17:30:48
那個,我查了一下,女人也是有宮刑的,有一種叫幽閉,還有很殘忍的 ^^!` 男人的宮刑說法不一,有資料說是整副拿掉,有資料說只是拿掉睪丸

還有啊,我想到一件事:練功,應該也有分練什麼功吧?如果是要當十八銅人,就不應該自宮啊,自宮了還能當鐵人嗎?如果要練柔軟的,才需要自宮?

對應到我自己本身,我先學著當工程師,那麼我就得學會怎麼自己處理所有的問題和負責任;我又學著當 sales ,那麼我必須要考慮所有的細節,並學習身段柔軟。呵。

所以,應該是要看練什麼功?
2007-11-26 12:00:13
版主回應
謝謝阿頭的認真,還去查了什麼叫做宮刑...

還有呀,阿頭,文章的開宗明義就是要練神功呀!神功當然就不會只是那種十八銅人羅漢陣呀!雖然那個羅漢陣好像聽說很難過,但是那陣,好像常常被破,不管小說主角的名字叫啥,那,還能叫做神功嗎?

硬功夫有硬功夫的道理,只是,很少有硬功夫被稱為神功的呢!就算是那金鐘罩鐵布衫的刀槍不入也不是小說裡頭飄來飄去的高人們追求的真理...

不過,阿頭妳練妳的功,別擔心,自宮是自己來的,沒人強迫得了妳...

唉唉唉,才說要自宮的...罷罷罷...放在心裡,時間,似乎還沒到...
2007-11-26 14:09:0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