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6 08:57:07 | 人氣(782)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聞圖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文/林玉鳳


  以前從來沒有存新聞圖片的習慣,這一次,卻不同了,真的不同了。

  好像是地震後的第三天,網上讀報,看到差不多十個小孩的熟睡的面孔,好像都睡得很穩,穩當的睡顏與七色的衣褲之間,是一重又一重的瓦礫,就因為臉上只有安祥和一點點的黃土與泥灰,圖片的力量比一切都要震撼,好像小朋友都是午睡的時候離開這個世界的。那樣的死亡,很平靜很平靜,藏起來的淚,卻很多很壓抑。

  我以為,看到臉孔的圖片,都是催淚的,都是看不下去。再讀報時,只好盡量跳過看到面容的圖片。之後看到的,是那一隻手握鉛筆的小手,在深褐的木板之上,白色的布慢之下。原來,生命終結時緊握鉛筆小手,比面容更震撼。以為跳過這種圖片,會好一點,才知道,原來在瓦礫旁排列整齊的粉紅色書包,說著的傷感故事,一樣有很多。之後,只有被晾曬在瓦礫堆中的殘缺書頁,可以蒸發一點被淚水淋得濕漉漉的難過。也許,被晾乾的文字,不僅是災區小孩的讀物,也是跟著小童一起升天的知識,讓身在天堂的小朋友,可以繼續讀書,繼續成長,在那個再也沒有地震的國度。

  把太太用繩綁上身上男人,他騎的電單車,他回頭的目光,女人頭上的紅帽蓋著的故事,只要看一眼,就覺得一生都忘不了。原來,深情不需要華麗場景的烘托,只需要最樸素的執著。

  還有,有一種悼念,只有生命仍然懸在旦夕之間的人才能領略。所以,棧橋上,走在最前頭的男人,兩旁是一根又根橘色拉索,他手上捧著睡在橘色裹屍袋的女兒。他沒有哭,沒有悼念的時間,只有抱著女兒急步疾走的前路。也許,一切悼念,都在棧橋另一邊的那個世界等待。於是,我們只有寄望,在那一個世界,容得下我們這些身在遠方的人,陪著一個父親,又或是我們的鏡頭沒有照見的母親,一起悼念。

  是的,當新聞圖片把我們與在棧橋另一端的世界聯繫起來,這邊的世界,真的容得下我們一起悼念:願死者安息,願生者的淚水,灌溉的是在悼念中成長的重生意志。

原載2008年5月22日《澳門日報》“筆成氣候”專欄

台長: 小鳳
人氣(782)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時事有Say |
此分類下一篇:採訪的故事
此分類上一篇:願意等,就有權了

crystal
我連淚也灑不下...真有點冷血。不過很為他們難過,初初幾晚也怕合上眼就是那些畫面。但我相信苦難會過去的。網上那些詩也感動了我...。

miss,你有無聽過&quot論大學生之貧乏&quot呀?
2008-05-29 16:31:27
小鳳
crystal:
有關心就行了,不一定需要流淚。
&quot論大學生之貧乏&quot是什麼?我沒聽說過啦。
2008-05-31 07:24:35
飛腳
林老師,四川地震,死傷枕藉,心有悲慽!願死者得以安息,願倖存者堅強活下去,盡快重建家園。

中國的不同中央電視臺頻道報道了不計其數的溫馨感人事件,縱使人類面對災難時生命的去留是多麼脆弱,然而體現人性的光輝足以作為楷模。父母及老師如何以生命保護子女及學生,執勤人員死掉全家人之後收起悲傷心情堅決去執行任務抗震救災,每一幕都是令人揪心動容的場面。

感人片段數不勝數:
三歲的宋馨懿在父母以生命抵禦跌下來的倒塌牆壁的護蔭之下幾十個小時過後而得救,但她的其中一隻腳長期受到擠壓而需要折肢,變成孤兒的她知道雙親離世,但顯得非常堅強。

廿六歲的陳堅在北川縣活埋三天之後於中午1時多被搜救人員發現,但未有足夠器材救援他,他在被救出四小時之前借助一位女記者的電話致電給懷孕的妻子,為的是一直堅持自己還活着給家人報平安的信念,但晚上10時多被救出不到十分鐘,陳堅已無氣息離開人世。

四川彭州市女警蔣敏從同事那裏得悉身在北川的全家十口親人遭遇不惻,包括她的父母和女兒,但她仍然堅強地不眠不休的去執勤工作,以致病倒,她被譽為警界之中的典範。

一名母親被發現在北川縣的瓦礫當中以身體保護着倖存的女嬰,並發現她曾經在臨死之前在自己的手提電話發出了一個短訊給家人和其女兒。內容如是說:“親愛的寶貝,如果妳能活着,一定要記住我愛妳!”
2008-06-01 19:03:18
小鳳
飛腳兄:
“親愛的寶貝,如果妳能活着,一定要記住我愛妳!”這真是災難當中,最動人的一句遺言。
願大家都更珍惜身邊愛自己的人。
2008-06-09 23:01:2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