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4 11:47:04| 人氣2,93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會微笑的面對人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那年記得父親帶我去鄉下,父親說那是他永遠的老家,老家什麽意思?我不明白,家就是家,怎麽還分老家新家?
  那年的我,個子矮小的可憐,同學們都欺負我的個子矮,我常常對生活抱怨,抱怨父母沒給個好身材,抱怨自己怎麽那麽懦弱,就是不敢面對現實。那年的父親對我來說同樣是異常的瘦小,黑黑的臉總是那麽的嚴肅,記憶中我沒見過他的微笑,而且他還寡言少語。
  那年父親老家來信兒說他的什麽壹親戚去世了,那邊的人讓父親參加葬禮,因為他是他們鄉下的唯壹壹名大學生,所以那邊的人很看重父親,都以認識他為驕傲。父親也打算出席葬禮,聽說這位死去的親戚曾經在父親上大學而又家庭貧困的時候資助過他。母親借由鄉下不通車為理由不陪父親回去,他也便只好壹個人騎他那輛丟棄在儲藏室好久的二八自行車回鄉,但末了父親竟讓我陪他壹起去,原因是他怕路上無人跟他聊天而寂寞,我只好乖乖地跟著他出門。
推荐文章:鄉村女孩
人生の中の花
lulichengmr
dianyinggrly's diary
jiayixinlive
  當時的父親極像壹只幹癟瘦高的駱駝騎在車上,而我坐在後座上,看到的是僅僅是父親的衣服如壹面黑色的墻擋住了我的視線,我也可以清晰地聞到父親昨日因為腰痛而貼得膏藥味兒,那味道就像我吃過的薄荷糖,吃到嘴裏嗖嗖的涼,我喜歡這個味兒,我坐在後座上大口大口的吞咽著薄荷糖的味道。
  破舊的自行車行駛在坑坑窪窪的鄉間小路上壹直發出那種吱吱呀呀的奇怪的聲音,就像夏日的蟬鳴聲吵得我耳朵直疼,父親依舊是壹言不發,此時父親背後的汗早已爬滿他整個如墻壹樣後背,濕濕的緊緊地貼著他幹癟的身體,原本抱著他後背的我放棄了,改為使勁的抓著後車坐。
  因為父親如墻壹般的後背壹直阻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努力的吞咽著薄荷糖,破舊自行車吵得我耳朵疼也影響了我的聽力,不經意向左右看的我驚呆了,遠處的連綿不斷的大山,清翠的模樣充斥著妳的雙眼,滿眼的都是大片大片的綠色。山旁邊的幾處奇異的小房子好像在跟著車子壹同在前進,奇怪的是他們又沒有腳怎麽會跑步呢?離路不遠處壹條細長的小河,幾只白色的大鳥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在水面上舞著,其中壹只黑色的大鳥把頭伸到了水裏面好久,我想如果他是個人的話壹定是個遊泳冠軍,因為他可以呆在水中那麽久。再近壹點是三五個鄉民在河邊撒網撈魚,還有兩三個穿的破舊的小孩兒在歡笑的在岸邊跳著跑著。他們在幹麽什麽啊?撈魚有什麽好笑的啊,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樣魚會被嚇跑嗎?我心裏笑著他們的無知。
  當我們駛過壹座古舊的殘破的小的可憐的橋,橋上壹個鄉民正牽著壹條走路扭動著身體胖胖的大牛,我第壹次見到真實的大牛,原來現實中的牛走路那麽笨重啊,我還以為他們如同非洲的牛可以飛速的奔跑呢!這時的大牛張著嘴巴發出壹種厚重的聲音由近及遠的傳開。鄉民喊著壹種奇怪的口號聲,就像祭祀的聲音壹樣,充滿著神秘感。最後我們離鄉民和大牛越來越遠,直至他們就像個小黑點壹樣小。
  父親依舊是沒給我說幾句話,他不是說路上寂寞要和我聊天嗎?怎麽不說話啊?難懂他和我壹樣看著鄉下的壹切都不寂寞了。父親騎了大概有五六個小時的路吧,路上我喝掉了兩瓶汽水。我還是看遠處的山,看遠處的樹看近處的小河還有頭頂上大顆大顆的白雲,甚至是路上看到的對於我來說壹切奇異的人和事物。我覺得我喜歡上了看鄉下的景色,喜歡聞鄉下的味道,喜歡聽鄉下的聲音。
  父親說我們快到了,透過父親的壹點縫隙我看到了不遠處出現在我視線裏的壹個小村莊,它被好多綠色的大樹包圍著,就像壹片深林壹樣,只是偶爾的幾處高聳的房子和房子裏冒出的幾處彎曲的炊煙才能讓人確認那是個村子。
  那個就是壹直常常被父親稱之為老家的村子,那個就是每年給我們家送好多土特產的村子,那個就是總是被母親嫌棄的稱之為土包子的村子。原來他是這個樣子啊!綠色、安靜、和諧、清新的小村子,我喜歡這種感覺,安靜的不被嘈雜的汽車,人群,高聳的建築物所打擾。
  終於我們穿過了綠色的鄉間小路,來到了綠色的充斥著滿臉微笑的村子,每壹個見到父親的人他們都微笑的用方言給父親打著招呼,父親也同樣用微笑和方言回復者,父親久違的微笑終於讓我給迎來了。微笑讓父親年輕了好幾歲,微笑讓父親幹癟的身體頓時充滿了力量,我喜歡這樣的父親,帶著微笑跟我說話,跟母親說話,跟所有的人說話,年輕充滿著力量。
  我聽到了不遠處的嗩吶的聲音,帶著其它音樂的吹奏聲,不是說有人去世了嗎?怎麽放這麽喜氣的音樂啊?他們到底是怎麽啦?父親帶我駛進壹條兩面充滿著花圈的街,花圈把街幾乎給填滿啦,父親小心翼翼的前進,還要不停地跟給父親打招呼的人微笑著。在街的拐腳處,我看到了壹家門口擠滿了好多人,門外的壹個桌子旁坐著幾個拿著樂器的人正在努力的吹著,他們或站著或坐著或唱著壹些我不怎麽聽的老歌。父親和我下了車艱難地擠進擁擠的人群中,院子裏壹張黑白的老人的照片首先映入我的眼簾,長長的胡子,微笑著露出沒有幾顆的牙齒,特別安詳的看著院子中的人群。父親忙拉著我壹屁股的哭著跪在了照片前,父親讓我給照片叩頭,我便哭著跪在老人面前使勁的扣著頭,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因為叩的太響,大腦震得好痛。突然壹個穿戴著滿身白衣的留著胡渣的人把我和父親拉起來。他微笑的對父親說不要太難過。事後我才知道那個胡渣男是那個照片老頭的兒子,村子裏如果老人活過了九十歲,等老人死了不要哭,反而要笑,照片裏的那個老人活到了九十六歲,是這個村子裏活得最久的老人。胡渣男與父親寒暄著,順勢遞給我壹把糖果,這時從房間裏走出來幾個同樣是穿滿身白色衣服的人,他們有男有女,他們熱情的拉著父親的雙手在聊天,他們有說有笑,我看著胡渣男,看著照片老人,看著院內的每壹個人的臉上都裝載著微笑,我也笑了。
  那年我明白了父親為什麽在新家的不茍言笑了,那年我明白了父親為什麽常常懷念他的老家了,那年我明白了為什麽父親厭煩母親說老家的人是土包子了。那年我也明白了我骨子裏流著與他們同樣的血液,我以後不會再抱怨生活了,也不會再抱怨父母,我不會再像以前那麽懦弱了,我會微笑的面對人生。那年我明白了父親帶我回老家的用意了,這裏不光是父親的老家,同樣這裏也是我的老家,這裏的人們也是我的親人。

台長: zenglisa
人氣(2,93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