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4 15:49:04| 人氣98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對喝杯熱茶的渴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林蔭下那杯茶綠瑩瑩閃著蠱惑的魅影,但歷經因品嘗茶產地新茶購買回不中喝的茶的多次教訓,這次我終究沒有被這光色迷倒,盡管口裏舌下生了煙冒了火,這煙火燎灼著我的意誌。我到底去了旁邊,買了壹瓶壹大學生兜售的瓶裝水,聊以轉移我對喝杯熱茶的渴望,也算是支持壹下這個辛苦的孩子。
  但自此卻勾起了我對壹杯熱茶的懷想。
  小時候,老家小城裏,沿街琉璃瓦青灰色小樓的飛檐下,三五步便是壹個茶攤。鐵桶模樣鐵桶大小的煤球爐,壹把被煤煙熏燎得看不出本色的銅水壺端坐其上,騰騰地冒著熱氣;小小的紅漆(有的更簡單直接就是原木)方桌,幾個帆布小馬紮,壹切簡陋粗樸到笨拙;方桌上幾個玻璃杯,杯上蓋著四四方方的玻璃片,阻隔著杯子外界的塵土;有的杯子裏是滿滿的涼開水,有的是幾根茶葉。來了喝茶人,老板問:“喝啥茶(我們老家把喝水壹概叫成喝茶)?”有茶葉的杯裏沖進熱騰騰的開水,那茶葉在杯子裏打著旋,顏色有了,香氣隨即也出來了,白開水五分,茶葉水壹毛。從早到晚,所有茶攤的生意都很紅火,白天城外鄉下進城買賣走親戚閑逛的,晚上城裏城外看戲聽書遛街的,都樂意停壹停腳步,小馬紮壹坐,掏上五分壹毛的毛票,喝幾口有著濃濃煤竈煙火味道的淡淡茶水,與茶老板(這老板通常都是大爺大娘)聊著今天的菜市糧行醬醋油鹽,八卦著城內外天南海北的見聞,順帶扯壹扯聽來的國家大事,語意悠悠,不緊不慢,不鹹也不淡。
推荐文章:decorati
狗尾草
  家鄉的城是名副其實的城內城外,明代弘治十六年開始動工修建、歷經八年完工的城墻至今完好。壹塊塊壹層層嚴絲合縫碼在壹起的厚厚青磚把小城隔成了壹個獨立的世界,質樸的民風,醇厚的民俗被圈在了城內;東西南北四眼洞開的城門又聯通了城外方圓幾十公裏延伸至幾百幾千公裏、延伸至無限的外面世界,小城早早晚晚壹年四季都沒有沈寂的時候,永遠都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家鄉的小城真的就是名副其實的小,方圓僅只有兩公裏,對於無事生非的孩子們來說城南跑到城北,城東跑到城西,野馬似地半個小時逛完小城是輕而易舉的事。小的時候攀爬城墻、跑城墻是我們樂此不疲的快事,這快事的代價是跑完全城出透了汗水,濕了衣衫,幹了口舌。於是下城墻,緊趕著跑到茶水攤,摸出萬幸沒跑掉的五分錢,端起那杯涼白開就往喉嚨裏到,大爺大娘慌忙奪過茶杯,倒出半杯涼的,續進半杯熱的,遞過來,嘴裏還說著:“看這孩子,滿頭滿臉的汗!”我們是不知好歹的,喝完了水,杯子壹放,繼續野馬似地跑。
  我家在南門裏南北大街邊上的東大院。南門裏有座政府禮堂,晚上兼做電影院,北門裏有個專職電影院,放的電影總是早政府禮堂幾天,對於只有電影可看可玩的我們來說,總是不惜力氣,從“遙遠”城南到城北,先睹為快,況且在我們心裏專職電影院的放映視角和水平總也是高於業余的。向媽媽申請兩毛錢,壹毛錢電影票,五分錢壹包椒鹽葵花瓜子;電影看完,椒鹽葵花瓜子吃完;電影看了過癮,葵花瓜子磕了個滿口鹹。這個時候,看電影的後快樂滋味無論如何也蓋不過口裏渴,趕緊幾個口袋找那剩下的五分錢。電影院門外就是大街,街上就是茶水攤,有時候找不到了那五分錢,大爺大娘也會給壹杯晶瑩剔透涼白開水,壹飲到底,口裏心裏的那個涼爽,香香甜甜加上電影的余味這個時候全都湧上了少年的心頭——啊,生活真是無限的美好!
  現在想來,什麽樣的飲品也甜不過記憶中那杯白開水。
  三四十年,轉眼間。沿街的琉璃瓦小樓雖還在,但如今家鄉的小城裏早已沒有了往日那粗樸的茶攤,琉璃瓦小樓的門店裏是各種時尚茶吧,這壹點像極了大城市。摁壹下機器上的鈕,塑料杯紙杯子裏便被充滿了顏色濃重的飲品,用塑料紙過機器壓緊口,塑料吸管“哢嘰”插進去,“買茶“人拿上,嘬著那根塑料吸管,飲啜著就可以行色匆匆了,很現代。懷舊的人總是很無奈,時代邁著貓步壹步三扭地扭出了狂放的姿態,而溫婉動人的韻致卻被遺留在了歷史的深處。有時走在街上口渴難忍,卻極不願去買壹杯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彩壹般五光十色的甜酸飲品,有種種口感強烈的刺激,卻獨獨無有解渴的水滋味。在這富饒的時代,實在是懷念那壹杯淡到無味而又茶韻十足的白開水。

台長: zenglisa
人氣(98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thgf
<a href='http://www.appealedlose.pw/36026.html '>無印良品文具網購</a>
<a href='http://www.appealedlose.pw/36027.html '>台北網購網</a>
2014-06-05 11:45: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