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00:57:32| 人氣64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玩勮工廠《藏身處》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201218日,周五19:30

地點:PLAY ground南村劇場

 

武林的刻板模樣存於小說和電影之中,倘若時空來到當代社會,會有甚麼差異嗎?熟悉的武林不再,沒有竹林與客棧,眼前所見是一間叫做The Last Mile的酒吧;沒有國仇家恨,也沒有孤臣孽子。但似乎熟悉的武林仍在,師承門派、正宗爭奪、同門倫理、講手切磋、俠義恩情、恩怨情仇,倒是都還看得到、也感受得到,至於做不做得到,那就牽涉到現代社會經濟生活型態對於所謂武俠世界的衝擊程度,為了謀生,自立門戶,結合武術與當代養生概念,將武術經營成一門生意;或是在酒吧當酒保(歐陽倫飾),堅守「守門人」的位子。

 

酒吧裡安排了一個打工的可愛女生叫「也萌」(于唯墨飾),誠如其名,讓她從一個外部世界、非武林中人,且所有的武俠概念全部來自小說與電影的刻板印象,她對就發生在身邊眼前的當代武俠,既好奇又好問,非常功能性地不斷地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幾乎就是戲劇行動的外部推手,剛開始還真是「萌」,但是這樣的「提問行動」模式一旦固定,且一再使用,便令人覺得有點疲乏,好像「變無步」(台語)了。

 

主要的場景就是酒吧,再加上左舞台儲藏室前的一個小平台,基本上是一景到底,在視覺上,除了演員的表演、走位,大致只剩燈光轉換,感覺整齣戲的節奏有點滯重,沒有活性,靈動不太起來。有時又覺得,如果以影視特寫鏡頭來處理,應該能夠強化意在言外的武俠境界;但眼前的卻是劇場空間與表演敘事,似乎還沒找到相應表現的方式,有點可惜。

 

只能說,要做好一齣武俠劇場並不容易,首先演員至少要能夠像模像樣地比劃出架式,看得出來演員們的確花了時間與心神練了幾手詠春的招式,講手對招、拆招倆倆使來,也真有那麼幾分功架與勁道,也算是彌補先前閱讀郭耘廷劇本時、以及聽讀劇時的期待。其次,武俠電影及小說中,那種俠之意境,究竟要如何以劇場手法展現,更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也非常值得挑戰,該團自創團以來,一路摸索,大方向應該是對的,但更多技術性與細節的設計拿捏,仍值得繼續探索與開創下去。

台長: 于善祿
人氣(64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