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8 12:00:16| 人氣39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臺北藝穗節——吳兆容、王育羚《虎刺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20827日,周四14:20

地點:剝皮寮歷史街區173-21 & 23

 

作品名稱「虎刺梅」,取自同名落葉灌木薔薇類開花植物物種,該物種又名麒麟花、鐵海棠、萬年刺,花語為「倔強堅貞,溫柔忠貞」,不論從花名、別名、外形、花性、花語哪個角度來看,幾乎都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舞作以此命名,其欲表達之作品核心精神,其實已經昭然若揭。

 

四位女舞者,造型雷同,都是束髮或結辮,將整個臉蛋完整地顯露出來(不過瀏海在舞動流汗之後,也大多貼黏在額頭或耳際了),妝容的腮紅塗得稍重(再多,就有點京劇花旦的感覺了),整體色調偏暗、濃、油,燈光並沒能幫太大忙;上身著膚色底貼身衣,上頭綴以黑墨勾畫的花朵圖案,下身著黑裡透紅的紗裙,近左腰處並配以流蘇。大致是以舞者的身體與造型喻虎刺梅。

 

舞者的身體隨著音樂而舞動,音樂的調性帶有邊疆民族與部落風格,強烈的節奏頗能與虎刺梅的堅毅相互呼應,偶有穿插柔緩的弦律,也算是蘊透出虎刺梅的溫韌,音樂與身體在剛柔、強弱之間彼此唱和。可以感受到編創的理念,主要還是從「譬喻」出發,以虎刺梅為題,女人與花互喻互文,並由舞者在表演的過程當中,運用右後舞台的一匹白布,用沾墨刷筆,臨場即興,完成了一幅虎刺梅的抽象線條畫,以此點題。

 

觀賞當下,驚艷不多,以虎刺梅為題、為喻,焦點清楚,但想像也不遠,只能偶爾出神留意那大力綴點在音樂波紋上的雨聲,究竟是事前的電子合成?還是演出當下的場外不速之客,參演一腳?演出結束,大門一開,街區雨勢大流傾瀉,終於知道答案了,那瘋狂的西南氣流暴雨,也算是神來一筆了吧!

台長: 于善祿
人氣(39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