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5-04-16 10:37:56| 人氣1,91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卡夫卡式的諷刺座標與變形圖像──評窮劇場《饕餮》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本圖片取自「窮劇場」臉書

【按:本文首登於《牿嶺街小劇場文化報》,第41期,2015年3月-4月號,頁6。】

時間:2014111日,週六19:30

地點:牿嶺街小劇場 


我雖然沒看過黃碧雲的原著作品,但是一提到饕餮,令我最先聯想到的就是青銅器上經常可見的饕餮紋,珠圓凸立的眼睛,大鼻、闊嘴、尖牙,通常是左右對稱,其餘的身體器官則不太明顯或不太強調,完全呈現一副想要張口吃四方的饑餓模樣,由此衍伸出貪得無饜的慾望象徵,在相當程度上,也反映了人類普遍的貪婪心態。 


高俊耀編導演的《饕餮》,改編自香港女作家黃碧雲作品《七宗罪》的其中一項人性之罪,2009年曾經在竹圍工作室首度演出,猶記當時主要表演場景多在一張大桌子,高俊耀和鄭尹真兩人就在桌子上下及周邊穿梭,演出效果還不錯;這次經過劇本的修編,並加入一名演員黃煒翔,改在牿嶺街小劇場演出,票房很快就滿了,我想基本上應該可以反映這幾年高俊耀在編、導、演創作質量上的可圈可點。 


故事中的一家三口,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典型的中產家庭,男主外,女主內,丈夫(高俊耀飾)於核電廠工作,由於近年來的公民、環保意識不斷高漲,反核、廢核、零核的聲浪四起,加上日本福島電廠的核安危機,這都使得丈夫的內在良心對這份工作,不時地產生質疑與矛盾。而經常待在家裡的太太(鄭尹真飾)和兒子(黃煒翔飾),前者儼然像是慾望的化身,丈夫似乎也不能滿足她,她甚至將飽滿而無法盡情宣洩的慾望,轉而投射到兒子身上;後者雖然已是名大學生,但卻嚴重沉迷於電玩與電子寵物之中,戀母、宅男、無大志,凡事無所謂。 


中產家庭的日常與單調,主要透過餐桌對話來表現,不斷重複地擺放餐具、坐定用餐、收拾碗盤,在一次又一次的重複之中,日常漸漸異化,餐具磕碰聲漸漸透露出脾氣與情緒,坐姿與餐桌的距離也各有變化,對話內容在同樣類似的話題裡有一搭沒一搭,肢體的展現與互動從人形漸往獸形轉化,日常與家常漸趨異常與變形,母子之間甚至有戀母與亂倫的跡象。


回到饕餮的意象,不再只是象徵人類過度的口腹之慾與性慾,自身也被巨大無朋的政治經濟怪獸擾動心性,吞噬殆盡。對於中產階級的生活形態與風格文化,提供一個接近卡夫卡式的諷刺座標與變形圖像。這些在三位演員的表現中,透過俐落且帶有略微野性與爆發力的聲音與肢體,搭配幾無表情的臉孔與無感情的台詞,都精確地傳達了冷冽與絕望。


高俊耀一心企圖完成黃碧雲《七宗罪》的劇場改編計畫,到目前為止已經快完成一半,而且演出成效都有一定的水準,讓人對剩下的一半,仍保持高度的期待。

台長: 于善祿
人氣(1,91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