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3 01:44:40| 人氣1,54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奧客一枚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在結構群書店中的書堆平台翻閱韓寒所主編的文學雜誌《獨唱團》第一輯(山西出版集團‧書海出版社,2010年6月,出了一輯之後,就絕版了)之際,右後方的平拉玻璃門頓時被拉開,走進一名身著紫芋灰色僧服的佛家人士,戴著眼鏡,炯炯的眼神中,帶點睥睨的神氣與焦躁,似乎在趕著什麼行程似的。

 

果不其然,他(她?我實在分辨不太出來)馬上就開口想要找老闆娘,看樣子他(她?)好像認識老闆娘(不見得有多熟,但應該就是知道);因為他(她?)的視線被我擋住,以為坐在櫃檯工作桌的工讀生是老闆娘,便直說他(她?)想要一本書《詮釋的衝突》(Paul Ricoeur的代表著作,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38291),接著,他(她?)繞過書堆平台,逐步走近櫃檯工作桌,當然,這時他(她?)已經發現老闆娘不在,只有工讀生在,在他(她?)的眼裡/意識裡,我好像是不存在的。

 

工讀生可能一時間沒有聽清楚書名,稍微再問了一下,他(她?)口氣有點不太好地再三強調這本書是結構群出版的大陸翻譯書(天啊!結構群都多少年沒出盜版翻譯書了),工讀生也一直跟他(她?)解釋結構群已經有十幾年不出版書籍了(果不其然!我記得應該是在1992年「六一二大限」之後,就不太出了),兩人有點牛頭不對馬嘴,他(她?)的口氣越來越差,還直問工讀生「到底有沒有書?」甚至於頤指氣使地要工讀生上網查詢,當書目跳出來之時,他(她?)還大叫:「不就是這本!」工讀生跟他(她?)解釋那是1995年由桂冠所出版的,他(她?)便說那他(她?)就到鄰近的桂冠書局去找好了,臨走前,還直說工讀生只要幫他(她?)找出源頭就好啦,連聲感謝的話也沒有,轉身便往桂冠書局而去,留下工讀生的錯愕和我的一臉狐笑,我跟工讀生說,沒關係,就讓他(她?)去找那幾年前就已經關門大吉的桂冠書局吧!

 

整個過程讓人感到很不舒服,不要說是出家人不問凡塵俗世,就算是一般人,難道連基本的應對進退禮貌都沒有嗎?修佛都修到哪裡去了?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應該知道他(她?)所說的、要的那本書,對於工讀生的盡心解釋和查詢,竟然還帶有不屑的態度和傲慢口氣,他(她?)似乎認定了「工讀生」代表了一種對於知識的無知,怎麼可以不知道他(她?)要的書,怎麼可以沒有他(她?)要的書。

 

憑良心說,這名工讀生算是反應很機伶的,在這名「怪胎」進書店之前,曾有一名男士,進來就問有沒有理工方面的書籍,工讀生跟他說結構群的經營強項並不在此,若有需要的話,可以訂書,除此之外,工讀生還發揮「從A到A+」的服務精神,跟他說可以到附近的高等教育書店,那邊會有比較多的理工書籍。我見過許多書店的工讀生,有的連自家的書都理不清楚,這位工讀生卻還能夠舉一反三,不錯,平常有在做功課。卻偏偏遇上怪胎僧人奧客!再說,出版界的「六一二大限」,桂冠書局關門大吉,這應該是近二十年愛書人與知識圈的基本認知吧!

 

我買了《獨唱團》和《歷史知識──從現代到後現代》(陳新,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年12月)之後,走過聯經,透過落地玻璃窗,我看到他(她?)肯定是找不著北(桂冠書局),轉而進去聯經查問,那是我看到他(她?)的最後身影,身旁還拖了個行李箱,果真是行色匆匆,但脾氣與行止卻沒有修練到家,真是可惜。

台長: 于善祿
人氣(1,547)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