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7-12-01 02:37:20| 人氣3,760|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評野墨坊《獨白,第三十七頁 玩偶的怒吼》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07年11月30日,週五,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演出:野墨坊《獨白,第三十七頁 玩偶的怒吼》

才一出實驗劇場三樓的電梯門口,觀眾就被告知到走廊拿一把有靠背的椅子,自行到劇場當中找定自己想要的觀看點;隨著進場的觀眾越來越多,劇場所剩的空間就越來越少;而有趣的是,觀眾隨機選擇位置的結果,如果從劇場上方的張力網往下看,自然地形成了一個面向劇場中心的圓形,觀眾其實並不曉得待會的演出區位與動線會是如何,這其實就是劇場史裡頭所謂的原初表演空間。

一般人對於空間是非常敏感的,如果是獨自前往觀賞演出的觀眾,所挑的位置多半與其他觀眾保持一步左右的距離,進場觀眾越來越多,這一步左右的距離才稍微會被擠壓地縮短一些;倘若是結伴前來觀賞的觀眾,毫無疑問,會坐在左近,彼此之間的距離也會比較親近。唯一可惜的就是觀眾席失去了由低而高的層次,所以許多坐在後面(在自由隨機的空間裡頭,竟然還是得分「前面」、「後面」?!)的觀眾,多少都會有些視角被別的觀眾所遮蔽。

但無論如何,接下來即將進行獨角戲的演員莫子儀只能運用剩餘的空間了,這樣的設計應和這齣戲的主題有所呼應,在這樣被排除的、剩餘的、瑣碎畸零的空間裡,進行對社會制約下的人類命運無奈且無力的怒吼與吶喊。這樣的空間似乎也企圖在塑造一種觀演之間的親近感,演出是由莫子儀集中散落在劇場各處的cube開始的,雖然有手推車可以幫忙,但遇到較大較重的cube,他便以眼神盯住某一位左近的觀眾,請求他或她的幫忙,一起將cube集中到劇場的同一個角落,並將它們堆疊起來。

演出內容其實非常地概念化,有一具玩偶在工廠的生產線上突然被賦予了生命,開始對這整個生產運作體制進行批判。在劇場裡頭,以偶喻人,甚至以人扮偶,絕對不是什麼嶄新手法,除了展現人與偶之間的多重喻義之外,其實還考驗著演員的表演功力,尤其這又是個以人扮偶的獨角戲,再加上必須在「被排除的、剩餘的、瑣碎畸零的空間」裡,進行與排練時大不相同(主要指的是走位動線被破壞或改變)的演出,觀演之間又幾乎沒有什麼安全距離,重重的設計與隨機,對演員絕對是表演上的一大挑戰。

獨角演出的莫子儀所模擬的玩偶身體,技巧及說服力稍嫌不足。(或許是我最近剛看完法國陽光劇團《河堤上的鼓手》DVD,裡頭的法國演員去扮演日本的人形淨琉璃,唯妙唯肖,幾度讓人誤以為那真是偶,這印象太深刻了,腦中還殘留著如此表演高標準的印象。)也可以感覺到莫子儀在被觀眾破壞了走位動線之後,整個表演過程當中,有時會流露出同時表演、同時隨機應變著接下來的走位動線與進出場如何修正,且又符合該作品的邏輯,其所飾演的玩偶的動機與邏輯,所隱透出了些許遲疑與困頓。

包括單調、重複的燈光與音樂,以及看不清楚的幻燈內容(看似書頁,但實在不太確定;演後座談,導演陳世文說這就是他要的效果!),還有片段支離的語言與場面,這一切似乎是被包裹在「我朋友的夢」與對自由的理想渴望之中,最後插戴在莫子左肩上的花朵,可能就是一種尋獲自由的象徵。

演後座談會究竟有沒有其必要性?因為我覺得導演和演員都解釋地很詳細,也將一些設計上、象徵符號上的意義闡明地很清楚,清楚到有點接近置入性行銷或說教;倘若作品本身就可以完滿說盡的話,為什麼還要演後座談會「補充說明」?原本演後座談會的用意多半是想聽到觀眾對作品當下立即的觀感反應與意見,但通常又會流於問答,既可答,創作者便逮住機會做進一步的解釋,同時也就又「制約」了觀眾對作品的詮解與聯想,近乎說教;不過這也要看創作者的回答意願,有些人是不想說太多的,今晚的這一組創作者顯然屬於坦誠佈公、話匣子一開就關不了的那一型。所以演後座談?表達觀感?補充說明?詮解聯想?制約說教?究竟該如何掌握其間的微妙分寸,值得創作者與觀眾做進一步思考。

【題外話】
這個演出有幾次的全黑暗場,幾乎每次總是有少數觀眾會拿出手機,透過冷光面板端看當下的時間(或其他面板上所提供的訊息),東閃一個,西亮一個,極其刺眼、干擾,我認為這已經跟演出當中手機鈴響一樣,使人厭惡。

台長: 于善祿
人氣(3,760) | 回應(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ching
最害怕事後座談會了
都會讓人尷尬地趕快逃走
就不願意太去猜測創作者的原始立意
就只管好看不好看,喜不喜歡
怎麼解釋都可以
2007-12-03 09:26:49
椅子
我反而喜歡座談會耶.
每個人的背景,想法都會不一樣.
座談會,可以聽到別人的想法.
讓我覺得有趣.

剛去晃了一些寫這齣戲觀感的blog.
一朵花,老師認為是尋獲自由的象徵.
有人認為是一種重生.
也有人連結到小莫說的台詞,認為那是綻放的疑問.

這就是人生呀.
一朵花都可以讓人有不同想法.
何況是一齣戲.或是一場座談會. ^^

老師可能聽出了一些我沒聽懂的意圖,
所以提到了置入性行銷或說教.
不過,我很喜歡他們的誠懇.
就算真是被行銷好了,
我也覺得跟誠實的商人買東西是比較有保障的.
至於說教,那我會希望我的老師跟他們一樣,
把教材說得很有趣.

我的一些感覺. ^o^
2007-12-04 14:30:29
jooe~
請問于老師台灣哪裡可以看到得到有關陽光劇團的影像作品啊?年底要看浮生若夢,想要先作作功課..謝謝!!
2007-12-05 00:00:30
于善祿
兩廳院的表演藝術圖書館應該會有吧

剛剛看到十二月號的《文化快遞》第六頁至第七頁,以及第十二頁
上頭說光點臺北要在2007/12/14-12/21,2008/01/11-2008/01/18辦莫努虛金與「陽光劇團」的影展,有興趣的人可以上http://www.spot.org.tw去看看
2007-12-07 16:21:02
jooe
謝謝老師!
我昨天去光點看了河堤上的鼓手
真的是令我驚嘆!!
期待下禮拜的浮生若夢!!
2007-12-16 11:42:2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