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06 03:02:34| 人氣4,571|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評《水滸傳》演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06年12月28日
地點:國家戲劇院
節目:國立中正文化中心、非常林奕華共同製作《水滸傳》

必須老實說,這次的演出真的不好評論,也說不上喜不喜歡。已經忘了從哪裡讀到的一段文字,大意是說,如果能夠好好地將表演的第一個段落描述並分析清楚仔細,大致就可以對該表演暫時落下一個八九不離十的評價;想引用這樣子的方法,從這次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和香港非常林奕華共同製作的《水滸傳》的中、英標題,仔細地解讀它,並對應於作品內容,來做為解碼的開始。

從宣傳期開始,應該就可以在許多地方看到九位「型男」(王耀慶、朱宏章、李建常、時一修、韋以丞、莫子儀、張孝全、張翰、盛鑑)與三位「靓女」(周品辰、林鈺玲、謝盈萱)的時尚造型,這真是一批高水平的年輕演員;接著就會看到字體有點怪怪的「水滸傳」三個字,「水」字和「傳字」的左偏旁(第一筆劃和第二筆劃)和右偏旁分離了,「滸」字的水字邊第三筆劃怪怪的,「水」字的右偏旁和「滸」字貼在一起,整個看起來,最容易辨識的好像只剩下「許」字和「專」字,等於是借用了「水滸傳」三個字,做了些微的拆解與重組的設計,「拆解」與「重組」正是這次的演出對於《水滸傳》章回小說的面對姿態。

再看看英文的標題:「WHAT is MAN? A RPG THEATRE PIECE INSPIRED BY WATER MARGIN」,追問的是構成男人(看過戲的人,應該不會想要把「MAN」擴大解釋成「人類」,那肯定會引來多方撻伐、萬劍穿心)的基本元素,在製作過程中,他們將其拆解分析出了九個悲劇英雄的密碼(老虎、浪子、寶刀、人肉、大佬、賭、賊、酒、蓮花)、男人的四大慾望(酒、色、財、氣)和十大典型(力氣跟能量的比試、喝酒、豪氣、對女人無情殘酷、草根性、義氣、比慘、膽量、智、狠),甚至於凝縮了九個哥弟嫂的RPG(role playing game,角色扮演遊戲)情境(撞車、逃亡、哲學家、逃妻、僵局、三老婆、蓮花、三人舞、三岔口),幾乎構成了偌大的陽性符號世界,而女性在此則成了工具性的角色。附標題說:「一部靈感來自於《水滸傳》的角色扮演遊戲劇場作品」,說的很清楚,是「靈感來自於」(inspired by),就像李國修說屏風表演班的《莎姆雷特》是「一部與莎士比亞有染的戲」一樣,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搬演《水滸傳》的故事;也許可以這麼說,是因為《水滸傳》的文化意象太強大了,所以我們一看「水滸傳」三個字就只有一種趨同性的期待與預設,編(陳立華)導(林奕華)等人在做的事情,只是尋找與探問同字異義的可能性,這次的演出就是他們找到的方式(這當然只是可能性的方式之一)。

兩位編導都是非常聰明、而且熟悉劇場表達語彙的創作者,這點從節目單的「導演的話」與「關於劇本的一點提示」,還有兩位助理陳銘鋒與廖若涵整理的創作理念裡頭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他們已經寫的、說的夠清楚,也夠詳細了,似乎不需要再為之詮釋什麼了。在表現的形式上,類似這種多場次的片段,有點像章回小品一樣,在非常林奕華的幾個作品裡頭都看得到,像是《張愛玲,請留言》、《半生緣》、《快樂王子》、《戀人絮語》、《包法利夫人們》,或者是進念二十面體的《東宮西宮》系列,甚至是表演工作坊的《亂民全講》,形式對筆者而言並不新鮮,比較有趣的,反倒是九位型男的獨白,以及九段RPG情境短劇。

九段獨白其實就是九種英雄密碼的自我剖析,幾乎都是先從一種防衛與偽裝的口吻開始,慢慢地在敘說當中吐露處境與心境,最後總是給人幾許無奈與哀愁的感覺,似乎就是要揭露這些扮演與面具底下身為人的真實自我,面對自己的清明與無力感。相較於獨白的抒情,RPG情境短劇則是風格表演的戲擬,諷刺了若干影劇類型的風格化表演,也諷刺了黑幫社會裡的男女主僕關係,也就是所謂的哥弟嫂情結。總共二十九場戲,情感的結構就在抒情的獨白與戲擬的情境之間交錯而成,觀眾或是捧腹大笑,或是暗自感傷,既有通俗討喜,也有詩意詠嘆。而這一切,則是包納在一場演員徵選的場合裡頭,主持徵選的導演只透過聲音與來參加徵選的演員對話;但是極其迷離的是,到了結尾,整個一切又好像只是導演的一場夢境,在夢境/徵選/獨白/情境中,卻有一位發覺一切不太對勁的演員(盛鑑飾演)跳出來,試圖尋找導演,並批評這個戲,幫觀眾把想問的問題都問了,想批的也批了,感覺是要先堵住評論者的嘴,十足的後設況味,所以筆者說這對編導乃聰明之至。

台長: 于善祿
人氣(4,571)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幼玫
我發現幾種奇怪的現象,發生在我身上:

看林奕華的戲,我常笑。可是笑完,覺得空虛;看戲時不是沒有痛快的時候,但是,總不覺得感動。

又或者,林奕華講得很好、寫得很好,可是他說的,和他導演的,我無法連結。我不是說他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可是我很難從他的作品裡,看到他所說的。

通常下半場開演後十分鐘,我就開始覺得厭煩,半小時,很後悔自己沒有跑掉。然後努力撐完。
===

關於水滸傳,不知道是不是性別刻板印象所誤:我是女生,在我來看,這是一群男生(請注意,不是男人)玩出來、或主導的戲,充滿男性賀爾蒙的氣味,他們玩得很爽,但是我有一半的時間笑不出來。
2007-05-02 01:10:53
于善祿
幼玫

其實當初在寫下最後一句話「所以筆者說這對編導乃聰明之至」的後面,還有一句話被我自己的「腦中警察」(cop in the head)篩掉了,若想知道,只能私下直接寫信給我yushanlu@ms24.hinet.net。

6月1日至3日,想必妳會在台南大學出席應用劇場研討會吧;我沒辦法南下,6月2日至3日,我們北藝大也正在開著姚一葦學術研討會,我真希望可以有個分身。先預祝妳收獲滿袋囉!

善祿
2007-05-03 00:28:02
黑青
上週末看過《看不見的城市》,有一肚子的困惑,並非困惑看不懂,而是困惑我們還要忍受這樣的劇場多久,&quot台灣的劇場已死&quot,好友V如是說,所以很想聽聽您的想法,如果您有看的話...
2007-05-09 00:27:2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