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8-12 14:45:49| 人氣83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評Florian Feisel《伊卡魯斯》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6年國際小劇場藝術──「偶人相遇──人‧偶‧嘉年華會」
主辦單位:牿嶺街小劇場、戲盒劇團
協辦單位:身體氣象館
時間:2006年7月4日至23日
地點:牿嶺街小劇場
藝術總監:杜思慧

觀賞時間:2006年7月21日
演出者:Florian Feisel(德國)
節目:《伊卡魯斯》(Icarus the Fall)

一看完這個演出,腦中只有跳出一個字:grotesque(怪)!

節目名稱叫做《伊卡魯斯》,只要是略懂西方文明的人,大概都聽過這個神話故事,在此就不贅述。不過我還注意到,節目的英文名稱,除了Icarus之外,還加上了the Fall,不得不令人聯想到表演當中,Florian Feisel不斷地將表演使用過後的道具,丟往舞台的許多角落,每次丟的時候,來自南非的現場配樂師Wiebke Holm就會做一個卡通裡頭東西墜落的聲音(類似中文裡頭的「咻」),墜落的不只是Icarus,而是所有的東西(甚至是人)都有可能墜落,只是人的墜落,可能也是一種不聽勸誡的墮落,在我們所熟知的故事當中,不聽勸誡而墮落/墜落的比方亞當和夏娃、潘朵拉、特洛伊戰裡頭的一堆悲劇英雄等等。

相對於墜落,飾演Icarus的Florian Feisel倒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落地(我指的是舞台的黑膠地板),他一直待在一輛奇形怪狀(大體上是個很大的圓形)的怪車上頭,但這輛怪車實在是藏有太多的機關、道具了,Florian Feisel和每一個之間所存在的關係主要就是「變」(changing)或「變形」(transformation,或metamorphosis),一會兒是手套上小偶頭,擬聲擬語讓「他」講話,或是「他」與Florian Feisel對話,一會兒戴上大面具,一會兒以銅管喇叭向觀眾說話,一會兒又將插電燈泡放在眼睛前面,在整整六十分鐘裡頭,所有Florian Feisel和道具之間的「形」與「貌」不知變換了多少造型與圖像,我不曉得是否可以稱之為grotesque baroque(「怪誕巴洛克」,這詞是我自己亂造了,既然Florian Feisel「怪」,我只好「亂」了)。

除了墜落的物理意義與墮落的道德意義,我還發現多重自我的心理意義。前面提到小偶頭「他」或者是大面具與Florian Feisel的自我對話,如果再加上原有希臘神話文本中的Icarus、不同觀眾所知的不同多寡程度的Icarus故事,以及Florian Feisel敘述中(他在說著片片段段的 Icarus故事)與表演中(他也飾演著Icarus)的Icarus,看起來有「24個比利」的異曲同工之妙。

節目單裡說那輛「怪車」是「一個模擬太陽的圓圈」,印象中在達文西的發想素描畫裡頭,似乎有一部腳踩式的飛行車,人類千萬年來常常想像鳥兒一般自由自在飛翔在空中,神話中的Icarus墜落了(但別忘了他老爸Dadelus則是成功地卻悲傷地降落在西西里島),達文西畫出了人類的夢想之境,萊特兄弟則實現了人類的夢想,後來更有阿姆斯壯等人飛出了大氣層直奔月球而去,這一切的一切,總算克服了地心引力的牽拖。(不過,那輛怪車看起來真的是有點笨重,到表演最後,只能由Florian Feisel踩著輪子,往前非直線地前進了一公尺左右!)

台長: 于善祿
人氣(83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