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6-28 18:56:01| 人氣4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快。朵頤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夏日的午后,出了門,赤焰焰的日頭,總是耀眼的讓人閃避不及,即使皺著眉頭,也毫無助益,空氣在四周翻騰,我的出現,像是一隻已經被窺伺久候的獵物,到處游移的熱氣,在剎那間,全一股腦兒的撲了過來,錯愕的讓自己手足無措,無處閃躲,巷道四周沒有一點點的遮蔽,自己的影子也變的短短小小,我只能快速的邁開腳步,大步大步毫無選擇的快步讓自己離開,好在屋簷不遠,終究,還是可以找到可以透氣的地方……



進到室內,門才打開,沁涼的冷氣,輕輕微微的出現,飛快的帶走剛剛的悶熱,只留下一額頭的汗漬,打開水龍頭,沖個涼水,讓所有的不快,消失殆盡。現在,我什麼都不要,不用花心思奢求些什麼,只要給我,滿身的清涼,就好。



離開位置,打開冰箱,那是唯一而且是最容易尋找解脫的一個地方,不管是現在或是未來,那兒,都是。翻翻找找,一只翠綠的西瓜抓住了眼光。



輕輕一刀剖開,那紅,鮮艷得令人驚訝,似乎是上天的應許,上天的呼喚,只屬於這乾涸的季節的顏色,喚醒著我幾乎以為已經遺忘了的所有的感覺,引領著我的渴求,禁不自盡的引頸向前,逼迫著我放棄盤踞在我的魂魄裡的所有,在這時刻,不計算所有的代價,我,大口啃下,只為這,鮮豔的紅。只為這!

記憶裡的過去,曾經如此,現在,也不例外,以後,更將持續……



盡興之外,總是迷惘那紅色裡不起眼,卻又一粒粒小小黑黑卻佔盡了個最好視野的種籽,總在口齒暢快之外,少了一點盡興的悵然,如果,種籽不見了,會少些什麼,會多些什麼呢,自己不敢去揣測,只是,眼前一粒粒黑黑發亮的種籽,還是很自在高傲的嘲笑著自己,而我,似乎也沒辦法改變些什麼。



一樣的六月,再幾天就大學聯考了,教室在蘆洲的一間教會學校高高的四樓,午后陽光依然炙熱,我,坐在教室後面,趴在桌上,側著頭呼呼吹著書的扉頁,真希望,自己記憶的速度,能像自己吹口氣就能翻頁一樣的快速,但是,就是不能,只能,無助的趴著吹吹氣,滿足一點心裡的想像;教室裡沒有冷氣,悶得令人不耐煩,起身離開了位置,走到教室後頭,望著一整面落地窗外的天空,天是藍藍透明的,情不自禁的打開窗戶,暢快的大風大力迎面撲來,衣領被吹的趴趴作響,教室後面的視野除了幾棟低矮的平房,放眼望去的就是寬闊的關渡平原,高高遠遠翠綠的大屯山安穩地坐落眼前,我們幾個同學就靜靜的靠在窗戶邊,安靜地悶不作聲。



一個同學遠遠指著校門對面的水果攤,「我想吃西瓜!」「我去買」「好呀,我去宿舍借刀子」大家附和著,湊著零錢,幾分鐘後,幾個大西瓜出現在教室裡,我永遠記得,西瓜剖開時清脆的響聲,大家的笑聲,更記得雙手捧著近半尺的大片西瓜,就著窗戶大口大口啃著,毫無顧忌用力的大口向窗外吐著籽仔,西瓜汁流得滿手,已經不重要了,我只知道,風輕輕吹,我只知道,笑聲暢朗,我知道,我是暢快的,心,也是!特別是在那等待聯考的日子。



雖然,最後結果是沒有考上,踏入另外的軍旅生活,雖然,幾年後的今天,再次回到原來的教室,我只能透過橫豎的鐵窗欄杆,望著對面高樓聳立樓層間夾縫的燈光,但是,那份大快朵頤的回憶,不曾改變,即使在多年以後……



--
今天回家,西瓜在眼前
依舊張口大口吃著,依舊吐著籽仔,依舊冰涼
你說我變得冷漠了
真的嗎
我不知道~



台長: yunling
人氣(4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