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0-21 04:14:37| 人氣1,36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動物園修行 找到生命出口--自由時報1020清原之專訪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合院式動物園內,其中一處,在徐清原等友人接手後,改成喝茶聊天室,但保留了極為原始風貌,打破的斑駁磚牆,也打開了都會人的心房。


文◎蔡春娉 攝影◎記者魏嘉志

曾經為了自己「生命錯位」問題形成無比壓力,甚至變成精神耗弱的音樂創作人,同時也是身兼占星專家、作家的徐清原,七年前覓得了一處「動物園」後,在那裡建構了屬於自己的心靈空間,並於其中開始了佛法修行與西洋占星術的精進研究,為生命找到了另一個出口;在自己的壓力得以釋放之餘,近年來更在他自塑的減壓空間裡,透過無數靈感的啟發,創出許多讓人心生歡喜的宗教音樂。

 常以「星座魔法師」為筆名,於各報章雜誌談論星座的徐清原,從小對音樂就非常喜愛,更擁有一副好歌喉,但一路走來(至少在當兵、求學過程中),卻一直不是那樣順遂,就好比說為了能讓周遭的人放心,大學選擇的是資訊工程系,但卻無法投入、喜歡,也不想為了五斗米折腰而以此為業;而即便在音樂上有了表現機會時,卻總又有另一個阻撓跳出來,讓自己的美夢破碎。徐清原自覺「生命的錯位」相當嚴重,但又不想屈服,一直拚命想做改變、爭取,不過,似乎都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從中拉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幾乎是精神耗弱,近乎成為憂鬱症。」徐清原說。
 就在對自己該往哪裡走,很希望能進一步了解自我的同時,徐清原利用當兵閒暇之餘,開始研究起星座。他說:「七、八年前,台灣的西洋占星術還多停留在個人的太陽星座、月亮及上昇星座的討論,常常有人覺得自己和書上所說的性格並不盡相同,我也一樣。」就是帶著如此的疑惑,一腳跨進更深一層的占星領域。
 巧合的是,就在他鑽研占星術時,有一天從高雄北上,碰到了一位自稱神通之人,一看到徐清原,便說在他的下腹部有一團黑氣,導致在背後長了一顆肉瘤,最好能夠透過佛法修行解去。
 「我的背部的確在當兵前一年無由的長出肉瘤,困擾許久。聽他講得如此貼切,我的心也不由得打了一陣哆嗦。」徐清原說,因為當時自己仍在高雄當兵,想到台北修行是暫行不通,於是回到部隊裡,便下定決心自修。第一步便是抄金剛經。

 「過去的我,根本看不下金剛經,每念必頭痛;但這一次自己痛下決心,認為讀不下就用抄的,於是我每天晚上十點開始抄經,每天抄上三小時。」徐清原說,就在抄了兩星期後,有天抄到「金剛經」第十八品,提到「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他突然淚如雨下,深覺自己對於「生命錯位」所形成的壓力,皆來自於求不得,他突然有股可以放下的力量,內心有了清涼感。
 就在決定當完兵後,走上修行及占星研究之路的同時,過去大學的幾位好友,說是要承接位於淡水的「動物園」,希望在那大隱於市、鬧中取靜之處,尋得一方心靈淨土。正想要建構一處心靈空間的徐清原便很快答應,在那近三百坪大的三合院式建築的「動物園」內,有了一間自己修行空間。

 徐清原說,在淡水,尤其是淡江學生,或多或少都知道這個「動物園」,它已有二十年歷史,之所以稱為「動物園」,是因當時蔣勳、李雙澤等文藝青年發現了這塊世外桃源,於是就進駐其中。這些藝術家都很隨性,每個人都取了個動物綽號,一群人就在此創作,成為自己心靈最私密的空間。
 「後來,動物園就這麼流傳出去了。」徐清原說,這個三合院的房子沒有屬於自己的出口,每一個出口都是別人的土地,需要自己去溝通、尋覓,和我們希望為自己生命找出口的道理一樣。
 而徐清原在此找到了出口,他在「動物園」裡的一院,設了一處佛堂,方便修行,並在其中繼續為喜愛的音樂創作,只不過,當他尋獲了心靈安定力量,不再有求名求利的壓力的同時,他轉而走向宗教音樂的開發,從西元二千年開始,陸續出版了快樂咒、希望咒及最近的十七世大寶法王願望之歌專輯,明年則預定問世的是六字大明咒。「我用一種很新世紀、無壓力的西方曲風,放進傳統宗教音樂裡。」徐清原認為,這就是自己「放下」以後,為同有壓力困擾的現代人做的一點兒事,儘管無名也無利,但他卻換得一身清淨!


台長: 園丁張永智
人氣(1,36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