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06 01:07:15| 人氣61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祭父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各位長輩,各位父親生前的好朋友,以及所有現場的親朋好友們:
非常感謝各位今天參加我父親的告別式,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能撥空前來,送我父親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我僅代表我們全家,向各位致上深深的謝意。謝謝大家。

今天是我父親的告別式。對我們全家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沉重的儀式,想想才三四個禮拜前,爸爸還去拍大頭照,準備辦美國簽證,八月要去美國玩,沒想到這張照片,竟然成了他的遺照,事情發生得這麼快,我們全家都沒有辦法接受。但是仔細回想,我爸爸一直就是一個喜歡開玩笑,喜歡惹大家開心的,很可愛的一個老人。所以在這樣一個哀傷的儀式上,我也希望,我們大家能暫時收起悲傷的心情,一起靜靜的回憶,我爸爸平凡而充滿喜樂的一生。

我父親陳文宗先生,民國二十三年七月十日,生於台北縣三峽鎮,一個米店的商人家,家裡六兄弟中,排行第六,還有兩個姊姊,一個妹妹。父親幼年時,祖父便因病過世,所以父親是在祖母和兄姊的照顧之下,長大成人。聽我爸講,他在三峽國小的時候,功課很好,當了六年班長。三峽國小畢業後,便隻身北上,到台北開南商工就讀初中和高中部。在開南的訓練,奠定爸爸珠算、會計及財務等商業知識技能,在服完兵役後,便進入李長榮木業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擔任會計工作。幾年後,升任業務員,也在三十歲那年與我母親結為連理,四十多年來,夫唱婦隨,感情彌堅,是親朋好友口中令人稱羨的一對模範夫妻。

父親在三十五歲那年,加入南亞塑膠公司,在台北營業所擔任業務工作。十三年後,爸爸四十八歲那年,決定離開南亞,到桃園經商。爸爸和媽媽共同經營長崧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擔任力友木業和奇美壓克力的桃園縣總經銷。爸媽的經銷生意相當成功,爸爸曾經擔任桃園縣廣告商業工會的常務理事多年,在桃園縣廣告業界,受人敬重。在座的許多位來賓,都是那時候爸媽生意上的來往夥伴,感謝你們當年的支持,讓爸爸當年生意經營,一切順利成功。

民國八十四年,爸爸與幾位工作夥伴,組織甲順公司,從事廣告膠布貼紙的製作與販賣,並由爸爸擔任董事長,負責公司經營事務。之後又兼任良美壓克力工廠的董事至今。爸爸和媽媽兩人攜手,南征北討,並且與人為善,在台灣廣告工業以及壓克力業界,一直是非常令人尊敬與佩服的。

仔細回想起來,爸爸在南亞工作的時候,姊姊與我陸續出生,我們一家四口,住在台北市中山北路的家裡。雖然那時爸媽經濟不甚寬裕,我們的生活卻是非常的幸福快樂。後來爸媽到桃園經商,家裡的經濟明顯改善,但是爸爸和媽媽卻是從早工作到晚,拼命努力,只為了提供我和姊姊安全而無憂無慮的生活。

我爸爸最出名的,就是他疼愛妻子,兒女、顧家的個性。小學的時候,爸爸每天不管在哪裡忙,只要一接近中午,便會趕回家提便當,再送到學校給姊姊和我吃,只希望我們吃到媽媽現煮的菜,而不是蒸飯器蒸出來的隔夜菜。那麼多年,風雨無阻,從不間斷。一直到我長大之後才曉得,那是多麼偉大的耐心與愛心,是多麼的不容易。

爸爸平時非常節儉,一件內衣老是穿到破了好幾個洞,才捨得丟掉。雖然我爸對內衣非常的節儉,但是對外衣的穿著,卻是非常的龜毛。爸爸穿衣服,一定要非常合身,袖長要剛剛好,否則,買再貴的衣服,他也不願意穿。穿西裝的時候,爸的領帶永遠是打得漂漂亮亮的,爸的衣服褲子,也都燙得筆挺,一件一件按著一定方向掛在衣櫥裡。爸爸的每一雙鞋,一定要擦得雪亮,才肯穿出門。爸的堅持,也發生在整理東西上面,打開爸的抽屜,東西整整齊齊地排列著,手上的鈔票,也要一張張方向對齊之後,才收起來。所有隨身的工具、文具,都要按照規矩的收好。

從小到大,爸爸就不曾打過或罵過我和姊姊,只是一味的疼愛,和照顧我們。對家裡,爸總是盡心付出,從來不求什麼回報。對媽媽,爸也有他與眾不同的溫柔。雖然平常爸爸非常依賴媽媽,但若是爸跟媽出去,只要媽媽手上一有東西,爸爸的手便會無聲無息的伸過去,把媽媽手上東西接過來。爸爸就是這樣一個默默的照顧家裡的人,一個默默付出他的愛的好爸爸,好丈夫,一個非常好的人。

爸爸幾年前中過風,雖然沒有大礙,但是自從八十七年第二次中風後,爸就退休在家,仔細照顧身體。爸每天就是早上運動,然後回家看報紙,吃完飯後睡午覺,傍晚到花園澆花,把飯放到電鍋裡煮,晚上吃完飯後看電視睡覺,非常平凡的生活。去年開始,台北銀行發行樂透,爸爸開始仔細研究,希望能一舉中頭彩,大大的發一筆。爸爸每天開始翻閱報紙的樂透評論,也認真的感應研究,每週只有星期三跟星期六的下午有空,其他時間,爸爸都在研究樂透號碼,希望感應到那幸運的組合。爸的努力也沒有白費,雖然沒中過大獎,但是小獎卻是不斷,好幾次都跟頭彩擦身而過。

其實,我們都知道,爸爸之所以想中頭獎,是因為他總覺得沒有留什麼財產給我們,想要中樂透彩,讓我們家人的生活能過得更好。但是,爸爸一生,與世無爭,與人為善,為了家人的幸福努力打拼,爸爸留給我們的,是一個非常幸福美滿的家庭,和爸爸愛家庭,樂天知命的典範,其實這比任何的財富,都令我們受用無窮。

這次爸爸突然病逝,我從國外趕回來時,只看到爸爸在加護病房,陷入重度昏迷的樣子。我不只一次的希望,能在聽聽爸跟我說他這次的號碼又中了幾個,或是在聽到爸爸的笑聲,跟爸亂開玩笑,看看我爸像小孩子一樣的頑皮笑容。我爸爸非常怕痛,但是看著爸在加護病房裡的樣子,我也覺得爸爸能走得這麼沒有感覺,沒有病痛,也算是一種福氣。其實說得再多,也沒辦法表達我們心中的捨不得,但是我只希望,爸爸能好好得走,在天上看著我們,保佑我們,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我和姊姊也會好好照顧媽媽,爸你請放心,跟隨佛祖到西方極樂世界,永享仙福。

最後再次代表我的家人,向各位致上最深的謝意,謝謝你們來陪我爸走這最後一程,謝謝。

台長: BH
人氣(61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