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16 20:21:00| 人氣3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城汽車 一個家族故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長城皮卡和長城塞弗、塞影SUV在車市中的名氣來自於:同樣威猛的車,只要6、7萬元,而進口車要40多萬以上,大家會懷疑它的性能,但市場說,僅僅去年這兩款車賣出了5萬多台,長城皮卡連續6年在中國皮卡市場佔有率最高,長城SUV目前佔有率25%,2003年,公司利潤超過5億元。

它的確夠低調,但2003年12月,長城汽車突然暴曬在鎂光燈下,從沈默的河北保定直奔香港,在香港資本市場變身市值70多億的上市公司,瞬間拿到15億現金,然後在鏡頭中和報紙上,在中國急速增長的汽車市場標貼出另類神奇故事---一個私人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用14年時間從打工者到鯨吞企業控股權,上市之後一個家族擁有30多億市值,還有,他們抓住了中國龐大汽車市場的機遇。

就在3個月前,我們看到長城汽車在香港資本市場一飛沖天的得意,在2003年12月初,公開發售的長城汽車〈2333HK〉獲得683倍超額認購,申請總股數77.9億股,凍結資金1043億元,募集資金15億元,是1997年創下紀錄的北京控股上市以來反應最熱烈的新股,讓同時上市的中國人壽都失色。12月15日開盤第一天,股價高開22元,比招股價13.3元大漲65%,市場熱鬧非凡,當日收在17.05元,比招股價漲28%,當天,股民持有一手(500股)長城汽車〈2333HK〉最少可以賺1350元。

但之後,長城汽車〈2333HK〉就像一個慢慢撒氣的皮球,2個多月來股價連續陰跌,已經破14元,3月10日再跌4.8%,收在13.9元,3月11日上午又跌3.6%,至13.4元,創下新低位。這和2003年12月15日上市時最高價22元,相差甚遠。它慢慢回歸沈默,習慣性的沈默。

保定和長城汽車

我們嘗試揭開一個的中國本土汽車企業的發展歷史,這個缺少國際品牌支援、沒有大集團股東、沒有太多資本、也很少露臉的企業,絕對談不上有什么熱點,但翻閱長城汽車和中國河北保定的資料,我們可以發現這個中國改裝車最集中的城市,本身就是濃縮了中國本土小企業依靠靈敏市場嗅覺投資改裝汽車的歷史,這裏曾經集中了50多家汽車企業,目前還有12家整車生産廠,長城、中興、天馬、大迪、新凱、長安等等都是在保定,還有26家汽車零部件生産企業,2003年生産汽車12.4萬輛,産值104.9億多,利潤11.58億多,帶來的工業增加值28億元,拉動保定市工業37.4%。而這個城市的市長說到2010年,保定年産汽車會超過80萬輛,産值500億元。

大放光芒的長城汽車〈2333HK〉其實只是其中一員而已,它不是最老的,也不算最年輕的,但它是做的最穩健,也是發展最快的,目前也是做的最好的,2003年1月--10月,保定市出產的汽車是10.07萬輛,長城汽車就占4.75萬輛,遙遙領先對手,
2003年,長城汽車〈2333HK〉繳納了4.75億元稅,是保定第一納稅大戶。

在逐步建立市場後,長城汽車再度通過資本市場變身公衆公司,獲得鉅額資金,這是保定汽車企業中第2家上市公司,也是唯一走出國門的企業。

但最爲特別的是,長城汽車〈2333HK〉董事長魏建軍通過先承包後持股,再控股的模式,在13年時間中,把資産300萬元,虧損200萬元的小廠變成資産70多億,年利潤超過5億元人民幣的中國皮卡生産大戶。自己和背後的家族也完成控股長城汽車〈2333HK〉的過程,在2003年12月15日上市當天,他的家族控制了30多億的資産。魏被稱爲“中國汽車行業首富” 。

20年前的故事

講述長城汽車的歷史不如說說魏建軍和他的家族,他的父親魏德義是很關鍵的幕後人物, 參軍20多年到營級幹部轉業,1983年,45歲時毅然放棄全家5口人的北京市戶口,回到家鄉保定,他招攬了多名志同道合者,靠4000多元的復員費換來了一台車床和一台銑床創辦小廠,他製造出首批産品是6台發電機組,但沒有商標和質量檢測,第一批貨沒人要。1983年10月,“保定市郊區太行建築設備廠”正式挂牌成立了,這是魏家第一個企業。一個偶然機會,他在北京北京建築設計院看到研究出來的替代高樓水箱的供水裝置,馬上感覺到這是機會,於是拿出所有本錢投資生産隔膜式氣壓給水設備。半年後産品出來,但還是沒有檢測部門驗證,市場啓動不了,1984年8月他想辦法請來全國100多個專家給他的産品作鑒定,苦口婆心獲得了市場的通行證。很快企業就獲得了機會,1988年太行建築設備廠獲國家“科技星火示範企業”獎,年收入已經數千萬元。

魏德義有兄弟三人,都是在保定做企業,在1984年,魏德義兄弟魏德良,也就是魏建軍的叔叔創辦了長城工業公司,一家在保定市南大園鄉註冊的集體所有制企業,當時註冊資本爲80萬元。長城工業公司主要從事汽車改裝業務,這是保定的傳統行業。這也是後來長城汽車〈2333HK〉的前身。

1989年的時候,在給排水行業已經做的很大的魏德義突然投資介入汽車獨立前橋的開發,他看好這個目前都是進口貨的市場,他甚至買了德國大衆和日本豐田兩部獨立前橋麵包車,拆開來研究國外最新的技術,保定人對汽車的偏好很有特點。

1990年12月保定太行集團的第一台國產獨立前橋研製成功,順利通過了長春汽車研究所和清華大學所作的擡價試驗和河北省科委的技術鑒定。1991年該産品又通過中汽公司組織的鑒定。同年,太行廠與香港東偉投資貿易公司合資成立了保定太行東偉汽車懸架有限公司。研究汽車産品是魏德義的新賭注,而保定的汽車廠商都喜歡投資經濟型轎車和皮卡車型,零部件配套性企業市場很大。

1989年,創辦了長城工業公司的魏德良出車禍去世,保定南大園鄉派自己的人接管了長城工業公司。但很快出現問題,1990年長城工業公司陷入困境,300萬資産負債200萬元,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來。南大園鄉政府無奈開出優惠條件引人承包。

1990年,26歲的魏建軍站出來說自己願意承包,1990年7月開始擔任長城工業公司總經理。高中畢業的魏建軍之前曾在北京通縣微電機廠、保定地毯廠,以及保定太行水泵廠做廠長,這也是他家族自己的企業。他似乎沒有生産汽車的經驗。

復述這些歷史可以清晰看到魏建軍家族在保定初創企業的過程,和長城汽車歷史背景,這些複雜的關係可以說明一個問題:今天已經公衆化的長城汽車〈2333HK〉在當年是魏氏家族的一個鬆散關係企業,其實也是一分子,而且魏家生産汽車的歷史足以可以追溯在20來年前。

因爲有這個背景,我們再看最近10年魏氏家族在長城汽車的一系列投資和股權活動,就完全可以理解其動機。

而在香港上市的過程中,多次出現魏德義,以及魏建軍父母親、自己的太太持有上市公司股權的表述,很多人會不理解:爲什么這個家族會這么在乎自己的一個企業,他們並不缺錢,他們也並不需要完全控股,在香港的長城汽車上市招股說明書中並未涉及這些,我們在此可以清晰看到歷史背景。

10年的承包合同

1991年3月21日,魏建軍和保定南大園鄉政府簽訂5年承包長城工業公司的合同,這是起步階段,故事不多,魏建軍請來的生意夥伴是王鳳英,從1993年起擔任長城汽車的營銷總經理,2002年出任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是長城汽車的老功臣。當時,長城工業公司的主要業務仍以改裝車爲主,也爲客戶做冷凍車、石油用車等特種車。

1993年,長城工業公司嘗試性推出“長城轎車”,雖然依然是用別人底盤,手工拼裝出來的改裝車,但有自己的一些概念了。當時主要市場在東北,售價幾萬元。但是1994年《汽車工業産業政策》出臺後,汽車産業開始實行“目錄制”的管理,“長城轎車”上不了目錄,也上不了牌照。這是一次嚴重的挫折。

從1991年1月1日簽訂5年承包合同,長城工業公司5年內完成了從病痛中喘息、休養生息的過程,而且企業開始有了效益。1995年12月30日,保定南大園鄉政府再次和魏建軍把承包合同續約5年。根據承包協定:魏建軍承諾管理和監督長城工業公司的業務,每年向保定南大園鄉政府支付承包費,作爲交換條件,魏建軍也有權保留長城工業公司10%的除稅利潤。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至少在收益分配角度爲以後的股權分配埋下伏筆。

1995年魏建軍去了次美國、泰國考察,他看到滿大街的皮卡突然靈機一動,“當時,主要汽車製造企業都在生産轎車,而我們不是在轎車序列裏,我們的技術、資源都不及競爭對手,製造轎車等於用自己所短比對手所長。再加上轎車都是一些大型的企業,競爭很激烈。”他回來後開始研究自己的皮卡,“我們發現市場具有很大潛力,競爭對手較弱,這個車型我們又有現成的覆蓋件。”

他們把産品消費者應該定位于小企業和個體戶,把實用性皮卡DEER(迪爾)價格定位在6、7萬元,比當時流行的10萬元豪華皮卡要便宜,一下子就有了批量,成本也下來了。

1997年,長城皮卡銷售僅1700輛,1998年,長城産銷皮卡7000余輛,成爲國內行業老大。1999年已達到1.3萬輛,保持市場銷量第一。長城皮卡的主要市場是在私營經濟發達的沿海地區,如廣東、福建、浙江和山東。

從承包經營到控股

1998年4月,南大園鄉政府開始了第一次資産分配,鄉政府明確表示爲感謝魏建軍對長城工業公司做出的特殊貢獻,將相當於長城工業公司權益淨值中每年增長率200%以上的股本權益(占長城工業公司股本19.87%)授予魏建軍。同時,按照承包協定,魏建軍有權獲得從1994年開始長城工業公司10%的除稅利潤,這筆錢總數累計214萬元,但魏明確表示不會拿走這份錢,而是轉爲5.48%股權,依此,魏建軍獲得長城工業公司25%的股權。獲得股權是承包經營轉換爲股東經營的標誌,長城汽車的改革和重組就此拉開序幕。

南大園鄉還公佈一個非常開明的股權計劃:鄉政府持股65%,還是控股,但餘下10%留給了職工,明確說給有突出貢獻的員工,暫時由工會管理。

1998年6月保定體改委批准南大園鄉的計劃,長城工業公司改制爲長城汽車集團,1998年7月1日,長城汽車集團註冊資本增加至3900萬元。

1999年8月,另一次機會來臨,南大園鄉政府基金會呆壞賬嚴重,鄉政府決定將持有的21%長城汽車集團股權以800萬元轉讓給魏建軍。表面上的解決財政困難之舉,但確是很關鍵的一步:長城汽車集團控股股東已經變更爲個人,魏建軍擁有46%,南大園鄉政府擁有44%,公司工會擁有10%。

一個集體所有制企業的私有化過程看起來相當輕而易舉,個人名義的股權控制完成了企業的變革,這在1999年,無論河北保定,還是在中國都是新鮮事。但,今天看這些財務技巧,我們也看到很多精巧的設計,我們有理由相信1998年的企業私有化還是需要很多幕後的安排,大家都需要一個精心設計的大結局。

購並整合上下游

1999年長城皮卡銷量已經達到13000輛,同期,保定的國有汽車企業--田野公司陷入困境,這家最早生産皮卡的大廠,曾經在CCTV打廣告“四萬八千八,田野開回家”,在長時間的冒進和擴張中陷入資金斷鏈,無力後續投入,同時因爲價格低,皮卡質量上不去,配置不行,市場反映不佳。到1997年,田野汽車已經元氣大傷,市場份額劇減,經營困難重重。1998年,企業處於半停産狀態,90%的産能放空。

一方面,魏建軍控制了企業,他開始在上下游配套企業上動手術,另一方面,田野汽車是河北省、保定市兩級政府重點扶持的企業,需要尋找救命血液。1999年5月,保定市政府開始牽線長城、田野,試圖促成兩家重組。但老國企和民營企業的合作很難“蛇吞象”,大家談不達到一起,1999年10月,田野集團匆匆跨地區和中國華晨集團合資,將核心企業60%的股權轉讓給對方,組建河北中興汽車製造有限公司。
但合資資金沒有到位,企業無起色。2000年,華晨打算退出,再和長城汽車談判取而代之。但精明的民營企業家不願意承擔太多包袱,機會又擦肩而過。

長城集團在2000年2月,選擇河北高碑店的華北汽車製造廠,建立長城華北汽車製造有限公司,先後投入3億元對其改造,以形成5萬輛的生産能力。這次收購幾乎是被動之舉,但對長城汽車〈2333HK〉的産品擴展極爲重要。

同時,長城皮卡的發動機是從華晨控股的四川綿陽新晨發動機廠購買的,和田野汽車相同。1999年10月,田野和華晨閃電聯姻,合作成立了中興汽車公司,華晨以價值3000萬元的零部件投入合資公司,控股60%,華晨一下子變成了直接對手。

發動機被對手掌握,是商戰大軟肋,魏建軍決定自己開發生産發動機。2000年5月,魏建軍與保定市定興縣的兩位商人—馮柱和李金祥合資成立了長城內燃機公司,魏建軍占51%股份,馮、李二人占49%。長城內燃機廠很快盈利,吸引了老牌的長春內燃機廠的合作。

1998年—1999年魏建軍解決了控股權問題,1999年—2000年又解決了購並、合資配套企業,魏越來越明白利用各種資本的重要性,他不斷成立關聯企業,包括他父親的保定太行集團參股的多家長城附屬公司。

家族完全控股長汽

但長城汽車〈2333HK〉股權中還是有很多模糊的地方:南大園鄉政府的持股也不符合規範股份公司的要求,更關鍵的是2001年6月5日,長城汽車集團成立股份公司,開始爲資本市場準備了。

在2001年3月26日,保定南大園鄉政府成立南大園經管中心,3月28日,南大園鄉政府持有的長城汽車〈2333HK〉44%股權劃轉南大園經管中心。同時,公司工會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決定原來含糊的員工持有10%股份分別轉讓給魏建軍父親魏德義9%,魏的母親陳玉芝0.5%,魏的太太韓雪娟0.5%,轉讓代價分別爲1370.9740萬元,76.165萬元和76.165萬元。所得資金設立工會專項基金獎勵有貢獻的人員。

依此,魏建軍和一致行動人士共持有長城汽車〈2333HK〉56%的股權,南大園經管中心持股44%。

我們很驚訝魏建軍家族控制長城汽車〈2333HK〉的方式和能力,他們家的所有人都是公開的個人股東,合在一起也是最大的股東,在董事會毫無疑問掌控整個公司。

再計算從1998年4月以來,魏建軍開始的從承包經營到掌握控股權,一共投入資金達到3322萬元之多,這包括換購10%員工股的1522萬元。爲了掌控一家企業動用這么多資金,在保定單靠魏建軍本人幾乎不可能,而背後的魏德義和家族企業是真正的資本家,起到資本輸血功能。

2001年6月5日,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股本由長城汽車集團淨資産1:1轉換,註冊資本達到1.705億元。2003年9月3日,派發股息以股代息,每一股增加一股紅股後,公司註冊資本猛增到3.41億元。

2003年12月15日,長城汽車〈2333HK〉以13.3元高價發行1.14億股新股,集資15億元。之後,承銷商法國巴黎百富勤全面行使超額配股權,額外發行1710萬股新股,每股作價13.3元,再度集資2.2743億元,長城汽車〈2333HK〉上市集資總額達到17億多。

同時,魏建軍持股降到33.23%,其父魏德義持股6.5%,其母持股0.36%,其妻持股0.36%,家族持股合計40.45%,南大園經管中心持股31.78%,其餘27.77%由H股公衆持有。

13年的一個結果

一個規範的境外上市公司誕生了,複雜的過程和簡單的結果,在可以定價的市場中,多年的沈默和努力變得很有價值,因爲這是一個創造了“中國汽車界首富”的故事。

我們已經無心再去看長城汽車〈2333HK〉皮卡車毛利率33.1% ,而塞弗SUV 毛利率更達36.1%,還有2002年銷售利潤2.8億元,2003年上半年達到2.9億元,全年預計超過5億的美妙數位,還有長城皮卡中國市場佔有率35%,SUV佔有率25%的高超市場控制能力。

這些數位在魏氏家族苦心經營13年的故事面前,真的不算什麽新鮮事。

台長: ALLEN
人氣(3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