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0 00:36:16| 人氣22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熱情冷戀 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熱情冷戀 7








































推開康治謙的念頭,沒有再出現過。

皇甫靜隻是坐著,直到天色有一絲微亮,終於感覺到睡倒在自己腿上的男人有了動靜。

淩晨不到五點,夏季的天總是亮得稍微早。康治謙因為連在睡夢中都可以感覺自己的脖子和腰十分酸痛,所以即使還沒到起床時間,卻逐漸清醒過來,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雖然是躺在沙發上,可是臉靠的卻不是枕頭,而是一雙沒有什麼肉的大腿。

而且自己的手還抱著那雙腿不放。康治謙一呆,連忙坐起身來。

因為維持同一個姿勢太久,他全身骨頭和肌肉都因為他突然改變動作而發疼,他不禁撫著好像快要斷掉的頸側,然後望見皇甫靜坐在他的面前。

「——呃!」怎麼了?怎麼回事?他搜尋著昨夜的記憶,卻不記得自己是如何睡著的。他望著皇甫靜。「……早安。」絞盡腦汁隻想到能這麼說。

皇甫靜睇著他。

「沒事了?」

康治謙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沒事了!沒事。」他回想再回想,記憶總算拼湊起來。「謝謝你陪我……這麼久。我害你沒睡覺了嗎?抱歉。」他瞄一眼外面天色,汗顏自己明明說一下好,卻一下了幾個小時,害皇甫靜沒得睡,自己睡那麼爽。

「嗯。」皇甫靜淡淡地應一聲。

「你怎麼不把我叫起來?」康治謙抓抓頭問。

皇甫靜眼睫低垂,道:

「……因為我不想。」

啊?那什麼意思?康治謙雖然很想追問,可是想到他都沒睡,就住了口。

「我不煩你了,你快點去補眠吧。」他不會囉哩叭唆的浪費時間了。站起身,他注視著皇甫靜,忽然道:「失禮一下。」他伸出雙手,做出準備擡抱的姿勢。

皇甫靜瞇起眼:

「你做什麼?」

「我把你送回房間啊。躺在你腿上幾個小時,你一定很不舒服吧。」他理所當然地說道。

這個遲鈍的男人,也有心細的時候,隻是,他沒有更好的方法?

「我不要。」皇甫靜拒絕他這個可笑的念頭。

康治謙隻好收回手,摸摸脖子,他又想到別的主意。認真地半跪在皇甫靜前面,他道:

「我按摩也是一流的!不然我幫你揉一揉,你才不會太難過,我是真的很謝謝你,我絕對不會有雜念,保證一點點幻想也不會。」他正經八百地承諾。

他一副不準備起來的樣子,皇甫靜不講話了。

見皇甫靜沒拒絕,康治謙試探性地將手放在他腿上,皇甫靜還是沒動靜,他便想這是應允的意思了,就大膽地繼續下去,然後真的心無旁騖,一點妄想也不敢有,專心認真地消除皇甫靜雙腿的不適。按摩完畢,他速速收手,沒有多耽擱一秒,趕快催促皇甫靜進房睡覺了。

皇甫靜離開客廳,走進臥房,關上門之後,聽到康治謙進入浴室沖澡,沖完之後又回到客廳。他並沒有照康治謙講的那樣補眠,而是一直醒著,他本來就睡不多,一晚不睡也不會影響什麼,當他出門時,見到的就是康治謙躺在沙發椅上熟睡的畫面。

開車到達公司時還很早,沒什麼人。手機響了,是個十分陌生的號碼,他沒有接,隻是打開電腦,然後看見信箱裡有幾封不尋常的信件。

他閱讀過後,發出幾封密件。

「……執行長,今天好早。」程秘書一早從警衛那裡聽說,皇甫靜早上七點不到就到了。「執行長最近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了嗎?難怪你最近氣色比較好了。」

皇甫靜道:

「我氣色好?」

「是啊。」程秘書微笑。

那應該是康治謙的功勞,每天都費心煮出他願意吃的食物。

他開始變得習慣了。習慣康治謙的口味,習慣康治謙的照顧,甚至習慣康治謙的碰觸。

昨晚,他看著康治謙睡著的臉龐,始終沒有叫醒他;今早,康治謙專注地撫摸他的腿,他也一樣沒有拒絕。

自懂事之後,從來沒有人碰觸他到這個程度。

手機又響了,又是同樣的陌生號碼。他收回心思,這次同樣沒有接。

他一如往常地處理公事,接近五點下班前,程秘書撥內線給他,說有三名SS公司的人想見他,已經站在辦公室外面。

他讓程秘書把人帶進來。三名男子一身黑西裝,散發來者不善的氣息,程秘書在反手關上門前,還忍不住看了好幾眼。

皇甫靜坐在桌後沒動,隻是平靜地問:

「我不記得和你們有約。」

為首的男人微笑:

「皇甫先生貴人多忘事,前陣子才和我們談過生意,怎麼如此生疏。我們也很想約的,隻是打電話你不接,隻好親自上門來一趟。」他講話有和李先生相同的口音。

「貴公司有何要事?」皇甫靜的態度依舊冷靜。

「也沒什麼,就上次遺落的文件忘記取回了。」男子笑得露出白牙。

「你們會在法庭裡看到它。」皇甫靜注視著後面兩人中的一人,正不著痕跡地往前。

「皇甫先生真是愛說笑。這樣吧,我這裡有另外一個消息,跟你換回可好?」男子友善且誠懇,瞇著細小的眼睛道:「聽說皇甫先生的大哥過世時,皇甫先生為了接位之事,曾經動用不該用的關係,你不想這種事情洩漏出去吧?」

他大哥皇甫政過世時,留下一紙遺囑,危及他姪女的安全,當時他用大筆金錢非法保護姪女,同時解決遺囑問題。這的確是不能夠給別人知道的。

「那又如何?」皇甫靜冷冷地啟唇。這件事,若是會流出見報,早就無人不曉,他選擇那麼做,即是一開始便將如何將此事壓下封鎖的考慮包含在計畫之內,絕對沒有媒體敢報導皇甫集團的私事。

一人接近到他桌旁,按住他桌上電話。男子跟著笑道:

「這樣看來,皇甫先生是不受威脅了?那我們隻好更強硬一點。」

皇甫靜冷睇著男子。

男子上前一步,後面辦公室的門卻忽然「砰」地一聲打開了!

三名男子同時回頭,皇甫靜也看過去。隻見康治謙站在門口,先是望住所有人,隨即大跨步向前,越過男子,走至桌旁。

「你怎麼來了?」皇甫靜站起身。

康治謙沒有回答,隻是道:

「下班了,回家!」說完就牽著皇甫靜往門口走。

「等等!」男子阻住去路,辦公室的門是開啟的,這似乎讓他顧忌,回頭察看發現走廊沒人,才道:「你是……康氏的人。」

康治謙點點頭,道:

「我是。我剛剛聽秘書說,皇甫靜並沒有跟你們約,不好意思,我跟他約了吃晚餐。」

男子冷笑。

「上次被你攪局成功。今天皇甫靜必須留下!」說著,他身後兩名男子立刻向前。

從他們進到辦公室之後,皇甫靜就在觀察,這兩個並不是SS公司的人,正確地說,不是正式的職員,而是請來做其他事的幫手。

情勢變化得很快。兩名男子分從左右包夾,康治謙舉臂擋掉伸向皇甫靜的手,卻擋不掉朝自己揮來的拳頭,後腦杓結結實實地吃上一拳。

雖然一瞬間有點頭昏,不過他還是暗叫道:

「好險!」

皇甫靜當然清楚康治謙說的好險,是意指沒讓對方碰到他。他隻來得及對其中一人做出反應,所以犧牲自己挨上一拳,來保護他。

見康治謙挨打,皇甫靜的眼神變得冰冷。他立刻道:

「沒什麼好談的了。」語畢,程秘書帶著七八名保全,忽然出現在門口。

那兩名男子頓時住手。為首的男人兩手一攤,又是一臉笑意:

「開個玩笑而已。」

皇甫靜不再跟對方說話,他朝程秘書示意,保全進來將這三人帶走。

「照我之前說的去辦。」最後,他上前對程秘書說道。

「我知道了。」程秘書退出。

辦公室裡隻剩下他和康治謙兩人。皇甫靜回頭,見康治謙正摸著後腦,一臉安心的傻笑。

「還好有救兵。」

不是還好,這全部都是他計畫好的。皇甫靜現在不想跟他解釋,隻是冷冷地道:

「你——」

他的話沒說出口。因為康治謙扶著椅子把手,搖搖晃晃地坐了下來。

「我……要休息一下……」

講完這句話,他就趴在辦公桌上昏過去了。





☆ ☆ ☆





上一次感到這麼生氣,是相當久遠的以前了。

他很久沒有真正地動怒了。

皇甫靜沉默地望著躺在床上的康治謙。

今天早上,他曾等待這個男人醒來;現在已是夜晚,他還是在等待這個男人醒來。

他並不是一個非常有空或有耐心的人,他也不喜歡浪費時間。可是,他卻讓同一個人不停地浪費和占用他的時間。

康治謙之於他,的確是特別的存在。

「呃……」床上的男人身體微動,漸漸地轉醒過來。睜開眼睛,看到他,先是一頓,隨即道:「你……你是誰?」

皇甫靜注視著他,不發一語。許久,啟唇道:

「如果你不記得我是誰,我現在就將你送進醫院,不論用什麼手術或治療,一定讓你想起來。」說完,他站起身。

「好啦!我開玩笑而已啊!」康治謙連忙拉住他的手,後腦傷處痛得他苦臉。雖然皇甫靜面無表情的,可他卻感覺皇甫好像非常生氣。「……對不起。」不好笑。

皇甫靜睇著他,重新坐下。

「……醫生說你可能有輕微的腦震盪,要休息一到兩個星期。」

「是嗎?」難怪他一醒來覺得有點噁心。環顧四周,是他的臥房,遭那一拳之後發生什麼,他想不起來了,不過一定是皇甫靜請人把他送回家,還找醫生來看他的吧。「謝謝你了。」他道。

「你為什麼會到我公司來?」皇甫靜問。

「我害得你一晚上沒睡覺,早上起來發現你跑去上班了,你又那麼會加班的人,我擔心啊,就想說去接你回家。結果到你公司,你的秘書跟我講說你正在跟SS公司的人談判,我嚇一跳,想說上次那樣還談什麼?而且談判聽起來就很糟糕啊,你的秘書不知在忙什麼沒空理我,我就趕快衝進去了。」他腦袋脹脹的不大舒服,停了一下,才又道:「我本來想英雄救美,結果反而第一個倒地。」他乾笑兩聲。

皇甫靜道:

「我不需要你救。」

「他們三個對你一個,不公平啊。」他怎麼可能看得下去。

「你搞錯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計畫。」

「啊?什麼計畫?」康治謙一頭霧水。

皇甫靜緩緩地道:

「我早就推測SS公司會帶人來找麻煩,所以我在辦公室裡裝了攝影機,不論他們要做什麼,都會留下證據,他們也不會對我動手。」決定和SS公司接觸那一刻起,他就考量過後續引發的問題,也同時做好準備。然而,今天因為康治謙的出現,攪亂了情況。「我住到你家,也是故意避開SS公司,他們找不到我在哪裡,唯一的選擇就隻有皇甫集團。」每天上下班,他都是讓司機開空車回去原本住處,他自己則駕駛另外一台車,他將姪女送出國,也是要迴避可能的危險。

「啊……」康治謙一下子消化不了這麼多事情,隻是,原來皇甫靜住進他家,是別有目的的。「你不是說……你是要等著看……原來……我被利用了?」他睜大眼睛。

皇甫靜表情淡淡的。

「我是利用你了。但我沒有對你說謊。」避開SS公司是目的之一,等著看康治謙怎麼做也是目的。「我本來就是一個行事複雜的人,不論做什麼事,背後都會有目的,且不會隻是一個,而是兩個三個。我並不是你心裡所想的那種單純的人。」光明磊落的康治謙,絕對無法體會他這種深沉的心思。

「你……」康治謙有些地方聽得懂,有些地方又聽不懂。他隻是凝望著皇甫靜,半晌,說道:「在我心裡……你是一個溫柔的人。雖然你總是很冷淡,可是你也很溫柔。」

「你弄錯了。」從來沒有人這麼看過他。

康治謙忍不住撐起身體,道:

「沒有,我沒錯。你知道我有恐懼症,不是在電梯裡讓我抱住了嗎?你昨天晚上,也陪了我一整晚,雖然原因可能是可憐我還是什麼的,那也無所謂。如果這不是溫柔,那什麼才是?」

皇甫靜的確是他見過最難搞的人,可是,他一直都知道,這麼冷淡的皇甫靜,也有溫柔的一面。

從他遇見皇甫靜的第一天起,他就糾纏著皇甫靜。以皇甫靜的身分和家世,大可好好料理他,但是皇甫靜從來沒有對他生氣,或說過一句刻薄話,或動用保鏢警告他,或要他消失別再出現。

孩子時候的他,隻是很想很想和這個叫做皇甫靜的人做朋友,雖然皇甫靜不理會他,可是卻總是容忍他的行為,也因此,他更樂此不疲。

而且變得更加迷戀。

雖然是小時候的事了,不過康治謙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流汗。那個時候他不知道那就是一種喜歡,還要經過這麼多年才恍然大悟。

最近他常常會想,他和皇甫靜之間,是不是又變近一點了?

康治謙道:

「如果,我能對你有所幫助,就算你利用我,也沒關係。」說是利用,其實也隻是到他家住而已啊,又沒什麼,他相信皇甫靜不會對他做壞事。「你沒有對我說謊,這樣就很夠了。」

他說,然後笑了。

皇甫靜隻是靜靜地看著他。

多年前他的大哥將他驅逐到國外,隻為鞏固權力,不讓他接觸集團核心,遭受親生兄長背叛的他,再也無法輕易地相信任何人。

可是他相信康治謙。

住進康治謙家,他隻是想試試,康治謙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而自己最終會不會有所感受或改變。

倘若這就是結果,又代表什麼意義?

……其實更早以前,他就變了。

皇甫靜望住康治謙的雙眼。

「你說過,要等對方喜歡才會親吻。」

幹嘛突然講這個?康治謙傻了一下。

「是啊。」

他回答,然後看見皇甫靜傾身朝他靠近,一直靠近一直靠近,近到他都可以數清皇甫靜長長的眼睫毛有幾根,近到兩人的嘴唇相觸了,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皇甫靜輕吻他的嘴唇,而後擡起美麗的眼眸,看著他,道:

「你可以親吻我了。」










班長的囉哩囉唆:



說著「你可以親吻我了。」可是卻已經先親吻對方的靜叔叔。XD


我下星期有事所以停更一次喔!
祝各位同學有個快樂的週末!
端午節吃好吃的粽子快樂!


謝謝各位同學!(鞠躬)



















台長: 內政部社會司
人氣(22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寶貝寵物(寵物介紹、飼養、日記)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