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6 00:29:02| 人氣71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鑽石眼淚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pear-shape-diamond

美人女友在看訂婚戒指,另一個女友獻上網站連結供參考,我也很有興趣的跟著參觀。

兩位女友挑出來的款式都屬於纖細秀麗典雅高貴一路,不是心型也沒有電燈泡,玫瑰鑽,不那麼閃亮,含蓄得實在頗具韻味。

對朋友們的品味都很有信心,不管她最後挑哪個戒指,一定都是好的。

我是已經沒希望了,看看過乾癮而已。我那個訂婚戒指醜得驚人,醜得爆炸,醜得破表,醜得我特地撰文(其實是整本書)以資紀念,醜得我心甘情願的拔下來藏在盒子裡頭,日常隻戴著最簡單的婚戒算數。

其實,我已經戴過一個完全符合我想像的鑽戒,大小,切割,顏色,樣式,完完全全,就是「我的」, when you see it, you knew it right away from the bottom of your heart, and it has your name all over it 那種程度的確定。

一圈毫無裝飾的白金指環,爪子抓著一顆三克拉的梨型完美鑽,非常透澈燦爛,光彩奪目,極冷極豔卻又熾烈白熱的藍色火焰,戴在手指上,一顆璀璨閃爍的鑽石眼淚。

那個人非常喜歡玩車,最喜歡鑽到引擎蓋底下搞得滿手黑油,然後在我的驚叫聲中把我的白色襯衫摸得一個一個手指印子。他也很喜歡玩相機,曾經為我拍過很多好照片,沒有一張是 看著鏡頭的。就連我這樣的大外行,都覺得照片真是好,心中不免有絲震顫,這是我在他的眼中的模樣?竟然是這樣的美好.....

有一張黑白照片,我伸手撥開長髮,手剛好蓋住半張臉,鑽石恰恰在眼睛的位置, 一顆晶瑩的眼淚溢出指縫。

還有一張在海邊,背著光,寬大的白襯衫底下其實什麼也沒有,牛仔褲,赤足,風吹得一頭長髮跟襯衫一起鼓蓬蓬,夕陽在輪廓外描出一圈金邊,背後是佳樂水洶湧噴濺的海浪泡沫跟夜晚來臨前最後的暮色。

在他的鏡頭裡面,我的長髮永遠無處不在,他喜歡握住我的髮稍,繞在手上,深深嗅吻。「你的頭髮永遠是香的。」他說。

那個人懂得我嗎?我想並不,因為當時還年輕的我,性格還沒有定型, 連自己都不甚瞭解自己,熱愛自由,渴望飛翔,渾身沒有一絲忠貞的因子,非常,非常,非常喜歡玩火,就算那個人把心掏出來連信用卡一起放在銀盤子上盛給我,我還是一天到晚背著他跟別的男人瞎泡,就算被活逮,無所謂的一聳肩,我就是這樣的了,不高興你可以不要來找我,我沒要你為我改變什麼,你也別想叫我為了你放棄樂趣。

沒良心吧。

我的良心,是一直到很多年以後遇到老法才長出來的。我有時候很懷疑那根本是傳染病,童子軍老法把良知這種毛病傳染給我,還是他拿了他黃金做的心分了一半給我,害我不得不長出良心來。

那個人把我照顧得非常妥貼,知道我喜歡的一切,我的第一輛車由他送出,不但出錢,還把一台鈴木小吉普改造得完全是我想要的樣子。

那顆鑽石眼淚也不是那個人送我的第一個鑽戒,他送給我一個一克拉的方鑽戒指,配了一套方鑽耳環,各五十分,日常戴很剛好。戒指我戴了沒有幾個星期,跟別的男人約會的時候抹下來,因為刮傷了人家的背,就這麼忘在賓館房間弄丟了。

說戒指掉了,那個人也沒有敢生氣,買了新的鑽戒送到我辦公室,調侃我是不是嫌小不想戴,我發了脾氣,把他助理跟鑽戒一起扔出去,說這種鼻屎大的石頭我一抽屜都是,叫那個人拿去討好他秘書算數。

然後三克拉的鑽石眼淚就來了。

以前有人說,求婚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真正的尊重,在一個女人身上花得再多,也可以當作召妓召貴了,錢買的玩物耳,不比「明媒正娶」來得尊重女方。

我沒有受過這種淑女教育。謝天謝地我老母來不及灌輸我這種好女人論。

在我來看,我已經從那個人身上獲得一切我想要的東西,我可以淩晨三點半打電話吵他起床,陪我去墾丁看日出,帶我去永和喝豆漿。手底下管著整個公司的人,到我家還得變著花樣做飯給我吃,因為我難以決定到底要哪台腳踏車,兩台一起買下來, 清晨跟我去澄清湖騎腳踏車打羽毛球。

事實上我的消費根本是那個人包下來的:購物,養車(他不單送我車,我從來沒保養過,洗車加油都是他的事情),現款,信用卡,珠寶,房子.....到底還有什麼是我必須跟他結婚才能到手的?不結婚,不用見公婆應付親戚朋友,沒有義務也沒有責任,隻有更好啊。

誠然情婦隨時有可能被拋棄,可是那是職業風險,就算當太太也隨時有可能收到離婚協議書,而且爭不到贍養費。就算寡婦說不定都還領不到撫卹金,因為男人立了遺囑把資產交給狐狸精還是前妻,這年頭有什麼是永恆不變的?

網頁上的鑽石戒指訴說的不隻是珠寶,不隻是金錢,不隻是品味,不隻是設計,還是一個一個快樂的憧憬,幸福的夢想,美麗的獨立。

那顆鑽石眼淚是我戴過最合心意的裝飾品,那以後我「乖」了一陣子,起碼鑽戒從來沒有抹下來過,割傷誰都不在乎。

可惜人是錯的。

一早趕著去辦新護照,頭髮隨便的紮在腦後,天氣苦熱,臉上冒油出汗,乾脆連妝也不化,素面朝天,就這麼出門去。

莫非定律發揮威力,表格填好了,什麼證件都齊備,可是新的晶片護照照片規格有點囉唆,照片上的臉不能短於三點二公分長於三點六公分,無瀏海,露全耳,不能戴眼鏡,笑莫露齒,我上繳四組照片,沒有一組合格,嘆。

辦事處的小姐人很好,告訴我地下室有照相館,可是拍出來的照片光很差,這樣用「會很醜喔」。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急著要護照,寧可醜,不可遲,於是很無奈的把這張老臉無遮無掩的拍了大頭照片交回櫃台。

櫃台小姐微微笑的收下照片,一切辦好,等通知去取件得了。隔壁一個小姐探頭過來看,忽地衝口而出:「誰會想到你年輕的時候那麼漂亮啊!?」甫說完,自己摀住嘴巴,漲紅了臉,尷尬的道歉又道歉,我無奈的還得安慰他,沒關係沒關係。

整天都悶悶不樂,從來也不覺得自己漂亮,可是護照上的舊照片就算不美,也還比現在好看,當場被指出人老珠黃貌寢,還是辛酸了,而且搬家搬來搬去,舊照片所剩無幾,我漸漸的隻記得自己鏡子裡面一日憔悴復一日的慘淡顏色,想來他人亦然,青春過了就是過了,一點殘渣也不剩下。

老法忍到吃完飯,問:「你很累嗎?還是心情不好?我去韓國隻一晚上就回來了,不要那麼低落咩。」

忽然很委屈,眼淚一滴一滴掉下來,把辦事處小姐說的話一五一十和盤托出。

老法伸手過來握住我的手:「太太,你知道,我們都已經四十多,你看,我就快禿頭了,」

「我啊,比較喜歡老房子,買回來,自己一點一滴的修繕,比較有味道,新房子或者很方便,可是一點氣質也沒有。」

「哪,你下次看到酒吧裡面穿緊身小短裙的酒促美眉還是鋼管酒吧裡面穿比基尼的辣妹,你就想,你老公的品味不在此,我喜歡古董,就不會那麼不爽了。」

古董........

我完全不知道我是該踹他屁股一腳,還是賞他一巴掌,可是我很不爭氣的被逗得笑起來。眼淚還亮晶晶的掛在臉頰上。

對的人跟錯的人,實在很難列表打勾那樣區分,我有過非常優秀的舞伴,我們不管在舞池裡還是臥室裡頭都配合得嚴絲合縫,可是跟老法跳舞腳會被他踏腫,他的節奏感跟他的幽默感一樣扭曲。

錯的那個人幫我拍的照片大抵是我一輩子拍出來最好看的照片,比本人還要漂亮得多多,不像老法,他幫我拍照永遠拍得一塌糊塗,每次都以為這是最糟糕的鏡頭了吧?可是不,老法永遠可以拍得出更醜更糟糕的,斜眼歪嘴臉腫亂髮,構圖採光,通通挑戰醜陋的極限, 看得我心驚膽戰之餘,十分困惑兼氣餒:老頭,我在你眼裡怎麼都是這個怪樣??

至於對於珠寶的品味,嘆,我最終收到手的那個訂婚戒指,我的媽,已經撰文靠邀過,在此就不再贅述,真的靠北靠母的爆炸難看......

可是這樣的老法,卻是那個我衷心渴慕的正確的人,拿全世界的鑽石來都不換的。

泰山豬走過來,看到我臉上的眼淚,爬上來問:「你傷心嗎?」(are you sad?)

我還沒回答,小子已經雙手抱住我的脖子:「我愛你媽媽,你現在快樂沒?」(I love you mama, you happy right?)

老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糖果妹跟痞子法也抓了過來,「你媽媽最近情緒有點低落,大家來抱她一下!」

糖果妹馬上猴兒上竿那樣爬上我的背,「你看我是無尾熊喔。」

泰山馬上接口:「那我是猴子男孩!」

痞子法翻白眼:「我們家不是動物園okay?」

一家五口抱成一團,忽然老法放了個響屁,小孩七嘴八舌的抗議起來,結果夾在中間的泰山很開心的說:「瞇兔!」然後放了個超臭的屁,老法還死抓住大家不放手,全體被一重屁霧籠罩住,忍不住紛紛哀號,真的好臭~~~~

又掉眼淚,不過這次倒不是悲傷,也不是被毒氣薰的,我笑得眼淚掉下來了。

眼淚形狀的鑽石真的很美,但是我現在的眼淚,對某幾個人來說,比鑽石還被珍惜在意。更好。







latte時間:

多人問,所以在此一次過答覆。

跟那個人分手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拿走,鑽戒,車子,房子,全部都交還回去,所以說這個戒指是「曾經戴過」,並無「留作紀念」。笑。





台長: 內政部社會司
人氣(71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攝影寫真(作品、技術、器材)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