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1 06:40:21| 人氣935|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生命旅痕與精忠衛隊點滴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生命旅痕與精忠衛隊點滴 本文發表於金門日報文學副刊 (109.11.23至25日)  ◎呂光輝

 

  時維九月,三伏天氣,悶熱難當,期盼秋涼以消暑,是的,序屬三秋,離中秋亦不遠了,每逢佳節倍思親,溥儒詩:「誰能對月無尊酒,我欲還山夢白雲」,古人情懷,盡帶詩意,惟如今雙親已作古了,只能如蘇東坡詞:「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遠方遊子軍旅生涯迄今三十餘載,別時容易見時難,未曾服侍雙親於膝下,今已屆耳順之年,深感子欲養而親不在。思緒中頃奉撰寫「小衛士對特種勤務的貢獻」,久未撰文,恐詞不達意,意不成章,謹回首來時路,細思量,爰銜命就家鄉成長及軍旅生涯憑記憶所及,次第不分章節按序縷述臚列於下:

 

  我家居住於金門下湖村,族人群聚居所以大多數姓呂,下湖村落地名之由來,可遠溯到明朝嘉靖年間,至今已四百多年,自古呂氏宗親堂號為「河東衍派」追溯歷史源頭,蓋呂氏始祖來自中原河洛,自宋朝時再由福建南安樸兜鄉輾轉遷徙來金,原有四房,長房、二房移居下湖,其餘散居各地。

  下湖村坐於縣治之東南,據前廟碑銘所載,古稱「霞湖」,霞與下諧音也,或習以簡筆為下湖。考諸有清古契書,已有下湖之稱。其地處湖海之濱,背山面海,視野遼闊,草木蔥蘢而可悅。斯居也,池園潔修,溪水濯濯,潺聲悅耳,村民喜樂居焉。

 

  下湖的關聖帝廟位於我家旁邊,正面朝海邊,右前方有金湖水庫(下湖人工湖)。週邊環境空曠,廟宇供奉關聖帝君等諸神,每年農曆正月十三日作醮酬神,廟宇也稱關帝廟,關公不僅是民間信仰的寄託,更是中國忠義精神的代表,每逢作醮酬神,鐃鈸、大小鎖吶、鑼鼓喧天,好不熱鬧,迎神欹必不可少、迎輦即是抬神轎,一般抬神輦有四人,四人各司其職,「頭兼」要顧扁擔、注意走方位,「二舵」、「三舵」則著重在搖擺;「後舵」則著重在穩定方位。迎輦表達對神明的尊崇,及祈求護佑平安,這是兒時最深刻的記憶,我入伍後每逢過年返金探親,亦幫忙加入抬轎行列,以共襄盛舉。

 

  我家因毗連廟旁,後來大哥在自家車庫牆壁上用毛筆寫了一首蘇東坡念奴嬌詞「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蘇軾在詞中懷想的是風流倜儻、允文允武的周瑜。在正史上,他才是赤壁之戰的關鍵人物。大哥把《念奴嬌》寫在車庫的牆上,就是為了與關廟相映襯,最後也引起注意,形成村落中一處醒目的景點。

 

  父親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祖父母往生後,兄弟分家各立門戶,由於老家空間環境狹小,父母不得已借住赴南洋謀生者的閩南老舊建築空屋,下雨廳堂漏水,地板是未鋪設地磚之泥地,可用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來形容斯時生活之困境,據說遷居時大哥甫出生,整整哭了三天,從聲音宏亮到如猫叫聲音,第一胎毫無經驗,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家貧母親無法做月子補充營養,致無奶可供吸食,後來嚐試用棉被的棉花沾糖水供吸食,才挽回一命,當時衛生知識匱乏,致後來大哥腸胃不好,人也顯得較羸弱,母親常對大哥戲說這餓沒死的,可見當時生活之窘困,我家兄弟姊妹五人,上有兄姊,下有弟妹,我剛排行中間

 

  小時候我仍歷經了民國47823國共內戰的炮擊,雖然民國47年我未出生,但是仍承受著單打雙不打的宣傳彈炮擊干擾,每每聽炮擊的尾聲判斷炮彈落地遠近,常過著單號躲防空洞的日子,有時在雙號過12點後就算凌晨,大陸就開打,冬天時冒著寒風,也顧不得穿衣服,就逃出距家裡尚有40公尺的防空洞。直到民國68年中美建交,才停止炮擊,記憶中我們家就被炮彈碎片擊中過二次,一次在晚飯後,大家在大廳坐著,突然間炮彈聲炸裂,破片擊中懸掛著的香爐,一時廳堂烏煙瘴氣,一次在凌晨炮彈的後座擊中房間的牆壁,父親抱著我死命的奔向防空洞,中途因當時尚無路燈設置,黑暗中被絆倒,實在是一段狼狽不堪的的記憶,也是一個在戰地成長囝仔的無奈,還好上天保佑,家人皆平安無事。

 

  當時位於我們村北的溪邊村住紮兩棲偵察隊,幾乎每星期都有電影播放以慰勞官兵,附近的老百姓也蒙受其利,那時戰地政務燈火管制,到晚上黑燈瞎火,平時育樂闕如,小時候除了與玩伴玩捉迷藏、救兵、橡皮筋,酒瓶蓋子、人仔標等自得其樂外,每當聽到有勞軍團或電影播放,便興奮不已,我們兄姊們,晚飯後便迫不及待的隨人群走路到溪邊軍方營區的廣場席地而坐,免費觀賞電影便是小時奢侈的娛樂。

 

  值得一提的是,民國56年,我隨兄姊到溪邊看的那場康樂晚會,過程驚心動魄,至今仍記憶猶深,心有餘悸,回首民國566月中,第32師所屬第96團「因功得禍」發生一名士兵暴行事件---「溪邊事件」,事件的由來是金防部所轄五個師射擊比賽,由每師指派一個建制步兵連代表參加,三十二師先行預賽後,由九十六團第一營第一連取得代表資格,參加金防部舉辦的比賽,榮獲第一名,由司令官頒發獎狀、獎金,並請全連參與會餐,慶功晚會邀請師長前往代表主持,會場在溪邊一處小型禮堂內,當節目進行到一半時,突然有人從左邊窗外投入兩枚手榴彈,頃刻間所有參加晚會人員都驚慌逃走(),留下老弱婦孺,當時大哥才11歲,在最後尚未逃離現場的哭叫人群中發現了我,大哥那時已被驚慌逃命的人踩在地下做踏板,脖子已經被倒下的椅子戳傷了,起身後仍不顧自己的安危,連忙奮勇抱著當時才6歲的我推上窗戶讓我往外逃生。

 

    大家在營區的走廊避難,還四處打聽我大姊的下落,後來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了驚慌跑上來的父母,家人見面,恍如隔世,見我們平安回來喜極而泣,同時也知道大姊已先我們回到家裡了,當晚父母幫我們梳洗身體時,受傷者沾在我們身上的血,將一大臉盆的水染紅了。暴行發生的原因是九十六團第一營第一連一兵志願留營士兵記恨派差不公,沒有吃到晚餐,也不讓他參加會餐和晚會,故憤而行凶,當晚多人傷亡,至今仍無法抹滅那慌亂中的無助與恐懼。

 

  父親原務農,過著面對黃沙背朝天的日子,因土地貧瘠,農收有限,而家中食指浩繁,生活相當拮据,連一頭耕牛也買不起,「福無雙至,禍不單行」,話說國共對峙期間的佈雷及後來的排雷,回顧約在民國57年,家父向鄰居借黃牛犁田,傍晚歸還牛隻時,將牛綁在雷區外圍可進入之田埂的樹下,踩踏了國軍因掃雷堆置之廢雷而被炸死(當時並未按標準作業流程做隔離處理),瞬間牛被炸得屍骨無存,爆炸地點形成一個小池塘,可見威力之大,致後來經公證人居中協商,家父需賠償飼主新台幣3,000元。

 

  隔天家父被軍方帶至金防部審問筆錄,望著父親隨軍車駛去的背影,內心充滿恐懼與無助,屋漏偏逢連夜雨,(因地雷爆炸致房屋震動漏雨有之、待修有之)受害者豈只家父一人,只是可憐家父耕田為生、看天吃飯、連一頭牛都買不起,3,000元之賠償金,遠超家父一年的收入,在戰地政務威權時代,不敢也沒有管道要求軍方賠償,只好默默忍受,舉債償還,家人同時陷入愁雲慘霧之中,至今仍難褪去那痛苦的記憶,實情何以堪?

 

  家父後來因耕作缺少了耕牛,即使全家徒手做莊稼也無法維持一家生計,幸經人介紹做了約四年的公墓造墓水泥工,稍緩生活拮据,直到後來申請到料羅碼頭充當搬運工人,生活才漸有改善,我為了分擔父親生計,一來那時受「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感召,二來表哥吳朝國進入精忠衛隊,那時還有配給房子,而且待遇不錯,父母到臺灣都會借住表哥家,堂哥呂振發,也投身於精忠衛隊,每當逢年過節回金省親,都西裝筆挺,心理非常嚮往,最後我與李佳道、李開湖、陳金塔、林景安等幾位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選擇投筆從戎,並趕上了66年第二士校召考衛士。

 

  滿懷夢想與對未來的憧憬報名了,由於是要充當官邸衛士,體檢不能馬虎,因為我的雙腳略微呈現o字母型,立正時雙腳無法合併成一條線,那時很擔心告訴大哥說未知可否通過體檢?大哥安慰說:「應該沒問題?」其實我還是沒把握,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體檢,只有默禱上蒼保佑,還好因身高足夠,體型亦佳,只是瑕不掩瑜啊,呵呵最後體位幸未被刷下來,當時興奮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一切包袱化成灰,一切煩惱化為塵」,心誠則靈。民國6611.12日,我懷著興奮的心情進入第二士校,接受衛士隊第二期受訓,訓練期間每次休假回家,收假時大哥都會用他那輕型的機車,沿路迎著夕陽伴我回營,至今仍難以忘懷。

 

  民國6711月,我初任下士,至士林官邸受特勤訓3個月後,因射擊成績優異,被選入士林官邸內衛區隊執行護衛任務,並代表警衛大隊與七海警衛室與改組警官一、二隊等單位進行年度射擊比賽,獲得所有特勤人員射擊競賽總成績第三名,並獲頒獎牌一面。另民國69年,在副隊長劉獻榮的精實要求下,當時警衛隊各區隊必須進行肌耐力訓練。長官認為特勤人員必須要勤訓苦練才能在射擊、拳術方面有所精進。所謂「練功不練功,到頭一場空」。所以舉重更是重中之重,在普訓後,再挑出成績最好的代表警衛隊與其他特勤友軍(七海警衛組、警安組、警官、二隊..)等進行單位競賽。猶記得剛開始訓練時,平均每人大概是5~60下左右,劉副隊長當時豪氣大喊:「誰能舉到300下,每人放假10天」。經此激勵,大家日以繼夜苦練,不久後破聲連連,副隊長也履行承諾,將達標的同仁放假,後來本人亦於此次比賽中,與學長翁明政分別以力舉1250下勇奪特勤單位5060磅組冠軍。值衛期間,因時值邸所大門一值衛,經國先生曾多次蒞臨靜坐懷思,見我值衛時均會親切與我握手,顯見其孝親仁慈及平易近人。

 

     擔任衛士期間,因經常陪同母親至士林精忠新村探訪姑媽,深受表哥吳朝國(時任警衛大隊)及鄉親戴燕(士林警衛室蔣公侍衛)的影響,希望我也能走上軍官之路,人往高處爬,面對不可知的未來,無論在何時,總希望能夠掌握明天,並且過得更好,所以,平時就要盡一切可能抓住提升自己的機會,使生命更為精彩、豐盛。

 

  幸好在民國71年初,有機會經區隊長吳有生的舉薦下,參加軍官入選考試,機會稍縱即逝,在通過進入陸軍步校受分科訓練後與李佳道,滿懷欣喜的隨火車列車的晃動離開月台,逐漸駛向南臺灣,為迎向未來美好前程,內心充滿激動與青春的驕傲,南都太陽的熱情召喚,嘉南平原一望無際的稻田,感受南國明媚的風光,遊目騁懷也亮麗了遊子的心情,進入校區看椰林搖曳,綠草如茵,四週的情神標語,振奮學子的豪情壯志,這來自宮廷大內的特殊學生,充分展現著自信,向其他同學介紹自己來歷,博得學員刮目相看。時光飛逝,轉瞬間完成訓練課程,並於同年11月結業授少尉階。

 

  民國71~74年,個人擔任經國先生七海寓所警衛官,時任國防部警衛隊隊長丁振東、治軍甚嚴凡事以部屬福利、權益為優先,猶記得少尉要升中尉時,因區隊長官疏失人事作業錯誤,致使進階將受延誤,雖經向區隊長官反映均無下文,此時適逢丁隊長查哨,遂將上情向隊長反應,隊長迅速查明事實真相,立即裁示速件處理將人事案重新送核,故晉升中尉幸未耽誤,其愛護部屬之情,溢於言表。

 

    丁隊長任職國防部警衛隊隊長時,盡心擢升所屬本縣籍官兵、嘉惠本縣縣民的諸多貢獻,民國106年金門縣長陳福海(國中同班同學)特別頒發榮譽縣民證,藉以表彰丁將軍二度軍旅金門,推崇丁將軍是永遠的金門人。

 

  108年初,隊長來金時,幸有機會邀請他暨夫人吃飯,與大哥有一面之緣,席間也將人事作業疏失經丁隊長協助始末在席間述及。當天大哥因有事先行離席,但丁隊長還特地隨其後面來說要送他,令大哥感動,及至後來陳木贊(大哥的內弟),要求寫一幅書法送他,「秀才人情一張紙」,固義不容辭樂意答應,並即請高中國文老師簡文龍撰詩句,內容是:「國士無雙男兒願,忠肝義膽博令名,山東舊夢台灣續,更喜金門古道情」,書寫好後,由陳木贊轉送給丁隊長。

 

  民國74年底至民國75年中,我調慈湖區隊戍守防衛蔣公陵寢,民國75年中至民國76年,蔣夫人返台居住,國防部警衛隊由當時隊長張正言重新整編士林內衛區隊,由莊明基任區隊長,本人則由警衛官自慈湖調回士林官邸升任中尉分隊長,擔任內衛勤務並支援侍衛任務。期間,目睹夫人慈祥和藹的長者風範,一次,夫人由二樓乘坐電梯下一樓,此時值第四值衛衛士王國棟操控電梯,夫人見其年幼,遂問「小朋友你幾歲?會不會講英語」,因斯時任衛士人員大部份均為國中畢業,普遍英文程度不佳,夫人即刻指示其秘書成立英語班,由秘書親授英語。時任副隊長許立孟親自辦理英語教室及時召集首批學生學習。由此足見蔣夫人對教育的重視與對晚輩的關愛。這位在近代史邱吉爾口中「不是弱者」及她於抗戰期間,親自為國軍縫製軍服及在醫院探望國軍,成功激起中國人民愛國心,在近代中國歷史中華民國與美國關係影響深遠的女強人,立刻贏得我由衷的崇敬。

 

    民國76年底至步校受正規班訓練,民國77年結訓後,初任大安寓所內衛區隊區隊副,隨即於民國77年中調任大安警衛室,直至民國89年李前總統卸任,此段期間近12年,一路由上尉升至上校。隨後歷經政黨輪替,新政府上台,特勤人員需嚴守行政中立,軍隊國家化護衛元首不分藍綠,長官更是三申五令,應「謹言慎行」,我更是將之寫在桌上做備忘錄,有道是「語為吉祥多厚福,心緣敬慎達康衢」,由於是第1次政黨輪替,大環境丕變,所以隨時提醒自己言行需處處小心,臨深履薄,戒慎恐懼,以防違失。

 

  特勤生涯裡,見證了民主演進過程,如當初抗爭要角蘇嘉全(前立院院長)、陳菊(現監察院長)、黃昭輝..等,現民進黨第二度執政他們均擔任要職。猶記得當時執勤中山樓宴會廳時的侍衛長張光錦,因民進黨採激烈抗爭掀桌抗議而遭懲處,執勤北市中山堂勤務時,因力阻蘇嘉全抗爭動作有同仁識別證被拉走並揚言要告特勤人員傷害,凡此種種,皆在長官「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指導原則下,默默承受諸多精神壓力。

 

  民國8466日,李前總統訪問母校美國康乃爾大學,成為中華民國臺灣第一位訪問美國的在任國家元首,當時我擔任本隊隨行參謀,因是第一次訪美,故在時任侍衛長王詣典及警情組長陳偉忠的嚴厲督導下,進行綿密行前作業,安排各項行程,如與外交部、國安局、交通部、華航(總統專機)的行程協調聯絡、簡報的製作、蒞臨點天候等,均鉅細靡遺,反覆模擬推演,期萬無一失,圓滿完成任務。經此磨礪、淬鍊,民國89年,我調回特勤中心警安組擔任陳前總統侍內衛區護衛任務,期間歷練參謀、小組長等職務,對於我往後的工作思維理則及處事態度有更宏觀視野。

 

  民國97年馬前總統就職,受長官提攜擔任中興警衛室小組長及副組長等職務,並於同年5月參與馬前總統的「久誼之旅」分遣小組任務,在侍衛長陳添盛及副侍衛長許燕情(金門子弟)的信任下執行貝里斯總統夫人隨扈任務及總統由中南美洲返國前,於西雅圖宴請僑胞勤務,期間亦隨同馬夫人受邀參訪美術館時隨扈,馬夫人平易近人,待人謙和,隨侍在側,沒有壓力,是一段難忘的回憶。

 

  民國97年擔任馬前總統侍衛任務,至民國99年屆齡退役,隨侍馬總統兩年期間,親見他的言行舉止;博學與幽默的元首風範,令人敬佩。尤其他更是運動健將,舉凡騎單車、游泳、跑步樣樣精通,把我們這群特勤人員操得哇哇叫。幸好在警衛軍旅生涯中,經基本必備的武術與體能操練,練就我耐操拼搏的堅毅體能,也深深影響並為日後工作態度打下厚實基礎,故執行若鐵人般的總統任務,尚能圓滿達成。

 

  犬子喜歡打曲棍球,鑑於當初的比賽制度尚不完備,本人於民國889月籌畫成立台北市溜冰協會,民國9911月退休後,就因當初無心插柳,歷經往後舉辦比賽過程有系統推動及建制完善比賽規則,漸次使原本只是北部10幾隊參賽,到目前擴展至全國100多隊參與,比國家協會辦理的比賽還盛大,經21年努力創新精進奠基,厚植締創亞洲直排輪曲棍球霸主地位,在世界盃賽中亦打入前10強佳績,連日本、韓國均俯首稱臣,兩個兒子均代表國家隊,獲得亞洲盃冠軍,並獲頒國光體育獎章。

 

  受得獎激勵後,更加有動力持續推展直排輪曲棍球運動,民國107年,深感金門家鄉在直排輪運動方面尚無人推廣,故計畫將自身推展經驗引進金門,同時帶動金門這方面運動發展。幸蒙金門體育會及丁隊長(本會榮譽主任委員)、王國代(精忠協會理事長、本會主任委員)、陳宗進(本會理事)、黃文成(本會理事)、郭中庸、董明回(本會副總幹事)等精忠協會長官及學長們惠允支持、力挺促成鼎力協助,遂於民國1082月正式成立「金門體育會滑輪溜冰運動委員會」,未來期能嘉惠故鄉學子提倡體育運動,促進兩岸三地體育交流,帶動金門觀光熱潮。

 

  回顧我前半生,為了減輕父母親肩頭重擔與實現個人理想,自民國66年投身軍旅至民國99年退役,33年軍旅生涯,其間歷經過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等四位總統的隨扈,可謂資歷完整。在經過嚴格訓練後,從肩上掛上軍階開始,扛著國家、責任、榮譽信念,秉持盡忠職守、守護國家元首重責大任,不敢僭越與怠忽,「心堅路有」訓練過程雖然辛苦,卻是我人生珍貴歷練,積累日後成長、茁壯本錢,我十分自豪一個來自窮鄉僻壤金門小村莊的囝仔,能夠升到上校,除了蒙受父母冥冥之助、親人期盼與長官提攜,一路走來俯仰無愧於心,凡走過必留痕跡,回首來時路「也無風雨也無晴」,借由記憶盡情爬疏,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常存感恩與惜福。

 

  有道是:「境多逆而少順,總要隨緣」,艱苦有時過,天可憐見,隨著往昔悲苦歲月流逝,我們兄弟姊妹漸次成家立業,各自奮鬥打拚,雖未能大富大貴,但知足常樂,大哥呂光浯原任職於「福建省政府」,因單位裁撤,再次返回金門縣政府任職,其書法連獲民國7475年金門縣國語文競賽書法第一名,民國76年再獲金門縣第一屆文藝金像獎-書法類金像獎,歷年來每年參加書法學會舉辦會員書法展覽、更經常參加兩岸三地書法交流活動、推動書法教學及春節書寫春聯活動,金門村里碑誌、廟宇、宗祠對聯及沙美涵源宮、心經公園、地藏公園等石刻都有其字跡。弟弟呂光耀現任公職,民國97年底曾外派美國三年,民國100年返臺後繼續深造,考取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民國109年元月份取得博士學位,可以進匾入宗祠,名字可以刻上博士牆光宗耀祖,而姊妹二位目前生活皆幸福美滿,我們兄弟姊妹五人,都能恪盡本分,謙和謹慎、忠厚持家,且能相互照應扶持,未曾讓天上父母擔憂,而兩老如在天有靈,堪足快慰含笑了。

 

  精忠衛隊協會成立至今,給予昔日同袍聯誼窗口,往日共同艱苦與快樂聊資一歡,世態一直在變化,但同袍情誼與革命情感卻歷久彌新,一回相見一回老,難得幾回是同袍,感恩精忠衛隊提供給金門子弟出路機會,很多人在衛隊中成長茁壯、成家立業,改善家庭生活,奠定精忠袍澤後半生生活,團結就是力量, 借由精忠衛隊協會成立,盼昔日同袍弟均能歸隊聯誼,希望丁隊長持續秉持愛護金門子弟初心,再做精忠衛隊協會精神領導,凝聚往日部屬情誼,持續發揚精忠衛隊精神,為歷史留下見證紀錄。

 

():節錄時任32師師長陳培雄著《考驗》 (老童生回顧集)一書。



交流




台長: 呂光浯
人氣(935) | 回應(4)|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工作甘苦(工作心得、創業、求職) | 個人分類: 生活雜誌 |
此分類下一篇:金門囝仔----一個小衛士的心路歷程
此分類上一篇:木瓜矮化

(悄悄話)
2020-10-12 08:33:11
(悄悄話)
2020-10-13 19:56:51
(悄悄話)
2020-11-25 09:52:11
(悄悄話)
2021-03-25 11:18:3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