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7 18:28:08| 人氣44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看见希望 莲忏博士之禅行语录8

                                                      看见希望--台湾芥子学院院长 

在某家电视台的一个节目,算是有些知名度的,主要是因为主持人的知名度高。那个节目下了通告邀请许多位僧众,有比丘、有比丘尼,我也是受邀请的人之一。我自认为既不善言说,也不懂应对,还是别去上通告比较好,但他们十分诚意的讲了一些理由,那就去当个蜡烛,偶而随风左右摇动,偶而自发的轻烈燃点,并不影响到全体也就好了。
到了录制节目的录像棚,地上留有很多上个节目的杂乱物品纸张之类的。上通告的比丘比丘尼法师们,有的已是各方领导,有的尚在起步中,那笔者真的是当蜡烛了,或是烛台也行。在录像棚遇到法师们,大都是认识的,也一一打个招呼,就听主办节目者的安排座位,准备录制了。耳边却听到有人说:
「师父!您要多发言喔!借着这个机会出名,打响知名度!」
的确,后来他成了知名度非常高的人,许多信徒像追星族般的跟着跑。而其中几位比丘比丘尼法师,确实也在佛教界都很有知名度,因在教界或社会上做了许多佛法事业,让人在弘法利生的法业中看见了希望。
节目的参与,我算是被推上的,只要回答的话是不适合、不好听、不符合节目需要的…,自然就会剪掉的,所以心思也不在节目的内容和主持人的问题。倒是受访的来宾中,响应主持人的问题,相当犀利,也切中要害,针对问题举例说明,滔滔不绝,回答得相当好。当然也有几位一直发言,也有几位被指定发言,那位被提醒打知名度的,当然把握机会主动发言是自然的。虽然,上通告的有约十来位(我忘了正确数),但实际发言答话的,只有少数几位和主持人有互动而已。至于,我那不得体、不适合的回答,自然是顺应节目需要,该剪掉就剪掉啰!那节目我也没看。但见到掌握要点、答应清楚的法师,真的就像看见正法的希望。
我在台湾和大陆都曾听到过「看见希望」的话,情况虽不相同,却大同小异。
在台湾苗栗的客家人多的聚落,有处观光地方,游客稀少,我们一部游览车四十人左右去,也看不到几个游客,有一位客家妇女提着几袋自制客家食品,上车兜售,问大家是否需要,她说了一句:「一整天见不到人,突然看到一部游览车来,就好像看见了希望。」大家确实买了不少,几乎快全买了,只剩一些而已,有人好奇问:「是自己做的吗?」她答:
「是我自己做的,我丈夫和孩子会帮忙我。」又再说:「谢谢大家!看到你们,真的是看见希望。」
我对中国大陆的名山古剎,一直向往,有因缘必当参访,因此近三十年来,举凡受邀圣相开光安座、殿堂落成剪彩、开堂传授戒会、论坛演说、祈愿庆典…等各类活动,在时间体力可以的情况下,随缘随喜参加,至于次数就都记不清了。
有一回,率团朝名山胜迹,到达目的地时,气候不佳,香客稀少,连卖物品的摊贩都没有,团员舟车劳顿都疲倦了,一到定点全都醒了、也精神了,想买个东西都找不着。正巧,有一妇女肩上斜挎个竹篓,竹篓边悬了几枝手杖,那妇人看到我们游览车来,脸上堆满笑容,赶紧跑向前来推销竹篓里的食品,也是说了:「天气不好,一整天没见到什么人,看到了你们,让我看见希望。」我听见了,不知道团员们有没有听到。
但是,一会儿工夫,竹篓里的物品全卖完,手杖只卖到两支,我和一位团友个买了一支。团员们买好了东西,导游留些时间给大家自由参观,而我看到妇人满心欢喜的看着空了变轻的竹篓和几支手杖,便好奇的问她:「你住那里啊!」
她很快回答说:「离这不远,走路十来分钟就到了。」
我突发奇想,想去看看,因为她说推销的手杖是她丈夫做的,手工不错,就问她:「我可以去你家吗?」
我看她略为犹豫了一下,却感觉得出好像受宠若惊的模样,有些高兴又不好意思地说:「大师!我们家很破旧,也很简陋,没啥好招待的…。从来也没人到我们家,尤其是大师们!」
我说:「没事的,我只是想去走走而已。今晚,我得安顿好团员,明早我们九时才出发,有些时间,你七点来这等我好吗?」她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我便与团员们入宿酒店,就在寺的边上不远。
第二天一早,我准时七点到约定的地方,那妇人已在那儿等了,看到我了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我看见希望了!我看见希望了!」我是听到的,等我走近时,她说:
「大师早上好!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笑了笑说:「走吧!」一走才知道,那里是十来分钟,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她家。
从马路往她家看去确实简单,也有点破旧了,她儿子在马路上等,再经过一段窄窄地田埂路才到她家。原来,她婆婆卧病在床,丈夫因故失去双脚,没有轮椅,只有自制的木板装轮子的代步辅具。小孩才刚上学,但很懂事,帮忙家务,她丈夫虽没了双脚,但用手做些工艺品让她拿去卖,全家生活重担全由她扛起来。
我看了她婆婆,和他们聊了几句,全家很和乐。他们担心我没吃早餐,说有蒸了馒头,问我要不要吃,我说:「好啊!」随着她和小孩一起到厨房,打开锅子,里面只有两大两小四个馒头。小孩子很懂事的拿了大的馒头给我,并转头向妇人说:
「妈!大的给大师吃喔!」
妇人答说:「那是当然的啰!」
我看了四个馒头,他们家总共四个人,心里当然有数,他们问我喝点粥,但我看时间已八点出头了,就跟他们说得回酒店与团员们会合。
临走前,我再探一下她婆婆,再聊两句,随手把几百元装进红包袋中,祝福他们,当年的一小盒凉面是五分钱。起先他们推辞,但我强调只是一点真诚的心意,表示祝福而已,一定要接受祝福,他们也就收下了,还猛使劲地说: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我请他们不要客气了,他们要送我,我说不要送了,我沿途欣赏风景,妇人和小孩还要送我,我强调不要送,我想一个人欣赏沿途的风光。他们看到我坚持,也就依我意思,我走出田埂路到了马路,很自然地回头往那老旧的房子看去,那夫妻和小孩,竟然跪在屋子前的小小泥土院子磕头。我手里拿着热腾腾的大馒头,眼眶似乎有点蒙了,心里的滋味更是杂陈…。
心中回荡着:「我看见希望了!…」

西元二○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于老福会举办杉林溪健康之行,途中。

台長: 啞僧
人氣(445)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禪行文化 |
此分類上一篇:兩種想法 — 蓮懺博士之禪行語錄7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