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8 17:21:50| 人氣1,52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根器打磨蓮懺博士 禪行語錄1


  根器打磨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

 
在因緣的時空之中,個人常有機會結識各行各業的各界人士,自己從其中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同時隨緣實行法施之淨業,既增長見聞,亦廣結善緣,實踐正法之事。當然,在不同因緣的時空裏,不同方式的相遇,也就難免有不同的趣事和問題發生,而這些見聞都很值得省思。
有一回,在一個聞名美麗與天堂齊名的地方,有位法友善意,介紹我與一位當地名士相互認識。這位法友直接說我來自寶島台灣,是一位助弱的慈悲大師…,都是好話,那名士即刻客套合掌的說:「啊!久仰!久仰!」
我只不過是默默無聞的修行人,故疑而問之:「請問可曾聽說過我?」
他回答說:「不曾聽過。」
我便機鋒式的說:「未曾聽過,那來久仰啊!」介紹的法友,以為我們是敵意的,深怕氣氛尷尬,就笑著打圓場,對其道:「應該說:幸會!幸會!」
其從善如流,立即改說:「幸會!幸會!」然後接著說:「啊!真不愧是高僧啊!」
我笑而隨應:「不高,158而已!」其眼更亮…
隨後繼續對話,仍是充滿禪味的,其皆訝然,並且索字,戲論中不戲論。或許在一旁觀看的人,會覺得答非所問,應不對題,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干」的對話。然而,此其中則有禪趣,既非找碴,亦非對立,而且是「老婆心切」的涵意。
再舉一個例子說,有很多時候,會有人向我提出一些問題,基本上,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有時候也會使用特殊的心行法語的。有一次,有一位出家的弟子非常有心,就將我講話的內容記錄下來,然後給我看看有沒有錯字或錯誤的地方,我也隨喜糾正一些不正確的地方。然後,這位弟子個人就我所說的內容,有不能理解的便問我,我見其知識水平稱可,想試煉之,遂以類似機鋒的語調,不假顏色,直追其話意,也就是直追其心,可否找到話頭,雖然我也是話尾。但是,最後,他大概自覺未被我重視和讚美,便轉向學習他自認為很有意義也很受用的教理。當然,我也抱持祝福的態度,法門無量,能入即可,到家都是一樣的。
我自幼歡喜雲遊,看人看事,欣賞風景欣賞各地習俗,見聞而省思,充實自我知識;更常歡喜獨自思惟,看話頭話尾、參到底是誰,細品自我覺知。因此,常有機緣遇見奇人奇事,奇景奇緣。然而卻是學得不精,又好戲論,見著可與談者,也就聊上幾句,經常莫名奇語,有時也能遇到知者,但這也要講究因緣,並非人人如此。
上等根器者,有上等根器者的心行語言,中等根器者,有中等根器者的心行語言,下等根器者,有下等根器者的心行語言。那一種根器者,自會有那種根器的打磨,時時可驗,處處可驗,驗之便知。

西元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深夜
於蓮門山集雲講堂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啞僧
人氣(1,52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禪行文化 |
此分類下一篇:禪風不定 蓮懺博士 禪行語錄3
此分類上一篇:實踐平等 蓮懺博士 禪行語錄 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