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09 18:53:18| 人氣25,595|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TVBS獨家揭祕 當年撞殘吳淑珍 張榮財折磨20年 溫紳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VBS獨家揭祕
親人相繼死於車禍 巧合?報應?
當年撞殘吳淑珍 張榮財 折磨20年

★(前言)一九八五年的一場車禍,改變了陳水扁、吳淑珍的一生。雖然後來陳水扁在第二次出庭時主動撤回告訴,但當年肇禍的拼裝車司機張榮財,至今承受著「政治車禍」、扁嫂「半身不遂」的罵名,身為阿扁與阿珍小同鄉的他,如今身在何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 撰文──溫紳

揹負著「政治車禍」、扁嫂「半身不遂」等難以承受之指控的拼裝車司機張榮財,自從肇禍被收押禁見一個月以來,他並沒離鄉背井到其他地方另謀發展,依舊每天清晨四點半便出門幹活,圖的是利用一大早的警察尚未上街執勤「空窗期」超載幾車磚頭,然後到了上午十點半左右,他循例會到關廟鄉內某處口味特殊的攤販吃碗麵,補足體力再繼續前往磚廠上工,中午回家用膳睡個午覺,然後駕車繼續運磚頭的粗活,直到日落西山才下班。如此周而復始的十八年有餘之機械式作息,便是外界未曾曝光過的張榮財寫照,非常單純,也令人感到意外這位吳淑珍「加害人」尋常!

★窄巷肇禍苦悶度餘生

一九五八年次的張榮財,世居關廟鄉東勢村的五甲一帶。關廟之所以名關廟鄉(光復前是關廟庄),原來是明末鄭成功時期,漢人自台南安平港溯鹽水溪來此墾荒,聚落居民供奉武聖關夫子,於是在大潭附近蓋廟而逐漸發展成「關帝廟街」,到了一九二○年,日本殖民政府實施「市街庄制度」,於是簡稱為關廟庄。由此觀之,關廟原來是從關帝爺廟宇衍生的鄉鎮,無怪乎街上最大的廟名係「山西宮」(關公老家),每年農曆六月廿四日的武聖誕辰那天,是關廟最為熱鬧之日子;但是外人對於關廟的印象卻僅止於鳳梨最甜,還有吳淑珍之「政治車禍」係發生在這台南縣毗鄰仁德交流道的鄉下。

這位在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午,駕著當地綽號為「流氓」所生產之蠻牛型拼裝車,不慎於關廟鄉公所斜對面之農會窄巷內發生「政治車禍」,導致第一夫人吳淑珍迄今不良於行的半身不遂現狀者,所受的教育不高,據他表示國中畢業後便到台北當玉石學徒,每個月僅有兩、三千元之微薄收入,因此待了十來年光景,在結識另一半後便打道返鄉,旋於老家附近的製磚廠覓得搬運差事,當時一車工資可掙得三、四百元,算是挺不錯的粗活差事。由於資方採取按件計酬方式,所以牽手也「嫁雞隨雞」得追隨他搬磚。肇禍壓傷那年,張榮財太太還正懷著快要臨盆的獨子呢!

★肇事拼裝車低價脫手

張榮財的近房親威張文獻,雖係國民黨籍立、監委出身的關廟士紳,但他毫不禁諱透露,本身實際是阿扁支持者!不過,由於駕車出事造成扁嫂終生遺憾的意外後,他本身反而不敢「堂而皇之」表態挺扁立場。儼然深恐外界以為他故作姿態以博取同情,抑或被解讀成「將功抵罪」的拍馬屁行止,於此即不難管窺鄉下人純樸土直的一面。事實上,外界指控的「政治車禍」發生後,他當場被阿扁小同鄉的官田西庄助選員海扁,隨即被押進關廟分駐所筆錄後,當天便移送地檢署看守所收押禁見月餘,對於那段不堪回首的際遇,張榮財表示真是「欲哭無淚大冤枉」!

尤其令他難堪的是,當年關廟鄉內挺扁的各路人馬,經常為吳淑珍重傷住院而打電話來表達抗議,使得張家迄今不敢在電話簿上或一○四查號台留名字,藉此逃避外界不明人士排山倒海似的責難詰問,因此還一度使人懷疑張榮財已經改名或離鄉另謀生路;不料,自認為沒有做過虧心事的他,還是窩在老家做著同樣的粗活,其間所不同的是,他花了廿餘萬元肇禍壓傷扁嫂的拼裝車,由於申請不到執照,以及本身年歲漸大未克再彎腰搬磚等考量,已在數年前以五萬元的低價脫手給製造水泥管的「永旦行」,他則換開掛牌的中型貨卡,一樣幹著返鄉以來同樣的工作。

★兄嫂車禍身亡係報應?

對於直到現在仍被形容成「政治車禍」的塵封往事,張榮財非常排斥外人重提這段不堪回首的痛處,尤其令他難以面對的「報應」之說,竟然是他的兄嫂雙雙出車禍死於非命(與其一樣係開著拼裝車的搬運工)後,鄉里間的好事之徒還刻意放話,暗示「老天有眼」總算讓張家人有了報應!面對這種無厘頭的荒謬流言,張榮財不僅無顏以對家族內部,即使上街也刻意隨時隨地戴著帽子,並特別壓低帽頭,使得外人難以一窺面目。即使是在室內沒有陽光日曬,他還是習慣性戴帽應答,彷彿隨時準備擋臉以免有曝光之虞,其憂形於色的恐懼,像似驚弓之鳥!

意味著他還沒走出「政治車禍」的陰影;特別是五年前,正當阿扁宣布角逐第十任總統時,民進黨某些文宣人員還動腦筋到「歷史重演」扁嫂車禍始末,張榮財聽了更是惶惶不可終日,因為一九八五年所鑄下的難以彌補之錯,實禁不起一再「複製」,有時在午夜夢迴之際,他每想到吳淑珍半身不遂的景象,往往忍不住淚滿襟,但在白天,即使面對外界諸多質疑的眼神,他還是咬緊牙根不輕易彈淚,畢竟,日子還是要過,一家的生計全靠他出門打拚。

★扁參選遭下毒恐嚇

回想昔日之所以被視為「政治車禍」,也許與那年白熱化之台南縣長選戰不無關聯!雖然張榮財僅係一介搬運磚頭的粗工,但好歹在青少年時代曾在台北打滾過,所以,當時黨外「蠢蠢欲動」的情形,姑不論接踵阿扁之後角逐百里侯的李宗藩(黨外國大代表,東京大學博士),在選舉開票那晚,因為發生疑似某些南縣鄉鎮票匭較晚送到,導致選民團團包圍住新營市的台南縣政府,徹夜不肯散去而與員警對峙僵持,在在證明鹽分地帶的台灣人,也可能在對抗國民黨高壓統治而爆發類似「中壢事件」。

阿扁那年毅然決然辭卸任期未完的台北市議員,返鄉背水一戰逐鹿台南縣長,設在麻豆吳淑珍老家的競選總部,當時打出的宣傳單是強調本身係「長工的兒子」,本就吸引了中下階層普羅大眾的注意力,加上他在選戰開打以來的主軸,完全鎖定國民黨窮追猛打,曾於政見發表會上宣稱:如果選上縣長的話,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要回國民黨台南縣黨部辦公廳的土地所有權!堪稱是最近才展開「追討黨產」之第一擊!因此,言猶在耳之際,在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日的自辦政見會最後一天(隔日便係公辦政見會),竟有臥底者在阿扁競選總部的茶水下藥,導致一向飲水像似牛量的阿扁腹瀉不止,「中毒」到幾乎無法言語的地步,致使阿扁在十一日放出國民黨「派人」下毒訊息。

針對如許「下毒」指控,另位縣長候選人蔡四結則祭出號外反制,宣稱阿扁「不但是國民黨員,而且還入黨兩次、宣誓兩次」的內幕,大曝阿扁早於一九七○年元月間,便由同學王立立與教授張樂陶介紹宣誓入黨,黨證字號為「組徵第一三二六○四號」;隨後到了同年十二月,阿扁自台大商學系重考入讀法律系後,再由同學宋國屏、許瑪麗兩度介紹入黨,再取得「組徵第一五八五一七號」黨證。及至一九七二年八月間,阿扁參加國民黨在淡水舉辦的幹部訓練營活動,同年十月,獲膺出任區黨部委員,並獲頒千元獎學金,隔年進行國民黨第十五次黨籍總檢查時,他的黨籍完整,審查合格,所屬番號是「北區知青一黨部卅二區第卅三組」黨員,小組長為張復華。結果,號外消息一出,似乎迎頭重創阿扁氣勢。

國民黨除了祭出阿扁入黨兩次的祕辛外,吳淑珍的媽媽吳王霞也在十一月十五日突然接獲「讓阿扁家庭殘缺,有喪妻之痛」的恐嚇函,因此使得選戰蒙上一股肅殺之氣氛。所以,當十八日中午發生車禍意外後,坊間之普遍的認知便研判為「政治車禍」,加上肇禍的張榮財在案發當天便被收押禁見,益發使得他百口莫辯。

★登門道謝吃閉門羹

張榮財回想當年囹圄繫獄的心酸往事,由於太太臨盆在即,而他入監之後根本完全封鎖消息,加上沒有開車搬磚便無收入,因此堪稱是雪上加霜。所幸阿扁畢竟是講究人權的律師,他在第二次出庭時便主動撤回告訴,而且是沒有任何和解條件!

張榮財當時聽了還以為在做白日夢,只差沒有當庭向阿扁下跪叩首!即使後來他在縣議員楊敬昌與「阿西」陪同下,專誠買了盒昂貴的梨子到阿扁律師樓謝罪,結果吃了閉門羹排頭,但私下還是內疚不已;雖然一切盡在不言中,但從張榮財言談之間所流露的眼神,儼然對他是「大恩不言謝」,對扁嫂則是不知從何說起的懊惱、反悔與無盡的歉疚。

扁嫂是在台南縣關廟鄉受傷,阿扁則係於台南市金華街中彈,兩人死裡逃生被送往急救處,都不約而同是同家醫院。扁嫂雖然半身不遂,但迄今仍是阿扁總統身後的推手,這何嘗不是賢伉儷「大難不死」之見證,也不啻是天佑台灣的最佳寫照。

台長: 蔡漢勳
人氣(25,595)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fem
審判過程中,卻出現許多令當了十幾年律師的陳水扁大惑不解的事情。張榮財在警方偵訊時,先是辯稱他要回家去,因為沒有看清楚,才會撞到人。經核對住所後,警方發現,那一條路根本不是他回家的路。更何況那是一條死巷子,前面根本沒有出路,何來回家之說?眼見說詞不被接受,張榮財又改口說,因為車子煞車失靈,才會撞上吳淑珍;但是陳水扁立刻發現破綻,如果張榮財屬實,那為何車子可以緊急煞車之後,倒車撞上吳淑珍,然後再前進輾過一次,可見張榮財根本沒有說實話。但他為什麼不說出真相呢?中間是不是有不可告人之處?扁嫂在該書︿一場政治車禍﹀單元中,倒帶追憶當時景象是﹁她碰然倒地,大家在錯愕之際還來不及反應,那輛拼裝車伴隨著緊急煞車輪胎的尖叫聲,以全速倒車,正要扶起她的大嫂趕緊跳開,黑色的車輛無情地輾過她還在地上掙扎的身軀。煞車、入檔、踩油門、再起步,拼裝車司機似乎事先經過了無數次的練習,毫不手軟地再次將車輛壓過瘦弱的她。經過兩次無情的輾壓,躺在地上的她再也站不起來了,全身失去了知覺……在失去意識之前,她還依稀聽到撞倒她的人說:﹃沒有撞死嘛!
2016-06-06 23:51:36
fem
此外,該書另一單元﹁突如其來的拼裝車﹂中,也引述吳淑珍大嫂陳俊英回憶當時情景:﹁她們走進一條死巷子內,前面有很多支持者在放鞭炮,她和小姑︵扁嫂︶因為害怕鞭炮聲,所以兩個人在後面聊天。陳水扁和其他工作人員走在前面……就在兩人聊得正起勁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引擎聲,一輛拼裝車正急速朝她們駛來……所幸吳淑珍也聽到車子開過來的聲音,往旁邊跌了過去,並沒有被撞到。陳俊英正想趕過去扶小姑起來,沒想到那台車馬上緊急煞車,並且立刻倒車,又往小姑的方向開過來……拼裝車好像一隻貪婪的怪獸,司機熟練地再次踩煞車、入檔、加油,再一次將上千公斤的重量壓在吳淑珍瘦小的身軀上。司機張榮財當場被工作人員逮捕飽以老拳。 車禍發生之後,台南地檢署只用了三天的時間,就將本案偵結,這種效率令身為律師的阿扁相當詫異。地檢署將張榮財移送台南地方法院審理,地方竟以嫌犯﹃有逃亡之虞﹄為理由,不准交保,繼續收押張榮財……所涉及的罪名只是﹃過失傷人﹄而已,並未觸犯本刑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法律,依法並不需要收押;但地院卻不准交保,這種異乎尋常的作法,更增加陳水扁心中的疑竇。開庭的時候,張榮財並不是由一般被告所走的通道出來,而是走推事、檢察官專用的通道,陳水扁出入法庭十餘年,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情況……陳水扁了解,這絕對不是一件單純意外衡量當年的政治情況,陳水扁即使身為律師,只要張榮財不說,他也沒有能力追查出事情的真相。後來,張榮財表示願意賠償五十萬元,阿扁並未接受
2016-06-06 23:52:1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