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7-08 10:17:26| 人氣22,61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魔鬼化身----林清岳弒親案(中)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深夜,兇案偵辦工作告一段落。負責監控林家的刑事組幹員,依然窩在偵防車內守候。

「我個人研判,假設林清岳是涉案人,他一定會回到家裡找錢。因為現場並沒有翻箱倒櫃的跡象,林銀樹貴重的勞力士手錶也未遺失。」吳清福在晚間的專案會議裡,大膽研判林清岳的行蹤。他堅信,林清岳一定會回到家裡拿錢,如果案子是他做的話,否則他總是要回到家裡,畢竟家裡發生重大事故,他總不可能置身於事外吧?

「你們別忘了,林家養了幾條大狗,鄉下人家養的狗,可不是寵物。鄰居們從昨晚深夜到今天清晨,不曾聽到過打鬥、吵罵聲,你可說他們睡著了、睡沈了。 但是連高分貝的狗叫聲都沒聽到,或是狗根本沒叫過?這就有學問了!不是嗎?」

「如果他是出國了呢?」一位偵查員提到。

「查查出境記錄,如果沒有出境記錄,刑事組派出一組人,守在林家附近。我們等他回來。」

吳清福大膽的研判,落實在數十公里遠林口山區的鄉間裡。偵查員們輪流在車內假寐,就等林清岳的出現。

十月十二日清晨六點二十分,一輛三菱轎車出現在偵查員的眼前,車子直直開到林加大門前廣場,熟練而不陌生。車停妥,下來兩男兩女,他們像是回到家中的遊子,疲憊的身軀裡,仍舊輕鬆自在。

是的,他們其中一人的確是回家了,其中三人對這裡也不會陌生。沒錯,領頭走進屋子的就是林清岳,後頭跟著,是他的朋友、女友、和朋友的乾姐。

他們的一舉一動,全在守候整夜的偵查員監視裡。「他們回來了!我要現在上去,還是等你們來支援?」小隊長抓起行動電話,向組長請示。

「可以應付嗎?」

「可以。他們四個人,兩男兩女,我這裡也四個人,可以應付。」

「好,你們處理。人逮到後,送到林口所,我們在那裡會合。」

「好,我們處理。」小隊長收線同時,其餘三名偵查員已推開車門,扶抓著腰際上的九○警槍,熟練地朝林宅四方分頭前進。

「我們是刑警,你們不要動……哪一個是林清岳?….是你…好!有沒有帶證件?其他三個有沒有帶證件?……有證件的拿出來。」

小隊長率領一名偵查員從大門進入,另外兩名偵查員分別封鎖林宅兩側和後門,嚴防他們四處逃竄,趁亂利用後門往山上跑去。

除了林清岳外,另外三人分別是林清岳的女友,現年二十歲的賴英毓、和他同年紀的朋友蘇彥哲,以及林清岳的乾姐,二十歲的劉玉薰。

逮捕的過程相當迅速,林清岳等四人也沒有出現激烈的反抗,反而鎮定自諾地依照警方的指示動作。「他們好像會料到有這麼一天到來似的。」一位參與逮捕過程的刑警,總覺得當時他們反應,出乎正常的鎮定。

驗明正身之後,小隊長召來林口所的警車前來支援,分別將林清岳四人,帶回所內偵訊。上午十點左右,鑑識小組持續昨天的工作,針對昨晚專案會議提出的疑點,積極地找尋更多的證據。

目前警方所能掌握的線索,除了林清岳之外,其餘像是林銀樹、曾玉甘的人際交往、工作上的競爭等方面,都沒有值得注意或是具有突破性的發展。似乎,除了林清岳的動向亟待釐清外,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勢必將成為警方偵辦的重心。

「那天晚上,大概在十一點左右,我們就離開家裡,開著車到陽明山、白沙彎夜遊。」林清樂、蘇彥哲、賴英毓和江玉如,在林口所接受初步隔離偵訊時,幾乎一字不差,如同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器皿,交代案發當晚的行蹤。

林清岳四人的「不在場證明」,拙劣到即便是警校剛畢業的學生,也會瞧出「太假了」;刑警再問到夜遊時的細節,四個人完全破功。

「你們怎麼在一大清早回家?」刑警問著林清岳。

「我是早上看到電視,知道家裡發生事情,所以才趕緊回來。」

「早上看的電視?在哪裡看?幾點鐘看的電視?看哪一台?」看在警方的眼裡,林清岳等人的「不在場證明」和案發行蹤交代說明,除了讓他們自曝其短之外,警方問的仔細,自有其一定的道理。主要針對專案小組鎖定的偵辦方向,強化正確無誤。

其實道理很簡單,假設林清岳的不在場證明可信,那麼在陽明山或白沙彎,哪裡可以看得到電視?又如何看到電視新聞播報?如果他們說是從車上的廣播收停得來的訊息,警方或許不會馬上產生懷疑。

警方研判另外一種可能,他們的確看到電視新聞播報,但絕不是在清晨,也不是在陽明山或白沙彎,可能是在室內有電視的地方,這個地方有可能是賓館、汽車旅館,或是尚未曝光的第五個人甚至更多。

更大膽的假設,案子是他們做的,他們找到一個暫時安身的地方,渡過殺人後的第一個晚上。同時,他們收看電視新聞,了解警方掌握的證據有多少,偵辦的方向有沒有指向他們。

當然,這一切都是假設,就連刑警隊和新莊分局刑事組考慮將他們送往刑事局測謊之前,這樣的假設幾乎在偵辦刑警的想法裡,已經成立,甚至有人認定他們就是兇手。

只是,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兇殺案子是林清岳做的,況且,倘若是林清岳等人所為,那將是觸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唯一死刑,和第一百七十一條「普通殺人罪」,可判死刑、無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事組陸續回報查訪其他線索的結果,均和本案無直接關係。剩下的,就只有林清岳的部份,複雜、模糊和謊話連篇。」吳清福希望能從鑑識小組那,傳回好消息,最少,能找出讓林清岳伏首認罪的直接證物。

檢察官黃和村一早接到新莊分局的電話,放下手邊的案卷,連忙趕到林口所親自偵訊林清岳。原本,計畫中的這一天下午,黃和村將在台北縣立殯儀館,召集專案小組人員,再次相驗林銀樹夫妻倆的屍體,確定死因、何種兇器所為,以及正確的死亡時間等有利於警方偵辦的跡證。

「我向檢察官報告進度,他也了解目前所掌握的線索和證據,不足以讓林清岳等人說實話。我們只針對他所說得每一個疑點,找出矛盾和不合理性,讓他一再用另外的謊話,去圓前一句謊話。」

「換句話說,我們從他的謊話中,抽絲剝繭找證據。」吳清福決定和林清岳等人玩心理遊戲。偵訊的地點,也從林口所變換到分局偵訊室裡。部份的媒體,也獲知警方逮到嫌疑人的消息,陸陸續續向分局「集中」。

偵訊的細節,警方不願提供太多的資訊給我,我也相當了解他們的難處。我想,警方除了繼續以隔離偵訊,交叉反覆針對每個人不同的說詞,要求對方說明外,事後我還聽說,專案小組拿了兇案現場照片給他們看,希望能突破心防,供出一切。

不過,這只是聽說,並未獲得吳清福或其他刑警的證實。

似乎案情發展到此,警方遇到瓶頸。十點左右,偵訊林清岳的刑警,忽然發現到林清岳手指甲很骯髒,指甲和皮膚相連的邊緣,似乎呈現暗紅色的汙垢。他靈機一動,於是向小隊長報告他的發現。

「我走進一看,的確,他雙手的指甲縫裡和邊緣上,存有大量的汙垢。我不記得是不是有暗紅色的汙垢,但是最後我們靠著這死證,讓他認罪。」吳清福說到這裡,顯露著自信的眼神。

小隊長分別向組長悍婦分局長報告此事,吳清福也認為這是一條相當難的的線索。於是,他召來了鑑識組人員,採集林清岳指甲縫裡的汙垢和疑似血跡,當場在分局裡,和林銀樹血液進行比對。

結果,賓果!林清岳指甲縫裡的血跡反應,和林銀樹的血型吻合,這也就是說,林銀樹遭殺害時,林清岳在場,也接觸過林銀樹的身體。說得更明白點,林清岳是殺害林銀樹夫婦的兇手,雙手弒親的逆子。

案情發展不過一天的光景,竟是如此戲劇化的轉變,或許這一切都在專案小組的研判中,但是最後揭曉的,並非他們所願見的答案。警方並不願立刻宣佈破案,因為有太多的細節尚待釐清,而且,還得等下午的驗屍結果,才能近一步和林清岳所說的供詞相互比對驗證。

見到警方拿出血跡比對結果,林清岳認罪了。早在警方採集他指甲中的汙垢時,他就知道紙包不住火。認罪後的他,全盤托出犯案經過,也供出另外兩名共犯:十九歲的江玉如,和十二歲的卓姓少女。

偵訊筆錄,重新製作。林清岳認罪之後,警方的偵辦工作進入緊鑼密鼓的階段。首先,警方分頭在桃園地區,逮捕了劉玉薰和卓姓少女,一組人馬將轎車拖回分局採證。下午,專案小組陪同檢察官和法醫,進行屍體解剖。

殺人的動機,始終牽引著每一起兇殺案的燃點,林清岳為什麼下得了手,殺害親生父母親?在他的供詞中,也許可以窺見端倪,但非全貌。

「父母親在我的朋友面前責罵我,讓我很沒有面子…」這是林清岳的殺人動機。

「他們死後,我可以領鉅額保險金和奠儀,以及繼承大筆家產…..以後吃喝都不是問題…….」這是其他人對警方說,林清岳曾這樣告訴過他們,慫恿他們加入殺人行動。

警方陸續彙整調查結果,釐清了林清岳、蘇彥哲、賴英毓、江玉如、劉玉薰和卓姓少女之間的關係,以及行兇時,每人所「職掌」工作為何。

林清岳在傳播公司任職三個月後離職,蘇彥哲是他的同事。賴英毓是林清岳認識不到三個月的女友,離職後,她搬到林清岳家中共住。沒有工作上的牽絆,林清岳鎮日遊手好閒,沒錢的時候,即伸手向父母要錢,為此,林銀樹經常責罵他,甚至在他的朋友面前,也毫不假色的訓誡他一番。

劉玉薰是林清岳的乾姐,兩人是透過友人介紹認識;江如玉和卓姓少女,是劉玉薰的朋友,透過劉玉薰的介紹,認識了林清岳等人。平時,他們這幾個人幾乎天天玩在一起,成了標準的損友。

案發前七天,林銀樹再度當著林清岳朋友的面前責罵他,令他決心付出殺害雙親的行動。案發前三天,他邀集了蘇彥哲、賴英毓、江玉如、劉玉薰和卓姓少女,密謀殺害父母。

根據林清岳向警方表示,劉玉薰和卓姓少女提議,計畫以安眠藥或是FM2迷昏雙親,然後製造假車禍,或是強盜殺人的方式進行,但都因為時機上配合的不確定,因故作罷。

最後,他們決定利用林銀樹夫婦熟睡之際,持刀砍殺,然後引爆瓦斯,將所有證據湮滅的方式進行。

十一日凌晨,林清岳和蘇彥哲分別四度上樓,察看林銀書夫婦是否熟睡。二時三十分,他們確定夫妻倆熟睡之後,林清岳和蘇彥哲分別持菜刀,殺害林銀樹和曾玉甘。

林銀樹首先遭到砍殺,熟睡中的他,突然被一陣劇痛所驚醒。大叫後,林銀樹即往樓下逃命,同時間裡,曾玉甘也前後自臥室奪門而出。

林清岳、蘇彥哲見狀,也跟隨其後追殺到客廳,劉玉薰、賴英毓和卓姓少女各提一把菜刀,站在客廳旁,準備協助砍殺。林清岳三人直到雙親倒臥在血泊中,動也不動方始罷休。

為了加速林銀樹夫婦死亡,卓姓少女將裝有「KCL」鉀離子藥劑的針筒,交給了林清岳,讓他在父母親胸口上各注射一劑。

後來法醫根據他的供詞,分別在林銀樹夫婦倆的胸口和腋下,找到針孔,證實了這個部份。幾個月之後,高檢署法醫中心的毒物反應驗屍報告,也載明了死者體內殘留鉀離子成份。

另外,警方終於也明白,為何林銀樹的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被砍斷,原本警方以為,這是「防衛傷口」。但是十四日上午,黃和村押解林清岳和蘇彥哲兩人,重回兇案現場,模擬、重建犯罪經過後,推翻了警方的假設。

林清岳告訴黃和村,砍殺當時,林銀數曾不支倒地,右手卻還扶著桌面,試圖站立起來。他害怕父親起身反抗,於是不假思索舉起菜刀,硬生生跺斷父親扶桌的手指。

經過兩個月來的偵查,十二月八日,黃和村依據職權江林清岳等五人依殺人、強盜殺人罪提起公訴,林清岳、蘇彥哲具體求處死刑,賴英毓等三人求刑十二年。

在起訴書中載明,林清岳為被害人之子,竟對父母親充滿怨恨,聯合外人共同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然而被蘇彥哲對林清岳萌生殺害父母的犯意,不僅未加攔阻,反而應允供犯案,兩人所犯強盜殺人罪屬法定唯一死刑,具體求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另賴英毓、劉玉薰及江玉如則量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以示懲戒。

卓姓少女屬未成年人,另由少年法庭審理。

台長: 翁世恆
人氣(22,61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春藥
很不錯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2 18:20:4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