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3 04:56:47| 人氣13,90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印尼。瘧疾的試營運

 

在佛羅雷斯後半段

我發燒、流鼻涕

可能是在山區著涼了

在島的西端城鎮Labuanbajo待了五天

為的是把身體養好

再活活潑潑地去上山下海

但是沒好轉

這裡的小診所只能開藥、打針

沒什麼檢驗儀器

所以我繼續往西到龍目島

說不定有好一點的醫院

因此    連世界獨一無二的科莫多島都跳過了

途中很多城鎮看起來都很迷人

我也沒興致停留

身體健康真的是旅行最重要的資產

有再多的錢、最豪華的飯店、最無敵的景色

只要身體不適  對你都毫無意義

奧斯卡·王爾德的小說「道連·葛雷的畫像」

有一段話:

們的青春卻有去無還。

二十歲時在我們身上跳動的快樂的脈搏將緩慢下來。

我們的肢體將失去彈性,我們的感覺將變得遲鈍。

我們將退化為面目可憎的玩偶,

整日回憶那些我們怕得要命的欲念,

和不敢屈從的異常的誘惑。

....

只有淺薄之輩才不根據外貌作判斷。

世界的真正的奧秘是有形的,不是無形的……。

是啊,葛雷先生,你得天獨厚。

但是神所賜予的神不久就要收回。

你只有有限的歲月可以真正地、完全地、充分地享受生活。

等你的青春逝去,你的美貌也將隨之消失

王爾德所說的雖然是年輕貌美這件事

但是套用在年輕健康也是通的

旅行趁年氣力壯當然是比較好

擠巴士、走長路、登高山    一定是年輕游刃有餘

心態上  也是年輕充滿熱情和好奇

如果是歐吉桑、歐巴桑就僵硬了   在心態和體能上

大家最有興趣的豔遇   也是年輕人的專利

歐吉桑除了買春、仙人跳     豔遇是做夢罷了

退休之後雖然時間、財力上沒問題

旅行的其他好處幾乎是與你絕緣了


事實上    我還真可能得了瘧疾

多虧了年輕體健而自癒了

如果退休歐吉桑之軀面對瘧疾

大概就完蛋了


以下是2008年的紀錄:

 

【瘧疾的試營運】

20061011日.雅加達郵報.21版:

你是不是覺得想吐、頭痛欲裂 

忍了半天

終於還是吐了

但是並沒有一吐為快

腹腔依舊像吞了一斤鐵釘般難受

體溫飆升

肌肉無力

戶外日頭熾焰

你卻在床上打冷顫

你穿外套、裹毛毯  依舊覺得冷

就像剛跑完五千公尺似地  你全身軟弱疲倦

你昏睡

你惡夢

高燒突破40℃

床單上有複製你的身形的汗濕輪廓

你覺得自己快死了

開始起草遺囑…

------------------------------------------------------------

報上同時提醒

印尼東部的感染率最高

被蚊子叮上後

潛伏期約一至二週

以上所有症狀

除了沒吐之外

我幾乎是包牌連莊又立柱了

想不中獎

老天爺都不肯答應了

前一兩個禮拜我都在印尼東部鬼混

更提高中了瘧疾的可能

讀著這張舊報紙的時候

我已經移至龍目島(Lombok)

斯時

冷汗泊泊自額頭、胸膛湧出

衣領如失智老人似地溼了一圈

小腿以下爌窯似地發燙

還昏沈著腦袋閃過一個念頭:

終於

不負仇家所望

我得了謔疾!

這張十天前的英文雅加達郵報

逃過民宿打掃娘的法眼

剛好被我在抽屜裡找到

十天來

它似乎一直等著我

警告我…

------------------------------------------------------------

剛開始你以為是感冒

佛羅蕾絲島的山中小鎮

夜裡其實是冷的

你卻沒蓋好毯子

翌日

吃完早餐趕上巴士

在巴士上開始發燒

接著遇到今年第一場大雨

氣溫驟降

轉車的過程跑錯車站

來回碰壁

多走幾趟冤枉路

這當中

大雨轉為讓人不覺得需要撐傘的奸詐細雨

你因此淋了個把個小時的雨

再接著

坐到其實並不需要的冷氣巴士

以上種種銜接不綴地摧殘你

讓你抵達旅社時

不刷牙不洗臉不吃不喝也不大便

立刻倒在床上專心發病

------------------------------------------------------------

 

Labuanbajo . Flores

隨車小弟習慣把又長又咬舌的地名簡化成兩個音節

Labuanbajo 的簡稱就叫做 bajo

---我們稱之 八九鄉

八九鄉是佛羅蕾絲島Flores西端的大港

是連絡松巴望、龍目、巴里的要津

鎮上有醫院也有診所

你經台灣健保局的多年教育

大病醫院  小病診所

我覺得只是感冒發燒

上診所應該就夠了

診所離旅社比較近也是入選的原因

起床到街上覓食已是第二天中午

雖然覺得餓

但是匙物一入口就變得又苦又燥

連水喝起來都像鹽酸

你勉強吃了一些香蕉木瓜

看到道路右側這家小診所

門鎖著

從窗簾縫往內看

前面的診療室無人

更裡面的房間似乎有人影閃動

你退兩步檢查招牌 ---下午兩點到四點休息

現在剛過一點半

還在看診時間內

就舉手敲門

敲得很虛弱、很客氣

彷彿是來借錢的

等了幾秒鐘沒人應門

你繞著房側

很清楚地看見房間有人

比較用力敲窗

那個人終於注意到了

是個不年輕的女人

你以舞台劇的尺度

舉手敷額頭

做出快要發燒病死的樣子

那個女人對戲劇冷感

正眼都不瞧你一下

揮手要你先滾蛋

四點後再來生病吧

本來要提醒她現在還不到他們自訂的午休時間

應該把醫生找來

(以為她是醫生娘或女傭,就沒必要苛責她見病不救)

但是

沒力氣吵

又覺得四點以前應該不會死

就不跟她辯

乖乖回旅社睡覺

------------------------------------------------------------

四點過了很久(怕人家不準時開門)我回診所

之前以為是醫生娘或女傭的女人批上了白袍

她就是醫生!

我又說又畫地描述症狀

她很冷靜(或者是冷漠)地聽完:

『我擔心是瘧疾

在佛羅蕾絲要命排行榜第一名的就是瘧疾

你發燒嗎?

褲子褪下來

趴在床上

什麼?

打針當然要打屁股

打手臂怎麼會有用

你怎麼會有只有小孩子才打屁股的老土想法?

好了

你自己揉

開三天藥給你吃

三天後沒死也沒好再回來找我

…』

就這樣

收費100,000Rp

約合台幣四百

你雖然神智不很清

也覺得怪怪的

哦…她沒有量體溫就打退燒針

(不知用意地有量血壓和體重)

『你要量體溫哦?

好啊

夾在腋下

掉下摔破要賠哦

到旁邊坐著等三分鐘

……

哎呀

把你忘掉了

你夾了五分鐘哦

不需要這麼久的啦(幹嘛怪我?)

我看看

38.7℃

真的發燒了』

------------------------------------------------------------

吃藥第二天

我自動回診所量體溫

反正吃飯會順便經過

37.4℃

第三天

又去量一次

『你怎麼那麼愛量體溫?

不然買一支回去好了

我這裡有賣哦

很便宜哦

15,000Rp

什麼?

你不買哦?(幹嘛帶體溫計旅行?)

我看看

38.5℃

ㄟ?

你為什麼還沒好(幹嘛怪我?是妳的藥沒效吧?)

你慘了

你死了

你可能得瘧疾了

你明天去醫院驗血(三天前妳就懷疑過,幹嘛沒叫我驗血?)

如果是瘧疾

回這裡

我開藥給你吃(幹嘛還回來?)

…』

一向以為醫生都是對的

都是視病如親的

遇到她

你總算發現醫生中也有這種少根筋

白白被她耽誤了三天

越病越離奇

隔日你就搭渡輪併巴士逃到龍目島

如果她是道地的印尼人

可能會讓你罵得更盡興

很不幸地

八九鄉的女醫師雖然是華人

但不會說中文

------------------------------------------------------------

時空拉回龍目島的辛雞雞Senggigi的民宿---Sonya Homestay

也就是我讀到雅加達郵報的處所

報上還說

因為瘧疾不是一整天發高燒

高燒與高高燒之間有颱風眼似的寧靜

讓人以為退燒了

可以上班上學了

就不去看醫生

殊不知瘧疾病毒第一波攻勢之後

正集結兵力

策反俘虜

像打了你一拳

把拳頭收回去

準備出更重的下一拳

也因為很多人都想:

『再忍一忍,這個小感冒應該快好了…』

結果就被第二波攻勢KO

『印尼每年有1500萬人感染瘧疾

  其中42,000人會死掉…』

  雅加達郵報繼續說

對照自己的狀況

正有忍一忍就好的念頭滋生

正是可能會成為那42,000人之一的關頭

平常說得自己多灑脫

多視死如歸

這時也猛然站起來

衝去找民宿老爹:

「請問…最近的醫生在哪裡?…我好像中了瘧疾…」

我用虛弱的抖音問

------------------------------------------------------------

民宿老爹說比較好的醫師在十公里外的城裡

他願意開車在我去

但是要負擔油料

隨後

坐著老爹的車進城

先到檢驗所抽血

拿了檢驗報告再去醫院

這是他們就醫的程序

抽了血

在檢驗所不相襯的華麗院子等了四十分鐘

報告說你血裡驗不出瘧疾

你還懷疑人家的技術有問題

一問再問

幾乎要捲袖請他們再驗一次了

拿檢驗報告找醫生

醫生開了不是奎寧的藥

你忐忑不安地吃了這些藥

…如果不是瘧疾

到底得的是什麼?

驗血沒驗出

醫師也說不出個答案

說也奇怪

吃完一天藥

瘧疾的症狀完全沒了

大概被驗出不是瘧疾之後

你的身體也不好意思再表現瘧疾的樣子

就乖乖地發燒

然後默默地退燒

民宿老爹一聽我可能得瘧疾

超速、闖紅燈地帶我去驗血、找醫師

等報告的時候在迴廊上搓手、繞圈、抽煙

確定不是瘧疾之後

他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帶我去吃中華料理表示慶祝

看著我吃了藥

一天天漸有起色

還高興地做了水果盤

吃著鳳梨的時候

眼睛剛好看到民宿招牌…

「老爹,Sonya Homestay是什麼意思?」

Sonya 是我孫子名』

「哦?那他人在哪裡?」

『十六年前死了,用他的名字當民宿招牌,紀念他。』

I’m sorry ! 請問他怎麼了…」

『瘧疾!該死的瘧疾!』

 


因為整天昏沉沉的

龍目島就沒精神玩

只拍了少量的照片

民宿還有安排去登火山兩天一夜的行程

我也沒體力參加

只跟到山下的瀑布為止

遠處尖尖的山頭就是兩天一夜的行程目標

瀑布看起來很清涼

但是我發燒中也不能下水

經過傳統村落

身體稍微好一點就到民宿後面的海灘逛

沙灘沒有碼頭

漁船上岸需要人幫忙扛

就有一群人在樹陰下等著漁船靠岸

然後過去扛船

報酬是一把魚

 

台長: ⊙﹏⊙
人氣(13,905)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印尼 |
此分類下一篇:印尼。峇里島
此分類上一篇:印尼。佛羅雷斯。巴賈瓦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