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30 12:43:11| 人氣3,5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印尼。佛羅雷斯。河邊的盛宴

去三色湖的前一天

民宿的老闆說這天是一年一度的避邪日

全村的人都要到河邊待到黃昏

房子就留給先祖回來探望

我們可以跟去看看

權衡之下

三色湖並不會不見

但避邪日一年才一次

所以我們就決定參加避邪日

再一次  又遇到了自己找上我的節日

以下還是2008年寫的

同樣的是關鍵字找不到

在上傳一次我不會覺得麻煩:


#一早村民就準備了食物...食材  到河邊郊遊

河畔的盛宴1   印尼.佛羅蕾絲島.莫尼Moni. Flores Island .Indonesia

 

年輕的時候在春季的田裡

拿著鋤頭一匙一匙地除草

因為是被父親指派的勞動

我做得心不甘情不願

聽說這種情況最容易鋤到自己的腳趾

以振奮萎糜的精神

結果

我精神萎糜鋤地挖開了一窩田鼠

田鼠媽媽一見光就抱頭鼠竄

我那一鋤則剛好削在田鼠寶寶頭皮上一公分

田鼠寶寶們眼睛雖然還未開

但是頭上突然開了一片天

也覺得空氣和光線很不尋常

舉著鼻子不斷地向上嗅

無毛的身體花瓣似地脆弱且半透明

透出緊張蹦跳的心臟和細細的血管

是農夫都知道

田鼠是上帝怕農事太輕鬆

派駐於土裡咬樹根啃蘿蔔

給農夫適量的挫折感

獵殺田鼠是必修的農技

在田裡看到田鼠就像在家裡看到蟑螂一樣

想都不用想

殺!殺!殺!

可是

我從來沒看過田鼠寶寶

沒想到是如此柔弱無助

一時之間呆立無言

不知該收養這五隻田鼠寶寶

還是捏爆牠們

這時候

剛剛抱頭鼠竄的田鼠媽媽不知死活地從雜草中探出尖尖的鼻子

朝著鼠窩抽動了幾下

謹慎地露出賊黑如柏油的鼠目

鼠目一出草就看到我

立刻又縮回草叢

但是沒多久又露出來

根本沒逃遠

牠看見我在看牠的寶寶

咬牙躊躅了片刻

頭、耳、前腳、身軀、後腳、尾巴依次走出草叢

現身於一無遮蔽的剛被鋤開的空地

我從沒聽說田鼠敢在人類面前現身

一時也忘了要鋤牠

牠帶著逆向行駛者的低聲下氣

墊著腳尖接近鼠窩

飛快地叼了一隻田鼠寶寶

轉身鼠竄

鑽進草叢消失

不到半分鐘後又出現

又低聲下氣地接近鼠窩

再叼一隻田鼠寶寶

……

因為有五隻田鼠寶寶

田鼠媽媽就回來五次

我拿著鋤頭站在鼠窩旁半尺

輕易地可以取田鼠媽媽的命

牠應該都知道

應該也很怕

卻有更重要的任務讓牠沒空害怕

我如蔣公銅像杵著

不敢動

怕嚇走田鼠媽媽

第五隻田鼠寶寶被接走後

我目送著田鼠媽媽鑽入的草叢上的草一路搖動

終至平靜

然後等了很久很久

這段時間抱頭鼠竄這句成語就充塞著我的思緒:

「田鼠用四隻腳竄逃,沒有閒手可抱頭,除非是米老鼠,除非是米老鼠,除非是米老鼠…」

然後想到

我這麼縱鼠歸山

要是給老爸知道了

一定會誇讚我是個有愛心的好孩子

將來一定前途無量

本來這是要寫來慶祝母親的

但是忘了

現在想想

那真的是田鼠媽媽嗎?

說不定是田鼠爸爸呢

當初沒檢查牠的身分證以致於現在無從可考

所以

那有二分之一的可能是偉大的田鼠爸爸

就來慶祝父親節用吧

也紀念父親…


帳篷已經先搭好了

沒有帳篷的話

被烈日燒烤整天

我們也會變祖先

 

到河邊大家就分工忙碌了起來

包括處理倒掛的食材

歐巴桑以棕櫚編織的美麗小東西

只要有竹子就會有竹筒飯的又一例證

雞血、米、香菜

這就是竹筒飯的內涵

跟我住同一個民宿的荷蘭人

來到曾經殖民上百年的印尼旅行

感觸一定是很獨特的

就像好幾次經過村子的三角窗    我 老爸就會說 :

「這個店面以前是我們家的,但是你阿伯賭博輸錢,只好賣掉了。」

賣掉的家產還不只三角窗

每次經過這些賭博而沒留住的房子

我內心總是有一絲絲的割裂

這大概是最接近荷蘭人回到曾經的殖民地的心情吧   我猜

他吃的不是雞血

是檳榔

身為台灣人當然見過檳榔  也嚐過

所以新奇感沒有荷蘭人強烈

小竹船裝載著竹筒飯和花

放水流

然後大家拿石頭擊沈之

是很有娛樂效果的儀式

沒錯

還有商務艙有一隻鼠輩

但是不是鑽臭水溝的家鼠

是田鼠

他們整地的時候發現了一窩田鼠

獻一隻於祭祀

其他就烤來吃   我很幸運地分到一隻小腿

屁眼除了大便之外的功能就是固定

另一種珍貴食材

竹蟲

河畔的盛宴2  印尼.佛羅蕾絲島.莫尼Moni. Flores Island .Indonesia

田鼠遇到優柔寡斷的我

田宅雖被破

至少一母五子均安

換個基地大幹特幹

很快又會六畜興旺

換到印尼的佛羅蕾絲島的莫尼小村

為了某種節日

村人在河邊整地搭帳篷

男人砍竹子為柱

集棕櫚葉為蓋

女人拔草、撿出小石頭

我則被嫌笨手笨腳

蹲在一邊涼快

突然

除草的女人發出了尖叫

還向後跌坐在地

她的尖叫中還包含我所聽不懂的土話

離她最近的男人聽得懂

立刻撲過去

但不是撲到她身上

也不是扶她起來

而是撲向她尖叫的理由

……

聰明如你者

看到這裡也應該猜到

所謂尖叫的理由

就是田鼠

不然

之前那麼多篇幅寫田鼠媽媽是幹嘛

破巢的田鼠各奔東西

不幸的是

這天不管逃什麼方向都有莫尼村民

莫尼村民勇敢而敏捷

剛剛尖叫的女人只是突然被嚇了一跳

沒人扶她起來

她自己跳起來

也立刻加入徒手捕鼠的行列

照往例

我那令人尊敬Nikon coolpixe 5700 

不管情況多緊急

一定要一板一眼的完成開機手續

就像火警的時候

令人尊敬的紳士一定要打上領帶才肯逃命

5700開機手續又是令人尊敬的五六秒鐘…

斯時

村民早就把四散的田鼠全部找回

莫尼村是個重視家族關係的社會

執意要田鼠家族團聚

一個都不能少

 

雞的瑜珈課

 

 

莫尼村民這天早上帶著鍋碗瓢盆和油鹽米

提著一串倒吊的活雞

到河邊的空地

這是他們向我解釋半天也解釋不清的節日

我只要跟著走跟著做就可以了

早上大家集合在屋前廣場

我的民宿老闆娘帶著我和另一個荷蘭房客參加

老闆娘說:

『這天所有的人都要離開自己的房子

  所有的店都不開

  一起到郊外

  一直等到黃昏才回來…』

「家裡沒有人

  小偷會不會來?」

『小偷不敢來的

  因為這天祖先會回家回味陽世生活。』

「也就是說

  他們會回家看洗澡、電視、吃飯、午睡?」

『應該是吧

  但是沒人知道。』

沒有活人知道

八點

大家集合完畢

由四個巫師領著

銅鑼手開道

離家出走矣

『記得哦

  從現在起到河邊為止

  盡量不要說話

  如果有人叫你

  不可回頭

  有人和你打招呼

  即使看起來是熟識的人

  也不能回應…』

看起來是熟人的意思是那可能是不知什麼東西假扮的

你一回應靈魂就會被偷走

人家叫你就回頭就倒大楣的慘痛教訓

散見於中外神話故事

有的會變鹽柱

有的會被葫蘆吸進去泡藥酒

有的會變木頭人

反正就學著貪贓枉法的大人物到法院出庭的時候

對夾道的記者的不理不睬

就是保命的要法

 

有雞的機車

雖然有被要求不多話

但是沒規定不能講話

三五個人就自成小團

很有節制地邊走邊說

小團和小團之間隨時隨機組合、擴編、再分解

人數和成員有機變換著

小孩和狗則完全不受拘束

遊走於百人隊伍的任何位置

這不嚴不謹的隊伍

還好看起來是像去郊遊的

不像送葬的

出了村沒多久就到了河邊

事先有人整理一塊平整地

只要把帆布鋪好就可坐臥

架子也搭好了

只要把另一塊帆布蓋上去就可遮陽

這兩件事只花了十分鐘

田鼠家族則是在整理旁邊的廚房用地時被搗出的

現在全家團聚在高掛的水桶裡

小田鼠眼睛圓圓的

耳朵圓圓的

兩頰圓圓的

粉紅鼻子圓圓的

釣線質感的觸鬚長而閃亮

大家都說很可愛

帳篷搭好之後

廚房火未升

婦女們拿出熟食和水果當給大家當早餐

吃完早餐

劈材的劈材

砍竹的砍竹

殺雞的殺雞

拔毛的拔毛

打牌的打牌

編葉的編葉

睡覺的睡覺

洗米的洗米

洗衣的洗衣

洗澡的洗澡

拉屎的拉屎

照相的照相

踢狗的踢狗

發呆的發呆

就是沒有人浪費時間拿書看

 

  

 

 

 

這段期間要感謝同行的荷蘭房客

承擔了大部分身為外國人滿足村民好奇心的義務

讓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到河裡撈魚、泡澡(水深只到膝蓋,不能游泳,殘念矣)

還很幸運地看到女生換衣服(如果那個六十歲女生年輕個四十歲就很滋補眼睛)

別看荷蘭房客掉髮的架式像個三十五歲熟男

真的抓他去做碳元素探測

卻證明他還是28小夥子呢

所以叫他小荷不算是虧他

 

小荷的優點就是嫩

對人對旅行都嫩

對於土著對他的好奇不會像我顯得不耐煩

而會很有耐心一一回答

也願意嘗試各種怪東西

比如檳榔和土酒和妓女

在這裡

他示範了檳榔

 

小荷滿嘴紅湯的猙獰模樣

讓大人小孩看得很高興

充分達到娛樂主人的效果

但是

想要擁有莫尼婦女正統的焦黑檳榔牙

還需要每天每月每年的持之以恆

這點

小荷回到不流行檳榔的祖國之後就毫無希望了

 

回到田鼠

就在我們被小荷取樂時

田鼠已經被打死了

可惜我也沒看到是怎麼打死的

不能向各位觀眾轉播

但是連一聲慘叫都沒聽到

套句電影常見的台詞

田鼠應該是走得幾乎沒有受什麼苦

那當然

如果不先被打死

竹籤穿屁眼的檀香刑(看過莫言的同名小說更明白)

以及火烤脫毛刑

再加一個撕裂分肉刑

應該會讓田鼠生不如死吧

 

 


 

 

三隻田鼠之一放在竹船祭神靈

竹船在唱完歌唸完禱詞放在河中

立刻被亂石擊沈

算是暴殄了

祭完神靈之後就是大家期待很久的晚餐(下午四點,還真早)

每個人分得雞湯

雞湯裡有公平分配的雞翅、雞脖子和雞軀體各一塊

這樣每個人都有機會吃到自己不喜歡的部份

也一定吃得到自己偏好的肉

剩下的兩隻田鼠

由獵鼠有功的和沒吃過鼠肉的外國人

當作飯後點心分而食之

那兩個外國人

荷蘭籍的聽說要他吃鼠肉

嚇得嘴唇抽筋

枉費我剛才才誇他什麼都敢試呢

台灣籍的本著不怕死的民族精神

請莫尼土著將腿肉剝掉皮

讓它看起來不要這麼像活腿

毫不退縮地塞進嘴裡用力咬

當場搏得莫尼村民的認證

你問田鼠吃起來怎麼樣啊?

……

拿雞肉和田鼠肉比的話

就像麻布和純蠶絲巾比

就這樣

吃飽

大家動收拆帳篷

洗好盤子收起來

收回曬乾的衣服

高高興興地準備回家去

『記得哦

  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明天天黑

  不能從外面帶任何一片綠葉回家

  不然會有大麻煩。』

民宿老闆娘再次叮嚀

「為什麼?」

『因為惡靈會附在綠葉裡…』

「黃夜和紅葉和枯葉就沒關係嗎?」

『…從來沒有人這麼問,最好還是別帶回去吧…』

「那…她們為什麼可以帶綠葉?

所謂的她們

是除了老闆娘以外的莫尼無知婦女

她們兩手抱著竹筒飯

竹筒飯以新鮮綠葉塞住筒口

當鍋蓋防塵、防我偷吃

竹筒飯從早上搭帳篷開始就淫惑地準備

男人砍來竹子

女人將雞血調在糯米裡

混合著香菜和香料

倒進手臂長的竹筒裡

用火烤得香味四溢

本來以為可以吃到

沒想到

這竹筒飯只供外帶沒有這裡吃

說是幸運食品

有吃有保有保佑

經我這麼一問

老闆娘翻譯成土話

無知婦女們慌張地把綠葉抽出來

丟在地上用口水吐之、用腳跺之

可想而知

挽救這麼多家庭免於災禍的我

再一次地獲得莫尼村民的認證

同樣地

由巫師領頭

銅鑼手開道

原路回家

雖然帶去的雞和食物都沒了

但只是看不見

並沒有消失

雞和食物平均轉移到大家的腸胃裡了

連骨頭都有狗專職處理

總量一點都沒損減

這就是國中學過的物質不滅定律

這支隊伍興高采烈地走回家

突然領頭的四個巫師舉起手

要大家停下來

老闆娘解惑曰:

『現在回去太早了,我們再這裡等一下。』

這個等一下

真是大智慧啊

很多為人配偶者

心血來潮買了小禮物蹺班回家

卻讓正在做家事的配偶以及旁系配偶來不及穿褲子

造成了家庭悲劇

太早回家

可能會遇到祖先沒穿褲子吧

我們等著等著

正準備不耐煩的時候

巫師就宣告時辰到了

可以繼續回家了

我問老闆娘

巫師是不是都很厲害

能觀天象

又識天機

老闆娘說沒錯

他們是神選且遺傳的

我又問

他們這次是根據什麼知道時辰到了

『??

  難道你不知道有手錶這種東西!!』

對喔

我看錶

剛好是六點

神準

  


莫尼村

大草屋也非常氣派

你可以看到我畫的居民蹲在畫著十字架的平台

那就是墳墓

還有幾個茅草小涼亭

我以為是涼亭

進去避太陽

發現裡面有幾個陶罐

好奇地打開來看

是骷髏

我倒沒有嚇得屁滾尿流

反而擔心動了死人骨頭  犯了村子的禁忌

很快地吃把骷髏放回去

裝作沒這回事

 

台長: ⊙﹏⊙
人氣(3,56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印尼 |
此分類下一篇:印尼。佛羅雷斯。巴賈瓦
此分類上一篇:印尼。佛羅雷斯。三色湖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