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7 13:18:12| 人氣3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八二三炮戰這一天,來發一則歷史故事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八二三炮戰這一天,來發一則歷史故事。

陳文長,但值得一讀。若覺得太長,可以找

《有溫度的台灣史。八二三炮戰一書》楊渡

  1958年8月21日,蔣介石任命的第一位文人國防部長俞大

維聽說有一師海軍陸戰隊的官兵要增援馬祖,他急得趕赴

基隆海軍碼頭,果然有一師待命上船。他把負責的副參謀

總長羅列找來問道:「金門現在非常危急,為什麼不增援

金門,而增援馬祖?」

  羅列無奈的說:「這不是我的決定。」

  他再去問參謀總長王叔銘,答案竟是:「我怎麼有權做這

個決定?」很顯然,這是最高層的決定。俞大維雖然文人

性格濃厚,也不敢公然違抗蔣介石的命令,他想了一個兩

全的辦法:叫陸戰隊官兵照計劃出海,但在基隆外海繞一

圈後,即轉往金門。他負全責。

  事實上這是一個大膽的決定。依照俞大維得到的情報,共

軍不斷向福建集結,陸海空三軍的兵力,已遠達超出尋。8

月8日起,共軍的殲擊機成群在馬祖上空飛行,做出要解放

馬祖的架勢。國軍的空軍也出動去攔截,雙方在馬祖上空

交火,都號稱凱旋而歸。此時蔣介石派出海空軍向馬祖進

軍,也是理所必然。

  然而俞大維卻從金門前線觀察共軍大部隊的移動與炮火的

佈署,判斷出共軍的主要目標是金門,馬祖只是聲東擊西

的戰術攻擊。他決定把主要兵力佈署到金門。這是一場睹局。

  同樣的,做出攻擊決策的毛澤東也不好過。發動攻擊前,

他幾度和主要將領開會,一再詢問美國可能採取的態度,

和可不可能造成美國人的傷亡。他平時總是把美國人說成

「紙老虎」,不堪一擊的模樣,但內心裡,他真正的擔心

是美國,他知道打起仗來,那是有高端武器、火力強大的

「真老虎」。

  事實上,毛澤東決定發動八二三炮戰,竟然是起因於中東

黎巴嫩的一場革命。1958年黎巴嫩左翼發動武裝起義,反

對親美的執政當局。這本是內戰,不料美國隨即從各地派

大批兵力去支援政府軍,英國也出動鎮壓。毛澤東看不下

去,在北京發動五十萬人大遊行,在中國各城市也發動學

生遊行。但毛澤東認為遊行只是道義支援,得有實際行動

才有力量,於是決定發動台海的戰事,用遠東戰爭來牽制

美軍。但台灣與澎湖與美軍簽有協防條約,打台澎等於跟

美國直接打;而金門馬祖不在協防範圍內,打這兩個地

方,是中國內政,美國沒辦法反應。他決定發動金馬攻

擊。7月18日,他在解放軍會議中作了明確的宣告。共軍的

佈署移防,自此全面展開。8月8日開始依計劃先攻馬祖。

  8 月23日下午。毛澤東召集將領,進行最後會議,決定

依計劃發動炮擊。將領把毛的決定傳達到福建最前線,下

午5時30分,金門炮擊開始了。幾萬發炮彈像雨一樣,落向

金門。

  這時台灣的國防部長俞大維正在金門。他是在前一天的半

夜抵達金門,隔天一早,在金門防衛司令部所在的翠谷餐

廳用早餐。他認為翠谷是一條狹長的谷地,不利防衛,因

此開始遷移司令部。早餐後他去了大膽、二膽和小金門,

下午五點回到金門本島。他向官兵說一些打氣的話之後,

準備去參加司令官胡璉設在翠谷水上餐廳的晚宴。胡璉對

他說:「今天晚上有美軍顧問離開金門,我們準備晚宴歡

送,有部長參加會更熱烈。」

  文人性格的俞大維想了想說:「如果我參加,美軍顧問反

而拘謹,大家都不能開懷喝酒,我還是不參加的好。」

  胡璉還力邀,卻說不過他,只好作罷,他回過頭要返回水

上餐廳,俞大維不知道想起什麼事,突然叫住他說:「等

一下,伯玉,我還有事。」

話聲剛落,翠谷方向突然有一陣一陣的白色煙柱炸開了。

「那是我們處理廢彈嗎?」俞大維訝異的問胡璉。

「不是啊!」胡璉心裡也感到納悶。

在還來不及回答的瞬間,巨量的炮彈像大雨一般,狂暴的

落下了。

第一群炮彈有三千多發,全部落在翠谷附近,這顯示中共

對金門防衛司令部的地形有充份掌握,目標明確。

在水上餐廳用餐的人,大多數在炮彈落下的剎那,第一時

間就地掩蔽到桌子底下,而沒有經驗的人反而向外衝出

去,卻正好迎上落下的炮彈,死傷慘重。空軍副司令官章

傑、海軍副司令官趙家驤、另一副司令官吉星文皆中彈身

亡。美軍死亡兩個。總計在四小時不到的時間裡,共軍對

金門炮擊了五萬七千餘發炸彈。而國軍則因通訊中斷,無

法指揮攻擊,只能由部份官兵自行發炮還擊,擊發了三千

六百多發,雙方不成比例。金門官兵的傷亡,達到四百多

人。

直到9點10分左右,共軍的炮彈終於停止。但更重要的是,

共軍會不會隨之發動登陸作戰。愈大維判斷,如果共軍要

登陸,一定會先發動「攻擊準備射擊」,以強大火力壓制

第一灘頭。但顯然沒有。他更擔心,明天以後,炮擊還會

繼續。

午夜時分,台灣派出的一艘軍艦駛抵金門,這是來接俞大

維和其它受傷的美軍顧問前往澎湖。俞大維到醫院一檢

查,才發現頭後枕部腦殼有一個米粒大小的彈片,因無大

礙,醫生決定先不開刀,讓它留在原位。俞大維一想,這

彈片雖小。力量稍稍大一點,進入腦部,大概也沒命了。

俞大維一回到台北,立即到美軍協防司令部與美國中將史

慕德商談。他帶著彈傷去向史慕德證明,金門炮戰已經開

打了,是共軍先動手破壞和平,道義上美國必須援助台

灣,否則亞洲和平不保。

國防部長面臨共軍攻擊,回到台北沒向三軍統帥蔣介石報

告,反而先去與美軍協防中將商談,這像話嗎?然而明白

人都知道,這一定是蔣介石的授意。他要引起美國的同

情,發動更強大的反擊。

美國協防中將史慕德在回憶錄中寫到:「此後的六個星期

中我幾乎未回過家。炮擊極為猛烈,其目標既為軍事設施

與外島補給作業。此種奇襲狀況,正是中國人要以使美國

捲入直接對抗共黨的軍事行動中。」史慕德很清楚,美國

的「共同防禦條約」中,如果「外島」遭到攻擊而威脅到

台灣本島的安全,則「我們將協助防禦」,否則就是「顧

問諮詢及後勤支援,無直接軍事支援」。

史慕德申請到第七艦隊的某些單位向他報到,調來日本的

第十一海軍陸戰隊航空分隊,以及菲律賓第五航空司令部

提供後勤飛機支援,這些都用於防衛台灣本島。他還提供

這些飛行船艦為金門的運補船護航,但不許美國的機、艦

向大陸射擊。

但蔣介石可不這麼想,他希望藉這次事件,引美國參戰。

如果美國參戰,戰爭就會演變成美國與中共的戰爭,他便

能藉由美軍的強大戰力「反攻大陸」。但這不能明說,因

此他請俞大維向美國表達,由於金門炮擊嚴重,本島隨時

有被攻擊的危險,因此請美國「以飛機和自備炸彈,去轟

炸大陸,壓制大陸火炮」才能有效消滅對岸的攻擊火力。

史慕德認為壓制有理,但他必須請示華盛頓。不料華盛頓

覆電是:「不。不要讓他們去做。但別說『不』,你只要

說,如果他們要去做,則得不到支持和支援。因為那是他

們所等待的──在大陸發展成某種大戰爭,使我們不得不去

幫他們的忙。」

華盛頓顯然看穿了蔣介石的計謀。史慕德在回憶中說,八

二三炮戰的幾星期內他瘦了十五磅,天天在午夜和華盛頓

連絡後才能回家。而如果「誤用美國空軍去壓制大陸的火

炮,那會是另一場國際大戰」。

  事實上,8月24日開始,金門不僅繼續炮擊,幾萬顆炮彈

把金門打得毫無還擊之力,更以魚雷快艇攻擊台灣過來的

運輸艦,金門與週邊島嶼補給中斷,糧食與彈藥缺乏,要

堅持下去非常困難。所幸美國調的艦隊陸續抵達。

  9月7 日,美國軍艦護航的運輸大隊終於抵達金門海域,

美軍艦隊在兩側,台灣運輸艦隊在中間。共軍在前線指揮

的葉飛頭大了,他請示毛澤東:「打是不打?」 「 照打

誤」毛答。

葉再追問:「美艦一起打?」

毛答:「打蔣艦,不打美

「那如果美艦對我們開火,要不要還擊?」葉問。

「沒有命令,不准還擊。」毛答。葉飛以為自己聽錯了,

再問一次,答案相同。

毛還交待等艦隊到料羅灣港口再打。運輸船一到料羅灣,

毛澤東就下令開火。沒想到,此時美軍艦隊竟不顧國軍艦

隊,船一開,就往台灣的方向跑了。國軍正在港口下補給,來不及跑,損失了三艘軍艦,損傷數艘。

美軍艦隊的落跑行為,讓葉飛在望遠鏡中都看傻了眼。他

向毛澤東報告,毛也大吃一驚,原本以為會引來大戰,所

以小心翼翼,卻不料雙方都在玩「政治訛詐」。9月7 日這

一場交鋒,讓蔣介石、毛澤東、美國都清楚了彼此的底

限。美國的防禦條約,就是以冷戰圍堵防線為準,只到台

灣澎湖,至於金門馬祖,是蔣介石要的,美國至多協助補

給,連防守都說不上。

自此,美軍協助國軍,但只幫忙護送補給艦隊到金門外

海,靠料羅灣那邊,國軍自己進去,風險自負。而中共也

只選擇性的打國軍。

形勢至此很清楚,蔣介石要用金馬拖美國下水,美國不要

金馬只保台澎,中共要金馬但不要美國來插手。這三方的

糾纏矛盾中,為了避免被拉下水,美國想要解套了。

9月30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在一場記者會中表示:「如台

灣海峽獲得相當可靠的停火,國軍繼續駐紮在金門馬祖就

是不明智的。」所以美國希望蔣介石從金馬撤軍,放棄金

馬。蔣介石次日就毫不猶豫的回敬道:「我們毫無接受的

義務」。而中共則回應說:「雙方並未開火,何來停車場

火?」

至此,金門戰役變成一場政治角力了。毛澤東發動戰爭,是為了拿下金門,可一旦拿下,就中了美國的計;但不拿下,那發動戰爭所為何來?

蔣介石則不能放棄,因為一旦放棄,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

全部聽命於美國,整個台灣真的成為美國的一個軍事基

地,他連置啄的餘地都沒有。他沒忘記美國曾想拋棄他,

運用吳國楨、孫立人來管理台灣、控制台灣的企圖。

美國企圖至為明顯,放棄金馬,保衛台灣,美國的防衛系

統可以後退一百公里,且控制台灣更容易。

在此期間,蔣介石曾傳話給毛澤東、周恩來起了決定性的

作用。根據喬石在1994年(時為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告訴

當時擔任美國國會圖書館中文部負責人、著名華裔學者王

冀的說法,在金門炮轟最猛烈之時,蔣介石派人傳話給周

恩來說,如果解放軍再不停止炮擊,他(蔣介石)將不得

不聽美國人的──撤出金門馬祖,屆時時間一旦拖久了,中

國就有分裂之虞。

喬石在中國長期負責情報與安全部門,他的情報掌握比誰

都準確,此言當然有事實根據。它透露出一個訊息:當時

蔣介石和毛澤東都已經警覺到金門是兩岸連結的關鍵樞

紐。

10月5日,毛澤東以國防部長彭德懷的名義發表〈告台灣同

胞書〉,宣佈自10月6日起,停止炮擊七天,讓金門軍民補

給。他甚至明言:「你們領導人與美國人訂立軍事協定,

是片面的,我們不承認,應予廢除。美國人總有一天肯定

要拋棄你們的。你們不信嗎?歷史巨人會要出來作證明

的。杜勒斯九月三十日的談話,端倪已見。站在你們的地

位,能不寒心?歸根結底,美帝國主義是我們的共同敵

人。」

一星期後共軍有幾天零星炮擊,10月13日,毛澤東再發表

〈告福建前線人民解放軍〉的信:「金門砲擊,從本日

起,再停兩星期,藉以觀察敵方動態,並使金門軍民同胞

得到充分補給,包括糧食和軍事裝備在內,以利他們固

守。……這是民族大義,必須把中美界限分得清清楚楚。我

們這樣做,就全域說來,無損於己,有益於人。有益於什

麼人呢?有益於台、澎、金、馬一千萬中國人,有益於全

民族六億五千萬人,就是不利於美國人。有些共產黨人可

能暫時還不理解這個道理,怎麼打出這樣一個主意呢?不

懂,不懂!同志們,過一會兒,你們會懂的。…」

很快大家就懂了。10月21日,杜勒斯訪問台灣,依舊希望

蔣介石自金門馬祖撤軍,固守台澎,讓兩岸停火,永久隔

離。但蔣介石堅不同意,雙方爭執不休。最後蔣介石甚至

說:「在我活著的時候,不會撤軍。」

據說,杜勒斯在此次訪台過程中,曾詢問蔣介石要不要使

用核子彈,去摧毀福建的共軍。因為據後來解密的資料顯

示,此時美國在台灣不僅佈署鬥牛士飛彈,也暗藏了核子

彈,而杜勒斯從韓戰以來,一直是支持美國使用核子武器

對付大陸的人。蔣介石詢問杜勒斯,那核子彈的威力多

大。杜勒斯回說,大約等於廣島原子彈的威力。蔣介石認

為殺傷力太大,會引起國際反應,加以拒絕了。無論國共

內戰如何慘烈,蔣介石在激戰中,仍拒絕對中國人民使用

核子彈,這一點還是值得肯定的。

10月25日,毛澤東又宣佈了金門的最新政策是「單打雙不

打」,即雙日不炮擊,單日才打炮,但也不一定會打。

毛澤東的停火,讓蔣介石得以喘息,充份補給後,繼續再

打。

這確實是一場非常「詭異」的戰爭,誰都看不懂。可以打

敗對方而不打,停下來,讓對方休息夠了再來打。戰爭不

是為了勝利, 而是為了延續內戰關係,為了讓美國人無法

達到目的。

在這一點上,毛澤東是暗助蔣介石的。但蔣介石也維護了

自主自立的立場,沒有讓台灣變成另一個琉球。

毛蔣之間彷彿有一種默契,聯手起來對付美國,以阻止美

國將台灣分裂出去,與中國永久分離的企圖。

這一場戰爭也讓當時的蘇共總書記赫魯雪夫完全看不懂。

他問毛:「毛同志,你何以在即將達到勝利之際,停下腳

步?」毛的回答是:「我們所要做的是顯示吾人之潛在能

力,我們不要蔣介石距離我們太遠,我們要留他在我們勢

力範圍之內。」赫宿雪夫仍不解,認為毛澤東把敵人放在

隨時可以攻擊自己的身側,是非常離譜的事。

金門的炮戰就這樣打打停停,一直到1979年1 月1 日,由

當時國防部長徐向前宣佈「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利堅

合眾國建交,自即日起停止對金門炮擊……」,才終於劃

句點。

然而,1990年,當台灣的紅十字會代表陳長文與大陸紅十

字會代表樂美貞在金門會面,簽署兩岸分隔四十年之後,

首度以兩岸為主體而簽署的協議時,樂美貞不禁想起當年

八二三炮戰的時候,毛澤東沒有攻下金門,而是留下一個

後路。他不禁讚嘆道:「智慧啊!真是太有智慧了。」

誰能想到當年為彼此留下的一條活路,會是打開歷史新頁

的伏筆。

台長: 台北市萬華區柳鄉里李茂雄
人氣(36)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藝文篇 |
此分類下一篇:香港首富李嘉誠疑患重病,床前親手寫下《夕陽謠》
此分類上一篇:馬來西亞人寫給中國人的一封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