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6 15:59:23| 人氣1,652|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陌生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也不曉得是哪來的衝動,

也許是被這熱到誇張的天氣曬昏頭,

連自己都回答不上來。


好不容易抵達這陌生的大廈前,

襯衫早被汗水浸溼,

一手拎著公事包跟西裝外套,一邊重新確認手機裡的地址。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剛才面對客戶都沒這麼緊張,

但一種莫名的念頭不斷驅使著我加快腳步,

忙著打混的管理員並未攔阻我這陌生人的進入,

按下電梯,抵達了目的地,

突然,有種不知道自己在幹啥的荒謬感,

大門緊閉...廢話,哪有人會開著自家房門,等人光顧...。


但,總是不甘心,為了一個短訊就衝過來,到底是為了甚麼...,

下意識的手搭在門上用力一拉...


幹!沒關?!


像是心虛般左右先確認沒人後,閃身進入了大門,

當然,沒有忘記把它好好扣上。


就像之前看過的照片一樣,這裝潢與格局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明明是第一次拜訪的地方,卻像是來過無數次...


『嗯...嗯...啊...』


一絲像是忍耐,卻又抗拒不了的呻吟聲,從房裡深處傳來,

像是指引一般,我輕輕地推開了房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具姣好的女體,

全身赤裸...不,不太正確,還有一個眼罩,遮住她的雙眼,

這是她唯一的遮蔽物,完全遮掩不了她淫亂的姿態,

她一手抓著按摩棒刺激著自己下體,一手不停地揉捏自己的乳頭,

似乎相當投入,完全沒有發現,我這陌生人正在一旁欣賞她的自瀆。


我輕輕地將房門反鎖,一邊露出早已亢奮不已的分身,

眼前如此美景,有誰還忍得住?

預先擺好手機,我可不想錯過接下來發生的所有細節,


我靠上前去,一手摀住嘴,一手扶住腰,

『!!!』

她明顯地嚇了一跳,身體用力掙扎了一下。

「小母狗,妳等很久了吧?」我在她耳邊如此說著。

隨即便將早已硬挺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她的蜜穴,直插到底。

『啊~~~!』

如果不是還摀著嘴,這聲大概整層樓都聽得見。

「幹!妳這賤貨,被陌生人幹還這麼爽,不反抗一下?」

『嗯...啊...』

「妳的騷穴也夾得太緊了,被不認識的肉棒攪弄,妳快爽死了吧?」

我用力抽插著她的蜜穴,淫水不停湧出。

一邊摀著嘴,姿勢實在不怎麼舒服,手一放開,她的淫叫放肆了起來,

整個房間迴盪著她瘋狂的淫叫,像是想要將自己的淫亂宣告於市。

「賤貨,妳叫這麼大聲,是想讓整層樓都聽見嗎?」

我惡作劇地捏了一下她的胸部,她的小穴也緊了一下,像是呼應。

「嘿,小母狗,妳家大門可是沒有關的,再叫下去,可能整層樓都要來排隊幹妳了喔!」

這當然不是事實,但她的反應更加強烈。

『快來幹死我,我的賤逼就是要被你們插爛的...啊啊!頂...頂到...啊』

「妳放心吧,等會就會有人進來輪流插爛妳這條母狗,賤成這樣,不插都不行啊。」

在她耳邊說完後,將她略往右側轉,再將她的左腳抬到肩上,故意將肉棒拔到洞口,再慢慢插到最深處。

『啊...啊...不要,不...不要這樣...。』

當我放慢速度,她的腰忍不住想要擺動,但受限於姿勢,似乎更加難受。

「賤貨,說清楚點啊。」

我慢慢地感受分身侵入她身體的美妙,她的蜜穴一層一層地擠壓著,就像她的慾望一層層地湧上,裡面也是濕得一蹋糊塗。

『請...請...用力插爛我的賤逼...求...求你...』

說實話,哪個男人受得了這樣的美女苦求,而且又是在這樣的淫態下...

用力將她轉成背後位,我握住她的雪臀,開始更用力地撻伐她的騷穴。

『嗯...啊...啊...啊...好硬...母狗的賤B快要被插壞了啊...』

她的反應越來越強烈,驟然,蜜穴一緊。

『唔…啊…唔……啊啊啊啊啊啊...』

她不自覺的抽蓄...到癱軟...

但我的分身還沒獲得滿足,看來她原本就已經玩了蠻久的...。

趁她還在高潮的餘韻,我雙手穿過她的腋下,將她從背後抱在懷裡,一邊舔弄她的後頸,一邊又重新了抽插的動作。

『嗯...嗯...』

「賤貨,才插沒幾下就高潮,怎麼可以這麼下賤?啊?」

『啊...我...啊...不是...』

「不是賤貨是甚麼?」

『啊...對...啊啊...我是...啊啊啊...』

「小母狗。」

『啊...對...我是...我是...啊...我是...母狗...啊』

「幹!欠操的賤貨!」

『嗯...對...對...我是欠幹...的啊...啊...』

「母狗,妳的賤逼現在被人看光了妳知道嗎?」

『啊...啊...』

「現在妳的賤B可是在網路上現場直播,不曉得有多少人正在看妳的賤逼打手槍。」

『啊...你不...不可...啊啊...』

「幹,妳裝甚麼清純?妳淫水都滴到地上了還裝!妳早就想被人看光了吧!」

『啊...我...我沒...啊啊啊啊啊...』

我壞心眼地把她剛用的按摩棒拿來刺激她的陰蒂。

「妳的賤逼被人用來打手槍了,叫這麼大聲,等等妳鄰居就來排隊幹妳。」

『噫!!!!!!...啊啊啊啊啊啊!!!!!!!!』

反應超級強烈...,她用力搖著頭,一邊被我用力往上頂到高潮。


...


眼罩還是沒拿下,後來又玩了幾場,看她真的快不行了,我只好讓她口交,
讓我先洩個火,有這樣的美女幫忙舔,說真的爽到不行。

是有動過念頭,要不要將眼罩拿下...不過 看她在我擺弄下,驚慌失措的感覺,似乎是更加有趣...。

「嗯...喔...喔...」

我抓著她的頭前後擺動,最後,全都噴進了她的嘴裡。

『咳...』

看她嗆到的模樣,我又忍不住想戲弄她。

「小母狗,我幫妳洗洗,妳別急著跑...」

『什麼?』

我將她一手抱起,走向一旁的浴室,開始第二回合的玩弄...



===============


幾個月前,

與她相識,

一開始,只是偶然相逢,

原本只是想增加點生活樂趣,

所以開始聊些五四三的,彼此也都未曾見過面,

更不用說交換照片,

本就只是打發時間,在工作壓力之下,逃避現實的沉重。

加上彼此都還有自己的另一半,再加上分隔兩地,

其實,也沒有過什麼逾越的想法。

後來,越聊越露骨,彼此交換的訊息及照片也越來越兒童不宜,

也許是壓力、金錢、工作、未來...?

總是讓人莫名奇妙地追求,現實自覺不會發生的事情。

我們開始網愛,彼此不停的幻想各種情境,接著甚至開始交換裸照,

各種露骨卻又低俗的話語、文字,不斷從對方的口中說出,

但卻理性地掩飾彼此的容貌、背景、與出身,

是逃避?還是自欺欺人?

誰懂?




偶然,出差到她所在的城市,

突然,收到了她傳來的訊息:


『XX市XX區XX號XX樓,幹我!』


在陌生又熟悉的空間,分享彼此最激烈又莫名的慾望。


即便看遍她肉體的每一個角落,但我還是想不出她的臉應是什麼模樣,

縱使摸遍她生理的每一個反應,但我終究不明白她的心到底在想什麼?


不...就連我自己在想什麼?我也不懂...



如此熟悉,卻又太過陌生。




================





又出差到了這座城市,簡單解決工作後,

熟門熟路地來到了同樣的大樓,同樣的房門口。


「嘿,小母狗,今天妳的賤逼又癢了嗎?」

『嗯...好癢,想被你的肉棒插爛。』

她還是戴著眼罩,一邊自慰一邊等著...










台長: vierres
人氣(1,652) | 回應(2)|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小說 |
此分類上一篇:異色月光 - 第四夜

好久沒發文了,一來就這麼火辣


我兒童不宜(按讚)
2014-09-07 10:23:02
vierres
哈 你明明就看得很開心!

本來長篇小說就有置入性愛情節的打算
這算是某程度的試水溫吧?

如果被唾棄的話 我...我...我就繼續寫(?
2014-12-31 14:48:5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