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31 16:27:31| 人氣2,49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3.05.25 週年碑文 ?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碑文寫著「五二五空難罹難人士紀念碑」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廿五日下午十五時二十八分二十八秒。中華航空公司611班機自台北飛香港。上升至三萬五千呎高空時。不幸發生空難。原因不明。機上旅客二0六人。正副駕駛及服務人員十九人。全部在澎湖目斗嶼附近隨機墜海罹難。禍起瞬間。舉世震驚。經各方立即動員人員機艦盡力搜救。歷時數月。僅得遺體一百七十五具。今飛機殘骸已大致搜尋完畢。未能尋獲之罹難人士遺體。在茫茫大海中歷久未能發現。已再難搜尋。魂歸何處。良深痛悼。爰經眾議決定。在林投公園建紀念碑。俾供家屬春秋永祀。並刊罹難人士芳名於後。藉留承念。」

我寫這心情,已經是525之後某日的一個下午了,慵懶的夏日徐風,與暖暖的陽光,構織一個該動筆的心情。

清晨,七點,到了松山機場,準備搭機飛往澎湖。

星期天早晨的機場,人兒稀稀落落,天空陰沉沉的,大概是清晨還沒醒吧!這邊準備要到澎湖的家屬們,都是平常見面的熟面孔,當然,也有些人是要在這裡坐車到汐止的週年法會的現場。這樣的場景,比起去年同一天晚上,我想,這應該是比較好的吧,至少已經沒有人哭天搶地的了,也沒有人望天長嘆了,多的是一份無語,無以說服自己何以今日須在此?

又一次飛翔在台灣海峽上空,不管飛機從哪裡起飛,也不管飛機將要飛到哪兒,空中的雲兒,似乎都是一樣的寂靜的躺再藍與白之間,而冰冷的機身外,總是會凝結一片片的水氣,雲擦過機身,彷彿在夢中,只得一振晃動,又回到現實世界中。

過了一年,除了那些原本就悲傷的心靈,這世界已逐漸的淡忘。
而時序進入初夏,澎湖的海風,一如往年,不曾改變。

從機場到林投公園,短短的路程,有警車護送我們,一路上,澎湖的居民看著這些奇怪的外來客,似乎有點茫然,大概沒有人會在週日的下午,打破這鄉村小鎮的寧靜吧。

紀念碑在林投公園內的軍人紀念碑旁邊,這裡好像是屬於澎湖的南部,我不懂放在這裡有什麼意義?過去這一年來,華航到這裡找設碑的地點,找了幾個點,北寮、奎壁山等地,很辛苦,但是都被當地的居民抗議,更甚者,有的獅子大開口要求補償費,我真不知道,這個社會的人們是不是病了!最後僅能選一個與事件一點關聯都沒有的地點設立一塊石頭,僅有的關係就是在澎湖,而且是靠在海邊。

碑文上,「原因不明」這四個字,實在根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現,華航憑什麼認為是「原因不明」而妄自下此決定?將來如果判定是華航的維修不當而造成空難,那麼這個碑文是不是要重新改寫?再者,「經各方立即動員人員機艦盡力搜救。歷時數月…. 飛機殘骸已大致搜尋完畢….未能尋獲之罹難人士….. 已再難搜尋」此文字則是說,「我華航已經立即的、充分的、盡力的搜救,找不到也沒辦法了」。三者,「…爰經眾議決定。」指的是「其實立碑的事,是你們家屬的決議,不是我華航的決定,立碑對華航來說並沒太大意義,至於地點,那就照大家的決定設在澎湖,至於在哪裡,反正是在澎湖嘛」。四者,「俾供家屬春秋永祀」,本土的風俗民情,有誰會到林頭公園來憑弔?真是可笑之至。總結以上,此碑文的意義是華航告訴世人,我們公司的飛機在澎湖這裡發生了空難,死了這麼多人,我們很難過,我們也盡力搜尋遺體,但是還是很難找到,不過,我們沒有道歉的意思,因為,飛機失事原因不明,對不起,我不負起這個責任,既然家屬要求立碑,那麼我們就來立碑吧!趕快在週年前把這件事情辦好,免得又被家屬囉哩囉唆,就選在林投公園吧,那裡是公家用地,不會有人抗議,也不會有人要坑我們華航的荷包。

寫這個碑文的人,與寄給我兩份我老婆的「離職書」的人,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碑文裡面沒有省思的意義存在,沒有負責的意義存在,只有華航告訴大家,這裡發生過什麼事情,我很遺憾,如此而已。只是採取了一個為了解決某件事情把他做完的心態來面對這件不幸的意外,以及所產生的附加效應而已,而這樣的紀念碑在紀念什麼?我看不懂。我想我們家屬也有責任,大家也只是想做個紀念碑吧!就這樣而已,身為家屬之一,我也覺得汗顏。

過去幾次家屬聚會,我曾經向眾多的家屬提過,是不是不要在澎湖設立紀念碑,因為這樣對我們一點意義都沒有。設了這個碑若干年之後,只是讓人知道這裡曾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在這偏遠之處的風景區,有誰會看的到呢?一點建設性的意義都沒有,只是單純的滿足受了傷害的家屬情緒而已。我建議大家要求華航在中正國際機場尋求一個空間,一個潔淨無瑕的空白空間,讓大家可以在此為過往逝去的人,默想懷念,不管你是澎湖空難,或是大園、名古屋空難,更早之前的三義空難,不管你是將來的哪一次空難,不論你是佛道基督或其他宗教,不管你是黃的黑的白的,一個白色空間將可以給所有有需要的人,甚者,我們一個罹難家庭出若干的錢,湊在一起,向機場買空間都可以。這個想法到不是我自己一個人想出來的,而是大頭娟給我的想法,我覺得很好,因此提出來跟大家討論,可惜,這樣的提議太特立獨行,無法為大家接受。我也曾經當面對華航總經理提出建議,希望他們針對空難事件公司內部危機小組的建立、處理模式、對家屬的安撫協調、殘骸的打撈鑑定、事件整體的處理以及紀錄,彙整成書,這不僅對日後處理相類似事件有極大的幫助,同時也能讓社會知道華航勇於面對事實不逃避的態度,我也告訴他,如果我能夠幫忙,我將盡我力量幫忙編纂。可惜,魏總經理很明確的答覆,事件發生的當天,公司內部並沒有明確的危機處理小組,平常雖然有設立,但當天僅有三個人負責這個事件的危機處理,而且這樣子做,對公司有負面的影響,是行不通的。唉!這哪裡有負面影響呢?我能夠理解魏總經理對於華航的經營負有全責,必須讓華航繼續營運下去,若將這個事件做成紀錄,只會讓大家認為華航的飛安不佳,因此是個負面的影響。

然而,事實已經發生,就算全世界都忘記了,仍舊至少有225個家庭,甚至1999年8月22日3人死亡的赤臘腳機場空難、1997年2月16日202人罹難的大園空難、1994年4月26日264人死亡的名古屋空難、1993年11月4日 10人受傷的香港啟德機場空難、1991年12月29日5人死亡的萬里貨機空難以及年代更久的空難事件受難家屬永遠會記得這件事情。華航不敢去面對事實,只期待時間的經過而讓人們逐漸淡忘此事,這,就是華航的態度。

回台之後,趕到汐止彌勒內院與岳母碰面。華航為了這次空難花了不少錢在做法會,上次在基河路的公祭,聽說花了六千萬,這次不曉得又花了多少錢,這些錢給出家人拿走了,給中間聯繫的人拿走了,這些冤枉錢如果花在改善飛安上,不知道該有多好。

法會上所臚列的牌位,不單單只有此次空難罹難人員,還包含歷次空難罹難人員等等。三點多,李雲寧董事長也來隨同做法會,七十多歲的人,看他在那裡又跪又拜的,說實在的,我覺得有點不忍,也覺得他這樣做實在不值得,該跪的該拜的人,是那些飛機維修不力的人,李董事長實在應該把那些當年維修不力的人找出來,這樣才是當企業老闆應該做的事情。


一年,我老婆離開我已經一年了,她沒有離開過我身邊這麼久的時間!


(照片摘錄自東森新聞網EToday.com)

台長:
人氣(2,49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