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0 20:47:06| 人氣2,62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王文進〈山脈,雙翼般舒張起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到花蓮任教遊學,其實並不是因為厭倦了台北都市的擁擠與喧嘩。相反的,這十幾年來我住在台北都會,卻大部分時間還是呼吸著陽明山麓的空氣。

 

我在石牌住家的明德路上,遠遠可以看到大屯山系的七星山。每年我感受秋天的來臨並非來自撲面的涼風,而是詢問七星山峰的草色。只要山頂有了金黃的顏色,山下就該是雙十節前後的秋高氣爽。我甚至會常常把那金黃色的山峰和日本的富士山聯想在一起。雪白的富士山是日本人共同的語言,而那由柔軟的秋草圈護起來的大屯山,應該也可以是全台北人共同仰望的守護神吧!

 

我從來也不用擔心到我先前任教的淡江大學上課會交通堵塞。我總是錯開上班的巔峰時間。於是我常常得以舒坦地像泛舟一般地把車子開過關渡平原,然後進入學校,開始在那四周都是古木參天的宮燈教室中講起六朝文學史。台北,對我而言是適合生活的城市。

 

但我還是千里迢迢來到花蓮。因為我想要丈量台灣的深度,我想要繼續探索台灣之美的源頭,花東縱谷當然是最重要的一站。

 

一年的花蓮生涯,我既像居民又像訪客。我常常用率性的生活方式來感受花蓮。

 

黃昏時候,偶或開車出東華大學。當車子穿出志學村小路要進入南北縱走的台九線公路時,我時常會不經意地把方向盤往南駛去。我知道這一條路線,沿途只會有幾個寂寥的小村落,不會有菜色齊全的餐廳。但我卻迷上這個方向的旅程。

 

左邊是平緩柔和的海岸山脈,右邊則是鯉魚山為襯底一路高聳下去的中央山脈。車子在平坦的台九線公路緩緩馳行,突然感覺自己像翱翔飛行的鷹,兩旁整齊的山脈宛然雙翼一般托舉出一片寶石藍的天空。原來這就是花東縱谷的一種速度。在這裡,終於找到一種飛行般的移動方式。

 

大多時候,我會停泊在「豐田」的小村落,找一家小店,等著看因夜色的渲染而變成紫色的中央山脈。

 

花東縱谷其實是一個只看得到日出而找不到落日的地方。中午一過,三千公尺系列的中央山脈就已把東海岸升起的太陽完全接管。我們只能感受光的存在,卻找不到太陽定點的位置,抬頭,永遠是整片透藍的潔白。山在這種光澤的雕塑之下,顯得特別端莊凝重。最美的當然就是這段黃昏紫藍色調的時刻了。

 

其實剛剛從校門出來時,自己原本也極可能會往北方花蓮市區去盤桓一番。但是既然是從老遠的台北動心要來看看台灣究竟有多大?往南開也許有著一種作功課的心情吧!

 

果然,沿著藍色山脈稜線往北看去,星星的光澤像山泉漱洗過一般。原來,愈往南方的深處回頭,北台灣的星空就會愈清澈明亮。

 

1997-10-02/聯合報/41/聯合副刊】

 

 

台長: 無差別的路人
人氣(2,620)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現代散文 |
此分類下一篇:舒國治〈遙遠的公路〉
此分類上一篇:王鼎鈞〈一方陽光〉

Chi
請問你的站台介紹>>命題只有一個,就是追尋的憧憬,然而故事卻會一直開展下去,人類總是不斷重複地想伸手摘星,因為夢沒有盡頭。
是誰寫的?好好看噢,請告訴我
2011-05-25 12:33:44
版主回應
Chi:
你說的這一段是我自己寫的,
那時是看完《銀河英雄傳說》,
寫了一篇短文,我節錄了其中的幾句。
2011-05-28 18:28:1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