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01:49:24| 人氣3|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劈頭說教只會有反效果 心理師:先瞭解孩子的心情

圖為104年國中教育會考。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楊萬雲攝影
分享
我想說一件事,是從霸凌者的心理諮詢師那裡聽來的。注意,不是「被霸凌」者(受害者)的心理諮詢師,而是霸凌者的心理諮詢師。在這個心理諮詢師面前,自信滿滿的霸凌者來了,一開始就一副嘔氣、彆扭的樣子。對他來說,需要的是什麼呢?是處罰嗎?斥責、說教,有時候是必要的。但如果被斥責、說教就會反省,那可以說是心理問題還比較輕微的孩子吧。

這位心理諮詢師笑著問這個嘔氣的霸凌者:「欺負人,開心嗎?」心裡想著心理諮詢師八成又是要說教了的霸凌者,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嘻皮笑臉地開始說明被霸凌者可憐的樣子、欺負人之後爽快的心情。諮詢師也不對他說教,只是回應:「喔喔,是這樣喔。」

他說了一段話之後,諮詢師又溫柔地問他:「那麼,你還想要繼續這樣欺負人嗎?」

一直擺出一副令人生氣態度的少年,這回沉默了,低著頭,眼睛含著淚水,說:

「已經,不想再繼續這麼做了。」

從人權問題來看霸凌,霸凌者是百分之百的壞,但是從心理學來看,霸凌者也是需要援助的孩子們。

我曾經在某個學校擔任兼任講師,下課後,一個女學生告訴我她非常受傷的經驗,現在會到處跟男生發生性關係。當時,我差點就想說她幾句,斥責她一頓,但我把那些話吞了回去,試著繼續聽她說,然後問:「是喔!是這樣啊!那妳這樣做開心嗎?」

她回答:「一點也不開心啊!傷口越來越深而已。」

「那,是不是就不要這樣了。」我回答,開始了談話。如果一開始就對這個女學生說:「為什麼做這麼笨的事情呢?馬上給我停下來!」

會變成怎樣呢?這麼說也許是正確的,但可能沒辦法幫助她。

對拒絕上學的中學生說教,要他們上學,大概沒什麼效果吧。我身為學校輔導顧問,反倒會對學生說:「放心,你什麼壞事都沒有做。」很多拒絕上學的孩子,且不論他們嘴裡說些什麼,心裡總是埋怨自己:「連學校也不去,我真的很沒用。」他們覺得沒臉見人,所以連外出都不肯。

有很多孩子在一般白天盡可能什麼都不做,等晚上才出來活動,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我們必須把這些孩子從晚上的世界,帶回白天。以這個目標為前提,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很丟臉的孩子。

首先,要讓他們在家裡時精神安定,也要讓他們勇於外出。在此基礎之上,一一除去拒絕上學的障礙物。讓他們瞭解:什麼時間上學都可以,想回家的時候就回家;到學校,但只到保健室裡待著,也沒關係,待在輔導室也可以。這不是寵他們。

圖/時報出版
分享
「上學就必須正常上學,就必須過著完完全全的學校生活。」其實不需要這樣,而是從可以做到的程度開始就好。光是讓他們知道這件事,也得花不少時間。

然後,不管是哪一種形式,能到學校之後,讓他安心於這樣的上學方式,慢慢地等待他到可以上課為止。接著再進入下一個階段。

用現實原則對拒絕上學的孩子說教,只會有反效果。一開始可以用享樂原則對應。但如果一直使用享樂原則,只順著他意思,就沒辦法進入下一個階段。

我們需要訂下一個目標。譬如,一週到學校三次,或者是九點之前到校。如果我們進行得太快就容易失敗,反倒要幫助馬上就想訂下高困難目標的孩子,降低目標到可能實現的程度。

「高中考試」這個現實的考驗,對某個程度安定下來的孩子而言,是有效果的。以高中入學考試為目標,累積上學的日數,慢慢地提高學力。

「現在開始也來得及!」這樣的想法會給孩子的心帶來元氣。

本文節錄自《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被逼入絕境的青少年心理》,碓井真史 著,時報出版授權提供,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台長: uw06zbz77r
人氣(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運動體育(各種運動、運動情報、球迷會)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