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30 12:14:57| 人氣62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當懷疑

懷著自責,陳嘉達很後悔今天跟綾芫霞對話。為什麼不讓她自己提出來?以自己的身份再加上沒加掩飾找上門就提出尖銳的問題,變作誰都會變得抗拒。就算不是出於故意,無論如何,他還是傷了她的自尊。她從一開始就專心致志,無私的為自己的案投入了比其他組員同樣多的時間,更比當地警方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精力。昨晚她還不厭其煩的跟組裡其他的組員一起研判著醫院訴訟案件中那些繁瑣的時間和人物的紀錄。但是他自以為是出於好意的探聽卻不自覺的充滿了盛氣凌人。他欠她一個公道。

「怎麼補救?」他沒有一絲頭緒。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盡快把案破了,來當作是給對方的一個交代,來當作不辜負對方一直都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陳嘉達在警局裡找到正啃著火腿三文治配以咖啡的古斯。

「我的人已把訴訟案裡認為有問題的翻印了多個副本,每個副本都以當時負責調查的警員為歸類。所有的都以日期的先後次序排放在會議廳裡。我剛把其中一些跟案件沒關聯的抽了出來,其餘的今天可以辦好。怎就你自己來?」

「吉米還在鑒證室忙,夏里斯正跟西雅圖方面分派組員前來協助,麥克警長正跟這裡的總校監查閱當年推撞馬斯頓校長因而被解僱的校工身份。麥克警長是當時把海明頓驅離出海明頓被銀行法拍後的居所的警察,我擔心這個海明頓的下一個目標會不會是當年令他失去住所的麥克。」

「如果按照年齡去看,海明頓現在都應該是五十開外,將近六十幾歲了吧?以這個年紀的體力去跟所有被殺的人的作案手法相比,不太相符吧。」古斯說。

「這也是一個道理。但在沒有準確把握他被驅離後的確實行蹤前我還是不太放心。」說完,陳嘉達在檔案資料中挑了當年麥克警員在驅離海明頓後所寫的任務檔案細心的讀著。

「今天早上我去跟綾探長談了很多。」古斯的話打破了陳嘉達的細讀。

陳嘉達現在不想談綾芫霞,所以他只是淡淡的說:「她怎麼說?」

「她說要不我辭職,要不就振作點的別再自怨自艾。」

「聽來是她的口吻。」

「她讓我記起了我當時為什麼要從警的理由。現在我才發現當一個警察不單只要有幫人解決問題的熱心,還要有面對各種不同類型,不同層次所帶來的暴力場面。我想我真的是缺乏面對那方面的資歷。她提議我多參加這方面的訓練課程。我已經選閱了幾個如何加強自己辦案能力的補習班,一等案件偵辦完畢,我就報名。」

「對,辭職不是一個像你這樣有上進心的人會選擇的事情。」陳嘉達說完後拿起其中的一份報告問:「這裡指出在海明頓被驅離後,他的一個親戚去了海明頓被法拍後的家申請拿取一些小童的日常生活用品給海明頓的兒子。誰是海明頓的兒子!我們對他的兒子知道多少?」

台長: uni2019
人氣(626) | 回應(1)|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uni2019
各位,無論是西方福爾摩斯還是東方包青天的您都已預計故事會有這個轉變,所以先行自首供出細節以博寬大處理。
2021-11-30 12:24:28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