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6 13:41:03| 人氣22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當懷疑

綾芫霞走進S縣警局大門的時間剛好是早上五點零五分。深夜班剛下班回警局替換交班的時間。

昨晚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超現實了,她發現自己已又在想著昨晚,還有以後頻率會有所增加的美妙事情。反正兩個人睡一床總比一個人睡來的有趣。這麼多年了,那個無時無刻都在發破案夢的陳嘉達跟自己做愛的時候還是一如以往的認真。可不可以不要太認真嘛,兩個人在一起就輕鬆點。她不知耳提面命,旁敲側擊多少次了,但對方的認真程度還是像科學家在火箭發射前做著最後檢查的把自己翻來覆去的研究了個夠。

想歸想,綾芫霞還是瞞著陳嘉達親自來跟古斯跟進一下名單的進度。推開警局大門,綾芫霞徑直走到了古斯的辦公室門前,推門,看到臉帶疑惑的古斯正往手裡拿著的杯倒著咖啡。

「嗨,發生什麼事了?看來一杯咖啡解決不了你的多愁善感。」綾芫霞半開玩笑的說。

「這要從我當上警察的第一天說起。」古斯聽來蠻認真的說。

「所以我不是來跟你說說話了嗎?」綾芫霞發現自己的笑話只是個一廂情願的冷笑話。沒撤,只好收起笑臉,認真的問。「名單上所有的人都接觸過了?」

「三個。第一個放假在外。第二個跟我說昨晚太晚離開,今天他會去他妹家暫住一兩天。第三個已跟她聯絡上,她是收看完記者會後聽從吩咐馬上離家躲避去了。其他的同僚都接觸過了。我跟另外的兩名警員就跟進了以上的三個。我還有沒有遺漏些別的沒?」

「除了再去跟進一下第二個,你都做得比你需要做的更好就好了。」綾芫霞在半安慰著對方。

「我也這麼覺得。」古斯用手背擦了擦剛喝完咖啡的嘴角,跟綾芫霞說:「我現就準備去。」

「就你一個去?不是雙人制巡邏的嗎?」綾芫霞喝著對方遞來的咖啡問。「你也知道陳組長所說的,兇手的目標包含了警員在內。」

「本來我們是三個一起去的。可是一個的女人剛生產,他請了半天假去配他太座。 另一個是連續上了十四個小時的班。我讓他先回家休息。」

在駛往校長家裡的時候,古斯接到了陳嘉達打來的電話。古斯把通話接到了對講喇叭上。「嗨,伙計。今天剛好綾探長一起,你要跟她說嗎?」古斯看了看坐在副駕的綾芫霞對著手機說。

「你聽說過一個名字叫喬安妮甘特的人吧?嗨,綾探長早啊,起的比誰都早。」有別人在,陳嘉達唯有這樣跟綾芫霞說當作問好了。

「聽說過,不會吧!她不是不在家的嗎?」

「剛才接到通知她家昨晚被搶了。整間屋子都被翻過,電視機,桌子,書櫃被翻了一地。就是連浴室的鏡子也被擊碎,但沒有發現血跡。馬上給所有巡邏員警發出通知。  我需要知道她到底在哪裡?」

古斯一手把著方向盤,一手按下車裡的電腦資訊系統,看著螢光幕說:「她聽完我們在記者會所說的就離開這裡了。」

「你肯定?」

「我的警員用手機跟她聯絡過了。怎麼?你認為是他幹的?」

「很大的可能性。以現場被毀壞的程度來看,又沒有發現有價值的東西被移動過;她床頭櫃裡的名貴珠寶首飾和手錶都是原封不動。種種的跡象都在顯示毀壞她家的人是懷著極度憤怒的情緒而做出的舉動。我想其中的關鍵是因為喬安妮甘特女士採取了緊急離去的措施而打亂了兇手的計畫。他導致了兇手失去了他一貫的冷靜風格。」

「那麼說我們成功了!」

「還言之過早。」

「我的意思是這下那個校長不用擔心了吧。」

「現在只是早上八點多,他可能有他的後備計劃。安全為上,保證每一個人安全才是重點。」

「當然。出發前綾探長也趕來了,我們現在就前去看看。」

「古斯,你可以馬上調動縣的刑事鑑识科去喬安妮甘特家嗎?我要他們把一切都取本鑑證。我已知會吉米馬上趕去了。」

「你通知了局長沒有?」

「老古,我沒時間再跟他玩這些權力的遊戲。我們現在是跟三重殺手打交道,如果我一切的鑑證裝備都齊全的話,我已徑開展工作了。可是在一切到齊前,我需要你的協助。佐敦還有他的鑑證組可以勝任。」

「好吧。我馬上就辦。」

「謝謝你,古探長。嗨,你們多注意安全。你也是,綾探長。」

「10-4。」綾芫霞以完全進入標準執勤作業態度的語氣作答。

收線後,古斯接通了縣鑑證科的電話,三言兩語後就把平常那些繁瑣的調度程序安排妥當。調度好了後,古斯樂觀的說:「你們陳探長的計劃真行,甘特女士聽完後馬上就離開,這證明兇手真的變被動了。」

可能是上一次跟綾芫霞的第一次合作就找到了兇手隱藏起來的機車。古斯認為對方是會給自己帶來好運的同伴,就算對方不是自己局的,但有一個這樣可以互相依賴,又足以讓自己佩服的夥伴古斯是極其能夠樂於接受的。

我也希望兇手會被打亂部署。但僅僅因為這樣就顯得樂觀,對方的歷練還是值得商權。再說兇手的第一個計劃被打亂,難擔保兇手就沒有第二,第三個應急措施?把目標的房子搗爛,這就證明兇手的兇殘有了更難控制的因素,他會不會把他自己所定的時間表推前,在等不到三月九號就開始獵殺警方人員呢?綾芫霞不露痕跡的在想。

「到了。就是這裡。」古斯說完後把警車停在一棟建築在小坡道上的木製屋前。「昨晚我剛來家訪過,傑弗森歐登校長的住所。S縣中谷高中校長的家。也是我上過的高中學校。」

「你當時的校長嗎?」綾芫霞坐在車裡打量著屋子四周,問。

「不是,我當時的校長是蘇珊卡特。一個變態的校長。她訂立了很多規矩。但其他女生都很喜歡她。我懷疑那些規矩都是針對男學生的。」

「傑弗森歐登校長是怎麼一個人?」綾芫霞目不轉睛的看著屋子問。

古斯瞄了瞄警用電腦,回答說:「三十九歲,單身,獨居。他昨夜跟我說今天一早他就會去他妹的家暫住。臨走前他說他會緊鎖門窗,什麼人敲門都會先給我們電話認證。從我離開後,也就是六個小時之內總共有六輛警車以每小時一架次的在他家前巡邏。每次都沒有可疑的跡象。」

就這樣,兩個警察,一個滿懷信心,一個心裡十五十六的站在傑弗森歐登校長的家門口,古斯按下了門鐘。沒人應門。都過了早上九點多了,可能喜歡多睡一點吧,說到底是週末。綾芫霞在心裡想。

「傑弗森歐登先生!我是S縣的古斯探長,昨晚來這跟你說話的那個。」古斯放棄了禮貌的按鈴轉為提高聲量的喊著。

還是沒動靜。

這次古斯掏出伸縮警棍,用警棍的棍尾咚著門。

寂靜。

「我去屋後看看他的車在不在,可能他已經去了他妹哪了。」邊說,綾芫霞的槍已來到手上。無論什麼事,先做好準備。將要面對的可是一個令人髮指的殺手。綾芫霞相信自己的直覺,特別是久經訓練的直覺。

古斯有點驚訝的看著綾芫霞,只是沒人應門就掏槍,也太輕舉妄動了點了吧。誰會喜歡自己家後院有個拿槍的在東看西看?對警察的形象不是太好。

在身體旁單手持槍對地,綾芫霞來到對方的後院。後院中是一座車庫。讓眼睛適應著明暗對比,綾芫霞往車庫窗門裡的昏暗看著,有一輛車停在原地。一輛豐田Land Cruiser。

再次回到屋前,綾芫霞問:「屋後有輛豐田Land Cruiser。那是他註冊擁有的嗎?」

「對,他在車輛登記處確實有一輛豐田旗艦註冊。」

「車還在車庫裡。」

唰的一下,古斯本來信心滿滿的臉隨著綾芫霞的話變得血色盡退。古斯大概已明白發生什麼事了,連忙說:「我這就找增援!」

「來不及了。古斯,我們有正當的懷疑理由進屋。我掩護你,進屋!」綾芫霞有很大的程度在懷疑古斯在作為一個警察的生涯中究竟有沒有掏過槍。當然,每個月去靶場例行訓練是有的,但如果是要在真實情況下掏槍,古斯看來一點準備都欠奉。



看著古斯匆忙的在對講機中呼叫著增援,綾芫霞覺得有點無奈。也難怪,一個只生活在小鎮裡的警察和一個只屬於小鎮生活格局的老婆。綾芫霞覺得有點對不起對方,因為她就要戳破對方還相信有聖誕老人的夢幻泡沫了。

「Police!We are coming in!」隨著一聲嬌喝,綾芫霞首先發難,伸手扭了扭門把。

門沒有鎖上。

隨著往後打開的屋門,綾芫霞貓著腰掩進了門的右方。古斯緊跟在後頭的也進了屋。

綾芫霞嗅到血的味道。「馬上開始安全搜索!」綾芫霞緊盯著屋裏所有的進出空間對古斯說。

「他死了。」古斯站在後方說。

「我們不知道是誰死了還是還有一線生機。馬上展開全方位排危搜索!」綾芫霞斬釘截鐵的說。

更加讓綾芫霞不以為然的是,古斯應付式的掏出了槍,把右邊的睡房留給了綾芫霞。自顧自的朝左方的客廳和廚房開始搜索。

綾芫霞明白等在睡房裡的會是什麼。血的味道更重了,兇手一定是在睡床上殺了傑弗森歐登。但是一刻不把房子完全搜索排危,一刻就有被伏擊的可能。為了自保,綾芫霞放棄了雙臂伸前的握槍而採用了可以避免在窄小空間被對方出其不意扯去槍械的把雙手靠在自己胸前的握槍。

房子不算大,附加了浴室的兩睡房各在靠近屋內的後方。通往最後邊的睡房首先就要通過另一間睡房。

「Police!come on out now!」綾芫霞邊說邊用槍嘴對著所有可以容得下人體的每一個角落,包括衣櫃,浴室的慢慢的往前搜索。汗水滲在臉上,頸項後,背上,小腹接連雙腿間,後股處。蹲躲在一個角落後,抹了一把臉上,眉宇間的汗水,綾芫霞再次往屋後搜索前行。每踏出一步,綾芫霞腳下的地板就發出被擠壓的吱吱作響,生怕暴露了自己的方向,綾芫霞每每都要在窄小空間裡尋找最安全的掩護物。

主睡房床上,傑弗森歐登的死法跟其他另外的七個一模一樣。開膛剖腹。已凝固的血呈深紫紅色的把傑弗森歐登所在的床染成觸目驚心的一片狼籍。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忍耐著血液和排泄屋的氣味,綾芫霞把睡房裡的所有角落,包括浴室,衣櫃,床下搜索過後,「Clear!」綾芫霞給她的拍檔示意。

背後沒有回應。

「Clear!」綾芫霞換了以高聲的示意。

還是沒有回應!Fuck!出事了!綾芫霞邊在心裡自責邊急步往回走。一開始就不應該留下古斯單獨一個。你自己明知他是個窮其一生都沒有真正要面對過死亡威脅的小鎮警察,萬一兇手以這裡為餌,設下陷阱讓警察的到來…綾芫霞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疏忽。

「古斯!」往回走的搜索更是艱難,每一個角落,每一處剛還是安全的地方現全都變成了重重的陷阱,殺機。每個拐彎,每棟門後是兇手在等待著嗎?還是古斯的屍體?「古斯!」舉著槍的綾芫霞是多麼的希望聽到對方的回應。

「我在這。」

綾芫霞約莫聽到古斯的回答了。回答來自大門外。

站立在大門門廊下的古斯一臉蒼白。「警察不是適合我幹的。」雙臂撐著門廊欄杆的古斯低著頭說。

綾芫霞沒有心情去安慰,去體諒,又或是給予對方一個擁抱。因為綾芫霞憤怒極了,她恨對方把她嚇到了,她恨對方在自己最需要掩護的時候卻站在門外自怨自艾!丟下拍檔去獨自面對是絕對不允許的!共進共退的承諾去餵狗了?

「探長,你的增援到達沒?這裡安全了。」綾芫霞冷冷的說。

台長: uni2019
人氣(226)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